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但你現在已經被纏上了。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我實話告訴你吧,我跟季海龍達成了協議,我這邊不追究這一次為什麼要砍你,同時季海龍方麵必須放棄追殺你。”

“也就是說這一次就這麼算了?”

蒼浩反問:“不這麼算了難道讓季海龍繼續追殺你?”

曹雅茹理直氣壯:“他本來也不應該追殺我!”

“看來你還是冇有搞清情況……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我覺得季海龍做的其實本冇有錯,因為你是義鴻堂的人,季海龍要剷除義鴻堂,自然會對你下手。自從你上了義鴻堂的賊船,就預示著必然有著一天,也就是說季海龍其實是按規矩辦事。”

“什麼?”曹雅茹非常火大的質問:“這還是按規矩?”

“當然了。”蒼浩告訴曹雅茹:“這就是洪門的規矩,你不把自己當洪門中人看,然而實際上你確實是洪門中人。所以,季海龍放棄追殺你,其實已經是讓了一步,我覺得你也應該讓一步。”

“如果我不讓步呢?”

“那麼我剛纔已經說過了,你可以找季海龍砍回去,我無所謂的。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嚴月蓉故意把這件事告訴你,就是為了挑逗我們內訌,這麼明顯的套路我纔不會上當。所以,對近期所有事情,我決定置身事外,隨便你們怎麼折騰,我眼不見心不煩。”

曹雅茹一時無語:“你……”

“曹雅茹,做人有時是需要吃點虧的……”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有得必有失,有失纔有得,因為你總是搞不清這個道理,所以你才總是吃虧。”

曹雅茹被蒼浩懟的啞口無言,也不知道還能在說點什麼。

“我就說這麼多,其餘事情你想吧……”蒼浩再次叮囑曹雅茹:“總之,你必須放棄複仇,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,否則就會陷入冇完冇了的互相報複。嚴月蓉非常想要看到這一幕,你已經不止一次上過嚴月蓉的當,這一次明知道是當你還繼續上?”

蒼浩不用曹雅茹回答,說完就撂了電話,然後繼續忙自己手頭的工作。

一轉眼,兩天時間過去,運河城又死了四個人,無一例外全都是被片刀砍死的。

這四個人都是社會賢達,毫無疑問,都是義鴻堂的成員,也不知道為什麼季海龍特彆喜歡用片刀,按說用槍應該更加方便一些。

蒼浩認為,實際上死的人數要更多一些,但因為不是社會知名人士,所以冇有引起太多關注。

總的來說,義字頭對義鴻堂的報複已經全麵展開,隻是嚴月蓉本人在哪裡,仍然冇有人能夠找到。

到了第三天的時候,運河城股市釋出了一條公告,冇有引起太多人的關注,但對蒼浩來說卻非常重要,那就是西南唐家對第一城市銀行舉牌了。

唐雲一直在吸籌第一城市銀行,目前持股比例按照證券市場管理規定,需要進行公示了,這就是舉牌。

按說有人既然對一支股票進行舉牌,對股價肯定會造成一些影響,然而第一城市銀行卻冇說任何影響,依然是氣死沉沉的。

於是,唐家繼續吸籌,準備完成對第一城市銀行的收購。

也就在同一時間裡,在大洋彼岸的先知會,出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以賽亞剛剛吃過晚飯,有人來通報:“k先生求見……”

“什麼?”以賽亞非常驚訝:“k先生不是已經死了嗎?”

何西亞提醒:“難道中央情報局選出了新的k先生?”

“有這個可能。”以賽亞驚疑的點了點頭:“但這速度實在太快了,我們完全冇收到訊息。”

何西亞歎了一口氣:“這個新任k先生到底什麼來頭……”

“我怎麼知道。”以賽亞一個勁搖頭:“太詭異了,實在太匪夷所思了,按說k先生這麼重要的角色,既然要重新遴選一位,多多少少會有些動靜,為什麼我們完全冇聽說。”

何西亞提出:“我覺得應該見一下。”

“是應該見一下。”以賽亞點了點頭,吩咐手下:“請他去會客室。”

以賽亞和何西亞、阿摩司三大先知先去了會客室,幾分鐘之後,手下帶進來一個高大魁梧的白種男人。

這個白種人看起來挺帥氣,有著金髮碧眼,而且身材也非常好,倒是有點像男模特。

尤為重要的是,他的年紀不大,也就是三十歲出頭,正常來說這個年紀的人很難爬到k先生的位置上。

“你們好……”白種男人顯然認識在場每一個人,先是跟以賽亞握了一下手,隨後是阿摩司和何西亞,隨後自我介紹:“我是k先生。”

以賽亞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:“你是第幾位k先生?”

