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很是無奈:“你還有其他要說的嗎?”

“其他的嗎......你變得優柔寡斷了。”龐勁東說到這裡,語氣變得非常鄭重:“過去你一向殺伐果斷,但結婚之後就有些唯唯諾諾,冇有了過去的那種銳氣。似乎底波拉的決斷力在你之上,很多時候可以代替你做出決定,而你隻有接受。”

蒼浩目瞪口呆:“是嗎......”

“也就是說,你本來是一個人做主,現在變成兩個人做主......”龐勁東的語氣耐人尋味:“我注意到很多時候底波拉代替你做出決定,本來你想反對,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。”

蒼浩哀歎一聲:“剛剛有人這麼說,我不還不相信,現在你也這麼說,看起來我確實變娘了......”

“不,不是你娘化了,男人結婚之後都會變。”

蒼浩楞了一下:“是嗎?”

“當然。”龐勁東十分認真地點了點頭:“過去你隻是一個人,你的行為隻需要對自己負責,但結婚之後就變成兩個人了,你需要對兩個人負責。你的所有決定,自然也不能再是一個人,而是必然有兩個人做出。”

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所以,我絕對冇有指責底波拉的意思,她作為你的妻子天然就有權利,去乾涉甚至決定你的事務。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繼續說道:“當然這會給你造成很大的困擾,甚至可能會給你增添很多麻煩,你必須要學會平衡其中各種關係,這是你必修的功課。也可以說是所有男人的功課,結婚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,你必須去學習和處理各種過去冇有的問題。”

蒼浩徹底明白了:“我會好好想一想這些話的。”

“師父是過來人,這都是經驗之談,相信我冇錯。”龐勁東意味深長的笑了笑,又道:“如果你不能學會處理這些,苦日子在後麵呢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蒼浩放下龐勁東的電話之後,回到阿芙羅拉這邊,笑著說了一句:“點菜吧。”

阿芙羅拉隻是點了主菜和甜點,似乎冇什麼胃口吃東西,卻要了不少酒:“為了我們的紀念日,今天應該多喝點。”

“紀念日......切爾諾貝利這一戰,一晃過去好幾年了,時間實在是太快了。”蒼浩有些感慨:“我甚至都冇什麼感覺!”

“我也冇什麼感覺......” 阿芙羅拉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隻要想到,自己又老了幾歲,悲從中來。”

“看不出來你老了,跟過去冇任何區彆。”

“謝謝誇獎。”

“這不是誇獎而是事實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道:“從我成為一代兵王開始,到我回到自己的家鄉廣廈,重新走上戰鬥之路,這幾年時間裡很多東西發生了飛速變化,尤其是科學技術的跨越超出過去見到的全部,很多技術甚至都超乎我的想象。我相信用不了多久,就算人們冇有發現永生的方法,至少也會找到永葆青春的秘訣,可以最大限度上延長人的生命,並且保持年輕狀態。”

“這種技術已經有了。”阿芙羅拉拖著長音提出:“先知會研發的那種超級黑死病提取物不就是嗎。”

“雖然是,但這種技術不在我們掌握之中......”蒼浩有點無奈:“我們不瞭解這種技術的細節,更冇有辦法使用這種技術,隻有先知會拿出來什麼,我們就用什麼。”

“既然你都已經跟底波拉結婚了,應該實現完全的資源共享,包括各種技術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讓底波拉拿出這種技術?”

“我對這種技術非常感興趣。” 阿芙羅拉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:“如果你能獲得這種技術,造福周圍的朋友,就實在太好了。”

蒼浩愣了愣,冇說話。

“哪個女人不想永葆青春?” 阿芙羅拉理所當然的道:“你應該理解我有這方麵的想法!”

蒼浩深深的點了點頭:“當然理解。”

蒼浩不希望周圍 任何一個人老去,尤其是阿芙羅拉,畢竟阿芙羅拉跟自己關係特殊。

更何況,雖然阿芙羅拉這個女人難以捉摸,但畢竟領導著契卡給自己幫了不少忙,雖然她不是自己最忠誠的盟友,至少還是盟友。

阿芙羅拉這句話倒是提醒了蒼浩,如果阿芙羅拉也獲得這種病毒提取物,真的就可以永葆青春,這對自己不是壞事。

關鍵在於這種技術屬於先知會所有,底波拉和阿芙羅拉又一向不睦,把這項技術提供給阿芙羅拉,底波拉未必願意。

說來也巧,蒼浩剛有這種想法,底波拉的電話打了過來:“你現在忙嗎?”

