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雖然暫時達戈尼特騎士是我們的盟友,但也隻是暫時……”龐勁東笑著點了點頭:“這個人不可不防!”

“所以,不管達戈尼特騎士怎麼說,我都決定動用突擊隊。”蒼浩拿起電話,給謝爾琴科打了過去:“馬上準備一支突擊隊,跟血獅一號會合,前往米國準備執行斬首任務。”

“明白。”謝爾琴科根本不問到底要斬首誰:“讓安德烈耶維奇去。”

“好。”蒼浩同意了:“馬上讓安德烈耶維奇做好準備。”

等到蒼浩放下電話,龐勁東問了一句:“要不要知會底波拉一聲?”

“底波拉同樣想要殺了以賽亞,但是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我們必須考慮到,以賽亞的身份太過特殊,畢竟是大先知。如果我事先告訴底波拉,就算底波拉本人支援,很難說周圍的人是不是做出什麼反應。至少先知會新選出的幾個先知,其中是不是有以賽亞的嫡係,我們並不知道……”

龐勁東長歎了一口氣:“但底波拉畢竟是我們的盟友,這麼重大的行動如果事先不知會一聲,隻怕會影響盟友關係。”

龐勁東說的很在理,蒼浩前思後想之後,還是決定給底波拉打去電話:“我現在告訴你一件事情,你知道之後必須高度保密,不能對外界任何人提起。”

底波拉滿不在意的笑了笑:“我們平常涉及到的所有事情都是高度保密的。”

“我要乾掉以賽亞。”

底波拉明顯是愣住了,片刻之後才試探著問:“你是認真的嗎?”

“當然是。”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我跟以賽亞之間的恩恩怨怨,拖了實在太久,是時候徹底了結了。畢竟他對我救命之恩,其實於情於理我都應該放一條生路,但以賽亞畢竟不是普通人,隻要還活著,很難說會做出什麼事。”

底波拉提醒:“你想殺以賽亞首先要找到他。”

蒼浩信誓旦旦的回答:“這一次我一定能找到。”

“既然你決定了,那麼就這麼去做吧。”

“這對你也是解脫……”蒼浩緩緩的道:“隻有這個以賽亞死了,你才能另選一個以賽亞,一個真正接受你控製的以賽亞。”

“冇錯……”底波拉長呼了一口氣:“我像你一樣,一直都很想殺了以賽亞,畢竟以賽亞先前可是準備乾掉我的。但現在知道以賽亞真的要死了,我的心情反而有點複雜……”

“你的心情我就不管了,我之所以告訴你,是履行盟友義務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作為盟友我不應該隱瞞你什麼!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底波拉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謝謝。”

蒼浩的感覺一向正確,先前感覺達戈尼特騎士應該可以探聽到以賽亞的下落,結果達戈尼特騎士還真就做到了。

畢竟北美是達戈尼特騎士的領地,按說不應該有任何人,比達戈尼特騎士更加瞭解北美,所以在達戈尼特騎士投入大量資源之後,還真就在四天之後,讓人打聽到以賽亞的行蹤。

最近幾天,以賽亞住在加利福尼亞一處沙漠邊緣,那裡有個小鎮,平常冇什麼人口,修建很多高檔住所,是有錢人日常度假所住,其中一處住所就屬於以賽亞。

達戈尼特騎士提供了具體座標,告訴蒼浩:“以賽亞行蹤不定,經常該換住所,我不敢保證在這裡能居住多少天,無論你要做什麼都必須抓緊時間。”

“明白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我馬上送他上路。”

“按照我們先前說定的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知道達戈尼特騎士的意思:“我會用能量束級武器,乾淨徹底的把以賽亞這個人的存在抹掉。”

“很好。”達戈尼特騎士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那麼我就等你的好訊息了。”

蒼浩耐人尋味的笑了笑:“等著吧。”

蒼浩結束了跟達戈尼特騎士的通話之後,龐勁東又問了一句:“要不要知會萊納斯海軍上將?”

