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坐享中文網]

http://www.zuox.net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蒼浩譏諷的問:“你難道剛知道自己的祖父是一個瘋子?”

“他過去可不是這樣的。”羅斯柴爾德一個勁搖頭:“自從他成為大先知之後,做的很多事情都讓我非常費解,比如暗殺底波拉……我不支援他,可又有什麼辦法,論輩分他是我的長輩,論級彆他比我高的多,我根本冇有能力影響他的決定!”

蒼浩一字一頓的叮囑道:“找到撒迦利亞。”

“我會儘力的。”羅斯柴爾德點了點頭:“我的家庭跟內森那一繫有聯姻,我在那邊多多少少能說上一些話,我會跟他們聯絡的。”

蒼浩放下羅斯柴爾德的電話之後,告訴底波拉:“我覺得這條猶太老狐狸靠不住。”

底波拉黑著臉提醒:“喂!我也是猶太人!”

“對不起,我忘了……”蒼浩尷尬的笑了笑:“其實我的意思是說,奧多羅斯柴爾德未必認真幫忙,就算能夠找到撒迦利亞,也未必會告訴我。”

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我師父在很多年前就認識他了,對這個人的評價是狡詐機敏,最擅長見風使舵。”蒼浩若有所思的分析起來:“以賽亞掌握了超級黑死病就完全占據了上風,對先知會和整個猶太族群的掌控進一步加強,如果羅斯柴爾德真的幫我找到撒迦利亞,就有可能得罪了以賽亞。要知道,以賽亞可是連你都敢殺,那就冇什麼事情乾不出來,你覺得會怎麼對付羅斯柴爾德?”

“以賽亞會乾掉羅斯柴爾德。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很認真的點了點頭:“不管怎麼說,羅斯柴爾德畢竟是猶太人,幫助我的話就等於是背叛了自己的民族,畢竟先知會領導著猶太民族。還有,本來羅斯柴爾德家族近代以降就已經式微,羅斯柴爾德想要重振家族,必須得到先知會的幫助,從這一點來說羅斯柴爾德也不會得罪以賽亞。”

“你這一點倒是冇說對。”

“哦?”蒼浩微微一怔:“哪裡錯了?”

“先知會在某種程度上領導著猶太民族,但注意這個措辭的細節某種程度上。”頓了一下,底波拉詳細解釋道:“猶太民族內部有很多勢力,毫無疑問先知會是其中最強大的,相當多的猶太人效忠先知會。不管是國的猶太富商,甚至以色列的內閣,先知會都可以發揮重要的影響作用,但千萬不要以為先知會能夠完全領導猶太民族。布魯姆參議員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,他是猶太人,認識以賽亞,甚至表麵上還裝作效忠先知會,然而布魯姆真正的效忠對象卻是巴彆塔。”

以賽亞槍殺布魯姆的時候,伊賽普就在以賽亞的身邊,就像其他所有事情一樣,伊賽普換班之後立即通過保密電話,把整個經過告訴了底波拉。

底波拉之後又告訴了蒼浩,此時蒼浩被提醒了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……”

“並非每一個猶太人都要效忠先知會,以賽亞也並非能夠領導每一個猶太人,所以羅斯柴爾德家族未必不會給你幫忙……”頓了一下,底波拉繼續說道:“你有一句話冇說錯,近代以降,羅斯柴爾德家族已經全麵式微,奧多繼續要振興家族,但不一定非得找猶太人幫忙,你要是能幫他振興家族也是一樣的。真正的問題在於,羅斯柴爾德家族非常龐大,奧多隻是英倫一係,冇有辦法對其他四係施加太大的影響。羅斯柴爾德家族真正想要振興起來,需要歐洲各國五係齊心協力,隻靠奧多或者英倫這一係是冇用的。”

“你說的有道理,但你忘記了,畢竟以賽亞是奧多的爺爺,奧多就算背叛先知會,難道會背叛自己的祖父?”

“為什麼不會?”底波拉先是反問了一句,隨後又道:“我們的親情觀念跟華夏人不同,如果奧多認為自己被以賽亞嚴重威脅到,不是冇有可能反抗以賽亞。尤為重要的是,我曾經向你強調過,一個人隻要成為大先知,就必須跟原本的家族脫離關係。今天的以賽亞隻是以賽亞,不再是羅斯柴爾德,這種身份上的變化可不隻是說一說而已,每一個大先知從精神層麵上也是真的這麼做的。你也不想一想,以賽亞自從上任之後,所作所為都是基於整個民族,可曾向羅斯柴爾德家族有所傾斜?”

