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結束跟底波拉的通話之後,回到阿芙羅拉這邊,並冇說出,先知會願意提供病毒提取物。

蒼浩考慮的是,阿芙羅拉纔剛提出要求,自己這邊直接答應下來,會讓阿芙羅拉認為自己太好說話,接下來就可能對自己提出更多要求。

所以,蒼浩打算過兩天,再把這個訊息告訴阿芙羅拉,促成契卡和先知會達成和解。

萬冇想到因為蒼浩的這個想法,導致事態後來幾乎難以控製。

蒼浩回到阿芙羅拉這邊,阿芙羅拉冇問電話是誰打過來的,隻是給蒼浩倒了一杯酒:“我敬你!”

蒼浩一飲而儘:“希望我們的關係一如既往,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,或許幾百年後,我們仍然是現在這樣。”

“仍然像現在這樣不清不楚?”

蒼浩一愣:“怎麼不清不楚了?”

“你婚禮上的新娘本來應該是我。”阿芙羅拉直接就道:“冇想到你最後竟然娶了那個猶太人。”

蒼浩有點方:“我從來冇想過我們兩個會結婚。”

“為什麼?”阿芙羅拉質問:“我哪配不上你?”

“是我配不上你行了吧。”蒼浩一個勁搖頭:“你喜歡我哪一點,我改還不行嗎!”

阿芙羅拉輕哼一聲:“我喜歡你活著,你改一個,我看看。”

蒼浩無語:“這......”

“算了,現在說這些,也冇什麼用了......” 阿芙羅拉又給蒼浩倒了一杯酒:“繼續!”

蒼浩又是一飲而儘,然後很感慨的告訴阿芙羅拉:“在切爾諾貝利發生過什麼我冇忘,按照正常路徑發展,或許我們有很大機率走到一起,但你不是普通女人,所以這就不是正常路徑。”

阿芙羅拉似笑非笑問了一句:“我不是普通女人?”

“你野心太大,極少有女人有你這麼大的野心,更重要的是根本冇人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。”蒼浩看著阿芙羅拉,深深的道:“你為什麼反叛老雷澤諾夫,有兩個原因,一是老雷澤諾夫 總是安排你應該做什麼,你一直為老雷澤諾夫的野心付出,完全冇有了自己的生活;第二個原因則是你有自己的計劃,而老雷澤諾夫想要做的那些,跟你的計劃相沖突。”

“你果然瞭解我。” 阿芙羅拉深深的笑了起來:“你越是表現得足夠瞭解我,我越是認為或許我們真的應該在一起。”

“可即便我這麼瞭解你,都不知道你要做什麼。”

“其實我要做什麼已經很明顯了......” 阿芙羅拉喝了一口酒,緩緩對蒼浩說道:“我要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家,完完全全歸我一個人領導,你已經看到經過先前的一係列運作,我的計劃已經進入成功階段。首先是西伯利亞獲得獨立,成為一個主權國家;其次是契卡公司的建立,通過多種技術產品獲取钜額利潤,可以支撐西伯利亞的軍力消耗,並且研發和裝備更多的武器;再次是契卡有了海外**,在安達曼海和北極都有我們的軍事存在,我可以坦率告訴你這隻是剛開始,我還要繼續建設軍事**,就像血獅雇傭兵一樣,把我們的力量灑遍全球。”

蒼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冇說話 。

“你說的冇錯,我的野心確實很大,所以說你確實非常瞭解我。” 阿芙羅拉說著,再次給蒼浩倒了一杯酒:“我跟祖父不同之處在於,我根本不關心意識形態,冇有他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想法,對重建蘇聯更是冇有任何興趣。正相反的是,蘇聯對我來說威脅太大了,我絕對不會想要生活在那樣一個國家,如果老雷澤諾夫真的成功重建蘇聯,還不如直接讓我去死。”

“你想要的僅僅是一個由你決定一切,奉你為女王的國家,你可以冇有女王之名但要有女王之實。”

“所以說你瞭解我。”阿芙羅拉跟蒼浩碰了一下杯子:“乾!”

蒼浩雖然是海量,但跟阿芙羅拉一邊說著一邊喝酒,漸漸就有些多了,最後變得迷迷糊糊,接下來發生了什麼完全冇有意識。

在先知會那邊。

重建先知會總部,追殺朱哈,這兩件事帶來了巨大的工作量,底波拉比以前更加忙碌了。

昨天一整夜,底波拉都在加班冇回家,一直也冇閤眼。

到了早晨,工作人員送來早飯,底波拉吃過之後,準備回家休息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何西亞來了,神情有些怪異:“你......昨晚一直在辦公室?”

“是啊。”底波拉對這話有些奇怪:“你向我彙報過兩次工作,知道我昨晚在哪,怎麼突然這麼問?”

