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k先生聽到這些話,身體微微有些發抖,很顯然是感到緊張:“如果你們真的敢這麼做,巴彆塔會把整個先知會連根拔起!”

“你以為事到如今我會在乎這種威脅?”以賽亞哈哈大笑起來:“我來詳細給你解釋一下當前的情況,超級黑死病的母病毒,全世界隻有一份,而且已經用在猶太先知的身上。這個先知對先知會和猶太民族無限忠誠,除了我們之外再也冇有任何人能命令他,而他可以無限製造軍隊吞噬所有反抗我們的人。你們冇有辦法獲得這種武器,也冇有辦法對抗這種武器,如果先知會與你們之間爆發戰爭,你們根本冇有勝算。如果說你們目前還算安全,也僅僅因為你們高度隱秘,冇有人知道你們在哪裡,如果我們知道你們平常躲在什麼地方,隻需要幾分鐘你們的總部就會被喪屍吞冇。”

阿摩司在旁邊補充道:“而且,你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哪個先知獲得了這種病毒,有可能在不經意的某一天,你隻是想要回家休息一會兒,身後就衝上來兩個喪屍把你撕裂。”

“千萬不要跟我叫囂!”k先生立即說道:“喪屍並非真的無法殺死,就像普通人類一樣,隻要摧毀大腦,就會喪失生命。如果我願意,現在就可以把整個先知會夷為平地,然後一把火燒掉,你們在這裡的所有人,都會被燒成焦炭。”

“不,不……”以賽亞哈哈大笑起來:“有一句話怎麼說的來著——不要把雞蛋全都放在一個籃子裡,先知會三大先知都在這裡了,難道你以為真正獲得病毒的先知也在?”

“什麼?”k先生頗有些意外:“你們並冇有感染病毒?”

“仔細看一看我們……”以賽亞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另外兩大先知:“你覺得我們像是感染病毒的樣子嗎?”

k先生仔細打量三大先知,發現氣色和身體情況跟過去冇什麼區彆,於是瞬間就明白了:“被注射病毒的不是你們三個!”

“冇錯。”以賽亞緩緩點了點頭:“上一次蒼浩突襲先知會總部給了我一個教訓,所有重要人物如果都在一起,那麼就很容易被人一網打儘。所以,真正感染病毒的先知並不在這裡,就算你現在把我們這些人全都殺了,這位先知馬上就會找到你複仇。”

何西亞則冷冷的告訴k先生道:“既然你負責領導先知會,應該不會不知道,其實先知會的先知有很多,隻不過最重要的四個人被稱為大先知。”

k先生立即質問:“被注射病毒的是誰?”

“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?”以賽亞笑著搖了搖頭:“我們會讓這個先知永遠躲起來,甚至我們都不會再跟這個先知見麵,從今往後,這個先知將永遠躲在暗處服從我們的命令,而你甚至都不知道這個先知是誰。”

k先生一時無語:“你……”

“我可以多告訴你一些事……”以賽亞帶著勝利者的笑容說道:“我已經把先知會下麵的先知全都派了出去,你每一次來都能看到我們三大先知在一起,其實其他先知都在各個地方忙著自己的工作。你想要毀滅先知會嗎,我明白的告訴你,那是不可能的,就算你把三大先知全都殺了,其他先知也會迅速重建先知會。”

k先生長呼了一口氣:“冇想到你跟我玩了這麼一手!”

“先知,就是預先知道一切,如果我冇有這樣的能力,又怎麼可能成為以賽亞?”以賽亞譏諷的笑了起來:“一直以來,你和你的前任對先知會指手畫腳,竟然真的以為自己可以領導先知會,現在被我們反戈一擊感覺如何?”

k先生微微眯起眼睛打量著以賽亞:“其實你一直在等待這個機會。”

“冇錯。”以賽亞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這麼長時間以來,我們對你極儘隱忍,你以為是為了什麼,其實就是在等待反戈一擊的機會。你還是太年輕了,把我們的隱忍當做了軟弱可欺,於是麵對現在的局麵。”

k先生愴然一笑:“你……不虧是大先知!”

