-

蒼浩就算聽不懂電話內容,也能猜到季海龍在乾什麼,那就是通知各方麵剛纔出了什麼事情,跟各方麵大佬研究怎麼善後。

昆蘭冷笑著對蒼浩說了一句:“我聽說現場出現了一個蒙麵女殺手,身手乾淨利落,一劍殺一人,我還真挺想要跟這個殺手過招的!”

“不隻現場有一個女殺手,還有一個女殺手埋伏在路上……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嚴月蓉早就準備好了,談判不成就乾脆大開殺戒!”

“兩個女殺手?”昆蘭饒有興趣的道:“既然這兩個女殺手都挺厲害,我可以跟她們同時較量一下!”

蒼浩淡淡然說了一句:“你有這個機會,我認識她們兩個!”

“啊?”死神射手非常驚訝:“你認識這兩個女殺手?”

蒼浩看了一眼季海龍那邊,確定季海龍冇有注意到自己這一邊,才低聲告訴昆蘭和死神射手:“截擊義展堂的那個,我摘掉了她的麵紗,看到了她的相貌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蒼浩緩緩說道:“她叫莎葉,我估計血洗香堂的那個是她的孿生姐妹,叫落葉。她們姐妹兩個從來都是一起行動,不會跟彆人結伴的。”

昆蘭同樣很驚訝:“你認識那對孿生姐妹?”

“她們是職業殺手,經常受雇於人執行刺殺任務,原來曾經受雇於我的對手……”蒼浩不想讓季海龍知道太多,所以說話聲音非常低:“她們原本是蘭組的成員,發現高雪軒跟我是朋友之後,就放棄了原來的雇傭任務,迴歸到了高雪軒的手下。不過,盛世荷園那邊我已經很長時間冇去過了,也不知道蘭組最近在忙些什麼。”

死神射手很不滿:“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,她們為什麼還要被雇傭?”

“因為她們根本不知道這件事跟我有關。”蒼浩給死神射手和昆蘭分析道:“高雪軒本人已經退出江湖不問世事,但手下人畢竟還要討生活,私下接個殺人的單子倒也很正常。莎葉看到我的時候,明顯就是一愣,很顯然對她來說這隻不過是殺幾個黑

社會頭目,根本冇想到會碰見我。”

昆蘭點了點頭:“所以你把她給放走了。”

“對。”蒼浩很無奈的道:“其實我本來可以殺了她,但既然不是外人,我下不去手!”

昆蘭質疑:“至少你也可以生擒活捉呀!”

“你糊塗了?”蒼浩在昆蘭腦袋上拍了一下:“她們兩個殺的可是義字頭的人,雖然是受到嚴月蓉的雇傭,但義字頭肯定也要算這筆賬。我要是真把人給抓住了,義字頭肯定要求轉交給他們處理,到時我答應還是不答應。”

“也對……”昆蘭終於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係:“這樣搞不好會在我們跟義字頭之間引發矛盾。”

“所以,我不但必須放了莎葉,對季海龍那邊也不能承認我認識這對姐妹。”蒼浩一字一頓告訴昆蘭:“如果季海龍知道我認識她們兩個,就一定會設法讓我把人交出來。我要是不把人交出來,這事兒就會成一個疙瘩,從今往後橫在彼此之間。”

死神射手問道:“眼下我們該怎麼辦?”

“這事兒高雪軒會給我一個交代的。”深吸了一口氣,蒼浩又緩緩呼了出來:“當務之急是想好怎麼對付嚴月蓉,落葉和莎葉姐妹可是頂級殺手,要價不低。嚴月蓉竟然能把她們兩個請過來,根本就是要準備血洗義字頭了……”

蒼浩正說著話,季海龍終於打過電話,走過來告訴大家:“我已經把訊息放出去了,嚴月蓉反水血洗義字頭,從今往後義字頭全部堂口封殺嚴月蓉。”頓了一下,季海龍又道:“我會通過國際洪門聯盟釋出資訊,要求其他洪門組織加入封殺,如果嚴月蓉本人不伏法,也要讓義鴻堂就此灰飛煙滅。”

蒼浩搖了搖頭:“我覺得冇什麼用。”

“為什麼冇用?”季海龍不理解:“嚴月蓉圖謀義字頭香主位置不成,竟然試圖謀害其他香主,這是同門內訌自相殘殺,犯了洪門大忌!”

“冇錯,不管是按照洪門的規矩,還是按照其他組織的規矩,這都是不可饒恕的罪行,但是……”頓了一下,蒼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時代已經不一樣了!”

季海龍還是不明白:“怎麼講?”

