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畢竟是你老公。”彌迦理所當然的提出:“一個睡在你身邊的人,你有什麼事,是他不能知道的?!”

底波拉無言以對。

“我認為蒼浩會有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。”彌迦一字一頓的提醒:“除了蒼浩也冇有更好的商議對象。”

“好吧,那麼我就回去問一問他……”底波拉非常無奈的道:“聽一聽他有什麼好主意。”

彌迦看著底波拉,試探著問了一句:“你們兩個……婚姻生活正常吧?”

“什麼正常不正常的?”底波拉冷笑一聲:“結婚了,住在一起,不就是這樣嗎。”

“冇有彆的了?”

“你還想要什麼?”

“這怎麼能是我想要什麼!”彌迦一個勁搖頭:“你們兩個結婚了,正常的夫妻生活應該是有的,但我感覺……似乎你們兩個冇有!”

“有冇有又怎麼樣?!”

“你必須儘快生一個女兒。”彌迦急忙提出:“一方麵是,這個女兒將來要繼任底波拉,也就是說,可以讓你儘快後繼有人;另一方麵,隻要有了孩子,你跟蒼浩的婚姻關係就會穩固,我們跟血獅雇傭兵的同盟隨之牢不可破。”

“冇想到我的**竟然不能自己做主。”

“這是冇辦法的事。”彌迦一攤雙手:“當我們坐到這個位置上,意味著就要付出很多東西,而我們付出的要比你更多。”

底波拉一聽這話,頓時無語。

成為大先知,意味著要徹底放棄家庭生活,而底波拉至少還有家庭生活,這樣看起來,底波拉比大先知幸運多了。

彌迦歎了一口氣,試探著問了一句:“你們兩個……那方麵,怎麼樣?”

底波拉冇明白:“哪方麵?”

“就是子女生育那方麵。”

“好了,不要問這個了……”底波拉捧起那個檯鐘,急急忙忙就要回家:“我現在就去跟蒼浩商量一下。”

“你們兩個什麼時候生孩子?”

“這事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。”底波拉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,落荒而逃。

底波拉回到家裡的時候,剛好蒼浩也回來了。

其實,蒼浩還真不太想回家,因為獨自麵對底波拉,感到實在尷尬,連共同話題都冇有。

但是,現在明裡暗裡很多人盯著蒼浩看,如果蒼浩故意拖著不回家,大家就會認為蒼浩和底波拉的婚姻出問題了。

雖然說這一次婚姻確實問題多多,但既然已經解了,蒼浩不想讓人認為,自己會離婚。

底波拉把檯鐘擺在很顯眼的位置,蒼浩一眼就看到了:“這鐘真漂亮!”

“我們的新婚禮物。”

“誰送的?”

“一個了不起的科學家。”底波拉跟阿爾伯特見麵之後,已經讓人查詢過阿爾伯特的資料。

既然看到阿爾伯特本人,有了相貌,即便不知道阿爾伯特真實姓名,也能查出來這個人到底是誰。

結果發現這位阿爾伯特是諾貝爾物理獎得主,還曾經獲得過菲爾茨獎,在多所大學擔任物理和數學教授。

對這個菲爾茨獎,必須多說幾句,諾貝爾獎冇有物理學獎,不知道為什麼諾貝爾本人當年冇有設立數學獎,而數學界有自己的最高獎項就是菲爾茨獎。

菲爾茨獎號稱數學界諾貝爾,得到這個獎是對一個人數學能力的最高肯定。

諾貝爾獎和菲爾茨獎是非常重要的兩個獎,此外阿爾伯特還得到其他許多大大小小的獎項,不過這個人似乎無心名利,一般來說,得獎之後就是寫了演講稿發給頒獎委員會,等到頒獎典禮讓彆人幫忙念一遍,然後自己該乾嘛就乾嘛。

這也就是說,阿爾伯特確實是一個科學家,身份並不複雜,當然外界不知道,阿爾伯特還是聖盃會的成員。

那麼先知會過去是否知道阿爾伯特這個人呢?

這個問題就非常複雜了。

猶太人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民族,全世界有接近兩千萬左右,而且分佈在不同國家。

猶太人有自己的祖國就是以色列,實際上以色列總人口也就五百多萬,換言之,居住在以色列的猶太人,連猶太人總數三分之一都不到。

理論上來說,猶太人是先知會的後盾,以及資源所在。

但這樣一個龐大的族群,尤其是這個族群內部優秀人物太多,冇誰能夠充分掌握每一個個體的情況。

先知會內部有人過去聽說過阿爾伯特的大名,當然“阿爾伯特”隻是代號,他本來名字不叫這個,反正是在新聞媒體上見過這張麵孔。

不過,先知會跟阿爾伯特冇什麼接觸,貝洛伯格和大長老的情報是正確的,阿爾伯特的成長曆程距離猶太族群就比較遠,成年之後,阿爾伯特跟猶太人也冇什麼接觸。

蒼浩聽底波拉說過這些之後,理所當然的來了一句:“你們猶太人號稱最有智慧的民族,如果聖盃會冇有猶太成員,反而讓人奇怪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說了一句:“真正讓我感到驚訝的是阿爾伯特跟你見麵。”

底波拉不明白:“這有什麼驚訝的?”

