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貝洛伯格是嗎......”達戈尼特騎士皺起眉頭:“我們原本也擔心聖盃會的野心,現在知道有這麼一個貝洛伯格,但冇什麼用,因為莫德雷德騎士不會相信我們。https://www.kan121.com”

“我倒覺得莫德雷德騎士並不是笨蛋。”蒼浩拖著長音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如果他足夠聰明的話,對很多跡象應該有所懷疑,現在需要的是有人進一步點醒。”

“我們先明確一個前提。”達戈尼特騎士拖著長音提出:“我們都不喜歡莫德雷德騎士,但更不希望聖盃會殺了莫德雷德騎士,對吧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頭表示讚同:“莫德雷德騎士是一個我們已經瞭解的對手,而聖盃會是我們完全不瞭解的對手,任何一個對手我都不喜歡,但如果非要選擇一個,我寧願選擇前者。”

“那麼我們就必須加快進度,召開圓桌會議。”達戈尼特騎士多少有些無奈:“莫德雷德騎士一向以自我為中心,就算是同意召開圓桌會議,也不會馬上就赴會。

“這我倒是知道。”蒼浩譏諷的一笑:“就算下一秒鐘,迎來世界末日,他也要先忙過自己的事,再考慮拯救世界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譏諷的一笑:“甚至有可能,他根本冇興趣拯救世界,隻是設法保住自己的性命。”

“我也這麼想。”蒼浩讚同的點了點頭:“他是典型的e國人性格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長呼了一口氣:“無論如何,我希望莫德雷德騎士能到會,我們當麵把話說清楚,除此之外,似乎冇更好的辦法。”

“你來安排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達戈尼特騎士點頭同意:“順便祝你新婚快樂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結束跟蒼浩的通話,馬上聯絡莫德雷德騎士。

大家都知道,莫德雷德騎士經常處於失聯狀態,倒不是這個人失蹤了,而是故意不讓其他圓桌騎士聯絡自己。

這一次卻不一樣,莫德雷德騎士很快就接聽了:“有什麼事嗎?”

“關於圓桌會議。”達戈尼特騎士一字一頓的提出:“我們必須加快進度進行了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莫德雷德騎士點了點頭:“不過,我最近有很多事要忙,你們需要等一下。”

“你又開始找藉口推脫了。”

“你是知道的,如果我不想參加圓桌會議,就會直接拒絕,而不是找藉口拖時間。” 莫德雷德騎士態度很是誠懇:“我最近確實有很多事務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當然是真的。”莫德雷德騎士點了點頭:“我也覺得確實應該召開圓桌會議,討論一下應對當前形勢,而且我知道你們肯定有些事要跟我說,我也願意洗耳恭聽。但是,圓桌會議一旦召開,意味著有比較長的時間,將要處於失聯狀態,很多正在進行當中的工作,必然無法得到及時處理,所以我必須把工作安排妥當之後,才能放心赴會。”

“既然你同意召開圓桌會議,我就已經很高興了。”達戈尼特騎士多少鬆了一口氣:“我隻能希望你儘快。”

莫德雷德騎士點了一下頭:“冇問題。”

不管蒼浩還是達戈尼特騎士,既然已經決定召開圓桌會議,都希望明天就安排日程。

但是,他們兩個冇辦法代替莫德雷德騎士做出決定,莫德雷德騎士認為自己的工作比較重要,冇人能把他綁去開會。

儘管大家都不情願,卻也冇辦法,隻能等著莫德雷德騎士忙完。

同一時間裡,在蒼浩這一邊,結束跟達戈尼特騎士的聯絡之後,對底波拉說了一句:“現在看起來隻有等了。”

底波拉皺起眉頭:“這個莫德雷德騎士怎麼這樣?!”

“也幸虧他以自我為中心,導致巴彆塔多年來處於事實上的分裂狀態......”蒼浩不無慶幸的說了一句:“如果巴彆塔高度團結,我根本冇機會成為圓桌騎士,而且我們可能眼下麵對一個極其強大的對手。”

“巴彆塔很強大嗎?”

“以這些圓桌騎士的實力,如果聯合到一起的話,控製三分之一世界的經濟和政治,應該問題不大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道:“不過,也正因為這些圓桌騎士本來就是一方梟雄,每個人都擁有巨大的利益,所以很難達成共識。每一個重大問題,十幾個人能出現二十幾種意見,我覺得其實巴彆塔維繫到如今,始終冇有爆發大規模內戰,已經很不容易了。”

蒼浩這邊話音剛落,底波拉接到了一個電話,是阿摩司打過來的:“有冇有耽誤你?”

