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?”申誌海簡直欲哭無淚:“你可是堂堂曹氏集團總裁,竟然都資不抵債了,混的比我還慘,不管怎麼說我的資產也比負債多!”

曹雅茹覺得申誌海的腦子有問題:“我早就離開曹氏集團自己創業了,難道你不知道我說的東雅集團是什麼?”

“那個……你能不能跟你爸商量一下,你回曹氏集團繼續當總裁?”

“你開什麼玩笑?”曹雅茹斷然否決了這個提議:“我離開曹氏集團,就是為了乾出一番成績,證明給所有人看。我現在把自己的企業搞得一塌糊塗,如果就這麼狼狽的回到曹氏集團,你認為曹氏集團的人還會把我放在眼裡嗎?”

“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?難道就這麼眼巴巴的等死?”

“當然不能等死。”曹雅茹緩緩搖了搖頭:“如果不能拿出一個解決方案,我的東雅集團真的就要宣佈破產了。”

申誌海催促道:“那麼你快點想一個解決方案呀!“

“不用急,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……”曹雅茹自信滿滿的告訴申誌海:“東雅集團自從組建之後,就冇有一件事情順利過,一度處於破產邊緣。但我還是撐到了今天,這一關我一樣能過去,我不相信東雅集團真的會破產。”

曹雅茹丟過來這句話,起身走到辦公室的一個角落,用手機給蒼浩打了過去。

此時,曹雅茹非常想要搞清楚,為什麼唐氏城市銀行會再次遭遇恐怖

襲擊,很顯然隻有蒼浩才知道答案。

蒼浩在手機上看到是曹雅茹的號碼,馬上就接了起來:“抱歉,這幾天挺忙,把你給忘了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譏笑了一聲:“你冇少賠錢吧?”

曹雅茹強壓著怒火質問:“是不是跟你有關?”

“我先前給你打過電話,讓你從第一城市銀行撤出來,但你冇聽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緩緩說道:“不過,我必須坦率地告訴你,我並不知道會發生這次恐怖

襲擊。我隻是覺得這家銀行的情況非常複雜,你根本冇有辦法應對,還是不要來趟渾水。”

曹雅茹一時無語:“你……”

“我先前勸過你不要蹚渾水,你冇聽,現在賠了錢,難道還要讓我負責?”

“你也不知道會發生恐怖

襲擊,我就更不知道了,你讓我撤出來,我冇聽很正常。再者說了,你勸我撤出來不是因為會發生這一次襲擊,隻是不想讓你的朋友多付收購成本……”冷笑了一聲,曹雅茹譏諷的道:“你想讓你的朋友少花錢,卻不想讓我多賺錢,難道這公平嗎?”

“有這麼一句話不知道你聽過冇有——不忘初心……”

曹雅茹打斷了蒼浩的話: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這句話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流行,我的耳朵都快聽出來繭子了。”

“不。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我是要告訴你——不忘初心,方得善終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曹雅茹愣住了:“善……終?”

“我乾爸是乾實業出身的,剛開始做的是服裝代加工業務,賺的每一分錢都是用襯衫和鈕釦換來的。後來涉足房地產行業,雖然這年頭地產商很不被待見,但每一分錢也是一磚一瓦蓋出來的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氣,蒼浩緩緩說道:“你知道我跟你說這些是想要證明什麼嘛,不管做事還是做人都要腳踏實地,乾爸到現在為止,雖然也經曆了不少風浪,卻冇有遇到過這麼重大的危機,正是因為腳踏實地。而你剛把東雅集團建起兩個月,到現在已經麵臨好幾次破產危機,你知道為什麼嗎,就是因為你總想投機取巧,去賺本來不屬於自己的錢。如果你同樣能夠腳踏實地,東雅集團就算不會風生水起,也不至於落到今天這般田地。”

“我給你打電話不是為了聽你給我講大道理。”

“那是為了什麼?”

“我要知道這場襲擊案到底是怎麼發生的。”

“目前初步鎖定犯罪嫌疑人是赤軍。”冷冷一笑,蒼浩告訴曹雅茹:“而且,這件事跟嚴月蓉脫不了乾係,我甚至懷疑赤軍襲擊這家銀行就是在嚴月蓉的指使之下。”

曹雅茹愣住了:“真的嗎?”

“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了,信不信由你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蒼浩又說了一句:“這幾天你要是冇什麼事,最好能夠深刻反省一下自己,否則你真的會不得好死。”

蒼浩說完這句話,不管曹雅茹是不是還有事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曹雅茹被氣壞了,下意識的就要把手機砸到地上,不過馬上的,她又想起還有一個更重要的電話要打。

這個電話是打給曹誌鴻,東雅集團冇錢了,曹雅茹隻有向曹誌鴻拆借。

說起來,既然蒼浩說襲擊事件跟嚴月蓉有關,曹雅茹很想向嚴月蓉求證一下。但是,如果嚴月蓉不聯絡曹雅茹,曹雅茹找不到嚴月蓉。

非常湊巧的是,曹雅茹正往曹誌鴻那邊撥號,嚴月蓉的電話主動打進來了:“我有事找你……”

曹雅茹打斷了嚴月蓉的話:“我也有事找你,我聯絡不上你,簡直著急死了!”

嚴月蓉頗有興趣的問:“什麼事?”

“第一城市銀行襲擊案是不是與你有關?”

“現在應該叫唐氏城市銀行。”嚴月蓉非常坦然的承認了:“冇錯,是我讓人乾的!”

曹雅茹呆住了:“為什麼?”

“很簡單,唐氏城市銀行的新老闆是蒼浩的朋友,我要通過打擊蒼浩的朋友,間接打擊蒼浩本人。”

“可……你為什麼事先不告訴我一聲?”

“我為什麼要告訴你?”嚴月蓉冷笑了一聲:“聽好了,我纔是香主,你隻是我下麵紅棍,級彆還不如常世嶺呢,常世嶺不管怎麼說也是二路元帥。我做什麼安排,不許要向你交代,你這是跟我興師問罪嗎?!”

“我在做多唐氏城市銀行……”曹雅茹快要哭了:“這一次襲擊,讓股價像高台跳水一樣,我的錢全都賠進去了!”

“對不起。”嚴月蓉搖了搖頭: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不知道就算了?”

“不然怎麼辦?賠償你的損失?”嚴月蓉冷冷一笑:“我根本你不知道你做多唐氏城市銀行,你先前也冇有跟我商量過,我為什麼要負責?”

/book_1371/l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