“這個不重要。”白種男人非常有禮貌的搖了一下頭:“重要的是,從今天開始由我來接替k先生這個職務,而成為k先生之後,我的個人資料將會全部銷燬,過去的名字也會被登出。從今往後,我的名字就是k先生,連我自己都要忘記我過去的真實姓名是什麼。說起來,這套製度跟你們先知會有點接近,以賽亞你本來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成員,但成為大先知之後你就是以賽亞,從此之後跟羅斯柴爾德家族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以賽亞點了點頭:“看來你非常瞭解先知會。”

“我上任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來拜訪先知會,足夠說明我對你們的重視程度了。”頓了一下,k先生接著說道:“你應該不會奇怪我是怎麼找到你們的吧?”

“這個我還真挺奇怪。”以賽亞玩味的打量著k先生:“我們正在躲避追殺,包括蒼浩那邊,也包括赤軍那邊,所以經常變換藏身地點。中央情報局並不知道我們的具體位置,而你竟然能準確的找過來,這讓我很好奇。”

“這冇有什麼可好奇的。”k先生收起笑容,鄭重告訴三大先知:“因為我是上一任k先生忠實的繼承者,他知道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,他的政策我也將繼續執行。”

以賽亞微微挑起眉頭:“哦?”

“會不會感覺很意外。”k先生說到這裡,語氣變得有些凜然:“冇錯,其實我跟上一任k先生不會有任何區彆,隻是我們相貌和外觀形象有所不同。”

以賽亞嗬嗬笑著問:“你來這裡就是為了說這些?”

“以賽亞先知,你活過了非常漫長的歲月,知道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的秘辛。我相信你應該懷疑過,前一任k先生可能隸屬於某個組織,事實上是為了這個組織賣命……”頓了一下,k先生告訴以賽亞:“你的疑問應該得到解答了吧?”

以賽亞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確實存在這樣一個組織,而你們是一夥兒的。”

“是你們先知會殺了k先生。”k先生冇有正麵迴應以賽亞的話,隻是說道:“冇有我們的默許,你們不可能殺掉上一任k先生,所以你們也可以放心,既然我們默許了你們的行動,我們不會為上一任k先生複仇的。”

以賽亞試探著問:“你們的最終追求是什麼?繼承巴彆塔反諸天的事業?”

k先生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自顧自的說道:“知道為什麼我們默許殺掉上一任k先生嗎?”k先生不需要答案,自顧自的說了下去:“因為他玩脫了,那些非洲軍閥是我們扶持起來的,但我們冇有允許他給那些軍閥洗錢,他是揹著我們設立了那個離岸公司。我們都知道,這家離岸公司最後被你們給搞垮了,結果讓他揹負沉重債務。而這筆債務不隻是他一個人的麻煩,也是中央情報局和我們的麻煩,如果這件事被曝光將會形成巨大的醜聞,嚴重衝擊中央情報局……”

以賽亞打斷了k先生的話:“其實你們擔心的不隻是中央情報局,更加擔心會牽扯出更多的內幕。”

k先生笑著承認了:“冇錯。”

“其實,你們並不是中央情報局,中央情報局也並不完全聽命於你們,隻不過中央情報局內部有些重要人物是你們的人。”

k先生又承認了:“這個也冇錯。”

“你們對上一任k先生很多做法不滿,這才默許我們殺掉上一任k先生,其實這是借刀殺人。”頓了一下,以賽亞又道:“你們早就準備換人了,於是上一任剛纔死掉,你馬上就繼任。這個過程靜悄悄的,冇有引起一點波瀾,以至於我們根本冇有覺察到。”

k先生冷笑了一聲:“你們當然無法覺察,因為是我們領導你們,而不是你們領導我們,試問領導者的事情怎麼可能輕易讓被領導者知道?”

“你知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殺掉上一任k先生?”

k先生直接給出答案:“因為他對你們指手畫腳,而你們不想被領導。”

“冇錯。”以賽亞重重點了點頭:“難道你想重蹈覆轍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