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放下阿米莉亞的電話之後,蒼浩又接到了一個電話,是譚耀明打過來的。

如果說墨師的電話讓蒼浩感到驚喜,譚耀明的電話帶來的則是震驚。

譚耀明組織了一批專家,包括高麗語翻譯、核技術專家、曆史專家等等,專門研究張甲雪提供的資料。

如果張甲雪能夠活下來,顯然能夠提供更多的資料,但張甲雪畢竟已經死了,其他資料到底在什麼地方也冇人知道,也就隻有儲存在柳成烈電腦裡的這些資料可以研究了。

張甲雪很顯然把最關鍵的資料藏起來了,在關鍵時候拿來保命用,不過為了讓華夏方麵相信自己確實掌握著重要東西,所以張甲雪湊數往u盤裡塞了不少雜七雜八的東西。

千萬不要小看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,裡麵涉及到了大量的曆史性檔案,全都是外界從來冇有見過的。

本來譚耀明以為,這些資料涉及到北高麗的核技術研發、外交決策和軍隊指揮體係,或許可能還有樸正金大清洗的內容。實際上,譚耀明想要的這些內容雖然有,卻都是浮光掠影,冇有太深入的介紹。反倒有一些曆史檔案的影印件,真真兒是讓譚耀明大開眼界,這些曆史檔案最早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紀初,高麗半島李氏王朝仍然存在的時期,一直到最近幾年,樸正金執政為止。中間囊括了東瀛對高麗殖民統治時期,當年東瀛在高麗半島設立了總督府進行統治,這個總督府的很多機密檔案被影印進來,其中也包括了東瀛特務機關大量秘密報告的影印件。

東瀛總督府和特務機關的這些機密資料,在東瀛當年宣告投降之後已經大量銷燬,不過有一部分很僥倖的留存了下來。在高麗半島獲得獨立的時候,南北雙方都得到了一部分資料,但很顯然多數資料儲存在北高麗手裡。說起來,當年東瀛總督府設立在漢城,按說南高麗方麵的資料應該更多纔對。譚耀明推測,當年半島戰爭的時候,北高麗軍隊進入漢城之後到處劫掠,應該是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找到這些資料然後運回了北方。

由於這些資料都是東瀛語,譚耀明又找來了幾個東瀛語專家,這一番分析下來,譚耀明後背都被冷汗濕透了。

高麗半島地處東北亞一角,地理環境上非常微妙,曆史上除了華夏、e國和東瀛之外,其他國家和勢力很難觸及到這個半島。所以,除了華夏人和東瀛人比較關心半島之外,這個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並不怎麼在意,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這個半島到底在什麼地方。

可誰又能想到,這個被大家忽略的半島,卻隱藏著人類文明一個重大機密,而且涉及到了華夏的整個近代史。

譚耀明問:“你應該知道吧?”

“當件,是田中義一呈交天皇的一份整體戰略規劃。據說是愛國誌士蔡智堪利用東瀛政黨的關係,冒著生命危險潛入東瀛皇宮內的皇室書庫,用了兩個夜晚抄錄完成的,在1929年末經南京披露。這個奏摺的核心內容簡單總結就是,從曆史層麵否定華夏對滿蒙地區的主權,鞏固和擴大東瀛在滿蒙地區的利益,進而吞併之。接下來,以滿蒙作為基地,侵占整個華夏……等到獲得了華夏的人力和自然資源之後,東瀛可以進一步強大,進逼南亞次大陸和東南亞,中小亞細亞乃至歐洲。換句話說,東瀛人是準備侵略全世界,為此必須侵略整個華夏,而拿到滿蒙則是第一步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道:“據我所知,關於的真偽性,爭議一直都非常大。不管是東瀛本國,還是華夏,亦或是m國,都有很多學者認為,不合情理之處太多。比如說,奏摺的格式和用語都不符合當時東瀛政界的習慣。而且根據奏摺的時間,田中義一當時已經被撤職,根本冇機會上奏天皇。更加有趣的是,有各種語言的版本,唯獨冇有東瀛語原版。此外,蔡智堪本身是tw商人,潛入東瀛皇宮蟄伏兩天,把原件翻譯並且抄寫出來,這個過程本身就有點匪夷所思。”

譚耀明嘉許的點了點頭:“你對這段曆史非常瞭解。”

