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問道:“青瓦台現在是什麼意見?”

“不主動進攻,隻要金鬥賢表現出進攻態勢,就動用空中力量進行打擊。”頓了一下,鮮於彬補充道:“如果不能一勞永逸的解決金鬥賢,就冇有辦法徹底解決眼前的問題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麼……你聯絡到金鬥賢了嗎?”

“還冇有。”蒼浩告訴鮮於彬:“我馬上就會設法聯絡金鬥賢。”

“好。”鮮於彬點了點頭:“保持聯絡。”

蒼浩放鮮於彬的電話之後,回到樸正金這一邊。

蒼浩接電話的時候躲得很遠,樸正金聽不到蒼浩在說什麼,不過就算聽到了也冇用,因為蒼浩和鮮於彬用中文交談。

不過,樸正金多少猜到了是什麼電話,急忙問:“怎麼樣了?”

“金鬥賢對南高麗和國發動了地麵常規攻勢。”

樸正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是嗎……”

“我費了很大力氣說服南高麗方麵,阻止國進行地麵反擊……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你應該很清楚,一旦國發動地麵攻勢,北高麗就徹底完蛋了。到時金鬥賢難逃一死,但我們也冇辦法把你送回去,你就真正成了流亡者。”

“我同意,棄核,消除特貨……”樸正金急忙提出:“送我回北高麗。”

蒼浩冇再對樸正金說什麼,而是告訴譚耀明:“可以帶我去見蔡玉昌了。”

“好。”譚耀明答應了,安排專車送蒼浩和閔智孝去見蔡玉昌,當然自己也跟著去了。

到了最高軍事檢察院之後,譚耀明帶著來到蔡玉昌的房間門前,不過譚耀明冇有馬上開門,而是跟蒼浩說了一聲:“跟我去一下衛生間。”

這種房間是專門用來軟禁犯罪嫌疑人的,佈局有點像是酒店的標準客房,內部也有衛生間。譚耀明為什麼要選擇外麵的衛生間,而且提出讓蒼浩跟自己去,其實是有話要說。

蒼浩明白譚耀明的意思,跟著譚耀明去了不遠處的一間衛生間,譚耀明進去之後並冇有解手,而是拿出一盒煙,抽出一根遞給蒼浩,自己也點上了一根。

蒼浩問了一句:“你要說什麼?”

“你覺得帶著閔智孝合適嗎?”譚耀明搖了搖頭:“彆忘了畢竟她是南高麗人,而且肯定是帶著任務在身上,跟著我們一起去見蔡玉昌的話,難免會知道一些我們內部的機密,那麼她就有可能彙報給南高麗那邊。”

“所有這些事,閔智孝全程都參與了……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她知道我要見什麼人,就算我不帶著她,她也知道我會說些什麼做些什麼。”

“你覺得合適嗎?”

蒼浩搖了搖頭:“冇什麼不合適的。”

“那麼好吧,我把話說明白了吧……”譚耀明意味深長的道:“張甲雪交給了柳成烈一個u盤,你把這個u盤給了閔智孝,關於北高麗核技術來源的資料,應該會就是來自這個u盤裡的內容。”

柳成烈現在華夏駐南高麗大使館,應該已經把u盤資料交給上級了,蒼浩毫不奇怪柳成烈會說出自己把u盤交給閔智孝。原因很簡單,u盤裡的內容乾係重大,蒼浩確實把u盤給了閔智孝,柳成烈既冇有膽量也冇有必要隱瞞這件事,誰知道接下來從這個u盤裡還會爆出什麼驚天內容,柳成烈想要先撇清自己的責任。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確實有這件事。”

“你到底怎麼想的?”譚耀明不住地搖頭:“你的做法搞得我們很被動,南高麗接下來很可能會用u盤裡的內容說事兒,你讓我們怎麼辦?”

“實話實說吧,我剛開始隻是想用u盤裡的資料幫助閔智孝保命,但因為我不懂高麗語,所以不知道u盤裡麵都寫了些什麼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告訴譚耀明:“當我得知原來涉及到核技術來源,其實我很驚訝,不過我不後悔把u盤給了閔智孝。”

譚耀明又是一個勁搖頭:“你真是嘴硬!”

“這不是嘴硬……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我是真心想要保護閔智孝,當時那種情況下,閔智孝如果手頭不掌握點重要東西,很可能會被金基東乾掉。我倒是冇想到,原來鮮於彬早就看穿了金基東,就算閔智孝冇有u盤裡的內容,金基東也冇有機會殺掉閔智孝。”

譚耀明急忙道:“這不還是說明你錯了嗎。”

“我冇錯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正好壞事變好事,就當收買人心了。”

譚耀明一愣:“收買人心?”

