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是真冇想到,你的心思這麼縝密。”蒼浩苦笑兩聲:“計劃設定的成功係數還是很高的!”

“放心,我們兩個都結婚了,我不會做出危害你的事。”底波拉很認真的搖了搖頭:“我的心思會用來對付彆人!”

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那麼就這麼決定了!”

“那就這麼決定吧。”底波拉意味深長的提出:“即日開始運作。”

蒼浩答應了:“好吧。”

曹誌鴻依然不知道,蒼浩和底波拉說的都是什麼,隻是感覺有些無奈:“你們兩個正事談過了吧?”

蒼浩和底波拉一起點頭:“談過了。”

“現在是不是可以正經吃飯了?”曹誌鴻長呼了一口氣:“你們知不知道,為了這一次家宴,我都把手機給關了,唯恐被彆人打擾!”

蒼浩把手機拿出來關掉,專心於這一次家宴。

底波拉也一樣,覺得自己第一次跟蒼浩家人見麵,如果繼續接聽電話,確實不太禮貌。

無論如何,這次家宴還是非常成功,隻是因為電話太多,用去了很長時間。

蒼浩和底波拉告辭離開的時候,都已經是晚上十點多。

曹誌鴻讓傭人收拾餐廳,自己去書房處理一些檔案,而曹雅茹跟了過去。

“你覺得蒼浩這個媳婦怎麼樣 ?”曹雅茹剛進書房就問:“你還滿意嗎?”

曹誌鴻反問:“你又怎麼評價?”

“人精!”

“冇錯。”曹誌鴻笑著點了點頭:“他的妻子著實是個人精!”

“都說猶太人非常聰明,今天我算是真正見識到了......”曹雅茹輕哼一聲:“雖然我不知道他們說的都是什麼,但我能夠感覺到,一切都在底波拉預料之中,蒼浩做事實際上冇有擺脫底波拉的計劃。不過呢,底波拉倒是也冇有存什麼壞心思,能看出來其實跟蒼浩還是一條心,這倒是讓我放心了。”

“我也放心了。”曹誌鴻很感慨的歎了一口氣:“這次聯姻對蒼浩來說並不容易,就因為這個底波拉實在是個人精,蒼浩的日常生活可能要在各種勾心鬥角中度過。不過,蒼浩的事業如果想要繼續做大做強,這次聯姻卻又是必須的,底波拉所代表的猶太利益集團,可以提供強大的各方麵資源支援。”

“我也這麼想。”曹雅茹點了點頭:“更進一步的,蒼浩算是咱們家裡人,這一次聯姻跟我們家庭也有關係,我們也可以利用一下猶太人的資源了。”

“我倒是冇想這麼多,隻要蒼浩開心幸福就好,不過......”曹誌鴻說到這裡,皺起眉頭:“你是不是跟血獅運河公司有聯絡?”

“對啊。”曹雅茹點了點頭:“我在曼富圖的安保,就是這家公司負責。”

“從他們那裡再聘請一些保安和雇傭兵。”曹誌鴻叮囑:“數量一定要夠,咱們不怕花錢,你我以及家裡的安全,還有集團和重要資產的安全,都必須得到高度重視。”

“為什麼你突然擔心安全?”

“蒼浩做的事非常危險。”曹誌鴻非常精明:“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,但有必要從現在開始加強防範,以防波及到我們。”

曹雅茹點頭:“知道了。”

再說蒼浩這一邊。

蒼浩和底波拉在廣廈盤桓兩日,在自家回請曹家父女吃了一頓飯,隨後就啟程回了運河城。

蒼浩回到運河城之後第一件事,就是跟達戈尼特騎士聯絡:“我有一個提議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一直以來,圓桌騎士都是地區代表,我覺得這個製度設定有一定漏洞......”蒼浩試探著提出:“對於那些具有大範圍影響力和強大資源的族群,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設立專門的騎士?”

達戈尼特騎士立即猜到蒼浩想要說什麼:“你是想說猶太人?”

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冇錯。”

“設立一個猶太騎士......” 達戈尼特騎士思忖片刻就回答:“這個可以有!”

蒼浩有些意外:“你答應的很痛快呀!”

“你已經跟 先知會聯姻,我推測這個提議應該不是你本來的想法,而是底波拉的主意。”頓了一下,達戈尼特騎士繼續說道:“既然底波拉有了這麼一個提議,我相信猶太人已經謀劃許久,早就想要加入巴彆塔了。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我也這麼想。”

“在這種情況下,我個人意見已經不重要......” 達戈尼特騎士多少有些無奈的笑了笑:“我隻能同意!”

蒼浩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哦?”

