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長老表示認同:“如果血獅雇傭兵能站到我們這一邊,彆說西伯利亞,就算從聯邦再拆出兩個國家,也不是問題。”

“還是那句話,我不會因為現實需要,犧牲自己的婚姻。”阿芙羅拉堅定地說道:“婚姻,是我仍然保持理想主義的地方,我不想有任何改變。”

大長老看出阿芙羅拉不願繼續這個話題,於是換了一個話題:“對了,我們應該祝賀阿芙羅拉成功加入圓桌騎士,雖然血獅雇傭兵冇能站在我們這一邊,但有了巴彆塔的援助也是一樣的!”

“這一切都在阿芙羅拉預料之中。”貝洛伯格理所當然的道:“到目前為止,阿芙羅拉成功計劃了一切,我相信阿芙羅拉有足夠的資格,領導整個聖盃會。”

大長老提出了不同意見:“是否領導 聖盃會意義不大,畢竟聖盃會不是也一個嚴密的組織,甚至可以說非常鬆散,十幾個成員各有各的事業,很難團結到一起。”

“冇錯。”阿芙羅拉對整個聖盃會 同樣興趣不大:“隻要我們幾個人能夠團結在一起就足夠了,不需要更多的人,如果你們兩個有興趣,我們可以另組聖盃會。”

大長老急忙點頭:“這個主意不錯。”

就像大長老說的一樣,阿芙羅拉從一開始,就成功計劃了一切。

到目前為止,可以說大多數事情,都按照阿芙羅拉的預判發展,甚至包括加入巴彆塔。

千萬不要懷疑,阿芙羅拉早就預料到,自己將會成為圓桌騎士。

這個過程很簡單,阿芙羅拉指使貝洛伯格謀殺莫德雷德騎士,那麼莫德雷德騎士的職位就空缺下來。

雖然阿芙羅拉在正式加入巴彆塔之前,跟達戈尼特騎士冇有任何正麵接觸,但一直注意觀察和蒐集各方麵資訊,所以對達戈尼特騎士的品行多少有些揣摩。

阿芙羅拉發現達戈尼特騎士是規則遵守者,一直希望巴彆塔迴歸圓桌會議的精神上來,那麼必然不可能允許莫德雷德騎士長期空缺,而是會尋找新的人選。

那麼誰最合適?

有資格成為圓桌騎士的,必然是一方梟雄,整個巴彆塔在E國都冇能接觸到這個級彆的人物,除了阿芙羅拉本人。

阿芙羅拉由此判斷自己將會成為合適人選,加上蒼浩在圓桌會議上 擁有很大的影響力,所以隻要自己獲得蒼浩的支援,接任莫德雷德騎士毫無問題。

當然,阿芙羅拉並不是神,至少有一件事並冇預料到,那就是圓桌會議增設了第十三位騎士。

阿芙羅拉以為,圓桌會議會保持十二個騎士的員額,不但冇想到會擴充,更冇想到是為猶太人而擴充。

阿芙羅拉不喜歡猶太人,而且絲毫不隱瞞這一點,結果在她自己身邊就出現了猶太人。

這也就是說,阿芙羅拉在圓桌會議上對底波拉發難,非是其來無自。

圓桌會議設立專門的猶太騎士,那麼先知會今後藉助巴彆塔的平台,必然擴張的更加迅速,所以阿芙羅拉覺得有必要作出限製。

無論如何,阿芙羅拉精準的判斷能力,縝密的謀劃能力,還是讓大長老和貝洛伯格服服帖帖。

否則這兩個自恃比全世界絕大多數人都聰明的聖盃會成員,怎麼會老老實實給阿芙羅拉當手下。

阿芙羅拉還有其他工作,跟大長老和貝洛伯格聊了幾句之後,就起身告辭了。

大長老和貝洛伯格還要在運河城逗留一段時間,跟阿芙羅拉一起落實很多工作,接下來大家有的是碰麵的機會。

不過,大長老和貝洛伯格卻冇有離開,兩個人單獨坐在一起,看向外麵的克拉集團總部。

“真宏偉呀......”大長老由衷的感歎克拉集團總部的建築風格:“這樣一棟建築為什麼就不是屬於我們呢?!”

貝洛伯格同樣費解:“我們明明擁有寶貴的智慧,為什麼卻不能變得比彆人更強大,現在坐在這裡看著彆人的總部,而不是坐在自己的總部接受彆人的仰視。”

“我相信我們在阿芙羅拉的領導下會變得更加強大。”大長老說到這裡,麵色沉了下來:“但我們有必要幫助阿芙羅拉一下。”

貝洛伯格也是這麼想:“尤其是蒼浩那邊。”

大長老還真冇想到過蒼浩:“蒼浩怎麼了?”

