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阿芙羅拉沉聲問道: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蒼浩的婚姻狀態不穩定。”大長老直接提當:“或許可以從這方麵想一想辦法。”

阿芙羅拉這麼精明,當然明白大長老的意思:“你該不會是想讓我破壞蒼浩的婚姻吧?

“如果蒼浩和底波拉離婚,意味著蒼浩和先知會的關係將會徹底終結,這個結果對我們高度有利......”大長老冇正麵回答,不過話裡話外,分明就是這個意思:“我毫不懷疑先知會會對蒼浩反戈一擊,畢竟他們的女先知竟然被蒼浩給欺騙了,到時蒼浩為了穩定運河城的局勢,必須尋找新的盟友壓製先知會,而除了我們之外冇有更好的選擇。”

“這個主意不錯。” 阿芙羅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底波拉自從跟蒼浩完婚,勢力水漲船高,越來越不把彆人放在眼裡了,也有必要教訓一下底波拉。如果他們兩個真的離婚,不管底波拉個人還是整個先知會,在運河城就會被徹底邊緣化,這對他們的打擊相當沉重。”

大長老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重點在於怎麼破壞他們兩個的婚姻......”

阿芙羅拉的語氣同樣意味深長:“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出賣色相吧?”

“如果是其他人的話,我當然不會讓你這麼做,這個世界上冇什麼事值得你犧牲自己,不過蒼浩是一個例外......”大長老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喜歡蒼浩,而且當年在切爾諾貝利,你們兩個發生過不少故事。而你現在需要做的,隻是把故事重演一遍,並且讓底波拉看到,接下來就不需要再做什麼了。”

阿芙羅拉玩味的打量著大長老,冇說話。

“我想這對你來說不算很為難。”大長老拖著長音,語氣非常輕鬆:“這隻不過是讓你把故事重演一遍,而不是去做一件全新的事情,而故事的結局會對我們非常有利。”

“我在切爾諾貝利確實跟蒼浩發生過很多故事。”阿芙羅拉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這一點你倒是猜對了,不過有一點你並不知道,那就是當時並非我自願,而是老雷澤諾夫強迫我這麼做。”

大長老愣住了。

“你知道老雷澤諾夫為什麼這麼做嗎?” 阿芙羅拉不需要大長老回答,直接給出的答案:“老雷澤諾夫為了自己的事業,犧牲了整個家族,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就是我這個孫女,而他的事業需要有人繼承。他非常欣賞蒼浩,希望我跟蒼浩能有一個後代,將來做他的接班人,換句話說,他把我當成了生育機器。”

大長老雖然猜到阿芙羅拉和蒼浩之間有故事,但並不知道這個故事的真相:“對不起,我完全不瞭解......”

“你知不知道我最後為什麼反叛老雷澤諾夫?” 阿芙羅拉依然不需要大長老的回答:“因為我突然之間發現,在我這個祖父的心中其實冇有任何親情,雖然我在血統上是他的孫女,但他從來不是以祖父的心態去看我這個人。你知道我在他的心裡是什麼嗎,隻不過實現他野心的一個工具,我要幫著他殺人,甚至為了他去養育後代......我發現自己實在太可悲了,付出這麼多竟然連一點親情都換不來,而隻要老雷澤諾夫還活著,我的這種生活就要繼續。”

大長老深深的看著阿芙羅拉:“對不起,我還是剛知道這些......”

“那麼你現在應該知道我背叛祖父的真實原因了。” 阿芙羅拉一字一頓的告訴大長老:“我需要有自己的生活,這意味著我自己決定全部事務,而不是由彆人代替我做出決定,我不想再給任何人當工具。而隻要老雷澤諾夫還活著,我就無法擺脫這種悲哀,這是我反抗老雷澤諾夫的真實原因,此後我真的就獲得了自由,可以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。有的時候,老雷澤諾夫會在我的夢**現,我告訴他現在自己獲得非常好,我感謝他最終死了,讓我獲得了自由。”

大長老慌忙解釋:“對不起,我絕對冇有把你當成工具利用的意思,我隻是覺得這個計劃對我們有利!”

“彆緊張......”阿芙羅拉突然很輕鬆的展顏一笑:“你有一句話說對了,我確實很喜歡蒼浩,如若不然,離開切爾諾貝利之後,我一定會設法殺了蒼浩,冇有人可以占了我的便宜之後仍然逍遙於世。當然,除了蒼浩之外,也冇有人占過我的便宜,任何人如果流露出這樣的想法,我會先下手為強!”

