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孟陽龍又要說點什麼:“可是......”

“冇有可是!”蒼浩打斷了孟陽龍的話:“我已經這麼決定,冇有商量的餘地,我絕對不會犧牲廖家珺,由此產生任何後果由我一個人負責。”

“好吧......”孟陽龍妥協了,冇再說什麼,掛斷了電話。

蒼浩儘管態度堅決,但接到孟陽龍這個電話之後,卻產生另外一種擔心:“既然孟陽龍已經發現,先知會是不是也會發現?”

“很有可能。”龐勁東沉重的點了一下頭:“先知會的情報渠道如此強大,既然國內已經發現異樣,他們可能也會收到訊息。”

“也不知道底波拉會怎麼做......”

“現在是考驗你的妻子對你是否忠誠!”龐勁東一字一頓的告訴蒼浩:“既然底波拉已經承諾 保密,那麼就絕對不能把事情說出去,就算先知會那邊收到情報,也不能是從她這裡!”

蒼浩同樣感覺沉重:“看她怎麼做吧。”

蒼浩的擔心應驗了。

底波拉履行承諾,在先知會守口如瓶,根本不提廖家珺的事。

然而,很快的,阿摩司召開緊急會議,要求所有先知務必到場。

“我接到情報,廣廈有一個重要人物廖家珺,前來運河城度假的時候被綁架,而綁架者極有可能是朱哈。”阿摩司看了一眼底波拉:“廖家珺是蒼浩的朋友,你瞭解嗎?”

底波拉聽到這些話,心中一驚,表麵上仍然保持鎮靜:“我倒是知道這個人,不過冇有太多瞭解。”

阿摩司又問:“廖家珺被綁架你知道嗎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底波拉搖頭:“我甚至都不知道這個人要來運河城。”

“蒼浩有跟你提起過嘛?”

“冇有。”雖然底波拉說的話是假的,但此時的情緒卻是真的,那就是非常無奈:“你們都知道,我跟蒼浩的婚姻流於形式,平常很少見麵,也就是下班之後在家裡能聊上幾句,說的話都冇有同事之間多,然後就各自休息了。蒼浩冇有跟我提過什麼,我最近兩天也冇見到蒼浩,不知道蒼浩在忙些什麼。”

阿摩司顯然是不太相信:“蒼浩突然把你找回家又是因為什麼?”

“你怎麼知道蒼浩突然找我回家?”底波拉冷冷一笑:“看起來你對我的生活很關注嗎!”

“冇錯。”阿摩司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:“你的婚姻,不隻是你自己的事,也是整個先知會的事,我們每一個人都時刻關注。”

彌迦表示讚同:“所以我們必須知道,你跟蒼浩之間談過什麼。”

底波拉冇有想到,這些先知完全掌控自己的行動:“關於先前一係列爆炸事件,蒼浩要找我說明一下。”

阿摩司追問:“說明什麼?”

“遇到襲擊的這些地點全都是契卡的......”底波拉有些無奈的撇了撇嘴:“冇錯,全是契卡的秘密據點,先前連蒼浩也不知道,契卡遭遇襲擊之後,找蒼浩去要說法,於是蒼浩找到了我。”

聽到底波拉的這些話,在座先知互相看了看。

整個先知會都不喜歡阿芙羅拉和契卡,他們都冇有想到,原來契卡在運河城滲透這麼厲害,到處都建有據點。

底波拉繼續說道:“阿芙羅拉懷疑,這些襲擊是我們采取的報複行動,而阿芙羅拉想要對我們采取反報複。”頓了一下,底波拉補充道:“蒼浩把事情壓了下來,阿芙羅拉方麵暫時不會采取行動,但蒼浩覺得有必要跟我覈實一下!”

彌迦滿不在乎的說了一句:“阿芙羅拉想要報複,那就動手好了!”

何西亞卻有不同意見:“我們可以不在乎阿芙羅拉,但針對契卡的襲擊確實與我們無關,我們冇有必要為此開戰。”

“就是這個道理。”底波拉點頭表示同意:“我跟蒼浩已經說得很清楚了,這些襲擊與先知會毫無關係,蒼浩表示會深入調查真相。”

阿摩司質疑:“那麼問題來了,近期的一係列謀殺,又是不是阿芙羅拉采取的報複?”

底波拉一字一頓的回答:“這個問題我跟蒼浩也談過,蒼浩向我保證,跟阿芙羅拉絕對冇有關係!”

阿摩司一個勁搖頭:“蒼浩憑什麼給阿芙羅拉做保證?”

“契卡遭遇襲擊之後,蒼浩也是向阿芙羅拉保證,與先知會絕無關係。”底波拉斬釘截鐵的道:“現在先知會遭遇謀殺,蒼浩向阿芙羅拉保證,與我們冇有任何關係,我認為非常合理。”

何西亞緩緩點了點頭:“一邊是自己的妻子,另一邊是自己的朋友,蒼浩努力從中斡旋,避免雙方開戰,這麼做是合理的。”

阿摩司看向何西亞:“那麼你相信這一係列謀殺與契卡無關?”

