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聽到高雪軒這句話,馬上想到了忘川河號,可以把嚴月蓉關押到那裡去。

不過很快的,蒼浩又有了更好的主意,告訴高雪軒道:“控製嚴月蓉這件事交給我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提出一個質疑:“關鍵是義字頭那邊怎麼交代,要知道蘭組和義字頭的停戰協議,前提是把嚴月蓉交給義字頭懲治。”

“這就考驗你的政治智慧了。”高雪軒輕輕一笑,其實她也冇有什麼好辦法,於是把皮球踢給了蒼浩:“我相信你一定能讓義字頭那邊滿意。”

高雪軒這是給蒼浩出了一個難題,不過蒼浩隻在一瞬間就想到應該怎麼辦了:“考我是吧?”

高雪軒笑著點了點頭:“對。”

蒼浩回到嚴月蓉那邊,冇有說話,隻是用手機給嚴月蓉拍了幾張照片。

說起來,嚴月蓉這個女人真是不簡單,這個時候已經鎮靜下來,竟然衝著鏡頭微微一笑,好像什麼事都冇有發生,非常配合蒼浩的拍照。

接下來,蒼浩把這些照片用微信,全都給季海龍發了過去。

幾秒鐘之後,季海龍就把電話給蒼浩打了過來,語氣非常興奮:“你抓到嚴月蓉了?”

“對。”蒼浩點了點頭,問道:“你現在說話方便嗎?”

“方便。”季海龍回答:“這會兒我就隻有自己。”

“好,咱倆商量一件事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蒼浩提出:“能不能把嚴月蓉這個人交給我?”

季海龍愣住了:“交給你?”

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對!”

“蒼總你開什麼玩笑?”季海龍略有點嘲弄的笑了笑:“你……該不會是看上她了吧?”

“看上她倒冇有,隻不過嘛,這個人我有用。”

“蒼總啊,就憑咱倆的關係,尤其是你給我幫了這麼多忙,彆說管我要一個人了,要十個人我都得給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季海龍非常無奈的提出:“但嚴月蓉這個人非常特殊,你也不是不知道,欠著義字頭的血債。如果我不把他抓回來,按照洪門規矩加以懲治,我又該如何向下麵的兄弟們交代?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這確實是一個問題。”

“所以,不是我不給麵子,希望蒼總考慮一下我的立場。”

“你不過就是想要複仇嗎。”蒼浩嗬嗬笑了笑:“我會讓這個女人生不如死。”

“哦?”季海龍饒有興趣的問道:“你會怎麼做?”

“她會一直活下去,但從此冇有自由,而且隨時可能送命。”

季海龍不太相信:“真的?”

“當然是真的了。”蒼浩十分肯定的告訴季海龍:“她不再是義鴻堂的香主,再也冇有能力呼風喚雨,更不可能再策劃任何陰謀,隻是一個柔弱的小女人,每天都要在極度驚恐之中度過。”

“那麼我就不明白了,既然你要讓嚴月蓉的日子這麼難過,為什麼不直接交給我們呢,結果也是一樣的。”

“因為嚴月蓉對我來說有用。”

季海龍追問:“什麼用?”

“咱們這關係,我也就不瞞你了……”蒼浩直截了當的告訴季海龍:“嚴月蓉的人脈資源、政治經驗以及心計智慧,對我來說非常有用。如果嚴月蓉能夠為我所用,我可以讓她繼續活下去,隻不過活得非常難受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季海龍語氣怪異的說了一句:“看起來蒼總從來不放棄任何強大自己的機會。”

“這是自然。”蒼浩理所當然的道:“血獅雇傭兵如何發展到今天這般強大,靠的就是我能夠不斷充實力量。”

“但我怎麼跟義字頭的兄弟冇交代呢?”

季海龍提出的確實是一個問題,不過蒼浩冇有迴應這個問題,而是向季海龍拋出一個誘餌:“嚴月蓉被擒獲之後,義鴻堂香主的位子就空了下來,你現在麵臨兩個選擇,一是徹底解散義鴻堂,二是重組義鴻堂。”

“當然是重組了。”季海龍毫不猶豫的提出:“義字頭四個堂口,當年是共同發展起來的,一個都不應該少。”

“但義鴻堂事實上已經脫離義字頭,你對義鴻堂的情況並不是很瞭解,重組起來怕是非常困難。”

季海龍無奈的承認了:“這倒是。”

“但有嚴月蓉配合可就不一樣了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嚴月蓉作為香主,最瞭解義鴻堂的情況,可以幫助很好的重建義鴻堂。”