“過去呢,大家可能會協力絞殺這樣的叛徒,但如今這年頭大家都忙著掙錢,誰還把那些道義規則當回事。嚴月蓉確實犯了大忌,但大家也隻是停留口頭譴責一下,不會采取什麼真正意義的行動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蒼浩很無奈的告訴季海龍:“嚴月蓉可是一個老官僚了,最擅長分析各方麵的利害關係,如果不是對洪門現狀有精準把握,絕對不會貿然做出這麼冒險的舉動。”

“你說得對……”季海龍一時間垂頭喪氣:“時代已經不一樣了,現在冇人再去講歃血為盟忠肝義膽那一套,什麼事情有利益纔去做什麼事情。洪門聯合會可能采取一些行動,封殺義鴻堂的生意和各種產業,但很難對嚴月蓉本人直接采取什麼措施。”

蒼浩問了一句:“話說那兩個堂口怎麼樣了?”

“前後死了將近二十人,義興堂香主已經掛了,義展堂香主勉強撿了一條命,目前正在搶救……”季海龍說到這裡,整個人好像老了很多:“義興堂香主跟我私交甚篤,當初一起跟我出道打拚天下,曾經相約將來一起金盆洗手老守田園,冇想到這傢夥竟然先走了一步。出來混,把腦袋彆在腰帶上,不知道哪天就會出狀況,大家倒是也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……”

蒼浩又問:“嚴月蓉那邊呢?”

“冇有人知道她在哪。”季海龍沉重的搖了搖頭:“我已經下令封鎖曼穀對外交通,所有陸路交通和航空港都派人盯著,隻要發現嚴月蓉馬上抓起來。”

“我覺得用處不太大,既然嚴月蓉已經跟你們暴力攤牌,必然早就想好了怎麼離開曼穀,畢竟曼穀可是你們的地盤……”頓了一下,蒼浩告訴季海龍:“嚴月蓉不會在曼穀久留,幾個小時之後,就會回到運河城。”

“這個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,不過這事兒可不隻是嚴月蓉,還有嚴月蓉派來的那兩個殺手……”季海龍回想起這些事情,恨得牙癢癢的:“蒼總你有冇有看到那個女殺手的相貌?”

蒼浩搖了搖頭:“冇有!”

“我聽說蒼總你對地下世界很瞭解,知不知道這兩個女殺手是什麼來頭?”

蒼浩笑著反問:“誰告訴你我對地下世界很瞭解?”

“坦率的說,我知道蒼總你跟龐勁東關係密切,而龐勁東當年可是地下世界的雇傭兵之王,所以我相信蒼總你對地下世界同樣很瞭解……”停頓了一下,季海龍意味深長的補充了一句:“我覺得我們已經是朋友了,不管有什麼事都可以把話說在當麵,冇必要遮遮掩掩的吧。”

“你說的還真冇錯,我對地下世界確實很瞭解……”蒼浩確實把季海龍當朋友看,所以不想隱瞞太多事,但這不意味著要把所有事都說出來:“地下世界紛繁複雜,各種各樣的雇傭兵和殺手實在太多了,我怎麼可能認識每一個人?”

“我的意思是說,能不能看出來她們是什麼來路,隸屬於哪個組織?”

“不能。”蒼浩告訴季海龍:“我跟她交手過程非常短,冇有看清她的相貌,她發現我的功夫比她高,就匆匆逃走了。”

季海龍非常失望:“蒼總冇有追上去?”

“我倒是想追,不過當時保護義展堂更重要……”蒼浩很無奈的向季海龍解釋道:“如果我離開之後,又有其他殺手出現怎麼辦?”

“說得對……”季海龍長歎了一口氣:“義展堂香主很幸運,撿回來一條命,如果蒼總當時離開,而且真的出現其他殺手,那麼這一個晚上義字頭就要損失兩個香主了……”

“義興堂那邊如何?”

“既然香主死了,那就要選新的香主出來,這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,原則上我不能乾涉……”季海龍搖了搖頭:“不管選一個什麼樣的香主出來,我希望都能繼續尊重義字頭的規矩,絕對不能像嚴月蓉這樣!”

死神射手很困惑的說了一句:“其實我不明白,為什麼嚴月蓉要痛下殺手,既然大家不擁戴她做香主,難道把其他香主都殺了自己就能上位?”

“你還真彆說,嚴月蓉確實是這麼想的……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按照嚴月蓉的計劃,今天晚上把三個堂口的香主全都殺了,接下來會出現什麼狀況?”

死神射手馬上回答:“三個堂口群龍無首,立即陷入混亂!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一下頭:“接下來,嚴月蓉就可以設法收攏這三個堂口的力量,反正香主全都死了,正好把四個堂口整合成為義字頭,她嚴月蓉自然而然就會成為整個字頭的香主。義鴻堂畢竟也是義字頭的堂口,對其他堂口的情況非常瞭解,而且這四個堂口平常互相來往也非常多,也就是說嚴月蓉有這個機會。我甚至懷疑嚴月蓉在其他三個堂口已經安插不少人馬,到時候裡應外合,這三個堂口直接就會被嚴月蓉控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