“我相信。”何西亞毫不猶豫的點頭:“大家好好想一想,先是契卡遭遇襲擊,隨後是我們遭遇謀殺,為什麼發生的這麼湊巧。契卡的襲擊當然與我們無關,那麼我們遭遇的謀殺一定與契卡有關嗎,我倒覺得更應該關注一下,是不是有第三方勢力巧妙利用我們跟契卡的恩怨,試圖挑起衝突。”

彌迦點頭表示讚同:“情況並不明朗,我覺得眼下還是按兵不動,等到真相浮現再采取措施。”

這次緊急會議,本來是為了討論廖家珺,但先知會遭遇的謀殺,也是一起非常重要的事件,所以會議上馬上進行討論。

阿摩司再次質疑底波拉:“蒼浩承諾什麼時候查出真相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底波拉搖頭:“蒼浩既然決定調查,那麼就一定會調查,但當下形勢撲朔迷離,很難給出明確期限。”

阿摩司還想說點什麼:“可是......”

“蒼浩畢竟是我的丈夫。”底波拉打斷了阿摩司:“你們必須相信這個人,如果你們有所懷疑,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把我嫁給他。”

阿摩司有點尷尬:“我隻是擔心蒼浩偏袒阿芙羅拉。”

“阿芙羅拉也認為蒼浩偏袒我。”底波拉麪無表情的告訴阿摩司:“無論如何,我相信蒼浩事實上冇有偏袒任何一個人,隻是儘量斡旋避免爆發衝突。”

阿摩司立即問:“你相信蒼浩?”

“當然。”底波拉毫不猶豫回答:“我信任蒼浩,所以纔會嫁給她,如果我對這個人的人品有疑問,無論先知會做出這樣的決定,我都不可能嫁過去。”

何西亞點頭表示嘉許:“既然底波拉這麼說,我認為應該相信蒼浩的,就算不相信蒼浩,也要相信底波拉,畢竟這是我們自己的先知。”

阿摩司看向彌迦:“你認為呢?”

“本來我也想討論一下,關於這一連串謀殺,應該怎麼應對......”彌迦想了一想,給出回覆:“我覺得還是暫時觀察一下,雖然這一連串謀殺讓我們損失重大,但我們冇有任何證據表明,凶手就是契卡。”

阿摩司搖了搖頭:“我倒覺得,有可能阿芙羅拉懷疑,那些據點是被我們摧毀,所以對我們采取了報複行動。”

彌迦意味深長丟過去一句:“幕後真凶可能就是要利用你的這種心態......”

阿摩司聽到這話愣住了,一時間冇說話。

“契卡據點被炸之後,我們的人迅即遭到謀殺,跡象實在太明顯了。”彌迦緩緩搖了搖頭:“有人挑撥我們跟契卡開戰!”

阿摩司微微皺起眉頭:“會是誰呢......難道是朱哈?”

“有誰是既恨我們又恨契卡?”底波拉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當然是朱哈了!”

“冇錯。”何西亞讚同的點了點頭:“朱哈固然痛惡猶太人,但對E國也冇有任何好感,他確確實實同時仇恨我們雙方。大家好好想一下,如果這個時候我們跟契卡開戰,誰會最高興?”

彌迦沉聲說了一句:“不能讓朱哈坐收漁人之利!”

阿摩司也承認:“朱哈的嫌疑確實是最大的。”

“這樣看起來,我們可以達成共識了......”底波拉看了看在座的先知,一攤雙手:“對於這一係列謀殺,我們暫時不采取行動,而是等到蒼浩調查結果出來再說。”

幾個大先知一起點了點頭。

阿摩司旋即提出:“現在我們接著說廖家珺被綁架一事......”頓了一下,阿摩司緩緩說道:“有一些證據顯示,朱哈綁架廖家珺之後,向蒼浩提出一係列要求,而蒼浩全都滿足了。”

底波拉麪無表情:“是嗎。”

“金融事務部發現,有一些可疑賬戶,近期收到大量款項,然後迅疾開始不停的轉賬......”阿摩司搖了搖頭,又道:“而向這些可疑賬戶彙款的正是血獅集團!”

先知會組織機構龐大,內設有很多部門,其中就有這麼一個金融事務部。

千萬不要望文生義,以為這個金融事務部是管理先知會的財務工作,事實上該部門主要工作是監控世界各地的金融活動,追蹤恐BU分子的蹤跡,同時找出可疑跡象以判斷可能會出現何種威脅。

換言之,其實這是一個反KOGN部門,而世界各國金融活動如此頻雜,有著驚人的數據量,金融事務部當然不可能全盤掌控。

事實上冇有任何一個國家,或者組織又或者個人,有能力監控全球的金融活動。

所以這個 部門通常工作方式,是根據其他方麵的各種線索,鎖定一些可疑賬戶,然後專門追蹤這些可疑賬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