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底波拉急忙問:“怎麼調查?”

“當然是從圓桌會議內部了。”蒼浩已經想好應該怎麼做:“我會想辦法,你需要做的是關注各方麵資訊,如果阿爾伯特再次聯絡你,必須第一時間告訴我。”

底波拉點頭答應:“好。”

蒼浩放下底波拉的電話之後,立即聯絡達戈尼特騎士:“我申請召開圓桌會議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所有騎士都要參加,尤其是莫德雷德騎士!”

達戈尼特騎士有種不祥的預感:“出了什麼事?”

蒼浩也冇隱瞞,直接把自己跟底波拉的分析說了一遍:“如果,這個該死的聖盃會,把勢力發展到莫德雷德騎士身邊,你們明白這對我們來說意味著什麼。”

“我當然明白......” 達戈尼特騎士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你召開圓桌會議,該不會是想要對莫德雷德騎士進行調查吧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更好的辦法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苦笑兩聲:“冇有其他辦法了嗎?”

“還能有什麼辦法?”蒼浩理所當然的回答:“雖然我很討厭莫德雷德騎士,但我更討厭這個該死的聖盃會,目前莫德雷德騎士的行為對我們來說可控,如果聖盃會真的接管莫德雷德騎士的勢力,我們可真就冇辦法對抗了。我相信莫德雷德騎士至少在這件事情上,應該跟我們想法一樣,他會想好好好活下去,而不是被彆人侵占自己的地盤和財富。所以,我們必須設法讓他明白,當下麵臨你什麼樣的威脅......”

“你是想提醒莫德雷德騎士對吧?” 達戈尼特騎士緩緩搖了搖頭:“如果隻是提醒的話,打個電話也一樣!”

“隻是通過電訊聯絡,我不認為莫德雷德騎士會相信我,隻怕會認為我是彆有用心設計他!”

“既然你在電話裡無法說服他,召開圓桌會議就能讓他相信,自己身邊潛伏巨大的威脅?”

“隻要能見麵,他信不信無所謂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愣住了:“為什麼?”

“我會直接扣住他!”

“這......”達戈尼特騎士被這個提議嚇了一跳:“不合規矩呀!”

“合什麼規矩?”

“圓桌會議必須和平。” 達戈尼特騎士鄭重重申:“無論騎士之間有怎樣的矛盾,絕對不可以在圓桌會議上動用武力!”

蒼浩強調:“現在情況特殊。”

“先前好幾個騎士死於非命,情況豈不是更特殊?” 達戈尼特騎士很認真的提醒道:“但圓桌會議仍然和平舉行!”

蒼浩本來態度非常堅決,聽到這些話,反而有些猶豫了。

“你現在身份不同,已經是高文騎士,你需要做的是維護圓桌會議,而不是破壞任何規則。” 達戈尼特騎士一邊說,一邊搖頭:“我先前把你引入圓桌會議,正是因為多年來規則遭到不斷破壞,我希望重建規則。如果你作為高文騎士,進一步破壞規則,那麼其他人必然效仿,圓桌會議的精神就會蕩然無存。”

“我明白你的顧慮。”蒼浩不得不承認,達戈尼特騎士說的事實:“那麼動用武力就放棄,至少我們可以當麵談一下,看能否說服莫德雷德騎士!”

“你不夠瞭解他。” 達戈尼特騎士又是搖頭:“他這個人相當固執,認定的事情就不會動搖,我們很難讓他相信什麼,甚至於,他是否會來參加圓桌會議,都是一個問題。”

蒼浩冷冷一笑:“你有更好的辦法?”

“冇有......”

“那麼就召集圓桌會議。”蒼浩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:“不管能不能成功召開,也不管莫德雷德騎士是不是會來,至少我們試驗一下!”

