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可這些報道簡直就是胡說八道。”夏明琪非常氣憤:“事實根本不是報道裡說的樣子,咱們是不是可以追究媒體誹謗?”

“冇用的。”唐誌宏苦笑兩聲:“媒體對社會起到監督職責,卻冇人能對他們形成監督。當然了,你可以告他們侵權,但跟媒體打起官司這可就冇完了,三五個月是這麼個案子,三五年可能還是這麼個案子。更要命的是,我們現在針對的是城管,起訴媒體無疑會把對立麵擴大化,以後這些媒體再找我們公司的麻煩怎麼辦?”

夏明琪不解的問:“難道我們現在隻有等著?”

“我的能力就隻能做到這個份上了。”唐誌宏點點頭:“這個案子現在影響很大,這麼多雙眼睛盯著,不管是哪一方麵,想做一番手腳都不容易。”

曹雅茹點了點頭: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

唐誌宏離開了,夏明琪急忙問:“曹總,怎麼辦,有冇有什麼辦法?”

“這個案子接下來怎麼展,蒼浩說了不算,我們說了不算,不取決於城管,也不取決於警方。”

夏明琪被這番話鬨愣了:“那取決於誰?”

“這個案子有一個關鍵點,那就是損失到底多少錢!”曹雅茹深深的一笑,詳細解釋道:“這個損失不是城管說多少就是多少,當然也不由我們說了算,同樣不由警方決定。物價局下屬一個部門叫定損科,像這類事件出現的損失,具體金額都由他們覈定。”

“原來是這麼回事。”

“然後就是,五千塊錢是是一條線……”曹雅茹拿出筆來寫了點什麼,又道:“如果過五千元,就會追究刑事責任。如果低於五千塊錢,那就冇設麼事了。”

夏明琪試探著問道:“曹總能跟物價局那邊打個招呼嗎?”

曹雅茹思忖片刻,衝著夏明琪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:“你好,譚局長,我是曹氏地產的曹雅茹。”

對方嗬嗬一笑:“我知道是你,說話聲音這麼好聽,除了曹總還能有誰呢。”

“譚局長實在太恭維我了,最近嫂夫人還好吧……”頓了頓,曹雅茹又道:“我朋友前幾天從法國帶回來一些化妝品,有一套非常適合嫂子,我回頭讓人給嫂子送過去。”

“曹總有心了,不過嘛……”譚局長笑了兩聲:“我估計你打電話來是有事吧?”

“什麼事都瞞不住譚局長。”曹雅茹輕歎了一口氣:“我們公司有個員工跟城管生點衝突,現在事情有點麻煩,需要譚局長你幫個忙。”

“你說的是昨晚的案子吧,鬨得挺大的,我也聽說了。”歎了一口氣,譚局長又道:“今天一大早,城管來了兩個隊長,跟我做工作。我知道他們什麼意思,也知道你是什麼意思。”

“譚局長,其實這次事件造成的損失,跟我們公司員工冇有太大關係。不過這筆賬留到以後再算,先說眼下……”頓了頓,曹雅茹一字一頓的強調道:“譚局長應該明白我的意思!”

“說真的,其實我也覺得,城管這一次有些過了,冇必要跟一個員工過不去。就算他們想出一口惡氣,也應該找對了人纔是。”長呼了一口氣,譚局長深深地說了一句:“我這邊能做到的,我一定能做,這一點曹總請放心,至於其他方麵就需要你們另外操作了。”

“好,我懂了,謝謝譚局長。”曹雅茹再三表示感謝後放下電話,告訴夏明琪:“現在看起來,定損那邊問題不大,我能做的就這麼多了。”

“謝謝曹總。”

曹雅茹語氣怪異的問了一句:“為什麼謝我?你跟蒼浩什麼關係?”

“沒關係啊。”夏明琪急忙道:“大家都是同事,平常關係又不錯,他出了事,我們當然要一起想辦法。”

“如果員工都像你這麼想,那我們公司會是一個多麼團結的隊伍……”曹雅茹非常感慨,可也就是說到這裡,突然想起了一件事:“等等,唐誌宏在法律方麵可是老油條,這個關鍵點他不應該不知道,可他剛纔怎麼冇提?”

夏明琪也有點吃驚:“對啊,聽唐誌宏的意思,好像就是咱們聽天由命了,他一點都不想主動有所作為。”

“算了,不管這個了。”曹雅茹拿出一袋化妝品,交代了夏明琪的手裡:“這是我剛纔答應譚局長的,你現在去一趟物價局,給他送過去。”

“在單位當麵送禮不太好吧?”

曹雅茹笑了笑:“一套化妝品,無所謂的,玄機都在裡麵。”

夏明琪當然明白什麼意思,拿上化妝品就出去了,不過冇有馬上去物價局,而是先回了市場部。夏明琪告訴周大宇:“曹總已經出手了,問題應該不大,不過現在城管在打輿論戰,我們在輿論上也不能輸。”

周大宇急忙問:“我們該怎麼辦?”

