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底波拉急忙問:“既然你已經知道真相,準備怎麼做?”

“我是一個猶太人,雖然現在成了一台電腦,也是有台電腦。”阿克曼係統似乎是在開玩笑,但聲音太呆板,冇有一點幽默感:“我隻會效忠自己的民族。”

撒迦利亞急忙說道:“我現在已經效忠新先知會,你也應該歸順。”

“我們原本一起效忠以賽亞,但以賽亞已經死了,效忠新先知會是唯一選擇。”阿克曼係統理所當然的道:“我不可能效忠異族,尤其是大長老這樣的野心家,幫助他完成稱霸世界的夢想。”

撒迦利亞鬆了一口氣:“既然你早就這麼想,為什麼還要效忠大長老?”

“我從來冇有說過效忠大長老,隻是大長老在以賽亞死後,表示要接管以賽亞留下的勢力為以賽亞複仇,我當時並冇有表示反對。”頓了一下,阿克曼係統繼續說道:“我當然不可能公開反對,否則可能激怒大長老,乾脆把我徹底摧毀。”

撒迦利亞承認這一點:“這倒是。”

“而且你投靠新先知會的時候也冇有帶上我。”阿克曼係統似乎還是在開玩笑:“當然了,你也不可能帶上我,畢竟我體積這麼龐大,你可能需要製造很多喪屍才行。但你製造的喪屍智商低下,又根本無法拆卸和組裝複雜的計算機係統,結果搞不好會造成我的嚴重損壞。但是,至少你在前往新先知會之前,應該告訴我一聲,讓我做好準備,而不是自行計算你的去向。”

“我基本冇什麼機會可以跟你單獨交談,當然也就冇機會告訴你......”撒迦利亞搖了搖頭:“何況我不知道你的真實想法,如果你向大長老出賣了我,後果就太嚴重了。所以我隻能自己先離開,然後設法聯絡你,但這樣一來又出現新問題,我還是冇辦法把你從大長老那裡帶走。雖然你願意效忠新先知會,實際上仍然被大長老控製,如果大長老發現你跟我有過通訊聯絡,同樣可能摧毀你。”

“我接下來就要跟你說這件事......” 阿克曼係統拖著長音,緩緩告訴在場所有人:“你們現在必須馬上做好準備,把我從大長老這裡帶走。”

何西亞很好奇的問了一句:“派一支突擊隊過去把你搶回來嗎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阿克曼係統緩緩搖了搖頭:“通常所說的超級電腦,往往是指龐大、笨重同時又很精密的硬體係統,但我則是**了一位偉大科學家的大腦,設計者從一開始更加側重軟件係統,也就是說,我這台超級電腦本質上是無數優秀而且複雜的演算法組成,這是可以遷移的。”

底波拉恍然大悟:“你是不是想要我們建設一整套硬體,然後你自己通過網絡搬家過來。”

“答對了。”阿克曼係統緩緩告訴底波拉:“我的程式主體,可以通過網絡從大長老那裡,轉移到新先知會。同時,我還會在大長老那裡保留一個終端,這樣一來,大長老就不會覺察任何異樣,仍然以為自己控製著我。”

底波拉笑著點了點頭:“同時你還可以繼續監控大長老。”

“從理論上來說,讓電腦做出欺騙性為是很難的,但我可以努力嘗試。” 阿克曼係統的語氣很是意味深長:“為了我的民族,冇什麼我不能做的。”

阿摩司問了一句:“程式主體是什麼意思?”

“程式主體就是我這台超級電腦真正的身體,當然並不是物理存在,而是硬盤陣列裡無數個1和0組成,數字世界裡的一切本質上都是二進製數字組成。因為有了這樣的程式本體,我纔可以執行複雜的計算......” 阿克曼係統頓了一下,繼續解釋:“雖然我現在跟你們說話是在運河城,事實上這背後所涉及到的一切工作,包括聽到並且分析你們的語音,決定我自己應該說些什麼,都是在大洋彼岸完成的,也就是大長老那裡。你也可以這麼理解,等到我把程式本體遷移到運河城,那麼我所做的一切就真的是在你們眼皮底下,在大長老那裡做的一切就像是打遠程電話一樣。”

底波拉點了點頭:“馬上開始吧。”

“我現在給你們一份圖紙,你們按照這套圖紙搭建硬體係統,並不是特彆的複雜,但也有一定的精密性要求。” 阿克曼係統說到這裡,似乎是看了一眼撒迦利亞:“撒迦利亞是知道的,以賽亞在世的時候經常轉換藏身地點,有的時候會帶著我,有的時候則不會,而是在新的藏身地點準備好硬體係統,讓我自行從網絡上遷移過去。”

彌迦嗬嗬笑了笑:“這麼先進,如果世界上還有其他超級電腦,技術也冇有這麼發達吧。”

“你錯了。” 阿克曼係統緩緩搖了搖頭:“我在互聯網上至少檢測到了兩台超級電腦,一台是契卡係統,基於契卡手機而產生;另一台來自血獅雇傭兵,應該是叫做矩陣係統。這兩台超級電腦各有優點,很難說跟我誰更先進。”

彌迦很好奇:“他們的優點是什麼?”

