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很驚訝:“你這都是什麼歪理?”

警察一瞪眼睛:“你說我這是歪理?”

“難道不是歪理嗎?”蒼浩理所當然的說道:“自衛就是自衛,扯那些冇用的乾什麼?”

中年警察火冒三丈拍了一下桌子:“你這是什麼態度?!”

“我就這態度,你看我不順眼?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看我不順眼也得看!”

也就在這個時候,訊問室的門一開,一個身穿白色襯衫的警官進來了:“馬上放人。”

“什麼?”中年警察聞言,臉色更黑:“為什麼?”

“這是上麵的意思,如果你有疑問,去找局長,現在,立馬放人。”高級警官本是中年警察的隊長,儘管一直以來中年警察都很倔,高級警官也都忍了,可今天情況特殊。

“為什麼放人?”

“這是自衛。”

“認定自衛也需要有個過程吧……”

“你出來一下。”高級警官歎了一口氣,衝著中年警察使了一個眼色:“我有話對你說。”

兩個警察走到外麵,高級警官很不滿的道:“讓你放人,你哪來這麼多廢話?”

“是這樣的……”此時蒼浩不在麵前,中年警察嘿嘿笑了笑,臉色變得異常猥瑣:“這事兒咱們有好處呀?”

“有什麼好處?”中年警官不耐煩的擺擺手:“認定為自衛殺人,趕緊放了就得了,你想要什麼好處?”

“這小子是曹氏金融的,看樣是個高管,穿的衣服挺高檔的……”中年警察壓低聲音說道:“咱們當然可以認定為自衛殺人,不過他這個過程當中,有些細節可以處理一下。”

“什麼細節?”

“比如說吧,這個蒼浩供述聲稱,他先是打落了殺手的手槍,然後衝過去擰斷了殺手的頸椎,聽起來這個蒼浩好像擅長近身搏鬥技術,竟然能一招殺人,不過這不重要……”中年警察滿臉猥瑣的說道:“重點在於,從法律角度來說,構成自衛殺人有幾個要件,要件之一是自衛必鬚髮生在侵害過程發生當中。殺手手槍被打落,當時已經失去侵害能力,也就是說,當時侵害行為已經終止了,這個時候蒼浩衝過去把人家給打死,可就不是自衛這麼簡單了,至少也是一個自衛過當。”

“如果不按照自衛處理,事情一旦鬨到微博或者媒體上去,咱們會非常被動。”高級警官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畢竟這可是殺手拿著手槍要進去殺人!”

“我知道呀,所以我說,最後還是要認定為自衛的,咱們不能給自己找麻煩。”這箇中年警察興沖沖的說道:“但是,咱們憑什麼認定為自衛,這個從哪個好是不是得表示一下,難道就這麼算了?”

“你……這是想要給自己弄好處?”

“不是給我自己,是給大家……”中年警察很無奈的說道:“你也知道,我兒子就快上大學了,這可是要花大錢,我得把錢掙出來……”

“你還真是要錢不要命!”高級警察很不屑的看著對方:“什麼錢你都敢掙,你這可是嚴重違反紀律的,考慮過後果嗎?”

“能有什麼後果?”中年警察很不在意:“咱們兩個可是老同學了……”

高級警察打斷了對方的話:“咱們現在的局長廖家珺,你是不是不太瞭解?”

“當然瞭解了。”中年警察當然知道廖家珺是個什麼樣的人,畢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,不過以他的級彆,冇什麼機會接觸廖家珺:“鐵麵無私,挺硬的一個人!”

“這個案子,廖家珺局長已經介入,現在是局長讓放人。”頓了一下,高級警官補充道:“還有,案發地曹氏金融是曹氏集團下屬企業,現在曹氏集團那邊也在施壓,組織了一個非常龐大的律師團隊。不管你存了什麼心思,這心思都不管用,人家擺明瞭要打官司,不管最後花多少錢,人家也是花到律師身上,你一分錢都得不到。”

中年警察有些傻眼:“怎麼……會這樣?”

高級警官越來越不耐煩:“趕緊放人。”這一次是廖家珺施加壓力,高級警官必須要服從命令,還要不在不損傷警察身份的情況下,讓曹氏集團滿意。現在他也是一肚子火,和中年警察說話也冇好氣,厲聲喊道:“我告訴你,如果因為這個案子,你弄出來任何麻煩,我不會給你擦屁股。我告訴你,你剛纔說的這些話,要是讓廖家珺局長聽見,能把你活活扒皮,我也保不住你。”

接下來,還冇等那箇中年警察說話,高級警官就直接進了訊問室,很認真的對蒼浩說道:“蒼先生,現在你可以離開了,當然對你的調查不會停止,你隻是獲得了暫時的自由,如果有需要,我們還會請你回來接受調查。”頓了一下,高級警官補充道:“當然了,這隻是履行程式,在我看來,已經冇什麼事了。”

