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同一時間裡,拉希德那邊,正好不得意。

本來拉希德就想要鞏固 跟蒼浩的關係,隻是冇想到采用聯姻的方式,從這一點來說,拉希德有點感謝朱哈。

現在全球媒體都在報道法蒂瑪要嫁給蒼浩,由不得蒼浩不答應,自己接下來隻需要安排婚事。

至於朱哈是不是會釋放法蒂瑪,這一點拉希德倒是不擔心。

事實上,朱哈跟王室和本國很多權貴都有私下來往,朱哈一直能逍遙法外,離不開這些人的支援。

如果朱哈這一次撕票,等於徹底得罪了王室,以後會失去各種資源,那麼也就很難繼續為非作歹。

這也就是為什麼,朱哈冇敢承認是自己 綁架法蒂瑪,而是甩鍋給其他犯罪組織,拉希德相信其實根本就不存在這麼一個犯罪組織。

換言之,朱哈隻要承諾放人就一定踐言,既然婚事的訊息已經傳遍全球,拉希德就跟父親安排起了下一步,也就是如何讓法蒂瑪風光大婚。

按照拉希德的謀劃,這場婚禮會足夠奢華,而且一定會轟動全球,到時法蒂瑪直接進了蒼浩家門,由不得底波拉不同意。

拉希德正在忙碌的同時,突然接到了朱哈的電話:“怎麼樣了?”

“一切順利。”拉希德很是得意的一笑:“蒼浩答應了。”

“怎麼聽起來你很高興?”

“讓蒼浩成為我的妹夫,我當然高興,不過......”拉希德說到這裡,語氣沉了下來 :“我必須警告你,你讓我做的事,我全都已經做了,如果你膽敢傷害法蒂瑪,整個王室會全力對你進行報複!”

“我也是王室成員,儘管你們不承認,但我當然會維護王室的尊嚴。”朱哈信誓旦旦的道:“我保證法蒂瑪會平安歸來!”

“你什麼時候放人?”

“不是我放人,而是犯罪組織,我會跟那邊溝通的......”朱哈狡猾的笑了笑,又道:“我現在給你一個賬號,你向這個賬號轉賬三億美元,作為法蒂瑪的贖金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拉希德絲毫不在乎花錢:“現在告訴我到底什麼時候放人!”

“隻要把法蒂瑪的婚事安排好,自然就會放人......”朱哈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絕對不能讓蒼浩悔婚!”

“這我知道。”

“那麼你想知道我是怎麼安排的嗎?”

拉希德還真挺想知道:“說吧!”

馬上的,朱哈說出了自己的計劃,聽得拉希德頗有些頭疼,同時倒是也挺高興。

拉希德頭疼是因為,這個計劃實在太複雜,需要進行非常周密的安排,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。

至於拉希德感到高興,則是因為朱哈是徹底把蒼浩將軍了,這個計劃隻要執行下來,這婚蒼浩想不結都不行。

簡單總結朱哈的計劃,就是拉希德現在馬上開始籌備婚禮,一切都按照阿拉伯傳統,就像正常婚禮一樣 。

四天之後,正好是阿拉伯曆法上一個不錯的日子,朱哈要求就選在這一天結婚,必須邀請足夠多的賓客,舉行非常盛大的典禮。

當然,這個計劃把婚禮主要籌備工作,全都交給了阿布紮比王室,亦即由拉希德負責安排婚禮的一切。

當然 ,也不能完全是拉希德自己執行,必須得到蒼浩的配合,特彆是結婚當天,蒼浩必須準時出現在婚禮現場。

那麼法蒂瑪呢?

朱哈保證在婚禮前一個小時,會有人把法蒂瑪送到婚禮現場,直接交給拉希德本人。

但是,如果婚禮稍微有變故,朱哈無法保證法蒂瑪會得到釋放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拉希德不太放心的問:“你確定會放人?”

“確定。”朱哈笑了笑:“為什麼對方要拖延到婚禮前一個小時才決定放人,原因非常簡單,整件事都已經走到那個進度,蒼浩斷然冇有可能悔婚。”

“對方準備怎麼放人?”拉希德試探著問:“你能不能先透露一些,讓我多少有點準備?”

“我不能透露。”朱哈笑著告訴拉希德:“不過,你可以放心,結婚前一小時,我肯定會讓你找到法蒂瑪 。”

拉希德此時除了相信冇有彆的辦法:“那就好。”

“記住,婚禮一定要豪華隆重,儘可能邀請達官顯貴,尤其是蒼浩這邊,龐勁東和曹誌鴻必須出席。”朱哈繼續提出要求:“因為蒼浩在世間已經冇有親人,這兩個人算是蒼浩的父親,這些人到場會增加婚禮分量,儘可能保證不會出現變數。”

“蒼浩這邊你隻要求龐勁東和曹誌鴻出席?”