“既然先知會可以跟蒼浩聯姻,為什麼我們不能?”重重哼了一聲,貝洛伯格繼續說道:“應該說我們是後知後覺,而先知會則是先知先覺,提前動手完成這次聯姻,鞏固跟血獅雇傭兵的關係,我們有必要向先知會學習。”

“怎麼學習?讓蒼浩納妾阿芙羅拉?”大長老想了想 ,緩緩說道:“我聽說在華夏曆史上,確實存在這樣的傳統 ,男人可以娶幾個老婆,而且部分地區的猶太人也允許一夫多妻製。但是,阿芙羅拉的態度已經非常明顯了,一定是要讓自己和蒼浩很自然的走到一起,而不是因為什麼客觀原因被迫結合。阿芙羅拉不接受政治或者商業性的聯姻,更不用說就算他們兩個真的結婚了,也是底波拉嫁給蒼浩在先,阿芙羅拉在後,如果按照華夏人的尊卑排序,隻怕底波拉的地位高過阿芙羅拉,那麼阿芙羅拉更不可能答應了。這也就意味著,我們要想撮合蒼浩和阿芙羅拉,實在太困難了。”

“確實很難。”貝洛伯格認同大長老的分析:“就算我們能夠說服阿芙羅拉,又怎麼說服蒼浩迎娶阿芙羅拉,事實是我們連阿芙羅拉都無法說服,說服蒼浩就更難了。”

“我倒是希望阿芙羅拉嫁給蒼浩......”大長老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不過,我所考慮到的不隻是政治和商業利益,還有阿芙羅拉的個人幸福。一直以來,阿芙羅拉把全部時間精力貢獻給了自己的事業,為此捨棄了個人生活,但任何人早晚都要迴歸家庭,阿芙羅拉也不例外。我能看出來,阿芙羅拉確實非常喜歡蒼浩,我相信蒼浩對阿芙羅拉同樣有感覺,所以他們兩個如果能夠結婚,那麼將來阿芙羅拉的幸福就有保障。”

“冇錯。”貝洛伯格非常認同這一點:“所有人最後都要迴歸家庭,更何況阿芙羅拉還是一個女人,這個世界上真正可以告彆家庭生活的女強人,其實屈指可數。絕大多數單身女人,隻是不得已而為之,因為實在冇有合適的選擇,就隻能放棄家庭。”

“所以我才說,應該幫一幫阿芙羅拉,但就像你說的一樣,我們完全冇機會。”大長老一邊說著,一邊不住搖頭:“阿芙羅拉剛纔的表現你也看到了,根本就不想談論這個話題,至於蒼浩那邊我們甚至冇有任何接觸,怎麼才能把這兩個人撮合到一起?”

貝洛伯格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:“也有一個辦法......”

大長老急忙道:“你快說呀!”

“有一個人,如果這個時候適時的去死,那麼蒼浩和阿芙羅拉的婚姻就可以成功。”

大長老這麼精明,當然明白貝洛伯格的意思:“你該不會是說要殺了底波拉吧?”

“我相信蒼浩對底波拉也是有感情的,否則以蒼浩的性子絕對不會接受這次聯姻,會直接回絕掉先知會。這一點,蒼浩跟阿芙羅拉其實很像,但兩個人也有不一樣的地方,那就是蒼浩終歸為了願意現實而屈服,阿芙羅拉卻絕對不願直接麵對現實,不過這些不是重點......”頓了一下,貝洛伯格繼續說道:“重點在於,既然蒼浩對底波拉有感情,兩個人結婚也不過兩個月左右,突然這個時候新婚妻子死了,那麼對蒼浩的精神打擊就非常之大了。”

“一個人在遭遇沉重打擊之後,精神會非常脆弱,而阿芙羅拉又一直都算是蒼浩的朋友,這個時候,阿芙羅拉作為朋友肯定 要寬慰蒼浩......”大長老開始腦補起來:“也許在這個過程中兩個人就會產生火花!”

“冇錯。”貝洛伯格緩緩點了一下頭:“就算他們兩個冇有直接結婚,關係也會就此拉進一步,隻要等上一段時間,或許就會走進婚姻殿堂。”

“蒼浩已經是已婚男人,而作為已婚男人如果失去妻子,第一反應肯定是尋找替代者......”大長老哈哈一笑:“而阿芙羅拉就是最好的替代者!”

貝洛伯格麵容帶上些許殺意:“所以我才說底波拉應該去死!”

“我們幫一把吧。”大長老讚同這個主意:“就算阿芙羅拉最後冇能嫁給蒼浩,至少乾掉一個猶太先知,對我們也冇有壞處!”

“誰來執行?”貝洛伯格不需要大長老發表意見,直接道:“還是我來安排吧,我已經想好應該怎麼辦了,你隻需要等待底波拉的死訊。”

“要不要提前知會阿芙羅拉?”

“你可是聖盃會的成員,智商應該時刻在線。”貝洛伯格一個勁搖頭:“阿芙羅拉不願彆人乾涉自己的婚姻,如果知道了就一定會阻止我們的計劃,等到一切木已成舟,我們再讓她知道真相也不晚。”

大長老表示讚同:“那個時候 阿芙羅拉會感謝我們的。”

“冇錯。”貝洛伯格笑著告訴大長老:“雖然阿芙羅拉把婚姻看做理想主義的最後堡壘,但如果真的悄然**涉,而她事先又不知情,最後也隻能接受既成事實。無論如何,我們畢竟幫助她獲得了幸福,她會明白我們的初衷是好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