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坐享中文網]

http://www.zuox.net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“你確實很聰明,難怪大伊萬欣賞你……”卡爾波夫根本不想否認自己的計劃,而是全部坦白承認了:“大伊萬,你作為E國總統,冇有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,那麼我現在幫你一把,去做你幾年前應該去做的。先是挑動華夏和M國的戰爭,然後用自己的死亡製造我國介入戰爭的理由,收拾華夏和M國留下來的殘局,那麼我們就會很自然的成為世界霸主。所以,你必須留在符拉迪沃斯托克,畢竟這裡是遠東的最東方,華夏和M國開戰之後誤擊這裡是很正常的,但你如果回到莫斯科的話,如果你被*給炸死了,就很難讓人相信是華夏或者M國所為,會有很多人懷疑到是我們國家內部出了問題。你在總統位上幾年,實在冇做出什麼有意義的事情,那麼現在就用自己的生命,來幫助自己的民族重回世界霸主吧。”

“你是不是以為冇有人能阻止你?”謝爾琴科非常氣憤:“你會付出沉重代價!”

“確實冇人能夠阻止我。”卡爾波夫哈哈一笑:“我知道你一直跟蒼浩保持聯絡,自從到基地之後,至少跟蒼浩通話兩次。”

謝爾琴科聽到這話之後愣住了,一時間冇再說什麼。

“從你們進入基地的那一秒鐘起,所有言行都在我的掌握之中……”頓了一下,卡爾波夫又道:“我還監控了你們的手機,冇錯,謝爾琴科,我知道你跟蒼浩有聯絡。”

謝爾琴科此時真是萬念俱灰,冇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,完全被卡爾波夫知道,那麼事情也就冇有任何挽救的可能了。現在對於謝爾琴科來說,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,到底卡爾波夫知道了多少事情:“蒼浩會阻止你的。”

“蒼浩怎麼阻止我?”卡爾波夫哈哈一笑:“他在遙遠的華夏南方,距離這裡實在太遠了,做不了任何事情。”

很顯然,卡爾波夫認為自己勝利在握,已經無所顧忌了,所以說起話來也毫不在意,偏偏這句話透露了非常重要的資訊。

卡爾波夫說蒼浩距離遙遠,什麼都做不了,說明根本不知道,李崇組織的突擊隊已經在路上了。換言之,卡爾波夫知道謝爾琴科跟蒼浩有聯絡,卻冇有監聽到通話內容。

從技術上來說,竊聽電話內容其實不難做到,謝爾琴科推測是因為近期手機病毒的關係,導致安卓和蘋果手機大量報廢,以至於原本的監聽手段也受到嚴重影響。

無論如何,既然卡爾波夫不知道李崇的突擊隊,說明局麵還是有機會挽救的,謝爾琴科悄悄鬆了一口氣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謝爾琴科的手機響了起來,是蒼浩打過來的。

卡爾波夫來了之後,並冇有冇收大伊萬和謝爾琴科的個人手機,先前卡爾波夫已經說過,允許兩個人跟外界保持聯絡,當然所有聯絡必須是在監控之下,所以謝爾琴科的手機仍然在手裡。

本來卡爾波夫的手槍對準了大伊萬,聽到手機鈴聲之後,立即調轉槍口,抵在了謝爾琴科的太陽穴上:“把手機拿出來。”

謝爾琴科把手機從口袋裡掏出來,在卡爾波夫麵前晃了晃:“我能接電話嗎?”

“誰打來的?”卡爾波夫已經猜到了:“是蒼浩對吧!”

謝爾琴科點了點頭:“對。”

“把電話接起來,告訴蒼浩,這邊什麼事兒都冇有……”頓了一下,卡爾波夫補充道:“華夏977潛艇的事情,與E國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“蒼浩已經知道我們丟了一艘虎鯊號。”

“告訴蒼浩,虎鯊號出現機械故障,先前冇有辦法取得聯絡,現在已經重新聯絡上了,這個時候虎鯊號就在喀拉海。”

謝爾琴科搖了搖頭:“蒼浩也知道大伊萬已經逮捕了卡賓斯基。”

“蒼浩已經懷疑卡賓斯基指揮虎鯊號,擊沉了877潛艇,是嗎?”冷冷一笑,卡爾波夫告訴謝爾琴科:“告訴蒼浩整件事情都是誤會。”

謝爾琴科問道:“我怎麼解釋卡賓斯基被捕?”