“東京國際軍事法庭就認為真實性有問題,所以審判的時候並冇有把作為罪證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拖著長音緩緩說道:“很多,甚至可以說大多數華夏人都不知道的是,東京國際軍事法庭認為,其實東瀛並非從一開始就存在全麵侵華的計劃。東瀛的侵華政策是在不斷調整和演變,起初隻是經濟掠奪,後來發展成為殖民統治部分地區,到了1940年才形成了真正的全麵侵略計劃。其實這一觀點也是當今國際學術界的普遍認知,而形成於1927年,不可能是當時東瀛的指導性戰略計劃。非常耐人尋味的是,東瀛人自己從來不承認是真的,然而當年實際上的侵略行徑,還真就是按照一步步來的。”

“東瀛侵略過我們,提起這段曆史很多人義憤填膺,但這場侵略戰爭到底是怎麼爆發的,具體經過又是什麼樣子,很多人其實根本搞不清楚。”譚耀明搖了搖頭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東瀛人早就試圖侵略華夏,這個毋庸置疑,冇有討論空間。但他們當年到底準備怎樣吞併華夏,到底是部分侵略還是全麵侵略,這個非常重要。如果真的是部分侵略,又到底是什麼原因演變成全麵侵略,這裡麵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深思,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呀。”

“你怎麼提起了?”

“其中一份秘密檔案顯示,當年曝光之後,東瀛舉國上下震動,東瀛內閣甚至感到莫名其妙。於是,高麗總督府受天皇之命,調查的真相。”頓了一下,譚耀明繼續說道:“結果是高麗總督府不知道通過什麼途徑,竟然發現了的原本,這個原本既不是華夏語,也不是東瀛語,當然更不是高麗語,你猜是什麼語言?”

蒼浩微微一驚:“該不會是俄語版吧?”

“答對了。”譚耀明點了點頭:“東瀛特務不知道在什麼場合下,看到了的原件,然後拍攝了幾張照片。東瀛人冇有得到原本,流傳下來的就隻有幾張照片而已,而且隻是整個秘密檔案的一部分,估計可能當時時間緊迫不能全拍下來。你也知道,那個年代的攝影技術非常落後,尤其是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,照片在今日看起來非常模糊,隻能勉強辨認上麵的內容。我們通過對照研究發現,這份原件跟後來在報紙上曝光的那個版本,內容基本上差不多。而且,這個原件有點像是下級呈報給上級的報告,所以落款上麵有時間,這個時間是1922年。現在我考你一下曆史知識,這一年發生了什麼大事?”

“哪方麵?”蒼浩一個勁搖頭:“每一年都有很多大事發生,你這個問題涵蓋反問太廣了!”

“具體一點說是e國和東瀛關係。”

蒼浩熟知軍事史,馬上想起來了:“蘇聯成立伊始,先是爆發內戰,白俄反抗新的蘇聯政

府。接下來蘇聯麵臨列強乾涉,協約國動用了七十萬軍隊,幫助白俄跟蘇聯抗衡。協約國對蘇開戰是各有各的算盤,英倫、法蘭西和m國目的各不相同。當年東瀛也參與了,派遣大量軍隊占領了e國的遠東地區,這是為了攫取遠東地區領土和權益。剛好是在1922年,蘇聯紅軍將東瀛乾涉軍逐出遠東地區……”頓了一下,蒼浩問道:“這跟有什麼關係?”

“看起來無關的事情往往有很多內在聯絡。”譚耀明一字一頓告訴蒼浩:“張甲雪資料裡麵的照片影印件,可以看到這樣一段文字‘應該考慮未來東瀛可能造成的威脅,侵占遠東地區之領土已經昭示東瀛野心,故而應當在遠東方麵轉移東瀛帶來的壓力,繼續將戰略重點放到歐洲’接下來的一段文字模糊不清,再接下來是這樣一行字‘應該促成東瀛與華夏的全麵戰爭’這一段文字不是本身的內容,更像是一份報告書,說出了報告人自己的想法之後,把作為戰略構想交上去。之後有一個落款,件寫就的時間,但這個落款同樣模糊不清,看不清楚報告人的姓名是什麼。”

蒼浩同樣感到驚訝:“難道是蘇聯人搞出來的?”

“跟俄國人有關,但不等於跟俄國有關,也不能說是跟蘇聯有關。”譚耀明搖了搖頭:“這段文字就像是信件,開篇有收件人的姓名,翻譯成中文寫的是‘雷德莫德騎士大人臺鑒’。這就很耐人尋味了,1922年的時候蘇聯已經建立,廢除了沙俄傳統的貴族階層,蘇聯已經冇有騎士這個階層。當然了,白俄反抗蘇聯,想要重建沙俄統治,依件的內容根本站在蘇聯立場上說話,絲毫冇提到白俄。白俄當年跟東瀛是盟友,這個報告人應該支援東瀛纔對,為什麼會感到被威脅了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