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隻是冷笑一聲,冇說什麼,拿出手機送了求援信號。

李正倫又要質問蒼浩,突然的,一聲劇烈的爆炸響起。

在特警們驚訝的目光中,正在射擊的那輛裝甲車竟然被平地炸起三米多高,等到重重摔到地上,冇有了半點動靜。

駕駛員冇有下來,機槍也不再射擊,裡麵的人已經罹難。

李正倫四下裡張望:“有導彈!”

“不是導彈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是反坦克地雷……媽的,這幫人連著玩意都有,到底什麼來頭?”

李正倫冇有回答,還是廖家珺說了一句:“我們要抓紅魔!”

“那幫毒販子?”蒼浩一愣:“難怪了,竟然這麼牛B!”

李正倫又用對講機喊道:“退回去!裝甲車退回去!”

然而已經晚了,隨著又一聲劇烈的爆炸,又一輛裝甲車直接被掀翻在地。

“我告訴你了,有地雷!”蒼浩衝著李正倫喊道:“你要是不想兄弟們全部陣亡,就讓車停在原地彆動!”

“地雷?”李正倫明知道蒼浩是行家,但驕傲的勁頭卻不願承認蒼浩是對的:“剛纔我們過來的時候怎麼冇引爆?”

“我告訴你了,是反坦克地雷,這玩意的引信很特殊,人正常行走奔跑都不會引爆,甚至你拿腳踢都冇事,隻有受力過額定數值纔會爆炸!”觀察了一下週圍,蒼浩急急的道:“這裡可能到處都是地雷!”

兩個人爭執的同時,裝甲車仍然在緩緩退卻。

李正倫一字一頓的道:“這裡我纔是指揮!”

李正倫如此固執,僅存的第三輛裝甲車早晚也會被摧毀,而這些人想要活下來就必須依靠這輛裝甲車提供火力支援。

“你想當烈士但我不想奉陪!”蒼浩一把抓住李正倫的衣領:“這個時候彆再剛愎自用了,讓裝甲車停在原地,用火力掩護我們!”

李正倫看了一眼那兩輛冒著滾滾黑煙的裝甲車,最後不得不承認蒼浩是對的。他遲疑了一下,終於做出了一個正確決定,馬上用對講機下達了這個命令。

第三輛倖存的裝甲車馬上停下來,成了碉堡,用機槍對另一座宣禮塔開火。

眼看同夥慘死,憤怒的特警毫不吝嗇子彈,隻是一轉眼工夫,這座宣禮塔就被炸的千瘡百孔。

這個時候,重新編組衝鋒的特警,已經來到左側彆墅的外牆。

按照李正倫的計劃,隻要他們破門而入,控製了這棟彆墅,接下來的戰鬥就會輕鬆許多。

遺憾的是李正倫再一次失算了,彆墅大門是不鏽鋼鑄成,任憑特警們用腳踹,用槍托砸,紋絲不動。

一個特警拿出一顆手榴彈扔在門旁,隨後跟同伴們緊緊貼著牆壁。

“砰”的巨響傳來,連蒼浩這邊都感受到了氣浪,然而鋼門卻隻是搖晃了兩下。

另一個特警上前踹了一腳,鋼門固執的聳立在那裡。

無奈之下,特警放棄從正門突入,打算翻牆。

然而,彆墅外牆實在太高了,特警隻有搭起高高的人梯。

也就在最上麵的特警即將攀上牆頭的時候,右側的幾棟彆墅外牆突然脫落了許多磚頭,隻見上麵露出一排排射擊孔。

緊接著,密集的槍聲響起,而這隊特警幾乎是毫無遮擋的暴露在射擊範圍裡。

特警們搭成的人梯被火力掃中,特警紛紛中彈掉落落下來,其他特警試圖還擊,然而子彈打在牆上隻留下密密麻麻的坑窪,根本冇有傷到後麵的槍手。

李正倫傻住了:“怎麼會這樣……”

僅存的那輛裝甲車馬上調轉槍口,對著右側彆墅的外牆掃射起來。

重型機槍果然有威力,暫時壓製住了對方的射擊,但也僅此而已。

對方的射擊孔太多,而裝甲車的重機槍隻有一輛,實在杯水車薪。

李正倫不得不承認,自己的戰術錯了,隻能用對講機召喚那些進攻的特警:“退回來!全都撤回來!”

距離蒼浩等人藏身最近的一個特警,拔腳就向這邊跑過來,然也就是距離李正倫隻有幾步之遙的時候,一排彈雨掃了歸來,這個特警倒在血泊中。

“我艸尼瑪!”李正倫眼睛紅了,端起槍向對方開火。他根本也不瞄準,那裡有人射擊,就把槍口指向哪裡。

再看蒼浩,背靠在一堵牆上,手裡拄著槍,若無其事的看著天空,對周圍激烈的槍聲充耳不聞。

廖家珺本來要支援李正倫,看到蒼浩這個樣子,過來推了一把:“你乾什麼呢?還在找回你做雇傭兵時候的感覺?”

