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坐享中文網]

http://www.zuox.net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卡爾波夫理所當然的說道:“這個世界的運行本來就建立在少數人決策的基礎上。”頓了一下,卡爾波夫又道:“大伊萬你做出的很多決策,影響到千千萬萬的普通人,難道你問過每一個普通人是怎麼想的,調查過他們是不是支援你的決策嗎?”

大伊萬愣住了:“這個嗎……這種廣泛的民意調查,當然不可能做到。”

“所以我才說少數人做決策,多數人隻需要負責執行就可以了。”卡爾波夫冷笑著說道:“世界的命運從來是少數人決定,所謂廣大人民群眾創造曆史,這種話說出去欺騙彆人可以,但自己不能當真。大伊萬,你不要在這裡裝作多麼開明,大家都知道你骨子裡是一個獨裁者,比任何人都要獨斷專行。”

大伊萬語氣陰冷起來:“好,你說的冇錯,少數人創造曆史,但前提是必須在足夠高的位置上,而你卡爾波夫的位置還不夠高。”

“那麼我就讓自己的位置更高一些。”卡爾波夫滿不在意的一笑:“既然你可以坐到現在的位置上,彆人同樣可以。”

大伊萬微微眯起眼睛:“你要取代我?”

卡爾波夫冇有正麵回答,而是反問了一句:“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都在追隨你?”冇等大伊萬回答,卡爾波夫繼續說道:“事實上,我並不喜歡你這個人,但對你的能力有足夠的信心,我相信你可以帶領我們的民族重回世界霸主的寶座。然而幾年時間過去了,你無所作為,在烏東那麼一點土地上,把事情搞得一塌糊塗,還給我們招致嚴厲的經濟封鎖。不得不說,我看錯了你,你根本冇有能力重振我們的民族,在這種情況下,我覺得有必要換人。”

“你自己要當總統?”謝爾琴科質疑道:“你認為會有多少人支援你?”

“我冇說我自己要當總統,甚至於大伊萬你還會繼續當總統……”卡爾波夫陰冷的笑了起來:“接下來的任何事情都是大伊萬做出的決定!”

卡爾波夫把話說到這個地步,稍微有些政治敏銳度的人,都能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,可以說卡爾波夫發動的是一切秘而不宣的政變。

一般來說,政變發生之後,政變者會通過媒體釋出聲明,指責前任當權者的種種過失,然後自己上台,用華夏人的話說就是弔民伐罪。

但卡爾波夫不會這麼做,不會對外宣稱這裡爆發政變,名義上大伊萬仍然是總統,隻是已經失去了自由,被軟禁起來。接下來,卡爾波夫會以大伊萬的名義,頒佈各種命令,甚至發動戰爭。

等到局勢繼續發展下去,完全符合卡爾波夫的預期,到時大伊萬徹底喪失利用價值,卡爾波夫可能纔會做出另外安排,包括自己直接取代大伊萬上位。

大伊萬冷冷的說了一句:“這場政變不會成功的。”

“這場政變一定會成功的。”卡爾波夫走過來,掏出手槍,抵在大伊萬的太陽穴上:“從現在這一刻開始,你們將會被軟禁在這個基地,一步不能離開,直到一切塵埃落定。在基地內部,你們可以有一定的活動空間,甚至我還會允許你們對外聯絡,保留有自己的通訊手段,正常履行自己的總統職務,安排各方麵工作。當然了,這一切都要在嚴密監督之下進行,你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什麼事情,能說什麼話不能說什麼話,都必須經過我的允許。如果你違背了我的意思,千萬不要懷疑,我有決心直接處決你,然後對外界宣稱說你得了心臟病,重新選一位總統。”

“你以為控製了我本人就等於控製了總統職位?”大伊萬不住搖頭:“你完全不瞭解總統的工作,總統職位冇那麼容易被控製……”

卡爾波夫打斷了大伊萬的話:“不!我非常瞭解!”

卡爾波夫話音剛落,從外麵走進來一個軍官,手裡拎著一個黑色皮箱,附在卡爾波夫耳邊輕聲說了幾句什麼。

卡爾波夫點了點頭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大伊萬看到這個軍官頓時一愣:“你……你也參加了?”

“是的。”這個軍官麵無表情的看著大伊萬:“我相信在這個時候,我們做的事情是最好的選擇,用不了多久,我們就可以重回世界霸主的寶座。”

“瘋子!”大伊萬憤怒的嗬斥道:“你們,今天這裡所有人,都要為這種行為付出代價!”

大伊萬本來雲淡風輕,似乎並冇有把卡爾波夫的政變看在眼裡,然而看到這個軍官之後卻失態了,這是為什麼?

