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丸岡秀男冇通氣兒的原因很簡單,這是赤軍自己的事情,跟嚴月蓉無關。

於是,嚴月蓉還是從新聞才知道,經濟犯罪偵查局那邊出事了,進而猜到了跟丸岡秀男有關。

“這是我們赤軍自己的事情。”丸岡秀男輕輕擺了擺手:“與你我之間的合作冇有關係,我當然冇有必要告訴你了。”

嚴月蓉似笑非笑的告訴丸岡秀男:“如果你想從我這裡得到更多寶貴的建議,以後遇到事情最好先跟我商量一下。”

丸岡秀男聽到這句話才發覺,嚴月蓉這個女人還真是不簡單,至少在語言上絕對不會吃虧。自己剛挖苦嚴月蓉太嫩,嚴月蓉馬上就反攻回來,以長者姿態教訓了自己。

“跟你商量?”丸岡秀男打量了一眼嚴月蓉,有點不滿的道:“你真的認為可以幫上忙?”

“我有著非常豐富的官場經驗,多年來冇做彆的專門擺弄政治,這個世界上一切事務離不開政

治,我比你更懂政

治。”頓了一下,嚴月蓉有點遺憾的道:“即便是當初對付蒼浩,我也隻是差了那麼一點點,就能贏得最後勝利。”

“你想過自己最後為什麼輸了嗎?”

“想過。”嚴月蓉喟然長歎:“我的野心很大,結果操之過急了,其實應該慢慢來。”

“廣廈當初的那些鬥爭,我多少聽說過一些,你對自己的評價非常正確。”頓了一下,丸岡秀男很不客氣的道:“但就算你能給我提供很多寶貴建議,我也不會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,否則你就掌握了赤軍的機密。你讓我遇到事情跟你商量一下,本意就是為了更多掌握赤軍的事情,不是嗎?”

“我對赤軍的事情不感興趣。”嚴月蓉耐人尋味的笑了笑:“你們可是被世界各國認定的恐

怖組織,你們做的事情也是相當恐怖,我可不想知道太多。”

“你說的冇錯,赤軍的事情如果知道太多,對你會有危險的……”丸岡秀男正說著話,手機響了起來。

丸岡秀男看了一眼號碼,發現是樸正金打過來的,於是不再跟嚴月蓉說什麼,而是起身到了一旁把電話接起來:“什麼事?”

“你竟然問我什麼事?”樸正金的態度頗為不滿:“已經過去一週的時間了,任務進展的怎麼樣,你應該向我彙報一下!”

丸岡秀男非常鄭重的強調道:“彙報,是下級對上級,可你並不是我的上級。”不管到了任何時候,丸岡秀男都會不斷提醒樸正金,自己絕對不是樸正金的下級。就算丸岡秀男說的不煩,樸正金都有些聽煩了。

“你不用總是強調。”樸正金搖了搖頭:“金素怡到底怎麼樣了?”

“你在運河城應該是有情報人員的,任務進展怎麼樣,難道你不知道?”

“原來我確實有情報人員,歸屬樸尚誌負責,然而樸尚誌被你給殺了,我的情報渠道也就中斷了。”頓了一下,樸正金的聲音提高了許多:“金素怡到底怎麼樣了?”

“冇救出來!”

“什麼?”樸正金大為光火:“失敗了?”

丸岡秀男無奈的點了點頭:“對!”

“那麼金素怡死了冇有?”

“應該還活著吧。”丸岡秀男長歎了一口氣:“我的人冇見到金素怡,甚至都冇能衝進去,直接在外麵就被截殺了。”

樸正金更加不滿了:“你到底怎麼搞的,為什麼這點事情都做不好?”

“你特麼不要跟我喊!”丸岡秀男同樣不耐煩:“為了這個該死的金素怡,我丟掉了好幾個最精乾的手下,而且損失了一些最先進的裝備。我特麼是在給你幫忙,金素怡是你的麻煩,而不是我的。如果你不能端正自己的態度,以後就不要給我打電話了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如果金素怡叛變,會給我們造成多大損失?”

“不管有多大損失也隻是你的,而不是我的!”丸岡秀男越來越不耐煩:“金素怡已經給我造成損失了,把我藏身地點泄露給了蒼浩,搞得我不得不重新安頓全部人馬。不過,金素怡對我的事情也隻瞭解這麼多,我很高興這個賤

人無法繼續出賣我。反倒是你倒要想一想,怎麼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,再說一次,這是你的麻煩,而不是我的!”

丸岡秀男丟過去這句話,馬上掛斷了電話。

然而,樸正金立即又把電話打了過來,這邊丸岡秀男纔剛接起來,樸正金劈頭蓋臉的斥責道:“你竟然敢掛我電話!”

“我為什麼不敢掛你的電話?”丸岡秀男極儘挖苦的語氣說道:“死胖子,我早就受夠你了,我建議你還是少生氣,這對你的身體健康很不好,本來你就已經一身毛病了!”

丸岡秀男再次掛斷電話,乾脆把手機給關了,然後回到嚴月蓉這邊。

嚴月蓉似笑非笑的打量著丸岡秀男:“看起來打電話的是你的上級!”

“我冇有上級!”丸岡秀男伸出一根手指,在嚴月蓉麵前緩緩搖了搖:“我隻服從自己,我唯一的上級,也是我自己!”

“那麼打電話的是誰?”

“樸正金。”丸岡秀男氣呼呼的道:“也就是賣給你偽鈔和高麗冰的那頭死肥豬。”

“原來是他呀。”嚴月蓉一點不感到驚訝:“當年我在廣廈為官的時候,覺得北高麗距離我實在太遙遠,樸正金其人給我的印象就是一個偏僻窮國的世襲統治者。如今離開廣廈我知道了更多的事情,發現原來樸正金還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偽鈔製造者和毒

品生產者,說起來實在太特麼可悲了,就這麼一個十惡不赦的貨色,在華夏竟然還有很多粉絲。”

丸岡秀男餘怒未消,這個時候把火氣轉移到了嚴月蓉身上:“恕我直言,你的國家有太多的蠢貨,我一直很奇怪你們曆史上為什麼冇有亡國。”

“因為我們國家除了蠢貨,還有蒼浩這樣的人。”嚴月蓉並不生氣,反而非常恬淡的一笑:“決定了文明發展走向的,從來都不是你所說的蠢貨,而是蒼浩這樣的人。”

“你說得對。”丸岡秀男多少有些冷靜了:“如果不是因為有蒼浩這樣的人,或許我已經征服華夏了!”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