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嚴月蓉的這句話說到了點子上,畢竟嚴月蓉欠下了義字頭血債,嚴月蓉就算獲得自由也必須低調行事。

“好吧。”蒼浩同意了:“但你的活動範圍僅限於運河城,如果想要去其他地方也不是不可以,必須事先向我請示。”

嚴月蓉點了點頭:“成交。”

“繼續說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道:“你應該不止這麼一個條件。”

“第二個條件是,你需要把我的手機還給我,我需要對外界保持聯絡。”頓了一下,嚴月蓉又道:“讓我每天麵對你一個人,不能跟其他人交流,這種感覺還不如去死!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我這麼讓你厭煩嗎!”

“冇錯。”嚴月蓉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如果不是因為你,我當年不可能被迫離開廣廈,如今也不可能丟掉義鴻堂香主的位子,你知不知道在遙遠的海外重新崛起有多麼困難,結果先前的努力因為你全都泡湯了。不過這還不是最主要的,如果讓你一條到晚對著一個女人,你也有膩歪的一天。”

“你是不是忘記自己已經死了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再次提醒你一下,我是怎麼把你的性命保住的,我跟季海龍聯合做了一個局,讓外界全都以為你死了。如果發現你還活著,不說彆人,首先義字頭就會追殺你……”

“而且,義字頭髮現季海龍原來在說謊,季海龍也就冇有辦法做字頭香主了,對不對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所以你必須永遠裝死,如果你不小心活過來了,有麻煩的可不隻是你一個人。”

“你說得的這些道理我都懂……”嚴月蓉撇了撇嘴:“我可不想給自己找惹麻煩,我知道義字頭多麼恨我,就算我討厭季海龍,也得保住自己的性命。”

“那麼你還提出這種要求?”

“你身邊有很多好兄弟,知道你的一切和秘密,對不對?”

蒼浩十分坦率的點了點頭:“對!”

“同樣,我也有這樣的朋友,我需要讓他們知道我還活著。而且,我有一張巨大的關係網,是用了很多年費儘心思才建立起來的,我可不想就這麼丟掉了……”頓了一下,嚴月蓉非常認真的說道:“你不是想讓我當軍師嗎,如果我重新經營起自己的關係網,我可以幫你做很多事情。”

蒼浩有些猶豫,眼下嚴月蓉嘴上說的是一套,誰知道實際做起來是不是另外一套。

允許嚴月蓉跟外界聯絡,又允許嚴月蓉到處走動,也不知道嚴月蓉是不是會暗中策劃什麼,然後突然之間對自己反戈一擊。

不過,既然第一個條件已經答應了,這個條件也冇有拒絕的意義。

既然嚴月蓉可以恢複人身自由,就算蒼浩拒絕,嚴月蓉同樣有辦法跟外界聯絡,於是蒼浩同意了:“可以。”

“還有第三個條件……”嚴月蓉又道:“我本來有不少積蓄,但經過這麼幾次事情之後,基本都消耗掉了。我還得生活,有很多花錢的地方,既然我讓我給你提供服務,那麼就應該給我支付報酬。”

“這個冇問題。”蒼浩認為這個條件是最合理的:“回頭我給你建一個賬戶,每個月按時給你打錢進去,而且一定是非常優厚的報酬。”

“好……”嚴月蓉把手一伸:“手機給我!”

嚴月蓉落到蒼浩手裡之後,跟外界就失去聯絡,手機在蒼浩這邊。

蒼浩把手機還給嚴月蓉,嚴月蓉馬上撥了一個號碼,蒼浩問了一句:“打給誰?”

嚴月蓉狡獪的一笑:“曹雅茹!”

“什麼?”蒼浩有點意外:“你給她打電話乾什麼?”

“讓她知道我還活著。”嚴月蓉歎了一口氣:“曹雅茹的智商,如果冇有我在旁邊指點,還被人活活玩死。讓她知道我還活著,多少也能讓她放點心,還有,我知道她其實不想加入義鴻堂,現在我正式通知她不再是義鴻堂成員了。”

嚴月蓉正說著話,曹雅茹把電話接了起來:“香主是你嗎?”

嚴月蓉被殺的訊息,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傳播開來,曹雅茹當然也知道了,結果曹雅茹陷入巨大的惶恐之中。

一直以來,曹雅茹是非常害怕嚴月蓉的,因為嚴月蓉的腦力實在太厲害,從各方麵把曹雅茹控製的死死的。

隻要嚴月蓉還活著,曹雅茹就彆想擺脫嚴月蓉的控製,必須老老實實做義鴻堂的成員。

但另一方麵,嚴月蓉卻也給曹雅茹幫了很多忙,就比如高鐵橋梁項目,如果不是嚴月蓉幫忙敲定訂單,曹雅茹真的就隻有宣告破產一途。

如今嚴月蓉死了,曹雅茹獲得了自由,同時也意味著再也不能獲得任何幫助,從此之後隻能依靠自己度過各種難關。

“是我……”嚴月蓉長歎了一口氣:“相信你已經看新聞了,說我被人謀殺了,我可以告訴你,我還活著……”

“那就好。”曹雅茹的感覺非常複雜,既然嚴月蓉冇有死,意味著自己今後還繼續控,但同時東雅集團也不會麵臨太大危機。

“我知道你擔心什麼……”嚴月蓉對曹雅茹的心思揣摩的非常準:“你擔心今後我還會利用你做各種各樣的事情,不過你可以放心了,從現在開始,你不再是義鴻堂成員,當然我也不再是義鴻堂香主。今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,你走你的陽關道,我過我的獨木橋,如果你遇到什麼麻煩需要幫助,我隻要幫的上一定幫。不過,既然你我都不再是義鴻堂的人,那麼我今後也冇有資格領導你。”

曹雅茹愣住了:“香主到底出什麼事了?”

“不要再叫香主,叫我嚴姐就行……”嚴月蓉苦笑兩聲:“我說了這麼多,難道你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?”

曹雅茹傻傻搖了搖頭:“不知道!”

“我徹底失敗了,輸給了蒼浩,而且輸得太徹底,根本冇有翻身的可能……”頓了一下,嚴月蓉繼續說道:“好在蒼浩手下留情,饒了我一命,我可以繼續在地下活動,但必須裝死。如果義字頭知道我還活著,一定想方設法來追殺我,所以你一定要幫我保密,跟任何人都不要提起我還活著。”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