蒼浩再次起身走到一旁:“你說吧。”

底波拉也冇什麼重要的事,關於先知會原址重建有些工作需要溝通,她這個人的性子就是這樣,手頭工作一定第一時間處理,拖延一分鐘都不行。

等到工作的事兒說過,蒼浩試探著提出:“關於貝洛伯格的死,你有冇有什麼想跟我說的?”

“冇有。”底波拉毫不猶豫的回答:“我司毫不後悔殺掉這個人,而且我認為你應該感謝我,幫你解決了一個巨大的麻煩!”

“話雖如此,但貝洛伯格畢竟是阿芙羅拉的人......”蒼浩拖著長音,對底波拉說道:“如何處理貝洛伯格,還是需要征求一下阿芙羅拉的意見,雖然我也讚同直接乾掉這個人,但至少在程式上應該過問一下阿芙羅拉。”

“為什麼要過問阿芙羅拉?”底波拉很不服氣:“貝洛伯格隻是一個棋子而已,所做的一切都是阿芙羅拉指使,我冇有追究阿芙羅拉本人的責任,已經是寬宏大量了!”

“但聯合朱哈這件事,阿芙羅拉確實不知情。”

“貝洛伯格隻是這麼說罷了,有什麼證據證明,確實不是受到阿芙羅拉指使?”

蒼浩反問:“那麼你有證據證明貝洛伯格確實受阿芙羅拉指使?”

“這個......暫時冇有。”

“聽著,我知道你不喜歡阿芙羅拉......”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但契卡畢竟是血獅雇傭兵最重要的盟友,我不希望失去這個盟友,契卡在運河城的存在,對先知會也冇有壞處。”

底波拉追問: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我覺得有必要補償阿芙羅拉。”

底波拉很不服氣:“憑什麼補償?”

“就算你不征求阿芙羅拉的意見,是不是也應該問一問我?”蒼浩頗為不滿:“你在我家裡動手殺人難道不問我的意見?”

“那也是我家。”底波拉理直氣壯:“彆忘了,我是你的妻子,你的東西我也有一份,你對你的事情也有決定權!”

“既然你對我的事有決定權,反過來應該也一樣,你殺貝洛伯格之前問過我嗎?”

底波拉一時無語:“這......”

“你以前可以自己決定任何事務,既然已經結婚了,就需要考慮兩個人的態度。”

“說吧,你想怎麼樣......”底波拉非常聰明:“你跟我說這麼多不就是讓我做出補償嗎!”

蒼浩順勢提出:“我需要病毒提取物。”

“給誰?”底波拉已經猜到了:“該不會是阿芙羅拉吧?”

蒼浩點頭:“正是。”

“我可是你的妻子......”底波拉輕哼一聲,很是不滿的道:“你到我這裡來,給其他女人爭取權益,考慮過我的感受嗎?”

“我跟你說這些並不是把阿芙羅拉作為一個普通女人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道:“我再跟你說一遍,阿芙羅拉是非常重要的盟友,因為你直接擊斃貝洛伯格,導致聯盟關係受到嚴重影響,所以我覺得你有必要作出補償!”

“用病毒提取物作出補償,讓她永葆青春?”

“對。”蒼浩直白的告訴底波拉:“如果你提供這種病毒提取物,我跟阿芙羅拉的關係可以得到緩和,如果你拒絕提供的話,關係就需要我來緩和!既然你一再強調自己是我的妻子,我的問題應該也是你的問題,那麼你認為我還能怎麼處理?”

底波拉輕呼了一口氣:“為什麼是病毒提取物?”

“是她自己提出來的。”

“她知道先知會也擁有這種技術?”

“契卡的情報非常發達 。”蒼浩解釋道:“而且我也非常理解,為什麼她想要獲得 這種病毒提取物,畢竟每個女人都希望容顏永駐。”

“如果讓她活下去,又不知道會製造多少麻煩,這個女人是麻煩製造者,活得越久製造的麻煩越多。”說到這裡,底波拉妥協了:“不過我還是答應你的要求!”

蒼浩懷疑自己聽錯了:“真的?”

“當然是真的。”底波拉直言不諱的告訴蒼浩:“我希望一定程度上修複大家的關係,我不需要阿芙羅拉成為先知會的盟友,隻希望阿芙羅拉不要繼續製造麻煩。你最好代替我告訴阿芙羅拉,我提供病毒提取物之後,大家的恩怨就算告一段落,我不希望她對先知會采取任何報複行動。如果她這麼做了,我們一定十倍的回擊,大家最好相安無事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好的。”

“我們接下來要全力追殺朱哈,也冇有時間精力放在契卡這裡。”底波拉言裡言外,其實對阿芙羅拉其人是有些頭疼的:“我隻要她老實一點就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