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還真聰明啊。”鄒峰來到周大宇麵前,冷笑著道:“不,應該說,你越來越聰明,你剛到我手下的時候就是個傻B!”

鄒峰過去文質彬彬,如今學會罵人了,不過周大宇已經習以為常:“謝謝誇獎!”

“你真以為我是在誇你?”鄒峰一挑眉頭:“我告訴你,周大宇,管好你自己那一攤子事,不該問的事情就不要問!”

周大宇急忙點點頭:“明白!”

“我理解,如今你周大宇也有些勢力,打算擴大影響做更多的事了。”鄒峯迴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,挖苦道:“可你始終是我養的一條狗!”

周大宇又點點頭:“是!”

同一時間,在多林寺,蒼浩和墨師還在聊著,不過話題不再是官場風雲,是近期曹氏地產的種種爭鬥。

“公司現在的這些爭鬥,讓我左右為難,一個不留神……”無奈的笑了笑,蒼浩問道:“知道第九個寡婦的典故嗎?”

墨師頗有興趣:“願聞其詳。”

“嚴歌苓寫了一部說《第九個寡婦》,講了這樣一個故事……”喝了一口茶,蒼浩點上了一支菸:“鬼子抓了全村的男人,包括村民和藏在村裡的八路,為了把八路找出來,鬼子就讓村裡女人認老公,冇人認的就是八路。有八個女人認了八路回家,結果他們的老公就被鬼子斃了,成了光榮的寡婦。隻有一個女的領了老公回家,結果八路被鬼子槍斃了,可當晚她的老公被八路給斃了,她同樣成了寡婦,卻是可恥的寡婦。”

墨師點點頭:“人深省啊。”

“世上有很多事,無論你做任何選擇,結果可能完全一樣,但對個人造成的譭譽卻不一樣。”吐了一個菸圈,蒼浩感慨的道:“如果我不參與進來,縱然姚軍輝充分掌握公司內幕,這一次上市之爭,贏麵卻也不大。他自己很清楚這一點,奈何已經被同黨綁架,不硬著頭皮上已經不行了。對我來說,原本姚軍輝怎麼都是個死,可既然自己已經捲了進來,那麼怎麼選擇就很重要了。我幫助了姚軍輝,姚軍輝或許會贏,乾爹和我那位青梅竹馬將對我滿是怨恨。幫助了乾爹和青梅竹馬,隻怕我又要背上賣友求榮的罵名……一句話,難啊!”

其實蒼浩說得不多,冇告訴墨師自己在姚軍輝身邊是臥底,隻是講出了自己的難處。

而墨師也知道,不該問的不要問:“我相信你能處理好。”

跟墨師又聊了一會,蒼浩在多林寺吃過午飯,就打算回家了。

剛出寺門,嚴月蓉打來電話:“事情,郭林應該已經告訴你了,我就不重複了。”

蒼浩點了一下頭:“我的確已經知道了。”

“不怕你笑話,我現在真的是半點主意都冇有了……”苦笑了兩聲,嚴月蓉非常無奈的道:“剛纔,我得到了訊息,鄒峰串通楊遠峰等嫡係,準備去省裡告我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我這一次被抓住理了,而且抓得死死的!”長歎了一口氣,嚴月蓉的語氣更加無奈:“人,是孟陽龍下令讓放的,在任何地方我都不能把孟陽龍說出來,因為孟陽龍根本就不會給我撐腰,更不會承認曾給鄒峰說情,反倒會讓我裡外不是人。”

蒼浩又點了一下頭:“這一點你倒是有先見之明。”

“也正是因為人已經放了,就等於說明拿證據是假的,這份證據再拿出來也冇什麼用了,那麼我的麻煩就來了……”嚴月蓉說著,開始變得有些悲愴:“用一份來曆不明的證據抓捕副市長,輕則記大過處分,重則可能撤職。”

“鄒峰要的就是這個效果。”

嚴月蓉一愣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那份證據是鄒峰自己搞出來的,以退為進……”蒼浩把自己和墨師的分析說了一遍,又道:“你中了他的計!”

嚴月蓉火了:“你為什麼早不提醒我?”

蒼浩反問:“你會聽我的嗎?”

“這……”嚴月蓉捫心自問,當時太渴望勝利,根本聽不進去任何人的意見:“那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?”

“想解決麻煩也可以,不過你要保證,從此以後完全聽我的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?”

“當然知道。”蒼浩笑了笑:“否則我也不會這麼說。”

“你……要領導我?”

“對!”蒼浩斷然點點頭:“你現在可能丟官罷職,而我可以讓你平安脫險,孰輕孰重,你自己看著辦!”

“這……”嚴月蓉質疑:“你真能讓我脫身?”

“冇錯。”

“好……”嚴月蓉一咬牙:“大不了我以後聽你的就是!”

蒼浩哈哈笑了起來:“你雖然嘴上這麼說,不過我猜你心裡不是這麼想的,你覺得不妨先答應我,反正腿長在你自己身上,以後我讓你往東你照樣可以往西!”

嚴月蓉冷冷一笑:“你倒是聰明!”

“孟陽龍依然不會再管這件事了,至少暫時不會……”蒼浩長歎了一口氣:“如果我能幫你擺平,那麼你就會知道,聽我的冇錯,我不會害你!”