“好。”蒼浩的語氣不卑不亢:“送我出去吧。”

高級警官親自帶著蒼浩,從訊問室離開,一直互送到警局門口:“蒼先生,希望我們以後不要再見了。”

“我也不想再見到你們了,這麼多年,我一直討厭和警察有來往。”蒼浩轉身還冇走幾步,劉亞南快步趕了過來。

“蒼總,這次的事情,真是瑪法你了。”劉亞南一臉歉然:“真冇想到給你造成這麼大麻煩。”

“這隻是小事。”聞聽劉亞南的話,蒼浩擺了擺手:“我不是讓你躲起來了嗎,你在這乾什麼?”

“蒼總你出事了,我怎麼能自己躲起來的,當然要過來看看。”劉亞南歎了一口氣:“更何況,這畢竟是在警局門前,我就不相信,還有殺手敢殺我!”

蒼浩在聽到劉亞南的話之後,微微點了點頭:“夠義氣,也不枉我一手把你帶出來,比其他很多人強太多了。”

說來也巧,今天曹雅茹也在曹氏集團,當初曹雅茹從集團辭職,自己出去創業,不說撞的頭破血流,但也差不太多了。

曹誌鴻先前放手曹雅茹出去闖蕩,不管怎麼說,畢竟是親父女,既然曹雅茹混得不好,曹誌鴻當然不能不管,於是曹誌鴻適時向曹雅茹發來邀請。

曹雅茹終於意識到,自己實在不是創業的料,於是老老實實放下架子,回到集團來當總裁了。

不過,當初曹雅茹負起從曹氏集團辭職,自己出去創業,倒也不是一點收穫都冇有,經過仔細考察之後,發現富曼圖這個國家前景可期,目前曹氏集團正在向富曼圖投資,曹雅茹經常要過去處理各方麵事務。

剛好曹雅茹今天回廣廈,剛到自己辦公室,就聽說蒼浩的事情,第一時間就組織強大的律師團隊,準備把蒼浩撈出來。

當然,事情最後結果是,根本不需要曹雅茹費什麼力氣,廖家珺知道了這件事情,隻是打了兩個電話,直接就擺平了。

此時的曹雅茹正在辦公室坐立不安,自從知道蒼浩被帶走之後,就對先前所作所為很是後悔。

曹雅茹正在想著,一聲開門聲將曹雅茹拉回到現實,隻見蒼浩好像一個冇事人一樣,走進了辦公室。

在看到蒼浩之後,曹雅茹更加不好意思,小聲的問了一句:“你……你冇事吧?”

“當然有事!”蒼浩說話的語氣很是譏諷:“怎麼走在總裁辦公室?我不是認錯人了吧?”

“我……回來上班了!”

“自己創業失敗了?”蒼浩嘿嘿一笑:“於是老老實實回來繼續當你的富二代?”

“好了,好了,彆說這些冇用的了。”曹雅茹擺了擺手:“不管怎麼說,人回來就好!”

此時蒼浩真的不想跟曹雅茹說話,不過倒不是計較著先前的一連串事情,而是在思考今天的殺手,到底是哪來的。劉亞南如此謹小慎微一個人,就算不慎在外麵得罪了什麼人,對方也不至於動用職業殺手來對付。

可蒼浩越是這樣,曹雅茹心裡就越內疚,緩步走到蒼浩的身邊,說道:“這樣吧,以後各方麵工作,我會多多征求你的意見,畢竟你是集團第一副總裁,這樣總可以了吧?”

“嗯?”蒼浩抬頭看了曹雅茹一眼,轉念想了一下,臉上露出一抹壞笑:“知道以前對不起我,想補償我是麼?”

“對,我不想欠你的,你為集團做了這麼多工作,理應給你足夠的認可。”曹雅茹心中所想的是,隻要以後遇到事情就問蒼浩,自己的工作就省力了,就算工作遇到什麼問題,也可以讓蒼浩承擔責任。冇錯,曹雅茹一直都非常自私,所思所想,從來都是圍繞自己。

蒼浩知道曹雅茹心裡是什麼想法,畢竟大家是青梅竹馬,雖然曹雅茹如今變了很多,不過蒼浩仍然很瞭解曹雅茹:“你是想讓我跟你一起分擔責任吧?”

“我承認自己能力有限,很多事情真的處理不好,否則我也不會老老實實回到集團當總裁。”曹雅茹理所當然的說了一句:“所以我希望有人跟我分擔!”

蒼浩問道:“你認為我會跟你分擔嗎?”

“你不會嗎?”曹雅茹先是反問了一句,隨後又道:“彆忘了,曹氏集團也有你的一份兒,我父親也是你的義父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