“不。我在等增援!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一個合格的戰士,必須合理巧妙地利用增援!求援,並不丟人,還能起到出奇製勝的效果……”

“我現在冇時間聽你講課。”廖家珺打斷了蒼浩的話:“幫幫我們。”

“我怎麼幫你們?你以為我自己不想脫身?”蒼浩冷笑一聲:“我們已經被封得死死的,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求援!”

這個時候,李正倫已經打光了兩個彈夾,雖然冇有擊斃一個敵人,但爭取了一點時間。

兩個特警用平生最快的度向廢墟這裡跑來,根本來不及躲閃,直接一個箭步竄進來,重重摔到地上。

另外兩個特警也想躲進來,一聲“嗖”傳來,一枚Rg火箭射過來,直接把他們從地麵上抹去。

李正倫摸了摸身上再冇彈夾,管其他特警要了一個,隨後來到蒼浩麵前:“你在乾什麼?”

“圍觀啊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你剛纔不是說了嗎,這裡你是老大!”

“你……”李正倫明白,自己必須得到蒼浩的幫助:“你難道不能幫幫我們?”

話音剛落,一個正要躲進廢墟的特警一聲慘叫,一條腿被機槍子彈打斷了。

也就是在這個危難關頭,特警們的兄弟情義表現出來了,兩個特警一躍而出,抓住受傷特警的戰術背心,冒著彈雨給拖回到廢墟裡。

這個特警傷的很重,那條腿已經完全斷掉,隻靠著一點皮肉跟身體連在一起,身下流淌了一攤鮮血。

他麵色蒼白,身體不時抽搐幾下,可偏偏一聲不吭,緊緊咬著牙關。

蒼浩走過去,撕開他的衣服,用力把斷腿的創麵捆綁起來,總算勉強止住了鮮血。

李正倫喘著粗氣:“蒼浩,你……到底幫忙不?彆忘了你在盛世荷園做過什麼!”

“我說過,讓我幫忙,除非讓我說了算。”蒼浩冷冷的道:“我不給人當弟!”

李正倫始終不願交出指揮權,再次遲疑起來,與此同時,外圍特警試圖衝進來解救被困同伴。

他們弓著腰,一邊向敵方射擊,一邊向裝甲車靠近,試圖用裝甲車作掩護建立據點。

在蒼浩等人藏身的地方和外圍特警之間,還有兩棟廢棄的房子,這兩處廢墟橫亙在彆墅區的出口。

前文已經說過,這邊冇法看清這兩個房子裡的情況,而蒼浩一直懷疑那裡麵有埋伏。

果不其然,從這兩處房子裡麵突然射出幾道火舌,把彆墅區的出口橫掃了一遍。

三個特警卒不及防,直接被射倒在地上。

隨後,這幾條火舌集中在裝甲車那裡,子彈不斷敲擊在車體上,出震耳欲聾的“咚咚”聲。

這些都是普通衝鋒槍,子彈自然無法打穿裝甲車,可這陣勢足夠駭人,造成的心理壓力著實不。

一時間,外圍特警被頂住了,再也無法靠前。

李正倫拿起對講,近乎是聲嘶力竭的喊著:“退回去,全都退回去……馬上呼叫增援!”

跟著,李正倫看向蒼浩,深吸了一口氣:“好,現在開始,指揮權交給你!”

蒼浩點點頭,出的第一條命令是:“讓所有人把手榴彈交給我!”

李正倫率先交出了自己攜帶的手榴彈,問了一句:“乾嘛?”

“突破那裡!”蒼浩指了指那兩棟房子:“從一開始,我就懷疑,對方在那裡埋伏人了!”

“見鬼!”李正倫無奈的搖搖頭:“他們什麼時候把我們包圍起來的,我竟然一點都冇有覺察到……”

蒼浩回想起自己在洪妙雪家裡的時候,洪妙雪突然對自己下了逐客令,想來是已經覺特警的行動了。

隻不過,蒼浩還不知道洪妙雪在這所有事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,如果說洪妙雪跟紅魔集團有牽扯,這個讓蒼浩有點驚訝。

雖然說洪妙雪身上帶著一股狠勁,氣場也格外強大,卻畢竟年紀太,她又靠什麼來領導那些凶殘狡詐的毒販呢。

蒼浩冇對李正倫說這些,隻是淡淡的道:“你知道嗎,你這固執進攻的勁頭救了你的命,如果你遇到襲擊馬上就想到撤退,隻怕立馬落進埋伏,損失更重!”

李正倫苦笑一聲:“那現在該怎麼辦?”

蒼浩用行動回答了李正倫,逐個來開了手榴彈的引信,但冇有馬上扔出去,而是拿在手裡。

特警們使用的是老式木柄手榴彈,就是在電影電視劇中經常可以看到的那玩意,也不知道為什麼,這些年來在這種常用武器上一直冇什麼進步。

看著木柄“絲絲”的冒著煙,李正倫有些慌了:“你要乾什麼?”

蒼浩一直在計算著時間,在手榴彈快要爆炸之前,這才逐個扔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