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莫德雷德騎士提出這個要求原因很簡單,蒼浩和達戈尼特騎士已經占據壓倒性優勢,如果再討論其他其實人選,肯定也是蒼浩和達戈尼特騎士能夠決定。

所以,如果繼續推舉新的圓桌騎士,形勢就會對莫德雷德騎士更加不利,不但以後處境更加孤立,想翻盤都冇機會。

莫德雷德騎士目前唯一的選擇,就是儘可能拖延選舉新的圓桌騎士,然後設法扳回一局。

當下莫德雷德騎士已經有了計劃,先回去查清楚貝洛伯格的事,接下來設法讓蒼浩和達戈尼特騎士同意,由自己安排新的特裡斯坦騎士。

隻要能夠重新掌握中亞地區,對莫德雷德騎士來說,也算是收複失地了。

“可以。”蒼浩依然不問達戈尼特騎士,直接同意了“這次會議可以到此結束。”

莫德雷德騎士豁然站起“那麼大家就各自去忙吧。”

“等一下”蒼浩嗬嗬一笑“這一次你同意出席圓桌會議,還真是難得,我希望能夠常態化,以後召開圓桌會議,你也能準時參加。”

莫德雷德騎士淡淡然丟下了一句“那就要看圓桌會議是否能的要求。”

圓桌會議籌備一個星期,實際上冇用一個小時,就結束了。

圓桌騎士離場之後,冇有互相交談什麼,各自離去。

蒼浩回到運河城之後,剛到家中坐穩,接到達戈尼特騎士的聯絡“你為什麼不問我的意見,就直接決定各項事務?”

“我覺得冇有必要問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回覆“這一次圓桌會議,本質上就是為瞭解決貝洛伯格問題,除此之外,冇有其他事情需要談。”

“既然不談其他事情,為什麼你推舉龐勁東接任凱騎士?”

“因為這是一個機會。”蒼浩很認真的解釋“從莫德雷德騎士表現可以看出,其實已經懷疑貝洛伯格的真實圖謀,一個人在猜疑不定的時候,心理防線最脆弱,這個時候提出新的凱騎士人選,很容易獲得通過。正相反的是,等到莫德雷德騎士解決貝洛伯格,隻怕我們就很難推舉人選,我本來冇有推舉人選的想法,也是臨時起意。”

“既然如此為什麼不乾脆多拿下兩個騎士?”達戈尼特騎士多少有些不滿“可你直接就宣佈會議結束!”

蒼浩反問“你認為推選其他騎士,莫德雷德騎士會答應?”

達戈尼特騎士冇有回答。

“他肯定不會答應。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“同意我師父接任凱騎士,已經是莫德雷德騎士最大讓步,如果我們繼續推舉新的騎士,意味著莫德雷德騎士將會在圓桌會議徹底失去話語權,那麼就可能跟我們拚死一戰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不得不承認這一點“這倒是。”

“所以這一次圓桌會議我們已經贏了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告訴達戈尼特騎士“適當的時候,要見好就收,如果太貪心的話,就可能把現有勝利果實也吐出去。”

“也有道理。”達戈尼特騎士嗬嗬笑了笑“不過我還是冇想到,你借這個機會,推舉了自己的師父。”

“你有意見?”

“我冇意見。” 達戈尼特騎士搖了搖頭“如果我有意見,也不可能支援你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蒼浩滿意的點了一下頭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那就是徹底控製圓桌會議,繼續打壓莫德雷德騎士,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立場是一致的。但是,這不能一蹴而就,而是需要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,如果莫德雷德騎士那麼容易對付,你也不會拉我加入圓桌會議。”

蒼浩跟達戈尼特騎士又聊了幾句,就結束通訊,剛好這個時候,底波拉也回來了。

底波拉看到蒼浩就是一愣“你怎麼回來了?”

“我為什麼不能回來?”

“你不是去參加圓桌會議了嗎?”底波拉以為蒼浩要一走好幾天“難道會議取消了?”

“不是取消,而是結束了,隻進行了不到一個小時。”

“準備了一個星期,竟然隻開了這麼短?”

“對。”蒼浩緩緩點了一下頭“很多重要事項,其實一個小時就已經足夠,甚至幾分鐘都可以。”

“解決貝洛伯格了?”

“貝洛伯格的問題屬於莫德雷德騎士。”蒼浩拖著長音告訴底波拉“這一次圓桌會議有一個意外收穫。”

“快說一說是什麼?”

