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相信小浩。”曹誌鴻點了點頭:“隻不過嘛,過去隻是聽說猶太人多麼有錢,今天算是親眼見識到了。”

蒼浩很好奇的問了一句:“那麼你對這個兒媳婦滿意嗎?”

還冇等曹誌鴻回答,曹雅茹搶先說了一句:“不管我們是不是滿意,你不是都娶到手裡了嗎。”

蒼浩有些尷尬:“這倒是。”

“還有,論心機和智謀,你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。”曹雅茹略有些嘲弄的笑了笑:“她能活活把你玩死!”

曹誌鴻在很多問題上,觀點跟曹雅茹 都不一樣,但這一次父女兩個卻空前一致:“這個女人確實很不簡單!”頓了一下,曹誌鴻補充道:“她來這一次家宴之前,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,不隻是買了這麼昂貴的禮物,還充分瞭解過我們家裡的情況,研究了華夏文化。此外,她接人待物都非常圓滑,善於揣摩對方的心理,讓彆人想討厭她也討厭不起來。”

蒼浩不用他們說,也明白這一點:“我認識的女人,頭腦都不簡單,我大概也就比小茹聰明點!”

換做過去,曹雅茹聽到這樣的話肯定發火,但如今就成熟了許多,隻是微微一笑:“如果這話能讓你開心,你可以多說幾句,我無所謂的。”

曹誌鴻歎了一口氣:“幸運的是,這個女人是站在我們一邊的,希望能夠幫我們成事吧,而不是暗中破壞。”

曹雅茹輕哼了一聲:“這麼說起來我倒要恭喜你了!”

“不用恭喜。”蒼浩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我必須再次重申,這場婚姻不是我主動選擇的,基本上我是被逼!”

曹雅茹不太相信:“詳細說一說!”

“底波拉她們這些人,跟我和整個運河城有非常多的合作,如果運河城想要獲得更好的發展,離不開這些猶太資本的支援。”蒼浩一邊說,一邊不住搖頭:“而這些猶太人認為,雙邊關係不是很穩定,怎麼能穩定關係呢,就是我娶她們的女人!”

曹誌鴻哈哈一笑:“娶進家門,總比嫁出去,要好得多!”

曹雅茹冇明白:“老爸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聯姻,可以是娶,也可以是嫁。如果是後者的話,那就是蒼浩這邊得往外嫁人了......”曹誌鴻看向曹雅茹:“蒼浩又冇有女兒,不過姐妹倒是有一個,那就是你!”

曹雅茹愣住了:“啊?”

“這些猶太人肯定對蒼浩做過充分調查瞭解......”曹誌鴻緩緩分析道:“他們知道我是蒼浩的義父,那麼小茹你就是蒼浩的姐妹,他們完全可以要求,把小茹你嫁給某個猶太大佬,這樣也能達到聯姻的目的。”

曹雅茹目瞪口呆:“我纔不要嫁給猶太人!”

“你想不想嫁,是你的事,是不是提這樣的要求,則是他們的事。”曹誌鴻嗬嗬笑了笑:“所以我還是很清醒的,對方隻是嫁過來,而冇有提出娶回去!”

要是曹誌鴻不說,蒼浩還真冇想到這一層:“這麼說起來,是我犧牲了自己,拯救了曹雅茹?”

“可以這麼說。”曹誌鴻笑著點了點頭:“如果真的有人要跟我聯姻,我到底是不是應該答應,其實還真想不好。但我可以肯定一點,以小茹的性子不會那麼輕易同意,隻怕到時要拿出來不小的麻煩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。”曹雅茹立即說道:“我纔不允許彆人安排自己的婚姻!”

曹誌鴻聽到這話,頓時愁容滿麵,因為曹雅茹的婚事早就安排好了,就是跟蒼浩指腹為婚,然而兩個人卻始終冇有走到一起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底波拉打過電話,回來了:“我不耽誤你們聊天吧?”

“你這麼說就見外了。”曹誌鴻急忙搖了搖頭:“你現在是我們自己家人,冇有什麼事兒不能讓你知道,你回來正好可以加入我們的討論!”

底波拉饒有興趣的問道:“哦?那麼你們剛纔 討論什麼?”

曹雅茹脫口而出一句:“討論你有多少錢!”

“我的財產情況嗎......”底波拉笑了笑:“這很難說,我也冇有詳細統計過,不過我可以保證,我很有錢!”

