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征服華夏?”嚴月蓉對這句話有些意外:“我要是冇說錯,赤軍的一大追求,就是反對侵略戰爭。”

“冇錯,所以我纔沒對華夏發動戰爭,而是來了運河城。”說到這裡,丸岡秀男的語氣變得有些滄桑:“今天的我跟過去已經不一樣,自從認識蒼浩之後,發生了太多的事情,把我這個人徹底改變了。但不管我怎麼改變,不能丟掉赤軍的理想,畢竟這是我的義父和最好的朋友畢生追求的。”

“用當下比較流行的一句話說——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”

“我希望蒼浩不要逼我……”丸岡秀男突然沉下了臉色:“如果蒼浩繼續逼我,我可能真的會對華夏開戰。”

嚴月蓉滿不在乎的說了一句:“想開戰那就開戰好嘍!”

“你好像不怎麼關心自己的國家。”

“我現在隻關心自己。”嚴月蓉深吸了一口氣,然後非常感慨的告訴丸岡秀男道:“你的人生經曆了大起大落,於是你有了今天的轉變。事實上我也一樣,當年從廣廈被迫出走,這件事情對我的觸動非常大,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也變得不一樣,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關心的就隻有自己。”

“關心自己冇有什麼錯誤。”丸岡秀男同樣有些感慨:“田宮高磨和宋雙上校,他們太過執著於理想,如果他們能夠多關心一下自己,也許今天還會很好的活在我身邊。”

“其實蒼浩也是一個執著於理想的人,隻不過蒼浩比你的義父和朋友都要幸運!”

“說到理想,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……”丸岡秀男看著嚴月蓉,意味深長的笑了:“你認為樸正金是一個有理想的人嗎?”

“樸正金這個人,總是把一些偉大的事情掛在嘴邊,不是讓人

民過上幸福生活,就是要把自己的那片土地建設成為世界強國,看起來是一個非常有理想的人,但是……”停頓了一下,嚴月蓉接著回答道:“樸正金其實冇有理想,隻有想法而已,他的想法就是讓自己的世襲統治延續下去,直至千秋萬世。他所謂的理想,其實都是在忽悠老百姓,讓百姓節衣縮食不計得失的貢獻勞動力,為自己的世襲統治添磚加瓦。所以,你把理想和樸正金並列一起來談,真特麼是侮辱了理想這個詞。”

嚴月蓉這句話說的不乾不淨的,不過丸岡秀男並不生氣:“你說的冇錯,所以樸正金跟我們不是一種人,我到現在冇有跟樸正金翻臉,僅僅因為樸正金還有些利用價值……”掏出一根菸點上,丸岡秀男還冇等抽,接著又說道:“你從樸正金那裡進貨,生意做得也算是風生水起,但我有必要提醒你,不要跟樸正金走得太近。”

嚴月蓉點了點頭:“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“跟這種人打交道讓我噁心,可是還有什麼辦法呢,有些事情隻有他才能做到……”搖了搖頭,丸岡秀男補充了一句:“有些時候我真希望蒼浩把這個死胖子的腦袋砍下來!”

“我跟樸正金的關係僅僅在於,他給我供貨,我用來賺錢。換句話說,隻是商業夥伴,我既不認識樸正金這個人,甚至連電話都冇有通過,一直都是跟他的手下合作……”嚴月蓉明白丸岡秀男的意思,非常認真的說道:“我不會向樸正金出賣任何人!”

丸岡秀男這一番是有深意的,因為義鴻堂跟樸正金那邊有生意往來,當然是違法生意,所以丸岡秀男擔心嚴月蓉直接搭上樸正金這條線。這樣一來,嚴月蓉就可能像自己一樣,為了利用樸正金,而幫助樸正金辦事。嚴月蓉如果真的成了樸正金的眼線,對丸岡秀男來說還是非常危險的,所以丸岡秀男必須明確知道嚴月蓉是不是會出賣自己。

丸岡秀男看了一眼嚴月蓉,終於放下心來,把香菸點上抽了一口,說道:“從這一刻起我們真的是盟友了!”

再說蒼浩這一邊,或者準確的說,應該是曹雅茹這一邊。

蒼浩忙著拯救唐氏城市銀行的同時,忘記了整起事件還有一個受害者,那就是曹雅茹。

曹雅茹得知唐雲準備收購這家銀行,大量囤積股票,並且的股指期貨上做多。結果,赤軍襲擊之後,唐氏城市銀行瞬間斷崖下跌,曹雅茹的錢頃刻之間就打了水漂。

這一週的時間,曹雅茹吃不下飯睡不著覺,不管做什麼事都神遊物外一般。隻要是股市開盤,曹雅茹就會死死盯著股指走勢,心中把諸天神佛拜了一遍,希望能讓唐氏城市銀行重新漲起來。

很遺憾,滿天神佛也敵不過市場規律,本來唐氏城市銀行因為唐雲的收購,股價已經有了起色,這一次再次跌落穀底。

這一週下來,曹雅茹整個人憔悴了許多,就像是大病初癒。

曹雅茹用來做多唐氏城市銀行的錢,可不隻是她自己的,還有申誌海的。

在這一週時間裡,申誌海冇來找曹雅茹,等到一週時間過去,申誌海來了:“我的錢呢?”

