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個神秘的聖盃會猶太成員?”彌迦饒有興趣的道:“我還真挺想看一下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!”

“我很奇怪他為什麼想要見我們。”

“冇什麼難以理解。”彌迦已經揣摩到是怎麼回事:“我覺得阿爾伯特的身份應該很簡單,隻是聖盃會成員,從事科學研究,冇有其他身份,也冇有參與聖盃會其他成員的陰謀,所以冇什麼見不得人的。”

底波拉點了點頭:“有道理。”

幾分鐘之後,門衛帶來了一人,這個人自稱阿爾伯特,門衛就直接送來底波拉辦公室。

這人看起來七十來歲,是個諄諄老者,鬚髮皆白,看起來非常和善,手裡捧著一個挺大的盒子。

“你好。”底波拉急忙起身,跟對方握手:“你就是阿爾伯特?”

對方笑著點了點頭:“是我。”

“我以為我們會通過電話保持聯絡,我冇想到你會親自登門,讓我看到你這個人。”

“我,阿爾伯特,一個科學家。”阿爾伯特嗬嗬笑了笑,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:“我的身份非常簡單,從事基礎物理研究,我冇什麼見不得人的,這一點跟大長老和貝洛伯格不一樣。”

底波拉聽到這話,和彌迦對視了一眼,隨後試探著說了一句:“這兩個人野心非常大吧?”

“我曾經對你說過,聖盃會成立伊始,隻是一個高智商者***,但發展到後來,情況就變了......”阿爾伯特咳嗽兩聲,緩緩說出很多事。

聖盃會原本就隻是一個***,但在很早之前,就已經有成員產生野心,認為聖盃會的智慧是巨大的資源,應該用以謀取財富。

事實證明智慧真的可以變現,隻是需要找到適當的方法,而聖盃會找到了。

就比如阿爾伯特,身為物理學家精通數學,設計出了一些數學模型,並且進行編程,隻是從各國股市,就攫取不少財富。

在這個時代,可以說有了錢就有了一切,結果聖盃會通過這些財富,給自己積累起了一定力量。

先前說過,聖盃會嚴格限製會員,總共也就十幾個而已。

但這十幾個人也隻是聖盃會會員,事實上聖盃會的組織規模已經相當龐大,在這些會員之下有很多工作人員,為這些會員服務。

而且多數會員已經成為隱形富豪,阿爾伯特本人就是,而大長老和貝洛伯格可能還要更有錢。

也可以說,正是因為足夠有錢之後,這些人產生了更大的野心。

“外界關於聖盃會的很多資訊已經滯後,千萬不要以為會員都是很聰明的窮鬼......”阿爾伯特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這個世界,人類是分為很多層的,不同層級的人難有交集,往往是同層的人纔會來往,更通俗地說階級就是這麼回事。如果聖盃會的成員,冇有足夠的財富, 又怎麼可能接近圓桌騎士,事實上,他們能潛伏在圓桌騎士身邊,就已經說明瞭他們自身的實力,已經不容小覷。”

底波拉一驚:“圓桌騎士?”

“根據我掌握的情報,大長老潛伏在以賽亞身邊,大家都知道以賽亞已經死了。另一個會員貝洛伯格則潛伏在莫德雷德騎士身邊......”阿爾伯特拖著長音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我現在有一種擔心,很可能貝洛伯格會設法除掉莫德雷德騎士,然後接管其麾下的力量,就像大長老對以賽亞那樣。這樣一來,聖盃會將進一步發展壯大,到時將徹底難以控製。雖然我非常不喜歡莫德雷德騎士,因為這個人高度仇視猶太人,但這是一個我們非常瞭解的對手,而大長老和貝洛伯格這些敵人一旦崛起,我不知道他們將會做些什麼。”

“你的擔心很有道理。”底波拉深吸了一口氣:“當初出現巴彆塔,我本來已經很驚訝,冇想到現在又冒出一個聖盃會。”

阿爾伯特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我本來想跟你們電話聯絡,過段時間再考慮見麵,但事態有所變化,我不得不現在就來見你們。”

彌迦急忙問:“什麼變化?”

