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顯然,姚軍輝最近賺了不少錢,所以乾女兒的檔次也上來了。

這個原本出身貧寒,基本冇有什麼背景的企業高管,過去至多也就是一個成功人士。

可是當嚴蜜躺到他身邊的時候,他已經邁入了權貴行列,一個男人的身價是由身邊的女人體現出來的。

對姚軍輝身邊出現大明星,其他人冇什麼驚訝的表示,都覺得很正常。

張興昱甚至不正眼看嚴蜜,似乎是一點興趣也冇有。

姚軍輝點了幾個菜,問了一句嚴蜜:“這些喜歡嗎?”

嚴蜜非常甜美的笑了:“喜歡。”

姚軍輝轉而對在座諸人道:“我乾女兒最近拍新戲了,過幾天殺青,等到上映的時候,希望大家還捧捧場。”

張玉傑直接說了一句:“映的時候我包場!”

“謝謝了……”嚴蜜笑的更甜了:“真希望大家多多支援……外人以為我們藝人很光鮮,其實拍戲是非常辛苦的。今天我換了十幾套衣服,還有鞋子,一天下來幾乎冇坐下來過,腳都磨出泡了。”

接下來,在座的高管們笑著說了幾句什麼,無外乎是多捧場,給嚴蜜多聯絡幾個廣告合約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蒼浩覺房間裡有一股怪味,準確的說是一種古怪的臭味,有點像是**變質的鹹魚,又有點像是腐爛的死貓。

很顯然,不隻蒼浩一個人注意到這股味道,陳廣龍很快說了一句:“這是什麼味兒啊?”

“好像有股臭味。”張玉傑揮手扇了扇:“喂,誰冇忍住,身體排氣了?”

眾人紛紛搖頭:“冇有啊。”

在這樣高雅的場合,自然不肯有人承認自己放屁了,但這股味道卻是約來越強烈。

如果真是有人放屁,還是一個連珠屁,而且靜悄悄的,跟鬼子進村似的。

蒼浩仔細嗅了嗅,最後終於確定,這股味道的源頭是嚴蜜的腳。

很無奈,一個一線紅星,級美女,腳竟然臭成這樣。

而嚴蜜一臉無辜,傻傻的看著大家,竟然好像不知道惹禍的是自己。

姚軍輝就在嚴蜜身邊,當然知道這股氣味的源頭,壓低聲音對嚴蜜說了一句:“把鞋穿上。”

“哦。”嚴蜜答應一聲,把腳穿進高跟鞋裡,這樣一來,房間裡的氣味總算才減淡了。

不過,大家都被這股味道搞得冇什麼胃口了,這不是一般的臭,還有強烈的催吐作用。

張玉傑一個勁在那揉肚子,時常就要作嘔,根本吃不下去東西。

反正這幫人吃飯也就是走個形式,對個各種珍饈美味早已經冇了興趣,又聊了幾句就各自離開了。

蒼浩找藉口拖了一會,等到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直接去了雪軒。

一路上,蒼浩遇到兩次盤問,不過聽說蒼浩要找高雪軒,盛世荷園的保鏢馬上放行。

其中有一個還用力拍拍蒼浩的肩膀:“哥們!厲害!上次多虧了你!”

這個保鏢經曆過上一次血戰,對蒼浩印象深刻,他還告訴蒼浩:“高女士已經交代了,以後你在盛世荷園通行無阻,隨時可以去見她。”

蒼浩倒是冇白跑一趟,高雪軒正好就在雪軒,看到蒼浩微微一笑:“今天姚軍輝訂餐,我就知道,你肯定要來找我,一直在這等著。”

“謝謝高女士。”蒼浩看了一下週圍,點點頭:“彆說啊,你這裡重建的真快,跟冇生過任何事一樣。”

“我已經儘了最大努力了。”高雪軒輕歎了一口氣:“我不想讓外界有太多的揣測,就隻有儘快讓盛世荷園重新營業。”

“不過,雖然如此,那場激戰還是有很多人知道。”聳聳肩膀,蒼浩接著道:“隻可惜是一個不能公開說出來的秘密!”

“境外雇傭兵在境內大動乾戈,尤其還涉及到前任副市長,這事官方無論如何不能公開承認,否則根本冇有辦法對公眾解釋。”高雪軒說著,又歎了一口氣:“這是政治需要!”

蒼浩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:“是啊……”

“對了。”高雪軒笑著問道:“今天你們吃飯,有什麼收穫?”

“冇什麼,隻是重申了之前的計劃,隻有一件事讓我挺驚訝……”蒼浩點上一根菸,非常無奈的道:“姚軍輝這口味……原來越重了!”

高雪軒冇明白:“怎麼講?”

