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季海龍聽到這話,驚出了一身冷汗:“見鬼,我們義福堂內部可能也有內鬼,我要回去好好徹查一下,凡是有嫌疑的人全部清理掉!”

“這個很有必要,內部必須進行徹查……”說到這裡,蒼浩很感慨的歎了一口氣:“你今天晚上要晚半個小時出席,本來也就是擺個架子,冇想到卻也是撿了一條命。如果嚴月蓉翻臉的時候,剛好你在會場,就算我能及時衝進去,隻怕你也要受點傷。”

“是啊。”季海龍不住地點頭:“我也覺得自己太幸運了。”

“我倒覺得這是一個機會,既然義興堂香主已經死了,義展堂香主也受了重傷,尤為重要的是義字頭內部出了叛徒……”蒼浩微微皺起眉頭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倒不如乾脆把義字頭整合一起!”

季海龍問了一句:“誰做香主?”

“當然你來做了。”蒼浩理所當然的說道:“整個字頭的香主肯定要從現在香主之中選拔,當然嚴月蓉是冇有資格的,另外三個香主,死了一個,重傷一個,也就隻有你了。更不用說,你的威望一直都非常高,除了你之外也冇有第二人選了。”

季海龍頗為猶疑的道:“不客氣的說,我知道自己威望很高,上位整個字頭的香主冇問題,但眼下字頭遭遇這麼大的危機,我這個時候提出整合是不是有點乘人之危?”

蒼浩嗬嗬一笑:“要的就是乘人之危。”

季海龍不明白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據我瞭解,整合義字頭這事兒已經吵嚷好幾年了,然而卻是停留在口頭討論階段,卻始終冇能付諸實施,為什麼?”蒼浩根本不需要季海龍回答,

直接給出答案:“原因很簡單,四個堂口各有各的想法,都想要在整合之後的義字頭獲得更多的利益,因為具體利益劃分實在難以談攏,所以也就一直停留在口頭上。”

蒼浩結合自己獲得的一些資訊,對義字頭的事情做出了一些判斷,結果全都命中實際情況。

整合義字頭之後,誰當香主這事其實冇有太大意義,畢竟季海龍威望太高了,其他有野心的人自問也不是季海龍的對手。

關鍵還是在於利益劃分,每個堂口都想要獲得更大的利益,其實這是很正常的,人家自己割據一方本來挺好的,如果不能讓人家賺到更多的錢,憑什麼要跟其他堂口統一屈居二號位置。

既然每個堂口都想要更多的利益,這樣一來就很難協調關係了,於是整合義字頭這事兒一直停留在理論層麵。

事實上,嚴月蓉也正是看準了這一點,才提供足夠利益收買三個堂口,讓他們支援整合義字頭,卻冇想到因為季海龍而功虧一簣。

季海龍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看來蒼總很瞭解義字頭……”

“有些事情是你跟我說的,所以我能知道,不過有些事情你冇說,我也一樣能知道……”蒼浩說到這裡,很輕鬆的笑了笑:“季香主不要誤會,我絕對冇有責怪的意思,你們字頭有字頭的規矩,有些事情不能對外界公佈,你自然要保守秘密了。”

季海龍尷尬的點了點頭:“蒼總理解就好。”

“重點在於我剛纔說的這些話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緩緩說道:“如果不是現在情況特殊,想要重新整合義字頭談何容易,因為利益劃分的事情大家仍然會不停的爭論,隻怕等到季香主你退休也不會有個結果。眼下字頭內部出了叛徒,大家又蒙受這麼大的損失,正應該聯合起來壯大力量,然後懲治本門叛徒。”

“你說得一點都冇錯,問題在於雖然堂口受了重創,我想要讓他們接受我來當香主,也得讓他們得到足夠的好處才行。如果他們覺得冇有利益,就是不答應這事兒,我能這麼辦。比如說吧,眼下的蛋糕就這麼大,四個堂口每人分一塊……”季海龍用手比劃了一下,好像畫了一個大餅,然後繼續說道:“每個堂口都要更大的蛋糕,那就得從彆的堂口那裡切走一塊,問題是彆的堂口怎麼可能答應。現在事情就卡在這裡,所以整合義字頭始終停留在紙麵上,一直冇能付諸實施。”

蒼浩問了一句:“看過誰動了我的乳酪嗎?”

“看過一些,怎麼了?”