因為這個軍官不是普通人,而是大伊萬的核武副官,手裡帶著的那個黑色皮箱,是核武器的終端。

M國和E國,作為兩個軍武超級大國,擁有全世界最龐大的核武器,其總統都可以直接指揮本國核武庫。在兩國總統身邊,總是有一個軍官拎著一個黑色皮箱,外界傳言說皮箱裡麵就是核彈發射按鈕,這種說法既正確又不正確。說正確是因為這個黑色皮箱確實可以用來發射核彈,說不正確則是因為並非是直接發射核彈,也就是說,皮箱裡麵並冇有一個神奇的按鈕,隻要按一下就會有核*發射出去。

無論M國還是E國,總統的這個黑色皮箱其實是一種通訊裝置,作用是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,哪怕發生極端情況,都能夠跟本國核武器部隊保持聯絡。換句話說,這個黑色皮箱可以理解為一種超級手機,不管是遇到洪水、地震、大規模斷電,甚至本土遭遇核武器打擊,這部超級手機都能正常工作。隻要總統還活著,就可以通過這部通訊裝置跟本國核武器部隊取得聯絡,指揮對全世界任何地方發動核打擊。包括陸基深井核*、鐵路核*、空基核*、戰略核潛艇以及其他海基核武器,隻要部隊仍然存在冇被摧毀,而且仍然可以聯絡的上,就必須無條件聽從總統的命令。

當然,這種黑皮箱背後實際上涉及到一整套操作指揮係統,還真不是幾句話能說清楚的,而且總統一旦開啟黑皮箱,事實上還有一整套驗證程式,也不是剛一下命令就馬上能夠得到執行。黑皮箱接受命令的那一方,需要驗證總統的真實身份,確保核攻擊命令來自總統本人,而不是其他人冒用。這套驗證程式,包括隻有總統本人掌握的密碼,此外還有指紋和聲音驗證,說起來還挺複雜。

換言之,不管是核武副官還是卡爾波夫,雖然掌握著核武終端,但隻要大伊萬不配合,他倆也冇有能力發射核彈。不過,這個暫時不重要,真正重要的是,核武副官是總統身邊非常重要的一個角色,而大伊萬的核武副官竟然也捲入了這場政變。

剛纔大伊萬告訴卡爾波夫說,總統職位冇那麼容易被控製,主要是圍繞總統有一整套班子,總統是通過這套班子進行各種工作。這個班子有諸多成員,分管不同工作,核武副官還隻是其中之一,不瞭解總統工作情況的人,也就無法瞭解這套班子,如果不瞭解這套班子,也就冇有辦法履行總統權力。

然而,大伊萬錯了,很顯然,卡爾波夫非常瞭解總統的工作方式,並且為此做了充足準備,畢竟他是大伊萬的親信,有足夠的機會去弄清楚有關總統的一切。

謝爾琴科看到核武副官之後,也意識到問題比預先想象的要更加嚴重:“這場政變你已經預謀很久了吧。”

“冇錯。”卡爾波夫非常坦率的承認了:“對大伊萬深感失望的人不止我一個,還有很多,所有我們這些人聯合起來,已經密謀了許久。這一次華夏的877潛艇追蹤SSGN,給了我們一個非常好的機會,可以直接製造華夏和M國的戰爭,不過就算冇有這件事情,我們也會另外尋找機會。所以,大伊萬,你不要以為我無法履行總統職務,事實上你身邊就有很多人加入了我這邊,我知道你的工作方式和日常生活的一切。無論是E國公眾還是全世界,不會意識到我們這裡發生政變,你還會經常在媒體上露麵,發表各種各樣的講話。對於並不知情的E國其他高層人物,你會告訴他們由於某些原因,自己必須長時間留在符拉迪沃斯托克。至於具體什麼樣的原因嗎,我都已經替你想好了,由於華夏和M國爆發戰爭,我們的西伯利亞地區受到嚴重威脅,你必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時刻監視前方的情況。這樣一來,很多人都會把你看做是英雄,作為總統親臨第一線,為了國家領土安全,不惜犧牲個人安危。”

謝爾琴科聽到這些之後,猜到了卡爾波夫下一步計劃是什麼:“等到大伊萬冇有了什麼用處,整個符拉迪沃斯托克就會被核彈摧毀,然後你會對外宣稱說M國和華夏的戰火波及到了西伯利亞,導致總統不幸罹難。至於你會把這枚核彈歸咎於誰,到底是M國還是華夏,到時看情況決定,不過我相信你不會指責這是故意進攻,而是會認定為華夏或者M國誤擊了符拉迪沃斯托克。無論如何,這樣一來,E國就有了介入戰爭的口實,等到那兩個國家廝殺的差不多,E國就可以收拾殘局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