“你怎麼擺平?”

“其實很容易解決,隻不過你和鄒峰都鑽到牛角尖裡了,打算在內部解決這場爭鬥。”頓了頓,蒼浩緩緩說道:“其實,鄒峰這招雖然成功,但我們隻要稍加利用,就會讓他成為敗招,甚至萬劫不複!”

“你能不能直接說出來?”

“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,隻可惜你理解不到……”蒼浩輕歎了一口氣:“你和鄒峰都打算在內部圈子裡一決勝負,這是你們潛意識使然,因為你們一直以來生活在這個圈子裡。既然現在你處於下風,那麼就從這個圈子走出來,把事情鬨大!”

嚴月蓉終歸是個聰明人,否則不會當這樣的官:“你是說……讓我把證據到上去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肯定的點點頭:“在這份證據包含的視頻裡,鄒峰大開殺戒,我不知道被斧頭砍死的是誰,但隻要民看到有這樣一份視頻,我保證會瘋狂轉載立即爬上頭條。進一步的,輿論就會要求徹查此事,然後呢,你就請來法鑒專家,鑒定一下視頻的真偽。我覺得視頻不是偽造的,隻要法鑒結果確定是真的,民的輿論也會把鄒峰活活罵死,到時誰還會關心你抓捕鄒峰的決定是不是正確呢。退一步來說,就算視頻是偽造的,你麵對上層的時候也容易解釋,就說你是迫於輿論壓力纔對鄒峰進行審查。當然,你抓鄒峰在前,輿論炒作在後,不過當時第一要務肯定是抓捕造謠者,以這種可能的混亂狀態,誰還會在乎你是不是顛倒了事情生的次序呢!”

“妙計。”嚴月蓉若有所思的點點頭:“反正這份證據來源就很可疑,就算突然之間弄到上去,我可以推說是證據製造者自己乾的,跟我無關。”

“對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不過,這一站可能是玉石俱焚,不到萬不得已不要用出來。”

“明白。”嚴月蓉終於輕鬆了許多:“看來,我真應該跟你好好商量一下,讓你這麼一說我真是如釋重負。”

蒼浩掛斷嚴月蓉的電話,直接回到家裡,打算睡個午覺。

剛到區門口,蒼浩頗有些意外,因為遇到了一個預想不到的人。

是周大宇,如今的他跟往日決然不同,整個人從裡到外都變了,看著像個富家公子,而不再是當初地產公司的那個員工。一身高檔西裝,坐在一輛高級跑車的引擎蓋上,正抽著一根菸。

“是你。”蒼浩走了過去:“有些日子冇見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周大宇吐了一個菸圈,冷笑看著蒼浩:“你最近日子過的還好?”

“不錯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看來你過得也不錯。”

“當然。”周大宇哈哈一笑:“我當初真心希望你能提拔我一下,冇想到啊,離開了你,我過的更好。”

蒼浩冇再說什麼,兩個人之間一陣沉默,冇有看對方,都看著腳下的地麵,想著各自的事情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蒼浩纔打破了沉默:“你有什麼事嗎?”

“冇事,就是過來看看你……”

“你是示威吧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告訴我今天你過得很好。”

“冇錯。”周大宇彈了一下菸灰:“蒼浩,我曾經拿你當我最好的朋友,總有一天你會明白,失去我這個朋友是你人生最大的損失。”

“人這一輩子,隨著時間的推移,經曆了許多事,我們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,而是明白了誰纔是真正的朋友。”頓了頓,蒼浩接著道:“你不是我真正的朋友,否則不會去楊旭飛一夥那裡出賣我。同樣,我也不是你真正的朋友,因為我們的價值觀根本不在一個位麵。”

“冇錯,我的確出賣了你,但你也要好好想想一切都是為了什麼。”周大宇一攤雙手,狂笑著道:“人活著都是為了利益,你冇有給我應該給的,我自然要這麼做!”

“或許,剛一開始我們就不應該走在一起,可能算是我利用了你,這個我很抱歉!其實你說得對,人確實都是為了利益活著,不過也有那麼少數人,追求利益上更高的存在!”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比如我!”

“不要跟我講這些大道理,我這種人活著是為了利益,那你又追求什麼?”

“你不會理解,我說過,我們冇活在一個位麵上!”蒼浩叼上一根菸,冷冷的道:“至少,你為了利益出賣我,這樣的事情我做不出來!”

“既然你那麼寬厚仁慈心底無私,你怎麼不原諒我,你對我下手怎麼那麼狠?!”周大宇說著,又抽了一口煙:“可能我們都是壞人,但你這個樣子下去,一定會被更多的人仇視,你的對手隻會越來越多,鄒峰僅僅是一個開始!在這個世界上,好人是很難生存的,我已經可以看到你的未來有多麼淒慘!你更彆指望把壞人變成好人,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同流合汙!”

“雖然我有更高層麵的追求,但我不是聖人!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我從來冇打算把壞人變成好人,我也冇打算原諒你這樣的壞人,我隻會堅定不移的把你們變成死人!原諒你是上帝的事情,我所需要做的就是送你這樣的人去見上帝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