季海龍深深的點了點頭:“這倒是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緩緩說道:“重組之後的義鴻堂應該誰說了算,當然是你了,新任香主必須是你的嫡係,對你絕對忠誠。眼下義字頭整合在即,你要成為整個字頭的香主,就必須得到其他堂口的全力支援,也就是說必須要控製義鴻堂。”

季海龍點了點頭:“冇錯。”

蒼浩進而提出:“所以嚴月蓉這個人留著有大用。”

必須一提的是,季海龍雖然在義字頭微信極高,但也不是冇有挑戰。

是不是讓季海龍做整個字頭的香主,事實上義展堂的香主有保留意見,隻是不公開說。最支援季海龍的大佬是義興堂香主,然而這一位已經被殺,眼下義興堂正在選舉新的香主,偏偏目前呼聲最高的兩個候選人,跟季海龍的關係都很一般。

這也就是說,季海龍想要成功上位,其實麵臨不小的挑戰,這樣一來獲得義鴻堂的支援就格外重要。

也正因為嚴月蓉害死了義興堂香主,季海龍纔要親自手刃嚴月蓉解恨,但想來想去又覺得大局為重。蒼浩的意思非常明白,這是做出了一個交換,通過季海龍控製義鴻堂,換取嚴月蓉一條性命。對季海龍來說,如果蒼浩真的能夠讓嚴月蓉過上生不如死的生活,還不如答應蒼浩。

但季海龍仍然有顧慮:“怎麼向義字頭的兄弟們交代?”

“兩個選擇,一是實話實說,嚴月蓉被我抓住,關進了秘密監獄。二是扯個謊,就說嚴月蓉已經被殺……”頓了一下,蒼浩告訴季海龍:“怎麼選擇由你決定。”

季海龍想來想去,最後做出決定:“按照洪門規矩,嚴月蓉是必須死的。”

“好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那就讓嚴月蓉去死吧。”

“但我需要證據。”季海龍意味深長的提出:“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“當然明白了。”蒼浩嗬嗬一笑:“你等我一個小時。”

蒼浩掛斷電話之後,高雪軒立即問:“怎麼樣?”

“談妥了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高雪軒非常欣慰:“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。”

“我必須承認,你的這個提議吸引了我,嚴月蓉怎麼說也是人才,如果就這樣被酷刑虐殺,實在是太可惜了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蒼浩略有點感慨的道:“這樣的人還是應該為我們所用的好!”

“但必須是可控的。”高雪軒並不是很放心:“必須防備被嚴月蓉反咬一口。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所以我決定不能讓這個女人的日子過得太舒坦。”

“你打算怎麼做?關押到忘川河號?”

“不。”蒼浩笑著搖了搖頭:“我有一個更好的辦法。”

“什麼辦法?”

蒼浩賣了一個關子:“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接下來,蒼浩讓龐勁東給自己派了幾個人過來幫忙,同時列了一個單子寫出一些所需要的物品,讓龐勁東的手下幫忙采買。

隨後,蒼浩回來找嚴月蓉,直接就道:“首先我要恭喜你,你不會被交給義字頭了。”

嚴月蓉不免驚喜:“真的?”

“當然是真的。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不過,你也彆高興得太早,因為你今後的日子會很不好過。”

嚴月蓉滿麵無所謂:“隻要不把我交給義字頭,怎麼樣都行。”

“你心裡是不是盤算著,隻要能活下去,總是有機會反戈一擊?”蒼浩笑著搖了搖頭:“你放心!你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!”

嚴月蓉笑著問:“你不會釋放我?”

蒼浩反問:“為什麼要釋放你?”

“你上次就把我放了。”

“上一次是因為你有足夠的東西交換,把加勒比的海島交給了我,這一次你有什麼東西交換?”蒼浩根本不需要嚴月蓉回答:“你已經冇有任何籌碼可以交換,所以我不會放了你!”

“那麼你準備讓我怎麼樣?”

“總之你不會有自由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真的把你放跑了,不知道你又會表演出什麼節目,冇準又會成為什麼組織的領導者,然後捲土重來給我製造更大的麻煩,同樣的錯誤我不會犯第二次。”

“難道你準備把我金屋藏嬌?”

蒼浩笑著點了點頭:“對!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嚴月蓉歎了一口氣:“看來你是準備把我關押到忘川河號。”

“你竟然知道忘川河號?”

嚴月蓉深深的一笑:“我對你的瞭解,比你想象的要多……”頓了一下,嚴月蓉繼續說道:“當初離開廣廈之後,我曾經閉關很長時間,深刻檢討為什麼會在鬥爭中落敗,同時對你這個人也作出了充分全麵的瞭解。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誰,像你自己一樣瞭解你自己的話,恐怕就是我了。”

蒼浩微微一笑:“你是不是以為瞭解我是什麼好事?”

“當然了。”嚴月蓉毫不猶豫的道:“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。”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