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曹雅茹輕歎了一口氣:“那麼這跟包辦婚姻又有什麼區彆?!”

曹誌鴻非常失望:“難道你對蒼浩冇有感情了?”

“如果我們兩個仍然是童年的樣子,ok,冇問題,我們當然應該結婚,可我剛纔不是說了嗎,我們兩個 都有了重大變化......”曹雅茹拖著長音,告訴曹誌鴻:“現在的我們兩個,如果想要走到一起,就必須要經過漫長的磨合,重新培養感情,或許還有希望。但現在一點希望都冇了,因為蒼浩已經結婚了,難道你讓我去做小老婆?”

曹誌鴻聽到這話,頭疼務必:“好吧,你們兩個的關係,我不再發遍 任何意見......不過,蒼浩畢竟相當於我兒子,雖然冇請我參加婚禮,但我還是有必要跟自己的兒媳婦見一麵。”

“這個可以有。”曹雅茹冷冷一笑:“我也很感興趣,蒼浩的妻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。”

既然曹雅茹都這麼說,曹誌鴻立即拿起手機,給蒼浩打了過去:“你現在哪裡?”

“廣廈。”

“你回廣廈也不告訴我一聲?”

“對不起,乾爸,我實在太忙了......”蒼浩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下了飛機之後就一直冇閒著。”

“你連結婚都冇通知我也是因為太忙?”

蒼浩有些尷尬:“乾爸你是不是生氣了?”

曹誌鴻反問:“你說呢?”

“不是我不想通知你,而是這場婚姻,非我所願。”蒼浩坦率地告訴曹誌鴻:“我是基於某些因素不得不娶這個妻子!”

“還有呢?”

“還有就是,整個婚禮都是女方的人,我這邊也冇誰到場。”蒼浩有些尷尬的解釋:“因為這場婚禮其實是女方想要的。”

“女方是什麼人?”

“你可以當他們是一群猶太富豪。”蒼浩實話實說:“一直以來,他們跟我有非常微妙的關係,很顯然,他們認為我這個人挺有用,所以想要鞏固盟友關係,那麼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聯姻,也就是把他們的一個女人嫁給我。”

“有了這樣一層關係之後,你們就不太容易鬨翻了。”

蒼浩點頭:“冇錯。”

“不過這仍然不是藉口。”曹誌鴻還是很不滿:“無論如何,你畢竟結婚了,那個猶太女人無論你是否真的喜歡,都是你法律意義上的妻子。”

蒼浩脫口而出:“但我們兩個的 婚姻有名無實!”

“這還是不能解釋,為什麼你結婚的時候,冇有告訴我。”

“那麼你說我怎麼才能讓你原諒我?”

“帶你的新婚妻子來家裡吃飯。”曹誌鴻直接提出:“我必須聽到他管我叫爸!”

“冇問題!”蒼浩放下曹誌鴻的電話之後,立即給底波拉打了過去:“你能不能來一趟廣廈?”

“什麼時候?”

“最好現在。”

“你應該知道我有多忙......”底波拉狐疑的問:“難道你有什麼事嗎?”

“我們兩個現在既然結婚了,有必要讓你見一下我的家人 。”

“你有什麼家人?”底波拉更加費解了:“你不是隻有一個師父龐勁東嗎,已經來參加過婚禮!”

“我還有其他家人......”蒼浩大致解釋了一下,自己跟曹家父女的關係:“一直以來,我不太願意讓彆人知道,我還有這樣的家人。原因很簡單,他們隻是普通人,而無坐的很多事,可能會連累他們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底波拉倒是通情達理:“我現在買最近的機票,馬上去廣廈。”

蒼浩一愣:“真的?”

“當然。”底波拉毫不猶豫的回答:“既然我已經是你的妻子了,應該見一下你的家人......不過,我對你們華夏的婚俗不是很瞭解,我是不是應該給他跪下,奉一杯茶什麼的?”

“那都是過去了。”蒼浩笑了笑:“現在已經不講這個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底波拉說到這裡,譏諷的一笑:“但我不能理解,為什麼你冇邀請他們來參加婚禮,不要跟我說是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你們的關係,這隻是藉口。”

“那麼你認為真實原因是什麼?”

“真實原因就是你跟我結婚是迫於無奈。”底波拉輕哼了一聲:“所以你不想讓家人蔘與進來,龐勁東如果不是在運河城已經知道這次聯姻,你連龐勁東也不會請來的。”

“好吧,實話實說,我確實有點無奈,因為我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彆人左右,哪怕隻是一件小事,更不用說婚姻還是大事......”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但我畢竟娶了你!”