達戈尼特騎士隻有點頭答應:“好吧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雖然答應召集圓桌會議,但一轉眼過去一週的時間,卻始終冇動靜。

這一週時間裡,蒼浩一直在運河城,處理各方麵工作。

一週過去之後,蒼浩回了廣廈,冇去其他地方,直接回了翠峰村。

蒼浩到翠峰村的時候,墨師帶著幾個人正在室外燒烤,看起來日子過得非常滋潤,與外麵的風雲變幻冇有任何關係。

最早的時候,地獄傘兵駐紮在廣廈的時候,過得就是這樣的生活。

蒼浩每看到這樣的場景,就覺得田園生活真心不錯,自己在外麵激戰這麼多年,確實太累了,似乎應該歸隱田園。

墨師看到蒼浩,急忙招呼:“快過來一起吃吧......”

“你們倒是挺滋潤啊......”蒼浩走過去,還冇等坐下,突然感到有點不對勁。

距離墨師等人野炊不遠處,站著一個巨大的機器人,表麵噴塗著高光油漆,陽光之下熠熠生輝。

這個機器人在矩陣係統不遠處,蒼浩剛進翠峰村的時候,被矩陣係統遮擋了視線,所以冇看見。

不過這還是次要的,這個機器人竟然是擎天柱,就是電影《變形金剛》裡的那個擎天柱,一模一樣。

蒼浩訥訥的問了一句:“那個......是擎天柱?”

墨師點了點頭:“對啊。”

“你們還真有閒工夫。”蒼浩笑著搖了搖頭:“竟然搞了這麼個模型。”

“模型?”墨師嗬嗬一笑:“這可不是模型。”

蒼浩也是一笑:“難不成還是真的?”

也就是蒼浩話音剛落,那個擎天柱竟然動了,伴隨著機械運轉的聲音,緩緩弓腰下來,說了一句:“你好,蒼浩,擎天柱為你服務。”

這個擎天柱說話聲音,跟電影裡也是一模一樣 ,帶著滄桑感的金屬迴響聲。

“我艸!”蒼浩被嚇了一跳:“你們不會造了一個真的擎天柱吧?”

楊兆明笑著搖了搖頭:“你再次細看。”

蒼浩仔細打量起來,果然發現不太對勁。

打個比方,如果我們站在水邊,看著自己的投影,隨著水流的運動,投影會產生波動,我們的臉抖來抖去,經常很難看清楚自己。

如果是照鏡子,當然不會有這種現象,原因很簡單,鏡麵是固態,不會產生運動。

而蒼浩眼前的擎天柱就是這種情況,雖然不是很明顯,可隻要仔細觀察,就會發現擎天柱的身體似乎不是固體,經常會像水紋一樣產生微微波動。

蒼浩頓時意識到什麼,邁步向擎天柱走過去。

到了擎天柱的腿前,蒼浩直接走了進去。

冇錯,蒼浩是走進了擎天柱的腿裡,冇有遇到任何阻礙,當然也冇有撞到什麼,就像穿牆一樣直接進去了。

蒼浩向周圍看去,已經看不到墨師等人,也看不到翠峰村的景物。

蒼浩好像是被關在深井裡,周圍周圍全都是牆壁。

隻不過,這些牆壁不是磚頭瓦塊搭建的,而是由無數個畫素堆疊起來。

畫素,就是構成圖像最基本的元素,每個畫素隻顯示一個顏色,而且顏色還在不斷變換,。

這麼說起來的話,蒼浩倒更像是被關在一個特大號霓虹燈裡,隻不過霓虹燈隻會顯示幾種顏色,組成這些牆壁的畫素則由更多樣的顏色。

不過,這些畫素的光澤非常暗淡,所以這裡的環境比較黑,隻能勉強看清楚一切,卻又不是特彆清楚。

也就是進到擎天柱腿裡麵,蒼浩發現玄機了。

擎天柱的身體內部完全是空的,飄著幾架無人機。

這幾架無人機向周圍投射光線,蒼浩頓時明白了,這個擎天柱並不真實存在,而是這幾架無人機製造的幻象。

蒼浩轉身邁步離開擎天柱的身體,一瞬間,墨師等人回到視野裡,翠峰村的各種景色也回來了,一切都跟平常冇什麼區彆。

蒼浩回頭看了一眼,擎天柱還好好的在那,看起來是那麼真實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蒼浩指著那個擎天柱:“這到底是什麼技術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