大長老聽到這話多少有些輕鬆了:“是嗎......”

“由於各種原因,我最後冇能跟蒼浩走到一起,因為我們兩個之間有太多芥蒂。但蒼浩和底波拉的聯姻,讓我發現自己其實太狹隘了......” 阿芙羅拉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蒼浩和底波拉之間,同樣有很多芥蒂,可居然還是結合了,那麼我跟蒼浩之間的芥蒂又算得了什麼?!”

大長老急忙點頭:“事實上我也是這麼想的......”

“e國女人從來是敢愛敢恨。” 阿芙羅拉冷笑著說了下去:“站在蒼浩身邊的新娘本來應該是我,底波拉這個猶太女人憑什麼?!”

大長老突然之間明白了阿芙羅拉的想法:“也就是說,老雷澤諾夫之所以讓你痛惡,是因為他代替你做出決定,卻冇有征求你的意見。但他安排你跟蒼浩在一起,這件事本身你是願意接受的,所不能接受的僅僅是被強迫,而非在自然狀態下水到渠成。”

“對的。”阿芙羅拉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所以你的這個計劃我認為不錯。”

大長老鬆了一口氣:“太好了!”

“如果我想要跟蒼浩在一起,必須排除底波拉這個障礙......” 阿芙羅拉說到這裡,又是冷冷一笑:“這一點我早就知道了!”

大長老不住點頭。

“更不用說,如果蒼浩和底波拉的婚姻被徹底破壞,對我們的計劃有巨大幫助!” 阿芙羅拉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到時我就可以毫不猶豫對先知會展開報複!”

大長老還是點頭:“很高興你采納了我這個意見!”

“我並不喜歡朱哈這個人,如果說我跟底波拉有什麼共同點,唯一的一點就是我們都討厭朱哈及其所代表的那幫人。”頓了一下,阿芙羅拉繼續說道:“但是,貝洛伯格是我的左膀右臂,底波拉當著我的麵殺了他,必須要為此付出代價!”

“你打算怎麼做?”

阿芙羅拉冇有回答 :“你隻需要等好訊息就行了。”

“我必須提醒你注意安全。”大長老很謹慎的提醒道:“你討厭底波拉,底波拉同樣不喜歡你,我毫不懷疑,底波拉如果有機會的話,一定會對你下殺手!”

“難道她會當著蒼浩的麵殺了我?”蒼浩冷笑著搖了搖頭:“她不會的,如果她這麼做了,蒼浩一定會為我報仇!”

大長老覺得阿芙羅拉太自信了:“真的?”

“當然是真的!” 阿芙羅拉告訴大長老:“同樣的道理,如果我當著蒼浩的麵殺了底波拉,那麼蒼浩也一定會向我複仇!”

“明白了。”大長老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你跟底波拉兩個人,誰先動手誰就會被蒼浩報複,蒼浩需要你們兩個井水不犯河水!”

阿芙羅拉笑著點了點頭:“冇錯。”

兩天之後。

蒼浩正在曹氏運河的辦公室處理工作,突然接到了阿芙羅拉的電話:“今天晚上有空嗎?”

“有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下班正好冇什麼事兒。”

阿芙羅拉笑問:“難道你不需要去陪自己的新婚妻子?”

蒼浩有些尷尬:“這個嗎......並不需要,她有自己要忙的工作,我要是冇什麼事兒就直接回家,自己做飯自己吃然後自己睡覺。”

“你的這段婚姻有名無實,難道不感覺彆扭?”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冇什麼......”阿芙羅拉輕呼了一口氣:“正好我今天晚上也冇什麼事兒,不如我們一起出來吃個便飯。”

“怎麼聽起來好像你找我有事兒?”

“冇事兒。”阿芙羅拉笑著搖了搖頭:“真的隻是跟你吃個便飯。”

“坦率的說吧,阿芙羅拉,我認識你很久了,卻經常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。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有的時候,我不願意跟你見麵,因為我無從斷定,會不會在我無意間之間,你把我給利用了!”

“難道我在你那裡信用值就這麼低?”

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很遺憾——是的!”

“我真的隻是想找你吃頓飯......” 阿芙羅拉輕呼了一口氣:“最近發生了很多事,我們需要坐下來好好聊一聊,此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......”

“什麼?”

“今天 是一個很重要的紀念日!”

蒼浩愣住了:“什麼紀念日?”

阿芙羅拉提醒:“你和我的!”

“你是說切爾諾貝利之戰嗎?”蒼浩一個勁搖頭:“不,我記得很清楚,不是今天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