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譚耀明在旁邊提醒道:“還有,不管你基於什麼樣的理由販賣毒品和偽鈔,按照我國法律這都是嚴重罪行,如果把你提交給我國司法部門,估計你要被槍斃一百次。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不管你有任何理由,都不能犯法,不能害人。”

蒼浩來見樸正金之間,並冇有跟孟陽龍或者高層其他任何人商量過,這會兒完全是自作主張提出來讓樸正金棄核。

不過譚耀明完全支援蒼浩的提議:“你的毒品和偽鈔,給我過造成怎樣的損失,你應該非常清楚,我就不提醒你了。”譚耀明一字一頓的告訴樸正金:“現在隻說你眼下的問題,你唯一的選擇——棄核!”

樸正金反問:“你們會讓我回到北高麗嗎?”

“當然會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但你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簡單,你在華夏的時候就必須聯絡國內,銷燬全部核武器資料,並且轉交相關裝備給我們。我們將會派出人員到現場驗收,確認合格之後才能放你回去。”

樸正金立即提出:“這麼重要的工作,我必須親自到場指導,否則冇有辦法保證效率。”

“你還是遙控指揮吧。”蒼浩拒絕了:“等你回到北高麗之後,想要做些什麼就很難被控製,到時你要是找個地洞躲起來,堅決不肯執行我們的命令,我們拿你有什麼辦法。”

譚耀明又是點了點頭:“你知道我們不可能派兵去打你!”

“還有,你必須把偽鈔印版交出來,毀掉所有冰

毒生產線……”蒼浩一字一頓的告訴樸正金:“隻有你做到這三件事,我們才能放你走!”

樸正金不住地搖頭:“冇有了核武器,冇有了特貨,我們就什麼都冇有了,用你們華夏人的話說就是冇牙的老虎。”

“我們會幫你們發展經濟的……”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你在東北方向不是已經有了一個新義州特區嘛,我們可以鼓勵企業過去投資,充分利用你們那邊廉價的人力資源。還有開城工業園,你也可以好好搞一搞,讓南高麗加大投資力度。到時你會發現做生意比搞核武器更賺錢,有了足夠的經濟基礎也就能充分發展國力,建設常規武裝力量足以保衛自己的安全。”

樸正金有些猶豫了:“我……考慮一下。”

蒼浩正要說話,孟陽龍打過來電話,用非常焦急的語氣告訴蒼浩:“停火線……又開戰了!”

就在蒼浩剛剛抵達**的時候,北高麗方麵部署在前線的炮群突然向南高麗方向開火射擊,大量炮彈落入m國和南高麗的軍事基地和漢城市區,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亡。

m國對人民軍的癱瘓打擊非常有效,人民軍各部隊之間仍然不能有效聯絡,隻能通過非常原始的辦法通訊,動用了民間通訊手段。

正因為互相之間不能有效聯絡,所以炮群的射擊冇有統一協調,淩亂無序的先後開火,而且射擊方向非常散亂。

如果人民軍的炮群可以對特定目標進行集火射擊,完全可以在短時間內摧毀高價值目標,但因為冇辦法進行這種集火射擊,結果對m國和南高麗的戰鬥能力冇有造成太大影響。

也就是人民軍炮群開火之後幾分鐘,m國已經迅速鎖定了人民軍炮群方位,多架戰鬥機起飛對炮群陣地進行了大麵積覆蓋打擊,結果就是但凡開火的火炮迅速被打啞了。

在華夏有很多野生田園戰略家,天真的認為北高麗的火炮對m國和南高麗有極大威懾能力,事實上在現代化戰爭條件下,如果冇有足夠的防空掩護,火炮陣地就是最佳的空襲靶子。

北高麗這邊剛一開火,m國的戰場炮位雷達就迅速鎖定炮群位置,隨後m國空軍就前往打擊了。人民軍的空軍力量根本不足以跟m國進行空中搏殺,戰鬥機隻要起飛,對m國來說隻是多了幾個靶子。至於人民軍的地麵防空力量,也都是一些老舊的,人民軍倒是發射了一些防空迎擊m國空軍,但因為的技術條件實在是太差,而且雷達係統遭到嚴重破壞,所以這些冇能對m國空軍造成任何威脅。

毫無疑問,這一輪較量,又是人民軍完敗。

接下來,人民軍地麵部隊出動了,步兵在坦克和裝甲車的掩護下,試圖衝過停火線。然而同樣是因為m國的癱瘓戰術,各部隊之間缺乏統一的指揮和協調,這種進攻散亂無序。這一次人民軍參戰部隊超過十萬,然而卻根本冇有大兵團作戰的樣子,完全就像數支小遊擊隊臨時拚湊起來。人員和裝備嗚嗚泱泱的擁擠在一起,根本不知道敵人在什麼地方,差一點就友軍之間互相開火了。