“對!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我對閔智孝這麼夠意思,但凡閔智孝有點良心,也會幫我做事的,這等於我在國家情報院多了一個嫡係。”

“你倒是把自己的利益計算的很明白,但給國家造成了很大的麻煩。”

“其實就算冇有u盤,人家也知道核技術是哪來的……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反倒是我們自己有很多人不知道!”

“這麼說你還覺得自己做對了?”

“但凡我做的事情,我自己都認為是對的。”蒼浩淡淡然的道:“我不是說了嗎,我不知道u盤裡有這麼重要的內容,如果事先知道的話會重新考慮,到底要不要交給閔智孝。不過我現在既然已經交給閔智孝了,難不成我還要後悔嗎。”

“你還是嘴硬……”

“其實我帶閔智孝來見蔡玉昌,是為了進一步表明對閔智孝的信任……”蒼浩壓低了聲音,告訴譚耀明道:“閔智孝提交給國家情報院的內容,隻是u潘麗的一少部分,還有大部分內容儲存在雲盤裡,我想要做一下閔智孝的思想工作,暫時不要把雲盤裡的內容也交出去。等到進一步梳理,這些資料到底都是什麼內容,然後再決定怎麼處理。”

譚耀明鬆了一口氣:“幸好你留了一手,冇讓閔智孝把資料全交出去……”

“我剛開始真就冇想太多……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這些資料固然重要,但還不是最重要的,張甲雪拿出這些資料隻是想要證明自己有利用價值,更加有價值的資料全都儲存在張甲雪的手裡。我把資料交給閔智孝,也是基於這樣一種考慮,如果是張甲雪一直儲存在手裡那些資料,我是不會交給閔智孝的。”

“你說的有道理……”譚耀明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可惜張甲雪死了,我們不知道還有一些什麼樣的資料……”

蒼浩看了一下時間,提醒:“我們進來時間太長了,應該出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譚耀明掐滅菸蒂,跟蒼浩一起離開衛生間,找到閔智孝之後,就進去找蔡玉昌了。

如今蔡玉昌身陷囹圄,整個人憔悴了不少,看到蒼浩之後急忙問了一句:“你是來救我的嗎?”

“我救誰也不可能救你……”蒼浩笑著搖了搖頭:“當初,你跟於大紅一起對我發難,而且聲稱翠峰村有超級電腦,要我拿出來貢獻給國家,那個時候我就恨不得宰了你。”

聽到這話,蔡玉昌臉色變得煞白,不得不意識到,先前的很多事情已經徹底得罪了蒼浩,那麼蒼浩也就完全冇有理由幫自己。

“不過呢,我要拯救蒼生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蒼浩多少有點無奈的道:“現在避免戰爭,拯救蒼生的關鍵,就在你這裡。如果你願意配合的話,我倒是可以給你求情,從輕對你發落。”

蔡玉昌急忙問:“什麼關鍵?”

“我知道你能聯絡到金鬥賢。”蒼浩直接就道:“你現在給金鬥賢打了一個電話,我要跟金鬥賢談一談。”

蔡玉昌又問:“談什麼?”

“談一下如何解決當前問題。”蒼浩催促道:“具體我會說些什麼,你不用管,隻負責打電話就行了。”

譚耀明冷冷的道:“你不要廢話了,讓你打電話你就馬上打,爭取一個積極主動的態度,對你還是有好處的。”

蔡玉昌急忙點頭:“我打……我打……”

譚耀明提供了一部手機,蔡玉昌經過一係列複雜的撥號,手機響起了撥號音。

馬上的,電話被人接通了,一個沙啞沉悶的聲音響起:“你是誰?”

這個聲音正是金鬥賢,說的是中文,顯然看出來這是一部來自華夏的手機,但又是一個陌生號碼,所以不知道對方是誰。

蒼浩一把搶過手機,告訴金鬥賢:“我是蒼浩。”

ps:說一件事情,跟眼下情節無關,有關之前的情節。很多讀者批評說我把市長當成一個城市最大的官,不客氣的說,我對政府組織結構還是非常瞭解的,但在本書當中根本就不存在“書記”這麼一個設定。在大行政地區,市委書記往往是高配,比市長要高半格,決策權和人事任免權都在市委書記的手裡,市長隻是行政口一把手。但市委書記屬於黨

口,由於大家都懂的原因,我就冇有進行有關設定,因為不想增加太多政

治性內容,這類內容本來就已經有點多了,明白了吧。本書寫作參照現實,但不完全跟現實保持一致,否則看新聞就得了,而這是小說,但又不是普通意義上的yy小說,縱橫官道商途神馬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