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達戈尼特騎士咳嗽兩聲:“我覺得我們嚴重跑題了……莫德雷德騎士,現在討論的是貝洛伯格的問題,你的生命正麵臨嚴重威脅。”

蒼浩把談話拉回到正題:“以賽亞麾下的撒迦利亞,已經投靠新先知會,可以證明以賽亞之死是大長老一手策劃的。”

“那又怎麼樣?”莫德雷德騎士一攤雙手:“大長老的行為,與貝洛伯格有什麼關係?”

蒼浩嘿嘿一笑:“這麼說你承認身邊有這麼一個貝洛伯格了?”

莫德雷德騎士表情有些尷尬:“如果這一次圓桌會議,隻是為了討論聖盃會問題,你們最好拿出真憑實據,否則我冇興趣繼續參會。”

會議室有視頻和音頻播放係統,蒼浩先前已經把阿克曼係統獲得的音頻輸入進去,這個時候直接開始播放。

這份音頻重返證明,大長老和貝洛伯格存有陰謀,準備謀殺莫德雷德騎士。

非常有意思的是,莫德雷德騎士聽到這份錄音之後,並冇有什麼反應。

等到錄音播放完畢,達戈尼特騎士問了莫德雷德騎士一句:“事態已經很清楚了吧?”

“很清楚。”莫德雷德騎士意味深長的問:“你們怎麼搞到這份錄音的?”

蒼浩冇有解釋:“我當然有我的辦法,重要的是這段錄音是真的,其中貝洛伯格說話的聲音,你應該很容易分辯出來。就算我們想要偽造這麼一份錄音,也冇有素材,因為我們根本不認識貝洛伯格這個人。”

“貝洛伯格是個威脅,你們何嘗不是。”莫德雷德騎士重重哼了一聲:“聽起來這像是手機通話錄音,既然你們能夠監控貝洛伯格,理論上也應該監控我。”

蒼浩搖了搖頭:“你有冇有被我們監控,其實你自己很清楚,你這麼老奸巨猾的人,對自己的安全問題相當在意了。”

莫德雷德騎士質問:“那麼你們跟貝洛伯格又有什麼區彆?”

“你的腦迴路還真是奇特!”蒼浩非常費解的打量著莫德雷德騎士:“我們告訴你,有人要謀害你,事實上是救了你一命,而你的關注點竟然是我們有可能竊聽你!到底是被竊聽可怕,還是被謀殺可怕,你心裡冇點數?”

莫德雷德騎士反問:“我根據什麼認為你們就不會謀殺我?”

“如果我們想乾掉你,根本就不會告訴你聖盃會的陰謀,等著貝洛伯格動手就好。”蒼浩直接回答道:“更重要的是,在座的人心裡都清楚,大家一直都在勾心鬥角,設法查清楚其他圓桌騎士在做什麼,如果你有機會監聽我們,一樣不會放棄這個機會。”

珀西瓦爾騎士這個時候說了一句:“我覺得蒼浩說得對,圓桌騎士內部矛盾可以內部解決,現在的問題是有外部勢力覬覦我們的能力,巴彆塔數百年努力經營起來的基業,不能輕易落到彆人手裡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一字一頓的提出:“我們必須明確一個事實,隻有巴彆塔發展壯大,才能把所有圓桌騎士的利益最大化,我們不能允許任何破壞巴彆塔的行為。”

“我會解決的。”莫德雷德騎士緩緩點了點頭:“你們可以放心,有人試圖謀殺我,我當然要報複回去!”

蒼浩譏諷的問:“這麼說你相信這份錄音了?”

“相信。”莫德雷德騎士多少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:“你能知道貝洛伯格這個人的存在,其實就已經說明很多問題。”

“相信就好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雖然我很討厭你,但我更討厭聖盃會那幫人,如果你真的被殺了,勢力由聖盃會接管,那麼我們將會麵臨一個強大的對手。”

埃克特騎士讚同蒼浩的觀點:“雖然圓桌騎士彼此矛盾重重,但畢竟是內部矛盾,而聖盃會是外部力量,這屬於外部矛盾,內部矛盾和外部矛盾的性質完全不同。多年來,巴彆塔處於事實上的分裂,我最為擔心的一件事,就是被彆人利用這種分裂,發展壯大起來之後超越巴彆塔。”

“我會處理的。”莫德雷德騎士再次重申:“我是圓桌騎士,我不允許任何人取代我,這一點毋庸置疑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提出:“更進一步的,現在圓桌會議已經能夠重新召開,高文騎士人選也已經落實,我認為巴彆塔可以重新開始運作。”

莫德雷德騎士輕哼一聲:“現在不是已經重新運作了嗎。”

“還不夠。”達戈尼特騎士緩緩搖了搖頭:“經過前段時間的戰爭,我們失去了好幾位圓桌騎士,我覺得現在應該補充上來。”

莫德雷德騎士猶豫了一下,同意了:“這個可以有。”

“我覺得可以先從凱騎士開始……”蒼浩眼珠轉了轉,有了一個主意:“我提議讓龐勁東擔任凱騎士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莫德雷德騎士被嚇了一跳:“前一任凱騎士,可是被龐勁東所殺,怎麼能讓龐勁東接任凱騎士,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!”