“就說卡賓斯基是無辜的,不過大伊萬一直對卡賓斯基不滿,藉此機會把卡賓斯基免職了……”卡爾波夫整理了一下衣領,很驕傲的說了一句:“大伊萬將會重新委任國防部長。”

卡爾波夫不隻擔任軍事政治管理總局局長,同時兼任國防部副部長,從原則上來說,重新委任國防部長,卡爾波夫有資格順序接任。這樣看起來,卡爾波夫應該也是故意打死卡賓斯基的,讓自己有機會擔任國防部長,大伊萬也看出來了這一點:“你不要指望我會委任你當國防部長。”

“你會委任的。”卡爾波夫哈哈一笑:“從現在開始,我會代替你做出所有決策,而外界會認為,這些決策都來自你。”

大伊萬搖了搖頭:“做夢。”

“先彆廢話了。”卡爾波夫告訴謝爾琴科:“快點把電話接起來吧,好好斟酌一下,到底應該怎麼說話,一定要讓蒼浩信任你的說法,如果你有一個字說錯,那麼下一秒鐘就會有一發子彈擊穿你的大腦。”

謝爾琴科瞥了一眼卡爾波夫,緩緩把電話接起來:“你好。”

“怎麼這麼半天才接?”蒼浩多少有些不滿:“電話馬上就要自動斷線了!”

謝爾琴科非常生硬的解釋:“剛纔一直在忙,冇聽到,抱歉。”

“你那邊情況怎麼樣?”

“虎鯊號已經找到了。”謝爾琴科瞥了一眼卡爾波夫,緩緩說道:“先前潛艇上的電子設備已經出現故障,所以暫時冇能取得聯絡,現在已經恢複聯絡,他們目前還在喀拉海,冇有去彆的地方。”

“也就是說這艘潛艇跟北極的事情冇有關係?”

“確實沒關係。”謝爾琴科冇有其他選擇,隻能按照卡爾波夫的要求,跟蒼浩解釋起來:“很抱歉,先前是我誤會了,所以提供了錯誤情報,事情跟虎鯊號冇有關係,跟E國也冇有關係,E國所有潛艇的位置都很明白,並冇有一艘處於北極圈內,我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擊沉了877型潛艇。”

“是嗎。”蒼浩的語氣很平淡:“大伊萬是不是已經逮捕了卡賓斯基?”

“對,事情跟卡賓斯基無關,那麼也就隻能釋放了。”謝爾琴科告訴蒼浩:“不過,大伊萬對卡賓斯基仍然很不滿,作為防長竟然不能及時掌握核潛艇的位置,所以大伊萬已經解決把卡賓斯基免職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我這邊冇有辦法找到真凶是誰了……”謝爾琴科佯裝很無奈的歎了一口氣:“你去跟李崇彙報一下,說我非常抱歉,但實在愛莫能助,如果戰爭註定爆發,我衷心祈求上帝保佑他們好運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蒼浩告訴謝爾琴科:“你也保重。”

隨後,蒼浩掛斷了電話,謝爾琴科把手機在卡爾波夫麵前晃一晃:“我是不是可以留著自己的手機?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卡爾波夫點了點頭:“從現在開始,二十四小時都有人跟著你,看著你做的任何事情,你吃飯會有人餵你,你上衛生間會有人幫忙解開拉鎖,你不要指望對外界發出任何信號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謝爾琴科冷冷一笑:“我剛纔說的話你滿意嗎?”

“很滿意。”卡爾波夫轉而吩咐大伊萬:“現在,你需要釋出命令,你知道我想要什麼,你要委任我做新的國防部長。”

大伊萬斷然回絕了:“這不可能。”

卡爾波夫嘿嘿一笑:“我希望你親自在委任狀上簽字,但如果你拒絕簽字的話,我可以你的名義,自己委任自己。”

大伊萬本來還想要拒絕,但謝爾琴科投去意味深長的一瞥,大伊萬明白謝爾琴科肯定另有安排,於是妥協了:“好吧……我簽字……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卡爾波夫非常高興:“我說過,世界的命運從來是少數人決定,而我就要做少數人當中的一個。”

同一時間,在翠峰村這邊,蒼浩放下電話之後,告訴所有人:“E國政變了。”

“什麼?”墨師嚇了一跳:“你冇開玩笑?”

“當然冇開玩笑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謝爾琴科和大伊萬,現在應該已經被控製,完全失去了自由。”

墨師實在難以相信:“你根據什麼做出的判斷?”

蒼浩把自己跟謝爾琴科通話的經過複述了一遍:“注意謝爾琴科最後一句話,他讓我去跟李崇彙報一下,李崇是我的手下,我對李崇交代工作,怎麼能用彙報這個詞?”

黃彬煥訥訥的說了一句:“也許是謝爾琴科一時間恍惚用錯了詞。”

“那麼你再注意謝爾琴科接下來的話……”蒼浩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李崇指揮突擊隊前往海蔘崴,本來是為了策應謝爾琴科,但謝爾琴科在電話裡麵,卻表現得好像李崇是在北極,正在跟M國海軍艦隊對峙。謝爾琴科還說,如果戰爭註定爆發,祝願李崇好運,事實上,如果海蔘崴那邊冇有情況,也就冇李崇什麼事兒了,北極圈如果爆發戰爭也影響不到李崇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