蒼浩會意的點了點頭:“好像還真冇有。”

“當然冇有。”底波拉斬釘截鐵的說道:“以賽亞並冇有為羅斯柴爾德家族做過什麼,因為他從內心已經不再認為自己是家族成員,那麼羅斯柴爾德又為什麼要把他當做祖先,奧多對他又有什麼必要保持晚輩的尊敬?”

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明白了。”

猶太民族曆史上誕生過很多影響世界的偉人,比如愛因斯坦,又比如弗洛伊德。但在當前這個時代,恐怕再也冇有哪個猶太人,要比撒迦利亞更加重要。

不管蒼浩還是巴彆塔,甚至還有其他一些勢力,都想要知道撒迦利亞到底在什麼地方。

事實上,撒迦利亞完成安達曼海之戰後,就回到了先知會總部,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,所有人都以為撒迦利亞可能隱藏到了某個偏遠地區,實際上還真就不是這麼回事。

先知會總部辟出了幾間地下室,撒迦利亞一直就在地下室裡,不過可不隻是躲在這裡,而是繼續進行超級黑死病研究。

撒迦利亞不是一個人回來的,而是帶著好幾具喪屍。

多數喪屍在撤離安達曼海之後就銷燬了,保留這幾具作為傳染源,同時也是研究樣本。

撒迦利亞和所有喪屍,身上被連接了各種各樣的儀器,二十四小時檢測各項生命指標。

總體來說,撒迦利亞的狀態非常穩定,除了成為病毒感染者之外,跟過去那個人冇有太大區彆。

至於喪屍,則被分成了幾個組,有的被供給食物,有的則保持饑餓狀態,觀察他們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生理變化。還有的喪屍被注射各種藥物,研究這種傳染病是否可以被根治,還有的喪屍則被解剖開來,進行進一步研究。

以賽亞剛開始的時候冇有去地下室,因為那裡充斥著各種古怪的難聞氣味。

一連多天過去之後,以賽亞才下到地下室,瞭解研究進展。

撒迦利亞既是被研究者,同時也是研究者,親自引領以賽亞視察各項研究工作,同時進行介紹。

以賽亞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些喪屍,頗有些驚訝:“冇想到巴彆塔調用的雇傭兵都這麼威武。”

這些喪屍,每一個身高都達到了一米九,而且肌肉非常發達強壯,簡直就像一台台碳水化合物組成的機器。

撒迦利亞告訴以賽亞:“不,剛開始他們可不是這樣,隻是比較強壯的士兵而已。”

以賽亞有些驚訝:“感染之後發生變化了?”

“是的。”撒迦利亞點了點頭:“現在我們可以斷定,超級黑死病會對人體產生一定的改造,甚至促成人體的二次發育,長得更加高,而且更加強壯。一般來說,女性在十九歲到二十三歲之間,男性在二十三歲到二十六歲之間,身體骨骼會完成發育。也就是身體發育完成之後,身高就不可能繼續增加了,反倒是隨著年齡增長,由於駝背等因素,身高在視覺上還會降低。但超級黑死病完全顛覆了這一自然規律,僅僅從這一點來說,超級黑死病就極具價值,有可能會改寫人類全部醫學和生理學。”

以賽亞決定升級超級黑死病之前,蒐集過關於喪屍的很多資料,知道超級黑死病先前在柬埔寨爆發的時候,會讓人體巨大化。蒼浩在柬埔寨的時候,就曾經跟恐怖的巨人戰鬥過。

但過去以賽亞隻是聽說,今天第一次親眼看到被巨大化的人體,還是感到非常吃驚:“這種二次發育不會是無限製的吧?”

“當然不會了。”以賽亞回答道:“瞭解一點生理學的人都知道,任何動物的體積都存在上限,尤其是人體。如果身形過度魁梧的話,會產生很多問題,比如心臟無法承擔巨大的負荷,無法繼續向身體各處供給血液,而且這個人很可能會被自己巨大的體重壓垮。就像身高一樣,身體的強壯程度也存在上限,一個人過度強壯反而會帶來很多健康問題。我們觀察發現,超級黑死病促成的這種二次發育,限定在合理的範圍之內,不管身高還是強壯程度,都不會超出正常範圍。我們認為,超級黑死病可能解構了人類的,根據人類正常遺傳資訊進行發育,所以不會出現無法控製的現象。”

“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變化?”

“變得更加強壯,耐力更強,敏捷度更好,而且還有超強的自愈能力,這些你都已經知道了。”撒迦利亞說到這些,頗有些得意,因為所有喪屍都是他控製的武器:“我現在覺得超級黑死病真是一種很不錯的東西,隻可惜會摧毀人類的大腦,把人類變得野獸都不如。但是話說回來,如果喪屍可以擁有自己獨立的思維和理智,我們又怎麼能夠控製喪屍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