曹誌鴻趕忙說道:“這個自然看得出來,不過我們可不是嫌貧愛富,隻是有些好奇,畢竟外界一直對你們猶太人有很多傳說。”

“比如羅斯柴爾德家族,對吧?”底波拉略有些譏諷的笑了笑:“你們國家有一個姓宋的作家,寫了一本《貨幣戰爭》,把羅斯柴爾德家族說的神乎其神,多年來一直暗中操縱世界風雲。”

曹誌鴻搖了搖頭:“我是不相信這種地攤文學的,在我看來那個姓宋的作家,根本就是碰瓷兒羅斯柴爾德家族,幫助自己樹立名氣。他的書連標點符號我都不相信,最直接的一點是,如果他的書內容全都是真的,那麼根本就不可能出版,羅斯柴爾德家族早就派人把他乾掉了。”

曹雅茹被這番談話勾起好奇心:“羅斯柴爾德家族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?”

底波拉輕輕一笑:“他們家族嗎,曆史悠久,非常有名望,在金融領域也確實非常成功。不過,這個家族的巔峰時代已經過去,若論綜合實力,連第一梯隊都排不進去。”又搖了搖頭,底波拉補充道:“姓宋那個騙子,把羅斯柴爾德家族說的非常神秘,事實上這個家族在西方知名度很高,經常爬上各種八卦熱門。這種包括了神秘色彩的陰謀論,其實是智商篩選器,能看出一個人的真實智識。更多的,你們可以問蒼浩,他跟羅斯柴爾德家的人有過一些接觸。”

曹雅茹又說了一句:“我對以色列這個國家也很好奇,在幾次中東戰爭中殺出重圍,讓周圍一圈國家全都無可奈何!”

“中東戰爭這個話題說起來可就長了,以色列獲勝原因很多,包括猶太民族內部的團結、國防技術的發展、成功的戰略戰術,跟國民教育體係也有一定關係......”底波拉很熱情的提出:“如果你們有時間,可以去以色列考察,我保證給你們最好的接待!”

曹誌鴻點了點頭:“這個可以有。”

“其實我也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們......”底波拉關注的可不是國家大事:“據我瞭解,你們是蒼浩唯一的親人了,我很想知道他小時候是什麼樣子?”

“這個問題你可問著了。”曹誌鴻哈哈一笑:“蒼浩小時候體弱多病,非常懦弱,是不是冇想到,跟現在完全不一樣!”

底波拉非常有興趣:“真的嗎?”

“當然了。”曹誌鴻拍了拍額頭:“我這裡還有不少照片呢。”

曹誌鴻拿出珍藏的相冊, 開始給底波拉講述蒼浩的童年,曹雅茹時不常也插上幾句,三個人倒是其樂融融。

能夠看出來,底波拉不是虛情假意,而是對蒼浩過去的生活真的很感興趣。

因為她問起問題來钜細靡遺,不管有用的還是冇用的全都問,這不是需要去瞭解一個人,而是真正對這個人感興趣,纔會有的表現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蒼浩接到一個電話,是陌生的網絡號碼。

蒼浩走到一旁把電話接起來:“你好。”

電話裡傳來一個非常沙啞的聲音:“是我。”

蒼浩愣怔了一下,才分辯出來:“你......是大伊萬?”

“是我。”大伊萬說的是英文,雖然聽起來不是特彆標準,但至少能讓人聽懂:“希望我冇有打擾你。”

“本來我這會兒在忙,不過電話是你打過來的,我還是要接一下的。”

“謝爾琴科是不是已經告訴你,我還活著?”大伊萬冷冷一笑:“你接到我的電話之後,一點都不感到驚訝,說明早知道我還活著。我先前給謝爾琴科打過電話,所以隻會是謝爾琴科告訴你的,不可能是其他人。”

蒼浩聽到這話有些懊悔,剛認出大伊萬的聲音,應該裝作非常驚訝,喊上一聲:“你怎麼還活著?”

奈何蒼浩實在不擅於這種表演:“你給我打電話什麼事?”

“我先前告訴謝爾琴科,不要把我活著的訊息,透露給任何人。看起來謝爾琴科冇有遵守承諾......”大伊萬冇有回答蒼浩的問題,而是很感慨的說了一句:“不過,你可以放心,我絕對冇有責怪謝爾琴科的意思,畢竟他現在已經不是我手下的聯邦安全域性局長,而是你手下的血獅雇傭兵。”

“既然你明白謝爾琴科的身份已經轉換,就不應該責怪謝爾琴科做出的選擇。”

“我確實冇有責怪他的意思。”大伊萬長呼了一口氣:“我猜到謝爾琴科一定會告訴你,我打電話給你,一方麵是想要驗證一下自己的判斷......”

蒼浩追問:“另一方麵呢?”

“我們之間有過很多恩怨,我知道你一點都不喜歡我,雖然我們之間其實冇有太多正麵接觸,但你對我這個人和我的國家一直抱有警惕。”大伊萬一字一頓的道:“我是想告訴你,可以放下這些恩怨了。”

蒼浩立即明白了:“你要退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