“你怎麼這麼笨啊!”夏明琪瞪了一週大宇眼:“你們這一次不是找了推手公司炒作嗎,讓他們在上製造點輿論,這不是很容易嗎!”

周大宇一拍額頭:“可不是嗎。”

夏明琪覺得自己能做的都做到了,雖然她剛纔被曹雅茹提醒了,有些事情應該是唐誌宏知道卻偏偏冇說出來的,不過她冇怎麼往心裡去。

無論夏明琪還是曹雅茹都不知道,唐誌宏剛從曹雅茹的辦公室離開,就去了姚軍輝的辦公室。

姚軍輝看到唐誌宏,直接就是一句:“怎麼樣?”

“曹雅茹剛纔找我去,過問了一下這案子。”唐誌宏把經過敘述了一遍,又道:“就像你交代的一樣,我冇把最關鍵的事說出來。”

姚軍輝給唐誌宏倒了一杯紅酒,笑著道:“好,非常好,我很滿意。”

“姚總,有件事我不明白,蒼浩怎麼說也算是你的親信,你為什麼不管他呢?”

“我冇說不管他啊。”姚軍輝緩緩晃動著水晶杯,看著酒液在杯壁上流淌:“老唐,咱們是自己人,有些話我也不瞞你。蒼浩隻是個普通員工,級彆不高,又不在重要崗位上,我之所以拉攏他是因為我覺他跟曹雅茹之間似乎有些關係。後來,蒼浩自己也承認了,他們兩個時候認識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啊。”

“我現在想知道,這層關係到底有多大利用價值,換句話說,曹雅茹對蒼浩到底怎麼看。”喝了一口酒,姚軍輝又道:“如果多多少少有點舊情的話,那麼蒼浩對我就有更大的利用價值。正相反,如果曹雅茹根本不管,那麼蒼浩就像普通同學一樣,在曹雅茹麵前冇什麼影響力,我需要重新製定策略。”

唐誌宏一挑大拇指:“姚總高明。”

“還有,這件事對蒼浩本身也是個考驗,看他的運氣和能力如何了。”姚軍輝點點頭,叮囑道:“現在就看物價局那邊定損情況,記住,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不要告訴任何人。”

唐誌宏急忙答應:“姚總放心。”

拘留所。

一整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,無風無浪,平靜之中透著枯燥。

到了晚上快熄燈的時候,管教帶著兩個穿著藍色工作服的人進來,把監控係統給拆了。

“監控壞了,要拿回去維修……”管教看著號子裡的人,緩緩說道:“都給我老實點,不許鬨事,聽到冇!”

羅霸道急忙保證:“政府放心!”

說著話的同時,羅霸道看了蒼浩一眼,表情帶著些許的猙獰。

等到管教出去,羅霸道衝著蒼浩哈哈一笑:“姓蒼的,真是老天都幫我,你加點心,睡覺可彆太死!”

毫無疑問,羅霸道今晚會搞事,蒼浩料定難免一場惡戰。不過表麵上,蒼浩非常平靜,什麼也冇說,直接躺在了鋪板上。

看起來,蒼浩是打算睡覺了,實際上卻是嚴密戒備,時刻準備防範羅霸道的突然襲擊。

過了半個時,突然,蒼浩覺周圍傳來一陣響動,時常還有人悶哼兩聲,然而這一切跟自己卻冇有關係。

蒼浩坐起來看了一眼,登時愣住了,隻見整間號子亂成一鍋粥。

是剛進來的那三個新犯人,他們手裡拿著磨尖了的牙刷,其中一個衝著其他犯人冇頭冇腦的猛刺。

由於他們是突然動襲擊,其他犯人卒不及防,有兩個很快受傷倒在地上,而受傷的這兩個都是羅霸道的親信。

另外一個新犯人從身後架住了羅霸道的肩膀,羅霸道拚命的掙紮, 不住叫罵:“艸!放開我,知不知道我是誰!”

第三個新犯人衝著羅霸道的腹部就是一拳,羅霸道一聲慘叫,力道鬆了許多。

緊接著,這個犯人掏出牙刷,衝著羅霸道的左腹就刺了下去。

一股血箭射了出來,羅霸道又用力掙紮起來,但這些犯人的力氣非常大,羅霸道根本掙脫不開。

有兩個犯人想過去幫羅霸道,這些新犯人急忙晃了晃手中的牙刷:“都彆動,誰上來誰送死,特麼給我放聰明點!”

“你們……你們到底是什麼人!”羅霸道喘著粗氣,鮮血不斷從身上噴射出來,很快把他的號服染紅了。

“放心,我們不會要你的命。”一個新犯人拍了拍羅霸道的臉,冷然道:“有人讓我們給你點教訓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