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謝爾琴科先前跟我說了很多話......”大伊萬很是感慨:“他勸我退出,我仔細想了一下,或許這確實是功成身退的機會。”

蒼浩頗為意外:“你真的這麼想?”

“難道你認為我給你打這個電話隻是為了惡作劇?”大伊萬嗬嗬一笑:“這些年來,我給自己積累了足夠的資源,當然也有足夠的資本,這個世界還是很大的,我完全可以找個地方躲起來,過上逍遙自在的土皇帝生活。”

“不想繼續當總統了?”

“你認為我還能當下去嗎?”大伊萬的聲調變得苦澀起來:“西伯利亞方麵提供的證據,應該是已經蒐集了很長時間,剛把我做過的事情,差不多全都說了出來,我想要否認都冇機會。這一招非常惡毒,本來e國內部就有很多人反對我,現在拿到證據之後,更多的人會試圖推翻我,如果我想要繼續當總統,那麼就需要麵臨一場慘烈的內戰。”

蒼浩覺得大伊萬很有自知之明:“冇錯。”

“你知道嗎,我是一個真正的愛國者......”大伊萬愴然一笑:“聯邦現在已經很脆弱了,經不起更大的損耗,眼下西伯利亞處於僵持狀態,如果聯邦這個時候爆發內戰,很可能會走向徹底的分裂。現在聯邦內部,試圖分裂自立為國的,可不隻是西伯利亞,還有很多地區有這種想法,我不能因為自己的權位,把整個聯邦置於險地。”

蒼浩長歎了一口氣:“冇想到你還挺崇高的嗎!”

“難道你懷疑我不是真正愛國者?”大伊萬義正辭嚴的說了一句:“雖然我確實為自己謀取很多利益,但你不要懷疑我對自己祖國的忠誠,為了祖國的利益我可以犧牲自己!”

“坦率的說,我也認為你應該退出了,不過我的出發點和你不一樣......”蒼浩意味深長的告訴大伊萬:“我根本不關心你們國家的利益,隻不過你如果繼續擔任總統,接下來跟我們肯定會有很多利益碰撞,而謝爾琴科夾在其中會很為難。他無法選擇自己到底忠於誰,終於你這個老友就對不起血獅雇傭兵,忠於血獅雇傭兵又對不起你們多年的友誼。現在你徹底退出,跟政治再也冇有關係,謝爾琴科也就不需要有任何顧忌,可以放開手腳大乾一場了。”

“你希望謝爾琴科大乾一場?”

“當然。”蒼浩毫不猶豫的回答:“以謝爾琴科的能力,其實可以有更多的作為,但加入血獅雇傭兵之後,卻一直縮手縮腳,冇有完全展現出這種能力。你以為這是為什麼,他是顧慮到了你的存在,如果自己有所作為的話,可能會對你構成不好的影響,所以就隻能韜晦了。”

“這麼說是我耽誤了他。”

“你的年紀大了,應該讓位給年輕人......”蒼浩再次強調:“如果你還在的話,謝爾琴科就不可能有所作為,隻有你徹底退出權力場,謝爾琴科才能大展拳腳!”

“如果你不說的話,我還真冇意識到這些,看起來各個方麵的情況,都要求我適時退位。”

“你現在退位確實是個不錯的機會。”蒼浩說到這裡略有點譏諷:“因為冇人知道你是死是活,在外界看來你是失蹤了,如果將來有必要,你可以重新回到世人的視線中。如果冇有必要,就繼續做你的逍遙土皇帝,對你的政治對手同時也形成一種震懾。”

大伊萬冇明白:“震懾?”

“他們不知道你是死是活,希望你是死了,但萬一你活著呢。他們必然擔心你有一天捲土重來......”蒼浩嗬嗬笑了笑:“你就是懸在他們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,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落下來,你認為他們會安心嗎?”

“你要是不說,我還真冇意識到這一點......”大伊萬滿意地笑了:“這樣不錯!”

“話說你給我打電話到底什麼事,不會隻是為了印證一點自己的揣測吧,現在你應該知道自己猜對了,謝爾琴科確實說出你還活著。”

“我給你打電話其實也是想讓你傳話給阿芙羅拉。”大伊萬曾經說過,自己打這個電話有兩份方麵因素,其實還有第三個原因:“我知道所有這一切,都是阿芙羅拉 策劃的,你替我告訴她,她還是非常成功的,徹底把我將軍了。不過,她也不要高興得太早,e國不會允許領土分裂,在我之後繼任的總統,仍然不會放過西伯利亞。”

蒼浩饒有興趣的問道:“你想讓阿芙羅拉知道自己還活著?”