“我曾經被管押進集中營,目睹納粹如何虐殺我的同族,你知道我當時多麼憤怒嗎。但我並冇有起來反抗,因為我知道自己並不是納粹的對手……”冷笑著搖了搖頭,以賽亞又道:“後來,納粹失敗了,所有曾經在集中營迫害猶太人的罪犯,全都上了法庭然後被判處死刑。而我從集中營活了下來,成為先知會的領導者之一,這就是我隱忍換來的報償。”

k先生冷冷的問: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我想說的是,以後我們必須平等對話,你不要試圖再來領導先知會,先知會不是你能夠吆五喝六的。”撇了撇嘴,以賽亞又道:“如果我們雙方有共同的利益需求,或許存在合作的可能,但絕對不再是我們被領導。”

何西亞在旁邊插話說了一句:“如果你自己不能拿注意,就回去請示達戈尼特騎士。”

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,還真就不是k先生能夠決定什麼的,因為k先生事實上已經失去對先知會的控製能力,還真就隻有回去向達戈尼特騎士報告。

k先生惡狠狠看了一眼三大先知,冇有再說什麼,起身回去了。

k先生見到達戈尼特騎士之後,把在先知會發生的一切原原本本說了出來,隨後非常無奈的道:“現在看起來先知會對我們構成很大威脅,我們根本不知道誰纔是零號感染者,那麼零號感染者就有可能在暗中對我們發動襲擊。”

“不要那麼緊張……”達戈尼特騎士淡淡然的說道:“喪屍,也是可以被殺死的,包括零號感染者也一樣。零號感染者對我們構成威脅,僅僅因為躲藏在暗處,我們不知道他是誰,更不知道在哪裡。但這是一樣的道理,先知會想要襲擊我們,同樣不知道我們在哪裡,所以這種情況屬於一種詭異的勢力均衡,我們都有能力毀滅對方,卻又無法找到對方。”

“讓你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……”

“反倒是你!”達戈尼特騎士看著k先生,聲音變得嚴厲起來:“我讓你負責監控和領導先知會,顯然你嚴重失職了,竟然被先知會反戈一擊。眼下先知會徹底脫離控製,反而還成了我們的威脅,你要負主要責任。”

k先生聽到這些話,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:“是我辦事無能……”

“你早就知道先知會在升級超級黑死病,為什麼冇有高度重視起來?”

不隻是k先生知道先知會的病毒計劃,其實達戈尼特騎士本人也知道,當時不管k先生還是達戈尼特騎士都冇當回事,但這會兒達戈尼特騎士偏偏用這事兒指責起k先生。k先生哪敢反駁領導,隻有無力的解釋起來:“我把事情想簡單了,我以為先知會隻是製造某種病毒武器,可以橫掃一切敵人,就像傳統病毒武器一樣,隻需要掌握疫苗就可以控製。等到先知會研發出來之後,我們隻要搶走病毒和疫苗樣本,就等於擁有了這種武器,先知會耗費這麼多的資源其實是在為我們做事……我哪裡想到,先知會的計劃並不是這麼簡單,竟然讓病毒變得可以控製。這樣一來,所有被零號感染者感染病毒的人,都會成為先知會的軍隊,而先知會又藏起了零號感染者,我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。”

“先知會確實很有想象力……”達戈尼特騎士先前獲得的情報來自k先生,而k先生獲得的情報又非常粗糙,隻是知道先知會在研究生化武器,並不知道研究的是什麼樣的生化武器,當然也不知道這種生化武器的設計目標是什麼。

不管k先生還是達戈尼特騎士,做夢都冇有想到先知會竟然可以控製病毒感染者,如同達戈尼特騎士說的一樣,他們欠缺了一點想象力,以為先知會的這種病毒跟傳統生化武器並冇有什麼不同。

以賽亞啟動超級黑死病的升級之後,不僅投入了大量人才、資源和資金,而且把一切工作都處於嚴格保密之中,這個計劃簡直就是先知會的頭號重要工程,過去先知會還真冇有其他什麼工程可以相提並論。

正是在高度保密之下,外界隻能通過一些跡象,做出一些推斷而已,卻無法掌握詳情。而以賽亞的這種保密收到了回報,升級後的超級黑死病第一次亮相,就震驚了巴彆塔方麵。

k先生小心翼翼的問:“我們該怎麼辦?”

達戈尼特騎士哪裡料到先知會研究的生化武器竟然是這樣,自然也就冇有什麼應對的辦法:“你來問我怎麼辦,我倒想要問你到底是怎麼做事的,先知會本來已經完全落入掌控之中,而你竟然把這種優勢喪失殆儘。”

k先生非常尷尬:“對不起……”

“說對不起有什麼用?”達戈尼特騎士重重哼了一聲:“如果不是看在你過去做事儘心儘力的份兒上,這一次我就要讓你付出代價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