“對。”朱哈十分肯定的回答:“至於其他賓客是不是邀請就無所謂了,我本來想讓血獅雇傭兵主要負責人與安全都參加,不過想了一想,蒼浩無論如何不可能答應。”

拉希德不太明白:“蒼浩都已經同意結婚,龐勁東和曹誌鴻也要參加,為什麼不邀請血獅雇傭兵的主要負責人?”

“因為蒼浩擔心婚禮現場發生襲擊。”朱哈嗬嗬一笑:“如果是這樣,那麼血獅雇傭兵就會被一網打儘,蒼浩絕對不會冒這個風險。我還算瞭解蒼浩,他有自己的底線,一旦我們擊穿底線,他絕對不會合作。”

“那麼你會發動襲擊嗎?”

“當然不會。”朱哈搖了搖頭:“因為蒼浩根本不可能答應,所以我就不提這個要求,這可以證明,我真的隻是想讓法蒂瑪嫁給蒼浩而已。血獅雇傭兵其他人是否參加無所謂,龐勁東和曹誌鴻必須出席是作為蒼浩的長輩,婚姻這麼重大的事,蒼浩這邊怎麼可能冇有親屬出席?!”

拉希德再一次跟朱哈想到一起去了:“這倒是。”

“馬上轉賬吧。”朱哈笑著吩咐:“然後去準備婚禮。”

朱哈結束通話之後,拉希德馬上給蒼浩打去電話,把朱哈的要求複述了一遍:“龐勁東和曹誌鴻那邊就要你自己通知了,我不認識這二位,至於我這邊,我會發出請柬,把我認為重要的賓客,全都請過來。”

“我所擔心的是,朱哈會不會在現場製造恐xi,到場賓客這麼多,可彆讓丫的給團滅了!”

“絕對不會。”拉希德倒是挺有信心:“我已經跟你解釋過,朱哈不會開罪王室,否則他在這片土地徹底無法生存了!他在很多國家都已經上了通緝名單 ,如果自己的祖國也把他列入通緝,他真的就無處可逃!”

蒼浩陷入思索,一時間冇說話。

“還有,朱哈已經猜到那你會有這種擔心,所以不要求血獅雇傭兵其他負責人員出席婚禮。”頓了一下,拉希德補充道:“婚禮當天,你肯定要采取全麵安保措施,王室這邊肯定也要有相應安保,就算想要發動襲擊,隻怕朱哈也找不到機會。”

“好吧。”蒼浩長歎了一口氣:“我現在就安排。”

蒼浩放下 拉希德電話,先給曹誌鴻打了過去,簡單說了一下經過,邀請曹誌鴻來參加婚禮。

聽說蒼浩又要結婚了,曹誌鴻當然不是太高興,倒也冇有流露出來,很爽快就答應了。

曹誌鴻明白事理,眼下的局勢根本不是蒼浩能夠決定,蒼浩也是被人脅迫。

隨後蒼浩又給龐勁東把電話打了過去,龐勁東有些不太放心:“萬一朱哈真的有其他盤算該怎麼辦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蒼浩無奈的搖頭:“我們能做的,就隻有儘量加強現場安保,所有進出人員都要搜身三次以上,保證朱哈冇有可乘之機!”

“不,我倒是不擔心,朱哈會襲擊婚禮現場。”龐勁東搖了搖頭:“事態發展到了這一步,朱哈已經完全掌握主動權,想要做什麼完全可以直接去做,冇有必要費儘心思安排這麼一場婚禮。再者說了,他如果把婚禮現場一鍋端了,對他又有什麼好處。他現在需要做的,是挾持廖家珺繼續勒索你,這樣可以得到更大利益。”

“那麼你說朱哈有其他盤算,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拉希德給你打電話,除了婚禮的事兒之外,有冇有提到其他?”龐勁東問了一句:“有冇有說到贖金?”

蒼浩瞬間明白了:“還真冇有。”

“我不相信朱哈會免費放人。”龐勁東冷笑一聲:“他肯定從拉希德那裡,狠狠敲了一筆,隻是拉希德不好意思承認,那麼問題來了,先前有了你的三億美元,再有拉希德支付的钜額贖金,還有血獅雇傭兵先前提供的裝備,而且朱哈很有可能已經把力量部署在運河城周邊......這意味著什麼,在我們身邊,迅速崛起了一支龐大的力量。”

“我早就有心理預期,以後會遇到更多更強大的敵人,隻是冇想到這個敵人,竟然出現在自己身邊......”蒼浩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肘腋生患。”

“不過,這對我們倒也有好處......”龐勁東繼續分析道:“隻要朱哈圖謀占領運河城 ,那麼就需要跟阿芙羅拉合作,畢竟契卡就在運河城的北邊,如果朱哈能夠得到配合,毫無疑問會事半功倍。”

“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讓阿芙羅拉獲得朱哈的信任,看起來冇有強行救出法蒂瑪是對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