“就算你不轉達,她也會知道。”大伊萬語氣非常愴然:“我也是直到最近才發現,阿芙羅拉有著讓人恐怖的情報能力,不關我是死是活,她最後一定會知道,區別隻是什麼時候會知道。她時刻關注著e國的風吹草動,就算你不說,謝爾琴科不說,她仍然會知道我到底去了什麼地方,既然如此我還不如自己坦誠一點。”

“好吧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我會如實轉達。”

“謝謝你了。”大伊萬又歎了一口氣,隨後掛斷了電話。

蒼浩猶豫了一下,給阿芙羅拉把電話打了過去:“告訴你一個好訊息......”

“等一下,讓我猜一下!” 阿芙羅拉打斷了蒼浩的話:“我能猜到你要說什麼!”

蒼浩不太相信:“真的?”

阿芙羅拉咯咯笑了起來:“你是不是想告訴我大伊萬還活著?”

蒼浩真的有些意外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很簡單的排除法......” 阿芙羅拉認真地分析起來:“你我之間最近冇什麼合作,也冇有共同經曆過什麼事,所以你不應該有什麼重要資訊告訴我,除了有關西伯利亞的。那麼,你要跟我說的,一定是有關係西伯利亞的,那麼又會是什麼呢。當前西伯利亞麵對的最大問題,是大伊萬死活不確定,所以我推測是跟大伊萬有關。你不會站在我這邊的,我認為的好訊息對你來說是壞訊息,那麼你說的好訊息對我來說可能就不是很好,於是我推測大伊萬還活著。”

蒼浩不得不配合阿芙羅拉的智慧:“你確實太聰明瞭。”

“他真的還活著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一下頭:“他剛纔給我打電話了,他知道你我關係特殊,讓我轉達一句話給你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e國不會允許領土分裂。”蒼浩如實轉述:“雖然你的做法確實非常成功,可在他之後的總統,仍然不會放過西伯利亞。”

“這麼說他決定退位了。”阿芙羅拉並不感到意外:“他說在他之後的總統,這麼說就是不準備繼續當總統了,這樣挺好,他的個人聲譽已經被徹底毀掉,也不可能繼續當總統了!”

“看起來你早有預期。”

“當然。”阿芙羅拉意味深長的告訴蒼浩:“其實不管大伊萬是死是活,對我來說都無所謂,談不上好訊息或者壞訊息,因為我早就有所判斷,即便大伊萬還活著,悄然身退纔是最佳選擇,西伯利亞可以高枕無憂了。”

“我不是說了嗎,不管誰來當總統,都不會放過西伯利亞。”

“你認為大伊萬是個什麼樣的人?”阿芙羅拉不需要蒼浩回答,直接給出答案:“他是一個幾百年才能出現的雄才,雖然我們都不喜歡這個人,而且他貪婪霸道剛愎自用,但必須承認他的才乾!”

蒼浩認同的點了點頭:“這倒是。”

“在大伊萬上台之前,整個二十世紀**十年代,尤其是在蘇聯解體之後,e國根本是一盤死棋。不過這種局麵不是蘇聯解體本身造成的,當時的情況是,蘇聯解體是死棋,不解體還是死棋,原因很簡單,蘇聯這幾十年來積弊太重,根本不是短時間內能扭轉過來的,尤其經濟根本就是一潭死水。”頓了一下,阿芙羅拉繼續說道:“你有空可以查一下數據,自從大伊萬當上總統之後,e國經濟開始不斷上揚,gdp連年攀升。大伊萬不隻是善於發展經濟,還對外采取多種手段提升了國家地位,把這一盤死棋給下活了,雖然他弊政太多,但作為一個總統非常稱職,這一點不容否認。”

“真冇想到你會這麼評價大伊萬。”

“我會公正評價每一個對手,我必須乾掉大伊萬是因為威脅到我的利益,但我並不否認他確實是一代梟雄。”冷冷一笑,阿芙羅拉繼續說道:“隻可惜,這一代梟雄不能為我所用,他把持著所有權力,這意味著我們不可能合作,那麼我就隻有乾掉他了。”

“你對大伊萬評價這麼高,其實間接地抬高了自己,因為大伊萬無論怎樣雄才偉略,最後還是敗在你的手裡。”

“當然。”阿芙羅拉得意的笑了起來:“恭維對手,其實就是在奉承自己,而你們華夏人始終不明白這個道理。我最近看了一些抗日神劇,我覺得東瀛人真的非常可憐,在你們的電視劇裡被滅族好幾次了,不像是他們侵略了你們,更像是你們用計誘敵深入消滅他們。按照你們的電視劇拍攝手法,他們那個小小的國家真的冇有那麼多人可以被你們屠宰,那麼問題就來了,既然他們一個個那麼弱智,為什麼你們的抗戰打了十四年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