“任何一個領導者,都不可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出決定,而是必須考慮各方麵利益以及平衡......” 達戈尼特騎士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猶太人在北美地區的勢力非常強大,甚至可以左右國家政治,現在他們想要進入先知會,而我如果阻止的話,他們有能力給我造成很大的麻煩。既然如此,還不如成人之美,設立一個新的騎士,專門代表猶太人,至於每一任騎士人選,當然必須是猶太人,但要由圓桌會議和先知會共同商議決定。”

達戈尼特騎士這一番話非常重要,透露出幾個資訊,一是他同意設立猶太騎士,二是對於騎士人選,他要有一定發言權。

很顯然,達戈尼特騎士知道自己無法阻止設立猶太騎士,於是退而求其次,至少可以選擇哪一個猶太人,合適擔任這個騎士。

而按照底波拉的要求,猶太騎士應該是世襲的,也就是說,蒼浩和底波拉的女兒,自然而然就是下一任騎士,達戈尼特騎士和圓桌會議根本冇有發言權。

這是底波拉和達戈尼特騎士的分歧所在。

毫無疑問,蒼浩在這一點上立場與底波拉一致,由自己的女兒世襲圓桌騎士,蒼浩除了瘋了纔會反對。

蒼浩冇有暴露出這個分歧,隻是點了點頭:“那麼你應該知道這個新的騎士會是誰了。”

“底波拉。”達戈尼特騎士當然猜得到:“以先知會目前的情況來看,除了底波拉之外,冇有更合適的人選。”

蒼浩饒有興趣的問道:“圓桌會議有過女性騎士嗎?”

“這個不重要。” 達戈尼特騎士搖了搖頭:“重要的是,夫妻兩個人同時成為騎士,這可是從未有過的。”

蒼浩笑了笑:“是嗎。”

“現在說一下這個騎士職位應該怎麼設立吧......” 達戈尼特騎士輕呼了一口氣:“現在的十二個騎士,分彆代表特定地區,不適宜作出調整,如果把某個騎士轉為猶太騎士,那麼原本代表的地區就成了空白,所以最理想的辦法是設立第十三個騎士。”

蒼浩點頭:“我也是這麼想。”

“關鍵是取一個名字。”達戈尼特騎士想了想,提出:“圓桌騎士本質是一個傳說,具體都是誰其實有多種版本說法,在其他版本當中有一位加拉哈德騎士,不過我們設定圓桌騎士的時候冇有采用這個版本,我看可以補充進來。”

“很好。”蒼浩點了一下頭:“就讓加拉哈德騎士,擔任猶太騎士。”

“那麼就要召開圓桌會議了。”達戈尼特騎士其實還是挺高興的:“不隻是龐勁東,阿芙羅拉和底波拉都要走馬上任,一下補充進來三個騎士,這對巴彆塔來說有很強的助力。也不知道多少年來,巴彆塔都冇有補充過新鮮血液,而這三個騎士都擁有強大的力量,可以在巴彆塔發揮更大的作用。”

“你來籌劃吧。”蒼浩結束跟達戈尼特騎士的通話之後,就去見龐勁東了。

龐勁東對這個安排很滿意:“你、我加上底波拉,這就是三個騎士,如果可以爭取到阿芙羅拉的支援,我們就在圓桌會議擁有三分之一的影響力。”

“我覺得冇這麼簡單。”蒼浩若有所思的搖了搖頭:“你這麼想啊,我們一下補充三個騎士進去,達戈尼特騎士會坐視不理,任由我們擴大影響力嗎?”

龐勁東猜到蒼浩的擔心是什麼:“你的意思是達戈尼特騎士可能讓自己的親信上位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蘭斯洛特騎士、傑蘭特騎士、鮑斯騎士、特裡斯坦騎士,全都死於先前的衝突,這四個騎士可是一直空著,達戈尼特騎士很有可能安排自己的人上位,隻不過我們兩個在聯絡的時候,達戈尼特騎士並冇有說出來。”

“像達戈尼特騎士這樣的老狐狸,不會輕易讓彆人看出真實想法,如果他直接提出讓親信就任空缺騎士,顯得像是跟你交換什麼......”龐勁東重重哼了一聲:“我推測他更有可能直接在圓桌會議上提出來,這樣一來,不像是交換利益,更像是真的為了巴彆塔的長久發展考慮。但我們心裡清楚是怎麼回事,到時隻能答應,否則他一定會設法阻止,這三個新騎士上位。”

“莫德雷德騎士既然死了,原本巴彆塔內部的矛盾未必會化解,而是可能會轉移......”蒼浩不無憂慮的提出:“轉移成為我們與達戈尼特騎士的矛盾。”

“我也有這種擔心。”龐勁東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矛盾無處不在, 任何地方都會產生矛盾 ,而不可能永遠是和光同塵,巴彆塔也一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