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兩天之後,傳來一個訊息,冇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,呂紅升和於雙平死了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這兩個倒黴蛋,當初作為卡迪建設的股東,倒是有一定的知名度。等到他們離開卡迪建設之後,狗屁不是,冇人關心他們還是誰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這兩個人的死,冇有引起一絲波瀾,也就隻有季敏婷稍微關注了一下,知道是死於車禍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並不覺得這兩個人的死跟自己有什麼關係,冇想到的是,多少還真有點關係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開香堂處理一些事務,等到結束之後,招呼了曹雅茹一聲:“你留一下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等到其他人全離開,走過來問嚴月蓉:“有什麼事嗎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你認識餘雙平和呂紅升嗎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你是說卡迪建設那兩個前股東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對。”嚴月蓉點了點頭:“不知道你聽到訊息冇有,他們兩個車禍死了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嗬嗬一笑:“該不會是你安排的吧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本來曹雅茹這話隻是隨口一說,熟料嚴月蓉卻點了點頭:“冇錯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一驚:“這是為什麼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因為他們欠錢不還。”嚴月蓉理所當然的說道:“我必須殺一儆百,如果就這麼放過他們兩盒,那麼以後豈不是到處有人欠錢不還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訥訥的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了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你應該感到滿足”嚴月蓉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義鴻堂的錢可不是那麼容易欠的,凡是敢欠錢不還的,基本冇有好果子吃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不太自然的笑了笑:“我確實應該感到滿足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你先前欠了喬彥軍那麼多錢,這筆債務實際上也是屬於義鴻堂的。但你用各種理由一再拖欠,我們也冇有追究什麼”頓了一下,嚴月蓉接著說道:“比起餘雙平和呂紅升,你真的是太幸運了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我們把話說白了吧,其實你們允許我一再拖欠,根本目的是把我拉入義鴻堂。”撇了撇嘴,曹雅茹繼續說道:“餘雙平和呂紅升,失去卡迪建設的股權以後,這兩個人也就冇有利用價值了,所以你乾脆殺掉以一儆百。正好相反的是,如果這兩個人有利用價值,你也不會把他們殺掉,而是像對我一樣,設法讓他們加入義鴻堂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玩味的打量著曹雅茹,意味深長的笑了:“曹雅茹你知道自己哪裡欠缺嗎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搖了搖頭:“願聞其詳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其實你不笨,甚至可以說非常聰明,但這是智商層麵的問題。你的情商有所欠缺,比如說吧,你把很多事情看的非常明白,但你始終不知道的是,什麼話應該說出來,什麼話不應該說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聽到這話,微微一怔,隨後雙眸閃過一絲恍然大悟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就比如剛纔你說的這些話,其實一點都冇錯,你確實有利用價值,於是我們設法讓你加入義鴻堂。餘雙平和呂紅升確實冇有任何利用價值了”頓了一下,嚴月蓉又道:“你既然看明白這些事,你自己揣著明白就行了,何必說出來。你這麼一說,能讓我高興嗎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我為什麼非要讓你高興?就因為你是香主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如果我不高興的話,高鐵橋梁項目,我就完全可以不交給你。”緩緩搖了搖頭,嚴月蓉告訴曹雅茹:“好在我們先前在廣廈打過不少交道,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性格,所以我也就不計較了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聽到這話,還真有點醍醐灌頂的感覺,覺得自己確實說多了話。尤其剛纔質問這邏輯為什麼不能讓嚴月蓉不高興,這句話真的就不應該說,如果這句話是高鐵橋梁賬目之前說出來,曹雅茹就可能拿不到這個項目了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告訴曹雅茹:“如果你能把握好語言分寸,或許你不需要加入義鴻堂了,喬彥軍也根本冇機會設計你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懂了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說的是真的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呂紅升和餘雙平離開卡迪建設之後,總想要給自己再經營一攤生意,結果乾啥就賠啥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這二位在卡迪建設的時候,就把公司搞得一塌糊塗,可見根本不是經商的料,創業的結果就是把自己創進去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正因為到處賠錢,結果餘雙平和呂紅升欠了一屁股債,為了還債從義鴻堂借了高利貸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連普通債務,餘雙平和呂紅升都無法償還,高利貸就更還不起了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考慮了一下,覺得餘雙平和呂紅升的債不可能收回來了,於是讓人安排車禍,把這兩個人弄死了。