“賠進去了……”曹雅茹無精打采的道:“難道你冇看新聞嗎,唐氏城市銀行出事了……”

“我當然看新聞了,我現在問你呢,我的錢呢?”

“你聽不明白話嗎?”曹雅茹很不耐煩的道:“我們是做多唐氏城市銀行,現在股價跌成了白菜,錢當然冇了!”

“我知道唐氏城市銀行出了什麼事,但是錢冇了,至少要有股票吧?”

“股票倒是有,但是也不太多……”

申誌海冷冷一笑:“既冇有錢,也冇有股票?”

“傳統上做多就是大量建倉,但我們的多數資金用來買股指期貨了,這東西就像是賭骰子押大小一樣,我們押的是上漲,然而實際上是下跌……”曹雅茹越來越不耐煩:“我冇空給你科普,你自己回去!”

“你把我的錢搞丟了,還讓我自己去百度,你講理不講理?”

“不講理的是你吧?”曹雅茹豁然站起:“彆忘了,是你給我提供訊息,讓我做多這支股票的。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兒,我的損失比你要大得多,是不是應該讓你負責?”

“我怎麼知道唐氏城市銀行會遭遇恐怖襲擊,但我是讓你買股票,可你卻做了股指期貨!”

“咱們兩個最後一次談這件事情的時候,我明確告訴過你準備調整投資方略,把多數資金用來做多股指期貨,你當時可冇說什麼。”頓了一下,曹雅茹冷笑著道:“你要是不滿意我的投資策略,為什麼當時不提出來,現在賠錢了讓我負責,那麼你賺錢的時候是不是也應該把利潤交給我?”

申誌海見說不過曹雅茹,索性開始耍無賴:“我不管,總之你要把錢還給我……”

“還錢?”曹雅茹繼續冷笑:“我告訴你,申誌海,我這還冇讓你還錢呢,我賠進去的錢,把你賣了都賠不起!”

“我知道曹總你家大業大,既然這樣就更應該把錢還給我了……”

曹雅茹發現申誌海這個人根本不講理,被氣笑了:“因為我有錢就應該為你的損失買單?”

申誌海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:“對啊!”

“那麼誰來給我買單?”曹雅茹的嗓門猛然高了八度:“你給我聽著,這一次做多資金,有相當一部分是銀行借貸,我現在還不知道應該怎麼償還。你現在最好彆特麼煩我,否則我保證讓你從這座城市消失!”

申誌海聽到這話,頓時打了一個哆嗦,還真就不敢耍賴了。

曹雅茹確實家大業大,申誌海早就聽說過曹氏集團的實力,更不用說曹雅茹在運河城有著廣泛的人脈,想要搞死申誌海實在太容易了。

於是申誌海馬上緩和了態度:“曹總,你也彆怪我,我也是冇辦法,這麼多年來,總算積攢了這麼一點錢,現在全都冇了,你讓我怎麼辦?”

“你又讓我怎麼辦?”曹雅茹一攤雙手:“我現在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償還貸款!”

“現在互相指責不是個辦法,還是趕緊挽回損失吧……”

“你說的倒是輕鬆,怎麼挽回?”曹雅茹不住地搖頭:“就算你能把恐怖

分子全都抓住全都千刀萬剮,也冇有辦法讓股價漲回來了,因為投資者已經對這支股票喪失信心!”

申誌海依然想要把自己的錢要回來,不過經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之後,他覺得應該先保住曹雅茹。隻要曹雅茹屹立不倒,自己今後在運河城還有的是機會,於是他告訴曹雅茹:“當務之急是拆借新的資金,把你的貸款趕緊還上……”

“你不瞭解情況……”曹雅茹長歎了一口氣,非常無奈的實話實說了:“東雅集團先前遇到了資金難題,一度陷入資不抵債的境況,信用評級就像股價一樣高台跳水。按照信用評級,很少有人願意融資給我們,我這一次貸款還是用儘了在金融圈的所有麵子,好不容易纔搞到手的。這筆錢既然賠了進去,更不會有人還借錢給我,畢竟銀行也是有風險控製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