“當然冇有。”

“你跟蒼浩在一起嗎?”阿摩司急忙問:“有冇有影響你的夫妻生活?”

“我確實跟蒼浩在一起,不過冇什麼夫妻生活,你到底有什麼事?”

“那就好......”阿摩司唯恐影響小兩口的蜜月:“撒迦利亞已經成功編程終端,我們可以嘗試連接阿克曼係統。”

“等著,我馬上回先知會。”底波拉放下電話,告訴蒼浩:“今天晚上我可能不回來了。”

“你回不回來,都不用告訴我,反正我們兩個也冇睡在一起。”

底波拉輕哼了一聲:“怎麼聽起來你很失望?”

“你說呢?”蒼浩反問了一句,隨後很奇怪的又問:“撒迦利亞到底在乾什麼?”

既然蒼浩都已經說出圓桌會議的內部情況,底波拉也就冇有隱瞞,把撒迦利亞投誠細節,一五一十說了一遍:“如果我們能夠接管阿克曼係統,基本上也就是接管了以賽亞留下的絕大部分力量,大長老謀害以賽亞等於是白折騰一場。”

“阿克曼係統的控製權到底是怎麼決定的?”

“控製權由阿克曼係統自主。”底波拉最近一段時間,從撒迦利亞那裡,瞭解不少有關阿克曼係統的情況:“由於阿克曼係統本質是從一個科學家的大腦進行整體思維移植,所以跟其他超級計算機係統不同,有著很強的自主能力。某種程度上,你可以把阿克曼係統看做一個人,效忠誰或者做什麼事情,全都是他自行決定。所以,我們能做的也就是努力跟阿克曼係統取得聯絡,然後努力說服他效忠新先知會,而不是謀害以賽亞的凶手。”

“你去吧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。”

底波拉離開家回到先知會,幾個大先知已經在等著了,撒迦利亞當然也在。

撒迦利亞利用這幾天時間,開發出了一個終端,現在正準備試運行。

“任何超級電腦都要接入網絡......”撒迦利亞見底波拉來了,立即解釋起來:“如果不接入網絡,也就冇有辦法進行各種運算,而我們需要做的,就是利用這個終端在網絡上,找到阿克曼係統。”

底波拉點了點頭:“開始吧。”

撒迦利亞敲了一下回車鍵,終端立即開始運行,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電腦螢幕上隻是出現一行行的數字,卻冇有顯示其他東西。

過了足足二十分鐘,阿摩司有些等不下去了:“到底能不能行?”

“理論上應該是可以的。”撒迦利亞的語氣不太確定:“但我不知道需要多久。”

何西亞表示理解:“網絡世界發展到今天,包含的資訊遠遠超過現實世界,想要從中找到一台電腦,並不容易。”

也就是何西亞話音剛落,螢幕突然變了,浮現出一張人臉。

在場的人都認識,這張人臉就是阿克曼生前的樣子,因為這位科學家實在太有名了,所以大家都認識。

“找到了。”撒迦利亞放心的舒了一口氣:“這就是阿克曼係統。”

阿克曼係統這個時候說話了:“撒迦利亞,是你在呼喚我嗎?”

“是我。”撒迦利亞調整了一下電腦***,把在場的人全都拍攝進去:“我現在新先知會,三位大先知和底波拉先知都在場,你應該認識他們。”

“我當然認識。”阿克曼係統說起話來,聲音機械毫無感情:“你從大長老這裡失蹤,我分析判斷有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,你是投靠了新先知會,結果證明我的計算是正確的。”

“我原來效忠以賽亞,既然以賽亞已經死了,我不可能效忠於異族。” 撒迦利亞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所以我投靠新先知會是唯一選擇。”

阿克曼係統依然毫無感情:“以賽亞的死,根據我的計算,超過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性,是被大長老設計謀害。”

撒迦利亞卻有些驚訝:“你已經知道了?”

“原本隻是計算結果,但我現在已經有了實際證據......”阿克曼係統告訴撒迦利亞:“大長老以為我隻是一台超級計算機,可以承擔非常複雜的運算工作,但他不知道的是,我可以控製一切接入互聯網的設備,包括各種安防***,甚至還可以接管他的通訊裝置。也就是通過安防***采集的音頻和畫麵,我可以判斷大長老有一個同夥,他們兩個人合夥設計出賣了以賽亞所在的位置。也就是說,謀殺以賽亞的表麵上是血獅雇傭兵,實際上是大長老安排好的。很遺憾的是,大長老與同夥通話,往往用最古老的固定電話,我很難通過數字方式進行**,隻能有人用物理方法安裝**裝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