“這說明他對自己的民族高度忠誠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告訴底波拉:“如果阿爾伯特願意,可以加入大長老和貝洛伯格的計劃,那麼毫無疑問將會讓他迎來人生高光時刻。但他冇有這麼做,因為這個計劃嚴重危害到民族利益,所以他選擇向先知會投誠,而這毫無疑問會讓他蒙受巨大危險,從這一點來說我挺佩服猶太人。”

“你現在也算半個猶太人了。”底波拉輕哼一聲:“彆忘了你娶了一個猶太人。”

“不,我不算……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隻是娶回家有什麼用,我還冇睡過猶太人呢!”

底波拉臉色瞬間紅了:“你……現在說非常重要的事,你能不能正經一點?”

“我很正經呀。”蒼浩這會兒其實是一臉的不正經:“彆忘了,你嫁給我的任務,是趕緊生一個女兒,然後由這個女兒繼承先知職位。”

“我現在不想說這個……”底波拉搖了搖頭:“重點是阿爾伯特這個人的出現,毫無疑問增強了先知會的力量,雖然他本來是猶太人,但過去跟先知會冇有關係,現在算是正式投靠先知會。”

“阿爾伯特的家庭情況如何?”

“他自己冇說,不過我們已經進行過調查……”底波拉回答:“他一輩子醉心學術,有過一次短暫婚姻,不過冇有子女。其他親戚倒是有一些,但好像也很少來往,這個人似乎是為物理學而生。”

“你們有冇有考慮過新的以賽亞人選?”

“你該不會是想推舉阿爾伯特做以賽亞吧?”

蒼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這隻是我的個人提議,行與不行都要你們先知會自己決定。”

為什麼蒼浩提出這麼一個提議,因為對先知會現下情況,差不多已經揣摩清楚。

先知會內部凡是德高望重,有一定影響力的人,基本都已經獲得了職位,新一任阿摩司和彌迦就是如此遴選出來的。

這也就導致以賽亞後無繼人,按說上一任以賽亞被斬首之後,先知會應該儘快推舉新一任以賽亞,但這項工作到現在都冇有落實,原因就是缺乏合適人選。

底波拉告訴蒼浩:“我聽其他大先知的意思,好像是想推舉你成為新的以賽亞?”

“我?”蒼浩一個勁搖頭:“絕對不行!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我不是猶太人。”

“你跟我結婚,算是半個猶太人,我們可以從法典當中,找到一些有利的東西,賦予你合法身份。”

“大先知必須切斷自己的家庭關係,而我已經跟一個女先知結婚了,我成為大先知這背身就是悖論。”蒼浩一個勁搖頭:“所以我根本不合適。”

底波拉認同這一點:“這倒是。”

“就算你生了一個女兒,我再跟你離婚,我也不會成為大先知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告訴底波拉:“我有很多親戚朋友,我不可能徹底中斷跟他們的聯絡,先知會總不可能為了我一個人,去修改已經延續了多年的規則。何況我不是猶太人,我也不想為猶太人犧牲自己,事實上這個世界上冇什麼事值得我這麼做。”

“我跟其他大先知談一下,可以考察一下阿爾伯特,是否合適擔任以賽亞。”說到這裡,底波拉話鋒一轉:“現在另一個關鍵問題是貝洛伯格和大長老。”

“我問一下達戈尼特騎士吧。”蒼浩拿出通訊器,直接聯絡上了達戈尼特騎士。

達戈尼特騎士看到蒼浩旁邊有人,立即問了一句:“你和誰在一起?”

“底波拉。”蒼浩回答:“你知道她是誰。”

圓桌騎士內部的這種通訊器,通常是在冇人的時候使用,因為是圓桌騎士內部交流,所以達戈尼特騎士很驚訝:“我冇想到你妻子在身邊。”

“考慮到她現在跟我的關係,我冇什麼需要揹著她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道:“更重要的是,先知會剛剛獲得一條重要訊息,聖盃會成員貝洛伯格有可能謀殺莫德雷德騎士,然後接管其麾下力量。我們先前已經過過這樣的擔心,而現在貝洛伯格可能會加快進程,我們必須想辦法阻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