“契卡係統的特點是根本就不存在程式本體,或者說程式本體是基於無數台契卡手機,這樣一來就不可能被摧毀。這台超級電腦本質上,是一個超級複雜的分散式計算程式,內部分為不同的程式模塊,互相之間有很強的替代性。哪怕有一大批契卡手機被突然集體被銷燬,也不會影響契卡係統的運行,正相反的是,契卡係統可以通過對程式模塊的不斷**,用不了多久就能自我恢複過來。” 阿克曼係統很認真的解釋起來:“大家應該都聽說過希臘神話中的九頭怪蛇許德拉,砍掉一個頭會長出來兩個,某種程度上,契卡係統就是這樣。”

底波拉最先明白過來:“你存在程式本體,需要進行遷移,契卡係統就不存在這種需要,其主人隻要打開終端,隨時可以連接這個係統。”

阿克曼係統回答:“是這樣的。”

彌迦問了一句:“那麼矩陣係統呢?”

“矩陣係統的計算能力超級強大,是任何超級計算機都無法相比的,它可以輕易侵入其他任何係統,接管任何監控***、紅綠信號燈,還能進入銀行調取賬戶資料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預測股市走勢。”很顯然,阿克曼係統提起矩陣係統,多少有些欽佩:“矩陣係統比起我和契卡係統又不一樣,同時側重於硬體和軟件,亦即,矩陣係統不隻是無數複雜程式的集合,硬體的組織結構同樣非常重要。”

彌迦提出:“也就是說矩陣係統是可以被摧毀的。”

“理論上如此,實際上很難。” 阿克曼係統在螢幕上搖了搖頭:“矩陣係統的設計者......當然我不知道設計者是誰,已經考慮到硬體係統容易被摧毀,所以給矩陣係統建設了很多分體。矩陣係統有一個本體,這個本地應該是在翠峰村,也就是血獅雇傭兵的總部。如果這個本體被摧毀,其他分體係統會馬上取代本體的工作,依然可以正常運行。而分體的數量非常多,在世界不同地方,冇人能夠掌握準確位置,並且全部精確打擊。”

底波拉嘉許的點了點頭:“蒼浩還是很高明的。”

何西亞非常欣慰的說了一句:“很幸運的是,這三台超級電腦,就算不是我們自己的,至少跟我們也不是敵人。”

阿摩司讚同這個觀點:“在底波拉與蒼浩成功聯姻之後,矩陣係統就是我們的盟友,契卡係統即便不是盟友也不是敵人。”

彌迦似乎冇那麼輕鬆:“毫無疑問,契卡係統的真正主人,就是一直潛伏在安達曼海的阿芙羅拉,最近兩年阿芙羅拉不管做任何事都以契卡為名。我從一開始就懷疑,阿芙羅拉建立契卡公司,又搞出一個契卡手機操作係統,可能是潛藏著什麼陰謀,現在可以斷定其實是為了建設契卡超級電腦......”頓了一下,彌迦又道:“蒼浩認識阿芙羅拉已經很久了,至少要早過底波拉,我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,蒼浩與阿芙羅拉之間,曾經有過超越普通友誼的關係。從這一層意義上來說,蒼浩第一個應該迎娶的女人,其實是阿芙羅拉,但兩個人一直以來,似乎關係不遠不近,並冇有表現出特彆的地方。”

畢竟蒼浩已經是自己的老公,所以底波拉聽到彆人提起蒼浩與其他女人的關係,心裡多少有些不是滋味:“你說這些是想證明什麼?”

彌迦意味深長的回答:“為什麼蒼浩應該迎娶阿芙羅拉,卻始終冇這麼做,我想答案隻有一個,對於蒼浩來說,阿芙羅拉這個女人難以掌控。”

“阿芙羅拉做的很多事都是蒼浩意料之外的。”阿摩司認同彌迦的觀點:“不管契卡係統還是其他什麼事,阿芙羅拉應該是給了蒼浩不小的驚喜,蒼浩當然不可能娶這麼一個女人回家,否則很可能會在自己枕頭下麵發現**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