“龐勁東成為新任凱騎士。”蒼浩把經過給底波拉大致說了一下“我知道達戈尼特騎士其實不太滿意,因為這意味著我在圓桌會議的影響力會擴大,但他為了牽製莫德雷德騎士,除了支援我冇有其他選擇。”

“讓你這麼一說,圓桌會議倒好像是國際關係了”底波拉笑了笑“當年米國和e國冷戰,給了華夏以機會和平發展,於是華夏搞改革開放,修複與西方世界的關係,在獲得西方的投資和市場之後,一躍成為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。”

“圓桌會議也是如此,達戈尼特騎士和莫德雷德騎士的爭鬥,成就我成為圓桌騎士,進一步的,還把我師父拉了進來。”

“這是達戈尼特騎士始料不及的。”底波拉意味深長的對蒼浩提出“這樣看起來的話,就算有機會乾掉莫德雷德騎士,你也不能這麼做,必須讓莫德雷德騎士長命百歲,那麼接下來你就可以在兩大陣營之間左右漁利。”

“還真是這個道理,雖然我非常討厭莫德雷德騎士,但基於現實利益需要,莫德雷德騎士有存在的價值。”

底波拉緩緩點了點頭“必須是你的力量足夠發展壯大,已經可以跟達戈尼特騎士正麵抗衡,再考慮讓莫德雷德騎士去死。”

“也是基於這種考慮, 我才戳穿貝洛伯格的陰謀”蒼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“如果,我是說如果貝洛伯格真的殺了莫德雷德騎士,那麼圓桌會議就會出現一個新的空缺,達戈尼特騎士想要推選誰接任都可以。原因很簡單,先存在圓桌騎士除了我之外,基本都是達戈尼特騎士的嫡係,基於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,達戈尼特騎士可以在任何職位上,安排自己的人。未來,莫德雷德騎士的人選,都可以是達戈尼特騎士決定,而達戈尼特騎士冇有了莫德雷德騎士這個威脅,就可能把我看做威脅了。”

“你告訴龐勁東這個訊息了嗎?”

“還冇。”蒼浩打了一個哈欠“這一整天時間就冇閒著,我打算先睡一覺,明天早晨再去見師父。”

本來蒼浩想對底波拉提出,乾脆兩個人一起睡,可自己實在是太累,救自己進了臥房。

第二天早晨,蒼浩起床之後,直接去了龐勁東辦公室“恭喜師父,賀喜師父!”

“喜從何來?”

“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凱騎士了。”

“哦?”龐勁東一挑眉頭“詳細說一下!”

蒼浩大致講了一下圓桌會議的決策經過“眼下圓桌會議局勢微妙,正好了一個機會,發展鞏固我們自己的力量。”

龐勁東不鹹不淡的應了一聲“是嗎。”

“怎麼看起來你好像不高興?”

“我為什麼要高興?”龐勁東搖了搖頭“你也知道凱騎士給我們製造了多大的麻煩,現在讓我自己擔任凱騎士,有點我成為自己最討厭的人那種感覺。”

“凱騎士隻是一個職位,你可以是,我可以是,其他人也可以是。”蒼浩不認同龐勁東的觀點“給我們造成麻煩的那個凱騎士,代表的隻是他這個人自己,而不是凱騎士這個職務,所以我不覺得你應該有什麼心理障礙。更何況,你現在東南亞地區的影響力,比前一任凱騎士更加強大,完全有資格接任這個職務,我覺得圓桌會議應該也是找不到更合適的人選,才接受了我的提議。”

龐勁東若有所思的點了一下頭“有道理。”

“如果有機會,應該輸送更多自己人進入圓桌會議”蒼浩說到這裡,緩緩搖了搖頭“但除了凱騎士之外,暫時冇有其他機會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,我為什麼對成為圓桌騎士不熱衷?”冇等蒼浩回答,龐勁東又道“其實還有一個原因,你自己從加入巴彆塔之後,可曾得到過什麼利益?”

“實質性的目前還冇有。”

“問題就在這裡。”龐勁東鄭重的點了點頭“原則上來說,巴彆塔應該是一個強大的全球性聯盟,不同地區的梟雄聯合起來,實現資源共享,但在實際當中我冇有看到這個原則的具體體現。就比如誅殺以賽亞,其實本不需要你親自動手,達戈尼特騎士完全可以代勞,畢竟大家都是圓桌騎士,難道不應該利益互換。然而,仍然是血獅雇傭兵親自遠征半個地球,達戈尼特騎士除了一點情報之外,什麼都冇做。這就讓我很懷疑,巴彆塔的存在到底有什麼價值,可能根本不想一直以來各種傳說那麼強大。”

“你說的這個問題我也考慮過。”蒼浩拖著長音解釋道“歸根到底還是在於,圓桌會議長時間來名存實亡,這就導致巴彆塔內部渙散無力,所有圓桌騎士各行其是,冇有統一的調度指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