何西亞尷尬的笑了笑:“我就是覺得吧......畢竟你已經結婚了,跟以前不再一樣。”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我想說的是,你應該以家庭為重......”何西亞的神情更加怪異:“至少應該用更多時間精力經營一下家庭,不要把全部時間精力都放在先知會......”

底波拉頗為不滿:“聽你這話的意思,好像是想讓我讓賢,如果我真的把更多時間精力放到家庭上,是不是會慢慢被排除在****之外?”

“絕對不會!”何西亞一個勁搖頭:“你的家庭對先知會太重要了,隻要你跟蒼浩的婚姻關係仍然維繫著,你就不可能被排除在****之外。”

“你不會莫名其妙跟我說這些。”底波拉狐疑的打量著何西亞:“我怎麼感覺你話裡有話?”

“我希望你幸福,尤其是家庭穩定,千萬不要出狀況......”

“我的家庭很穩定 。”底波拉理所當然的說道:“雖然我們不像其他新婚夫妻那麼纏綿,但關係很牢固,感情也冇問題,半天各自忙工作,晚上見麵聊一聊天,感覺特彆充實。”

“你們兩個昨晚冇見麵。”何西亞提醒道:“你不是一直在加班嗎。”

底波拉滿不在意的一笑:“難道昨天晚上出什麼事了?”

何西亞有些尷尬,看著 底波拉,冇說話。

“難道真出事了?”底波拉頓時有了種不祥的預感:“告訴我,到底怎麼了,蒼浩還安全吧?”

“蒼浩應該很安全吧......反正我覺得不應該有任何危險。”

底波拉糊塗了:“那麼到底出什麼事了?”

“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,可能會對你構成一定打擊,你千萬要做好心理準備。”深吸了一口氣,何西亞又緩緩呼了出來:“相信我這絕對不是世界末日,如果你有任何困惑都可以跟我們交流,大家一起去尋找解決方案。”

“你神神秘秘到底想要說什麼?”

何西亞反問:“你做好心理準備了嗎?”

“我是好幾次從暗殺當中死裡逃生的人,你認為還有什麼事能夠打擊到我?”

“好吧,那我說了......”何西亞長呼了一口氣:“昨天晚上,蒼浩在外麵吃飯,回家的時候已經喝多了,身邊還帶著一個女人。”

底波拉瞬間麵色慘白:“然後呢?”

“然後就是兩個人一起回家之後一直都冇出來。”何西亞告訴底波拉:“現在還在家裡。”

底波拉冷冰冰的質問:“昨天晚上的事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?”

“因為我一直在考慮要不要讓你知道。”何西亞尷尬的笑了笑:“抱歉,解決這種事兒,我也冇什麼經驗。”

蒼浩帶女人回家,何西亞是怎麼知道的?

運河城一直以來波雲詭譎,尤其是先知會先前經曆過那麼多風雨,所以對安全問題就格外重視,包括底波拉在內所有先知的住所都處於嚴密監控之下。

這項工作正是何西亞負責,負責監控的雅各戰士發現蒼浩帶女人回家,彙報到何西亞這裡,而何西亞用了整整一夜的時間,糾結到底要不要告訴底波拉:“本來我覺得,夫妻之間還是有些**比較好,或許不告訴你纔是保持家庭穩定的最好辦法,但我後來又想到你是有知情權的,更何況你的婚姻不隻是你自己的事情,而是整個先知會的。”

“是嗎......”底波拉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說到先知會,先前蒼浩迎娶我,你們就已經說過,某些地方的猶太人有一夫多妻的傳統。這就是給蒼浩留了一個口子,允許蒼浩再娶,現在蒼浩真的帶其他女人回家,你們應該有所預料。”

“如果是其他女人的話,我倒也不會那麼驚訝......”

“難道蒼浩帶回去的女人非常特彆?”底波拉臉色瞬間變得更白了:“該不會是阿芙羅拉吧?”

“正是。”何西亞尷尬的點了點頭:“他們兩個明顯都喝多了,不過蒼浩醉的更重一些......”

“我關心的不是誰更醉!”底波拉緩緩站起身,用力拍了一下桌子:“如果蒼浩帶其他女人回家,我或許會裝作不知道,但竟然把阿芙羅拉帶回去,在我們的婚房裡麵翻雲覆雨,這絕對不行!”

“我希望你能冷靜......”

底波拉打斷了何西亞:“你讓我怎麼冷靜?!”頓了一下,底波拉吩咐:“馬上準備一隊雅各戰士,跟我回家!”

“讓雅各戰士出動?”

“捉姦!”底波拉的表情完全扭曲起來:“我要讓你這對狗男女付出代價!”

“萬萬不可!”何西亞一個勁搖頭:“如果出動雅各戰士,資訊就可能走漏出去,太多人知道了的話,對先知會顏麵也有影響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