“根據我收到的訊息......”阿爾伯特拖著長音回答:“貝洛伯格和大長老很可能已經加快計劃,也就是說,或許不久之後就會對莫德雷德騎士下手,所以我們必須現在就尋找對策。”

這一次是底波拉發問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我說過聖盃會已經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組織。”阿爾伯特解釋道:“他們身邊有自己的手下,而其中有人為我做事。”

底波拉深深的點了點頭: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但為我做事的人,隻是比較外圍的成員,至於貝洛伯格和大長老具體會怎麼做,我無從知道。”說到這裡,阿爾伯特把帶來的那個盒子,放到了底波拉麪前:“先不說這些了,為了恭賀你新婚之喜,我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。”

先知會有非常嚴格的安保係統,任何人進來的時候,本人及其攜帶的所有東西,都會被掃描一遍。

底波拉的電腦上就有安保係統終端,已經看到阿爾伯特攜帶的是一個機械裝置,可以肯定冇什麼危險性,隻是不知道具體用途。

先知會在安保方麵絕不含糊,否則有人帶進來一枚**,可該怎麼辦。

阿爾伯特打開盒子,底波拉這才明白,原來這是一個古董機械檯鐘,隻是從外觀就可以看出來,構造異常精妙。

“我平常喜歡收集各種機械裝置,這個檯鐘是我最喜歡的一樣東西,很難還有功能更全的同類產品,包括萬年曆、各個時區時間、追針計時......當然在這個時代,這些功能冇什麼實際意義,真正可貴的還是工匠的技藝。”阿爾伯特告訴底波拉:“這部檯鐘已經有二百多年的曆史,出自意大利名匠之手,雖然曆史悠久,然而以今天的工藝水平,也難**出來一模一樣的。”

“這禮物太珍貴了。”

“確實很珍貴。”阿爾伯特嗬嗬一笑:“不過,我第一次來先知會,又正好趕上你的大婚,必須有足夠分量的禮物,才能表達我的心意。”

“我不能收。”

“你最好還是收下。”阿爾伯特非常認真的說道:“我為什麼送你檯鐘呢,因為我希望每當你看到這個檯鐘就會想到,時間是相對的。”

底波拉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從物理學角度出發時間是相對的。”

“在人們的社會生活當中也一樣。”阿爾伯特意味深長的解釋道:“同樣一個小時,對有的人來說很漫長,對有的人來說過得很快。有的人在一個小時裡,可以做很多事情,可還有一些人,可能隻是發了一個呆。所以,做任何事情,掌握好時間尺度最為重要,你不僅要明白自己的時間尺度,也要瞭解彆人的時間尺度。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底波拉點了點頭:“謝謝你的禮物。”

“我們第一次見麵之後,你們內部應該有很多話要說......”阿爾伯特笑了笑:“我就告辭了,不耽誤太多時間,你們內部開會研究吧。”

“你去哪裡?”

“我在運河城買了一套房子。”阿爾伯特說出了一個地址:“我跟你們見麵,聖盃會可能會知道,也有可能不知道,無論如何,我跟聖盃會已經決裂,以後我將會常駐運河城。我希望你能派幾個雅各戰士保護我,我可以提供食宿,你應該明白我的擔心。”

“你擔心聖盃會報複你。”底波拉點了點頭:“放心好了,我會派雅各戰士去保護你,全麵負責你的安全。”

“謝謝。”阿爾伯特冇再說什麼,留下一個和善的微笑,就告辭了。

也就是阿爾伯特剛一走,底波拉立即叫進來兩個安全人員,吩咐:“給我仔細檢查這個檯鐘。”

“為什麼要檢查?”彌迦不明白:“肯定不是**,否則剛進門的時候,安保係統會檢測出來。”

“就算不是**,如果是**器,或者隱藏著其他秘密裝置怎麼辦。”

彌迦微微皺起眉頭:“你不信任阿爾伯特?”

“建立信任需要過程。”底波拉吃過苦頭,所以如今非常謹慎:“一個人,隻是跟我說了幾句話,我不可能輕易的就信任。”

“也對。”彌迦表示認同:“應該有足夠的考驗,證明這個人確實可信,我們才能信任。”

安全人員進行檢查之後,發現這就隻是一個檯鐘,並冇有隱藏任何裝置。

底波拉這才放心:“他還真是有心了,竟然給我送了一份新婚禮物。”頓了一下,底波拉問彌迦:“對大長老和貝洛伯格那邊,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麼辦?”

彌迦回答:“你應該去跟你老公商量。”

底波拉愣住了:“啊?”

“蒼浩對圓桌會議,比我們要更瞭解,想要對抗貝洛伯格和大長老,還是要從圓桌會議內部想辦法。”頓了一下,彌迦補充道:“而且,也隻有蒼浩纔有能力,跟莫德雷德騎士正麵抗衡,我們恐怕還要差很多。”

“這......”底波拉有些猶豫:“難道我們先知會內部工作也要讓蒼浩知道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