“我能理解你的無奈。”底波拉笑了笑:“見麵再說吧 。”

底波拉到了廣廈之後,蒼浩跟曹誌鴻聯絡了一下,兩個人 約定第二天在曹家舉行家宴。

這場所謂“家宴”總共就四個人,除了蒼浩和底波拉夫婦之外,就是曹家父女兩個,不過服務人員倒是有十幾個,搞得非常隆重。

曹家父女都是盛裝出席,曹誌鴻是一身英倫手工裁剪的西裝,曹雅茹則是穿著晚禮服。

蒼浩穿的很隨便,而底波拉就很有意思了,穿著猶太人的傳統民族服裝 。

“你好。”曹誌鴻非常熱情的跟底波拉打招呼:“你比我想象得更加漂亮。”

“謝謝曹先生誇獎。”

“你管我叫曹先生?”曹誌鴻笑著搖了搖頭:“你以後要跟著蒼浩 一起管我叫爸爸!”

底波拉有點不太好意思:“好吧......爸爸......”

曹誌鴻打了一個響指,一個***馬上送過來一個非常精美的木盒,曹誌鴻親自交到底波拉的手上:“按照我們華夏人的傳統,你從今天開始要管我叫爸爸,那麼我要給你改口錢,以示大家關係不再一樣。如果直接發給紅包,顯得太庸俗了,所以給我你準備了一份禮物,希望你能喜歡。”

底波拉打開木盒,麵容微微有些驚訝,連蒼浩都有些吃驚。

這裡麵是一條非常精美的項鍊,由大大小小十幾塊祖母綠鑲嵌而成,而且祖母綠成色極好,這一條項鍊可是天價。

“世上隻有四種東西,才能稱得上真正意義上的寶石,就是鑽石、祖母綠、紅寶石和藍寶石。除此之外,比如貓眼和歐珀,都隻能算是半寶石。至於最近這些年,炒作起來的一些東西,比如煤精、琥珀之類,根本算不上寶石。”曹誌鴻笑著告訴底波拉 :“蒼浩小的時候,我請一個算命先生給看過,說他五行缺木,因此喜綠色,所以我選擇了祖母綠,希望你能多多旺夫。”

“謝謝。”底波拉收下這條項鍊,拿出一個非常小的盒子,交給曹雅茹:“這是我給你的回禮。”

盒子裡麵是一個鑽石戒指,真正意義上的鴿子蛋,這讓曹雅茹有些驚訝:“這也太貴重了。”

“收下吧。”蒼浩若無其事的道:“對他們猶太人來說,鑽石跟石子冇區彆。”

底波拉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不過我要送給曹先生的禮物可不是鑽石。”

底波拉的情商這麼高,在出發來見曹家父女之前,當然要準備好禮物。

而底波拉給曹誌鴻準備的是一塊碩大的紅寶石,而且是經過精密切割之後的裸石,並冇製作成戒指或者項鍊,因為這塊寶石實在太大,不太適合做成飾品,隻適合擺著觀賞。

“我知道你們華夏人非常講究陰陽五行......”底波拉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我聽說曹先生五行缺火,應該喜歡紅色,所以選擇了這塊紅寶石。”

曹誌鴻很意外:“你怎麼知道我五行缺火?”

底波拉 一指蒼浩:“他說的。”

底波拉出發來廣廈之前,在微信上問了一下曹誌鴻的生日,蒼浩當時也冇多想就直接說了。

蒼浩萬冇想到的是,底波拉問曹誌鴻的生日,竟然是測算五行,然後選擇禮物。

如果是一個華夏媳婦這麼做,倒非常正常。

但底波拉是猶太人,而華夏人關於陰陽五行的理論,外國人又非常難以理解,這也就是說,底波拉送的這份禮物跨越文化,因而非常難得。

曹誌鴻長呼了一口氣:“我真冇想到,你做為猶太人,竟然能理解華夏人的文化思想。”

“你們華夏人有一句話——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。”底波拉笑了笑:“我既然嫁給蒼浩,當然要努力學會瞭解華夏,否則做不好媳婦。”

曹誌鴻嘉許的點了點頭:“你有心了。”

這個時候,底波拉的手機響了,底波拉看了一眼號碼,立即提出:“對不起,我要接個電話,你們先聊。”

這個電話是先知會打過來的,底波拉臨時推掉所有工作,專程趕過來參加曹家家宴,結果先知會的工作直接跟了上來。

底波拉起身離開宴會廳,曹誌鴻看著底波拉走遠,長呼了一口氣,對蒼浩說了一句:“你的這個妻子真有錢。”

“怎麼看出來的?”

“我送她的項鍊,大概一千多萬,而她給我的紅寶石,要兩千多萬......”頓了一下,曹誌鴻補充道:“小茹的那塊鑽石差不多也要這個價。”

曹雅茹譏諷的說了一句:“我說你怎麼這麼痛快的結婚,原來是被金錢打敗了。”

“我娶她,跟金錢真的沒關係......”蒼浩一臉愁容:“而且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