蒼浩直接否定了:“不要。”

“如果能夠得到萊納斯海軍上將的配合,我們的行動將會順利很多……”龐勁東意味深長的提醒道:“上一次我們在米國的行動就是得到萊納斯海軍上將的配合!”

“上一次是上一次,這一次是這一次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萊納斯海軍上將到底是什麼立場,我們無從知道,萊納斯海軍上將跟猶太人是不是有什麼關係,我們同樣不知道。同樣一件事情上,他先前支援我們,現在就可能反對我們。也就是說,可能他先前認為以賽亞該死,現在卻改主意了,所以還是不要讓他知道,免得橫生枝節。”

“也對。”龐勁東想了一想,認同蒼浩的觀點:“萊納斯海軍上將畢竟身份特殊,如果我們把計劃提前告訴他,冇準他不但幫不上忙,甚至可能反對我們。就算他不反對我們,也還存在第三種可能,就是我們給他出了一個難題,讓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。”

“萊納斯海軍上將有自己的政治對手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分析道:“他的政治對手,必然暗中時刻注意他的一舉一動,如果發現我們先前跟他說過這麼一件事,很可能就會拿來利用對付他。不讓他知道,確實是最好的選擇,讓他知道了,反而他很難辦,給我們幫忙屬於叛國,不給我們幫忙就的設法阻止我們,否則同樣屬於叛國。”

“那就彆讓他知道了。”龐勁東緩緩點了點頭:“等到事後,他如果問起來,再想辦法解釋一下。”

“我就是這麼想。”接下來,蒼浩馬上聯絡上安德烈耶維奇,把座標傳遞過去:“馬上動手,衝進那棟建築,殺掉你能見到的所有人!”

安德烈耶維奇問了一句:“還有什麼其他要求嗎?”

“要求嗎……”蒼浩猶豫了一下,這才告訴安德烈耶維奇:“這棟建築裡的人,也就是你們真正的目標,是以賽亞。你應該知道,這個人非同小可,不管是生是死,都會影響方方麵麵很多事情。”

“我當然知道。”安德烈耶維奇點了點頭:“但是,我作為軍人,隻負責執行命令,不問其他!”

“如果你見到以賽亞本人的時候,又如果你有機會跟他說上幾句話,打一個電話給我,我有話要對他說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如果交火非常激烈,你冇機會單獨跟以賽亞對話,那麼直接開槍就是了!”

安德烈耶維奇點頭答應:“明白。”

“事成之後,放火燒掉整棟建築,不留任何痕跡。”

安德烈耶維奇又點頭:“是!”

策劃一次軍事行動不是那麼容易,尤其還是在北美,隔了半個地球。

蒼浩下達命令之後,安德烈耶維奇迅速組織突擊隊,然後準備了幾架沉默鷹,把人員和裝備全部送上貨輪,偽裝成普通貨輪悄悄接近米國海岸。

在米國境內展開軍事行動,沉默鷹必不可少,除了米國人自己研究的這種高度隱身的直升機之外,其他任何航空載具都可能被髮達的對空檢測係統發現。

達戈尼特騎士發現以賽亞具體座標的時候,安德烈耶維奇已經到達米國外海,隨時準備出擊。

等到有了具體座標,安德烈耶維奇需要向座標方位機動,縮短距離,找一個人合適的停泊地點,然後再出擊,這樣一來,就耽擱了十幾個小時。

貨輪成功避開米國海軍和海岸警衛隊,到達加利福尼亞外海,隨後安德烈耶維奇帶領突擊隊,乘坐沉默鷹出發,向以賽亞藏身之處撲去。

達戈尼特騎士拿到座標的時候,以賽亞確實就在那棟建築裡,但因為安德烈耶維奇進行海上機動,耽擱了這麼十幾個小時,結果錯過了最佳時機。

以賽亞的行蹤確實難以捕捉,否則也不會這麼難被找到。

先前達戈尼特騎士也嘗試找到以賽亞,結果無功而返,這一次還算幸運的找到了行蹤,然而以賽亞正好準備要換地方了。

說巧不巧的是,也就是安德烈耶維奇的沉默鷹,即將抵達那棟建築上空的同時,以賽亞剛好要走人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