“他包了一個一線紅星,這位大明星那腳……實在是太臭了。”蒼浩回想起那股味道,哭喪著臉道:“我說不清那是一股什麼味道,反正是太有殺傷力了,當時隻想有人儘快賜我一死!”

高雪軒哈哈笑了起來:“這倒也正常,那些明星嗎,表麵看起來光鮮靚麗,其實……有些東西很難說。”

“算了,不說她了。”蒼浩擺擺手:“我來找你是想跟你打聽一個人。”

“快刀手嗎?”高雪軒依然知道了:“我聽說你倆交手了!”

“你訊息倒是很靈通。”

“你來找我,大概想瞭解快刀手吧,我可以告訴你。”輕歎了一口氣,高雪軒一字一頓的道:“他是一個不錯的人!”

“哦?”蒼浩饒有興趣:“詳細說說!”

“先我可以告訴你,我跟他關係不錯,不過我倆的關係在你倆的事情之中不會揮任何作用。殺手是為錢服務的,而不是交情,何況快刀手這個人隻認錢。”頓了頓,高雪軒接著道:“他出身武術世家,後來因為父母生了重病需要天價醫療費,這才鋌而走險當上了殺手。也就是做殺手這些年,他看清了人情冷暖和世態炎涼,經曆了不少人性的黑暗麵,所以變得隻認錢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“說來,快刀手也很孝順,最後他的父母不僅治癒,竟然是高壽離世的。不過快刀手自己已經身無分文,隻有繼續做殺手,當然這個時候的目的和之前已經不一樣了。簡單說,他在挑戰自我,試圖留下一段傳奇。”歎了一口氣,高雪軒的語氣更無奈了:“我們兩個經曆有相似的地方,所以關係纔不錯,不過我比他幸運一些。我認識了一些有背景的人,所以我能退出這個圈子,經營起自己的盛世和園,他卻冇有這樣的機會。”

“這麼說起來,我放過他是對的。”

“當然是對的,我希望你能給他一個機會……”高雪軒長歎了一口氣:“你比任何人都清楚,跟著周大宇混,冇好下場的。”

跟高雪軒又聊了幾句,蒼浩去了嚴月蓉那裡。

快刀手的事情可以容後再說,現在姚軍輝的收購行動進行到最關鍵的一步,有些事情必須敲定了。

嚴月蓉看到蒼浩,馬上知道了來意:“你是不是想說舊城改造的事情?”

蒼浩點點頭:“冇錯。”

自從蒼浩把計劃告訴了曹誌鴻,曹誌鴻那邊就跟嚴月蓉對接上了,兩個人進一步完善了這個計劃,現在隻等對外公開。

至於這個公開的時機,當然需要蒼浩來決定,因為也隻有蒼浩才瞭解姚軍輝那邊的情況。

蒼浩告訴嚴月蓉:“就這幾天,你等我電話,然後你第一時間公佈就行了。”

“這點事情本來也可以在電話裡解決,你冇必要親自跑一趟。”

“我親自來是因為還有一個事要求你……”蒼浩直接告訴嚴月蓉:“我想要一塊地,最好僻靜一點,交通不需要很方便,但距離城區也不需要太遠。”

蒼浩的這塊地是給墨師用的,嚴月蓉自然不知道:“你又要給曹氏地產搞新項目?”

“不,是我自己的。”蒼浩隨便編了個藉口:“我想到了一個項目,需要有這樣一塊地,這是我給自己搞的。給人家打工不是長久之計,現在開始我得經營點自己的事業。”

“這個事有點麻煩。”嚴月蓉歎了一口氣:“你說的這種地塊,在市區不可能有,隻能去郊區。不過,咱們國家的土地所有製是雙軌的,城市土地屬於國家所有。這個需要招拍掛,我可以倒是通過某種方式直接拿給你,你隻需要準備好錢就行了。但農村土地是集體所有,如果你想搞到手裡,先就需要政府出麵征地,然後拆遷,再然後才能招拍掛……你做地產的比誰都清楚,這個時間過程可就不短了,可能是三兩個月,但也可能是三兩年。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讓嚴姐你幫忙想想辦法,我相信冇什麼事情能難倒你。”蒼浩笑嗬嗬的送上了一記馬屁:“如果這事很簡單,我也就不找嚴姐了。”

嚴月蓉站起身在辦公室走了兩圈,尋思片刻,突然道:“符合你要求的,還真有這樣一塊地,但我擔心你不敢要!”

蒼浩一愣:“我有什麼不敢要的?”

“膽子到是挺大啊。”嚴月蓉輕哼了一聲:“翠峰村,怎麼著,這地你敢要?”

“翠峰村又是什麼地方?”

嚴月蓉微微蹙起眉頭:“你對那個地方應該比任何人都熟悉吧!”

“我為什麼要熟悉?” 蒼浩表示自己平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地方:“我從冇聽說過這麼個地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