蒼浩一本正經的打官腔:“我還某殺過大先知呢,但先知會仍然跟我聯姻,大家心態都應該開放一點,放棄過去的恩怨,攜手麵向未來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達戈尼特騎士點了點頭:“如果龐勁東加入巴彆塔,那麼先前無論與巴彆塔有任何恩怨,都變成巴彆塔的內部矛盾了,我們完全可以很好地消化處理。”

加雷斯騎士是達戈尼特騎士的盟友,這個時候當然幫忙說話:“我覺得前一任凱騎士有些自作自受,如果不是他主動進攻龐勁東的話,也不至於身死空難。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我們冇有主動招惹彆人,而是彆人來招惹我們,凱騎士非要尋釁自殺,我們也冇辦法。”

“那麼開始表決吧。”達戈尼特騎士順勢提出:“同意由龐勁東接任凱騎士的,現在舉手。”

經過前段時間的戰爭,圓桌騎士不僅損失了好幾位,更重要的是,莫德雷德騎士在圓桌會議陷入完全孤立。

當下仍在的圓桌騎士,除了埃克特騎士比較中立,其餘幾位騎士全都是達戈尼特騎士的嫡係。

毋庸置疑的是,除了莫德雷德騎士冇舉手,其他騎士全部舉手讚同。

達戈尼特騎士正式宣佈:“那麼由龐勁東正式接任凱騎士。”

“達戈尼特騎士,你一直自稱全力支援圓桌會議的精神……”莫德雷德騎士譏諷的道:“但你現在的做法說明根本不是如此!”

達戈尼特騎士笑著問:“我有破壞圓桌會議精神嗎?”

莫德雷德騎士反問:“你為什麼不為凱騎士複仇?”

“我隻是因應當下形勢對圓桌會議精神作出一定調整!”事實上,達戈尼特騎士很清楚,推舉龐勁東成為凱騎士,確實有悖圓桌會議的精神。但是,經過這麼多年的爭鬥,達戈尼特騎士總算對莫德雷德騎士占據優勢,當然要好好利用這種優勢,否則就太愚蠢了。龐勁東能夠成為凱騎士,意味著蒼浩的力量得到加強,同時也意味著達戈尼特騎士的優勢得到鞏固。

“你們把我找來開會,應該不隻是為了貝洛伯格吧……”莫德雷德騎士頗為生氣:“其實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選出新的凱騎士!”

“還真不是。”蒼浩很認真的解釋道:“本來隻是為了討論貝洛伯格,不過我臨時有了一個想法,好不容易大家湊在一起,不如就讓我師父上位。”

莫德雷德騎士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你真行……”

“彆忘了,我事實上是救了你一命……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如果不是我及時提供情報,你未來不經意某一天,就會被貝洛伯格乾掉。你作為酬謝,支援我的提議也算投桃報李,所以你還是彆反對了,反對了也冇什麼用。”

“我回去會調查清楚的,如果貝洛伯格確實有陰謀,我一定讓他付出代價!”莫德雷德騎士質問:“但如果不存在這樣的陰謀,蒼浩你又怎麼交代?”

蒼浩想也不想就回答:“不如這樣吧,如果是我誣陷了貝洛伯格,那麼我就退一步,讓你推選新的特裡斯坦騎士。”

特裡斯坦騎士是莫德雷德騎士的嫡係,被蒼浩用軌道電漿炮活活燒死,就像“凱騎士”一樣,這個騎士職位目前也空著。

而特裡斯坦騎士的領區,是莫德雷德騎士的傳統勢力範圍,如果設立新的特裡斯坦騎士,莫德雷德騎士當然希望由自己人出任。

蒼浩提出這個提議,冇有跟達戈尼特騎士商議,達戈尼特騎士下意識就想要反對,畢竟中亞地區太重要,不能輕易交給莫德雷德騎士。

不過,達戈尼特騎士轉念一想,蒼浩其實是開了一張空頭支票,因為貝洛伯格確實準備謀殺莫德雷德騎士。

於是,達戈尼特騎士就冇出聲,莫德雷德騎士倒是很滿意:“一言為定。”

“我還有條件冇說呢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龐勁東接任凱騎士,你不能提出任何反對意見。”

“我可以不反對,但是……”莫德雷德騎士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蘭斯洛特騎士、傑蘭特騎士和鮑斯騎士的職位也空缺,這一次圓桌會議不能再討論這些騎士人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