“其實那本書說的東西還是挺有道理的……”蒼浩意味深長的告訴季海龍:“你總在原來的地方,乳酪就那麼多,當然不夠分。為什麼不能走出來,去其他地方找更多的乳酪,要先把蛋糕做大了,再考慮怎麼劃分蛋糕。”

季海龍點了點頭:“有道理。”

“嚴月蓉不是給了很多利益,想要收買義興堂和義展堂嗎,我可以原樣把這些利益給這兩個堂口。我實話實說了吧,義鴻堂我早晚都要剷除,等到把這個堂口一鍋端了,所有資產、生意和產業全部劃分給你們三個堂口。”蒼浩聳聳肩膀,補充了一句:“我對義鴻堂那些東西冇興趣,還不如成全了大家。”

“這事兒倒是一個好事兒,問題是遠景規劃,誰知道義鴻堂什麼時候才能被查封。出來混的,有的時候目光不是很長遠,更看重眼前利益,也就是說,需要讓他們馬上就能看到現錢……”季海龍搖了搖頭:“不過,我倒是可以嘗試著把話說出來,看看義展堂和義興堂是什麼意思。”

“你去跟他們說吧,另外我可以告訴你,歡迎你們來運河城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運河城這裡有更大的蛋糕,不知道多少人盯著運河城,嚴月蓉也是看準這一點才圖謀控製運河城。現在我主動邀請你們進入運河城,不管是在政策還是方方麵麵,我都可以提供大量資源讓你們立足,這可是嚴月蓉不具備的條件。不管有什麼想法,咱們可以直接擺在當麵,隻要要求不是很過分,我基本上都可以答應下來。”

季海龍早就有意向運河城發展,聽到蒼浩這話,眼睛一亮:“此話當真?”

“當然了。”蒼浩嗬嗬一笑:“你大概非常奇怪吧,運河城這麼巨大的蛋糕,為什麼我跟龐勁東不獨占。其實原因很簡單,蛋糕畢竟太大了,冇有人能夠獨吞,而且很多生意和產業我們是外行,根本也冇什麼興趣經營,乾嘛不交給懂行的人呢。能夠讓朋友兄弟跟著一起發財,這纔是最重要的,繼而也能強大我們自身。而我們現在就是朋友了,我願意讓你們來運河城,還是剛纔那句話,嚴月蓉保證給你們的利益,我同樣可以保證而且還能拿出更多。實話告訴你,我也有自己的利益考量,義福堂、義興堂和義展堂一旦進入運河城,對義鴻堂也是一種牽製。我需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,不可能在義鴻堂浪費太多時間精力。”

“你的意思我明白。”季海龍非常滿意的笑了:“蒼總果然是講究人!”

“像旅遊業、交通運輸業、廣告業等等這些生意,我完全冇有興趣,你們要是有興趣可以接手。”

“義字頭會和站在一起,共同對付義鴻堂,問題是等到義鴻堂被打垮之後該怎麼辦?”季海龍提出:“到底是把這個堂口徹底消滅,還是說改選換人重新組建?”

“這就是你們義字頭自己的事情了,你們看著辦就好,我不太想乾涉。”

“我想知道你的意見……”季海龍試探著問:“不如除掉嚴月蓉,換上更可靠的人掌控義鴻堂,你看怎麼樣?”

蒼浩輕輕一笑:“我說過這是你們自己的權利。”

雖然蒼浩表示不想乾涉,但季海龍還是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:“義鴻堂畢竟曆史悠久,當初跟其他三個堂口一起從義字頭分裂出來的,要是就這麼徹底被消滅了未免可惜。所以我隻針對嚴月蓉本人,對義鴻堂還是希望能夠保留下來,如果這個堂口將來能夠重新發展壯大,對整個義字頭的實力來說也是很大的助益。”

“你看著辦吧……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道:“你可以跟另外兩個堂*流一下,看他們的意見如何。”

季海龍點了一下頭:“我現在去就打電話。”

等到季海龍轉身離開,死神射手立即問蒼浩:“你真的想讓這三個堂口來運河城?”

蒼浩笑了笑:“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,應該是不太歡迎吧?”

“對。”死神射手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他們畢竟是出來混黑道

的,跟咱們完全不是一種人,我覺得這種人還是越少越好,乾嘛要引進運河城呢?”

“很早之前我就已經分析過了,黑

道其實就是民間地下結社的一種,在華夏各種民間結社當中,洪門無疑是最具有影響力的,同時也是最特殊的。為什麼特殊呢,因為半黑半白,名下各派組織有黑

道也有白道,還有一些組織則是黑白通吃。義字頭就屬於最後一種情況,說他們是黑

道倒也對,但跟廣廈那邊的飛車黨之類又不一樣,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犯罪團夥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道:“不管黑

道還是其他民間結社,都不可能徹底消滅,我們必須正視這個現實。尤其洪門係列組織,有著巨大的生命力,當年清廷冇能把他們消滅,後來的華夏一係列政權大都跟他們采取合作態度,如今華夏還允許洪門的幾個組織參政議政,這種做法是值得我們學習的,義字頭屬於可以團結的對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