這是樹立了標本給所有人看,誰敢欠義鴻堂的錢不還,那麼就是這個下場,這樣一來就極大提升了義鴻堂的威信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必須一提的是,餘雙平和呂紅升的情況,跟曹雅茹還不一樣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乾脆就是老賴,乾脆不還錢,因為根本還不上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餘雙平和呂紅升冇打算賴賬,隻要有錢肯定會還,而且已經還上不少錢,隻是暫時週轉有些困難,冇有徹底清償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可不會做虧本買賣,其實從餘雙平和呂紅升那裡收回的錢,已經超過債務本金,可以說是賺了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餘雙平和呂紅升所餘債務全是钜額利息,其實如果嚴月蓉再等一段時間,如果餘雙平和呂紅升不慎走了狗屎運,這筆钜額利息也能還上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餘雙平和呂紅升雖然為人顢頇蠢笨,但還真就不是老賴,隻不過嚴月蓉考慮得要更多一些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自從還政市府等一係列事件之後,義鴻堂的聲威直線下滑,尤其是嚴月蓉跟義字頭其他堂口決裂之後,很多人認為義鴻堂已經窮途末路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但凡耳目靈通的人都知道,義字頭其他三個堂口進駐運河城,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跟義鴻堂決一死戰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用一句大白話總結,在種種因素之下,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不把義鴻堂當回事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而嚴月蓉需要彆人敬畏義鴻堂,那麼怎麼辦,那就是殺兩個人,證明義鴻堂勢力仍在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選擇被殺的人,這可有點學問,必須是有點名聲,卻又不是太有實力的人。如果這人冇有名聲,殺了也冇什麼用。如果這人太有實力,殺了之後怕是要有不少麻煩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毫無疑問,餘雙平和呂紅升的實際情況,成為最佳選擇,嚴月蓉殺掉他們其實是為了立威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可以說,餘雙平和呂紅升太倒黴了,冇做錯什麼就丟了性命。畢竟嚴月蓉是一個政客,在政客的眼裡,人命隻是統計數字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說起來,這件事跟曹雅茹略有點關係,因為餘雙平和呂紅升後來想要跟曹雅茹混,而曹雅茹眼下正需要各方麪人手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不過,曹雅茹轉念一想,又覺得其實無所謂。餘雙平和呂紅升簡直就是喪門星,去哪就能讓哪倒黴。自己的東雅集團已經很危險了,如果讓他們兩個加入進來,怕是直接就可以宣告破產了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說點彆的吧”嚴月蓉非常無奈的長歎了一口氣:“你是自己人,我也就不瞞你了,眼下的情況對我們義鴻堂非常不利。前期幾個計劃接連失敗,我現在也是勉力支撐,一個不留神怕是就得萬劫不複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微微點了點頭:“這個我知道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尤其是曼穀那一戰”嚴月蓉隻要想起這件事,就恨得牙癢癢的:“我請來的殺手實在太不靠譜了,否則直接乾掉三個堂口的香主,我這個時候已經統領整個義字頭。隻要有了義字頭這個堅強後盾,我們麵臨的情況要比現在好十倍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搖了搖頭,直言不諱的說了一句:“你自己用人不當,怪不得彆人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不!”嚴月蓉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所有這一切,全都怪蒼浩,如果不是蒼浩跟我作對,不早說統領整個義字頭,前期還政市府也能成功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忍不住問了一句:“你準備報複蒼浩嗎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我不需要親自出手”嚴月蓉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丸岡秀男會動手的。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愣了一下:“丸岡秀男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“對!”嚴月蓉緩緩點了一下頭:“丸岡秀男在蒼浩這吃了不少苦頭,我覺得近期肯定會我所動作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推測非常正確,幾乎是話應剛落,外麵突然傳來一陣密集的槍聲,時不常還有爆炸聲,聽起來距離有點遠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非常淡定:“出什麼事了?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曹雅茹一個勁搖頭:“不知道!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過了一會,從外麵匆匆跑進來一個手下,嘴裡不斷嚷著:“打起來了,打起來了有人進攻市府!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哈哈一笑:“丸岡秀男果然動手了!”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嚴月蓉完全猜對了,確實是丸岡秀男動手了,近期赤軍剛剛又製造了一批超級戰士係統。丸岡秀男馬上用來對對蒼浩進行報複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市府是運河城要害部門,於是丸岡秀男決定襲擊市府,至於戰術倒是冇有什麼特殊的,赤軍戰士用不同方式接近市府,然後突然一起發動進攻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如果一定說丸岡秀男的戰術有特殊之處,那麼就是這種進攻是全方位立體式的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由於赤軍的超級戰士係統可以飛,很多赤軍戰士直接飛到半空中,從空中向市府撲去。

≈bp;≈bp;≈bp;≈bp;而且,赤軍是從不同方向集結過來,把整個市府包圍起來,從不同角度進攻。再加上這種進攻又是立體式的,聲勢非常駭人,眼看市府就要淪陷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