再一次的,人民軍遭到m國空軍力量的毀滅性打擊,結果就是人民軍的攻勢被遏製住了,在停火線的北方停了下來。

聽到孟陽龍說的這些,蒼浩馬上道:“我需要立即跟南高麗聯絡。”

“好。”孟陽龍點了點頭:“北高麗方麵一再進行挑釁,m國和南高麗有可能會發動地麵戰,隻要m國和南高麗的地麵部隊越過停火線,那麼這就是一場全麵戰爭,我們肯定會被波及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蒼浩放下孟陽龍的電話之後,正準備給鮮於彬打過去,冇想到鮮於彬主動給蒼浩打了過來:“現在的戰況你應該已經聽說了吧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聽說了。”

“北高麗方麵一再對我們發動進攻,m國現在要求進行地麵戰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鮮於彬很無奈的說道:“我想你應該明白,如果發動地麵戰的話,華夏一定會受到波及。”

“我當然明白這個道理,本來核彈是北高麗最有威懾力的武器,人民軍的地麵常規力量根本不足以較量貴國和m國。很顯然金鬥賢現在已經冇辦法進行核打擊了,然而卻偏偏出動地麵部隊,這幾乎等同於派人去送死,難道你冇有想過這是為什麼嗎?”蒼浩不需要鮮於彬回答,直接給出答案:“金鬥賢的目的就是吸引m國和南高麗在地麵進行反擊,核戰爭打不成就變成地麵常規戰爭。可以想見的是,雙方兵力隻要一交鋒,人民軍必然潰敗下來,m國和南高麗的軍隊就會進入北高麗境內。空中打擊很容易控製規模,但演變成地麵常規戰爭的話,那就非常難以控製了,隻要m國和南高麗打到北高麗本土,隻有一種選擇就是徹底摧毀北高麗軍隊和政

府,繼而占領北高麗全境。也就是說,戰火必然燒到鴨綠江邊,威脅到華夏東北的安全,那麼華夏必然要做出應對措施。說穿了,金鬥賢已經走投無路,這是要孤注一擲,把華夏拖下水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鮮於彬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事實上我們也不願意發動地麵戰,一方麵是我們現在不具備統一的條件,另一方麵是這種地麵戰實在太燒錢了,我們在財政上冇有進行相應的準備。但m國目前仍然掌握軍事指揮權,他們想要發動地麵攻勢,我們能怎麼辦”

蒼浩嗬嗬一笑:“難道你冇明白m國的意思?”

鮮於彬急忙問:“他們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我們先前分析過,m國現在也不具備開展一場大規模地麵戰爭的條件,一方麵是m國社會冇能從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走出來,大量人員傷亡和巨大的戰費支出讓公眾非常憤懣,在這種情況下很難再發動戰爭;另一方麵則是師出無名,當年m國打伊拉克和阿富汗用的還是反恐名義,畢竟m國遭遇了911事件之後,公眾在反恐方麵有很強烈的情緒。那麼打北高麗又為了什麼,對大多數m國公眾來說,高麗半島完全跟自己無關,他們並不關心高麗半島是否統一,也不覺得樸正金會對自己構成威脅。失去國內公眾的支援,m國就冇有辦法打這場仗,隻能停留於空中打擊。空中打擊,不過就是花點錢而已,公眾不會直接看到花了多少錢,反正不會有人員傷亡,公眾就可以接受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繼續說道:“m國跟你們提議發動地麵攻勢,其實這是施加壓力,讓你們不斷讓步。”

鮮於彬急忙問:“我們讓步什麼?”

“讓步什麼?”

“承擔更多的戰費開支。”蒼浩嗬嗬一笑:“m國的那些高技術武器,可全都是用錢堆出來的,每一枚都有著驚人的造價,m國不想自己花這個錢,想讓你們承擔一部分。”

鮮於彬終於恍然大悟:“明白了。”

“m國對你們的心理把握非常準,知道你們不想發動地麵戰,於是才提出地麵戰。這樣一來,你們肯定要阻止,提議繼續空中打擊,那麼m國就會借勢提出讓你們承擔空中打擊的戰費……”蒼浩說到這裡,又是嗬嗬一笑:“m國佬還是很會做生意的!”

“無論如何,m國原則上同意不進行核打擊,我就已經很高興了。至於戰費的分配問題,那就不是我能操心的了,讓青瓦台去跟m國人交涉吧……”頓了一下,鮮於彬補充道:“很顯然,m國人也知道,一旦發動核打擊,將會造成難以收拾的後果,而且可能會引起華夏的強勢介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