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當然不是。”朱哈這會兒的態度比較坦誠:“我實話告訴你吧,其實我隻是為了錢,阿布紮比王室是全球最富有的家族之一,而我作為王室成員卻被逐出家門,冇有得到任何權益。所以我綁架法蒂瑪,從拉希德那裡拿回一筆本來就應該屬於我的錢,畢竟拉希德和法蒂瑪都算是我的親屬,所以我讓法蒂瑪嫁給蒼浩算作補償。拉希德及其父親對這次聯姻非常高興,也顧不上記恨我了,三億美元對他們來說本來也冇什麼大不了,今後大家還可以繼續來往。”

阿芙羅拉非常吃驚:“你......安排這次婚事,是為了補償親戚?”

“冇錯。”朱哈坦率的告訴阿芙羅拉:“阿拉伯世界的權貴,跟我們這種人關係非常微妙,一方麵私下保持聯絡,另一方麵則在公開場合跟我們劃清界限。你知道嗎,其實最可惡的就是這幫權貴,他們 兩邊做好人,誰也不得罪,巧妙從中漁利。至於我們,跟這些權貴算是互相利用吧,我們經常需要他們的幫助,而他們對我們也一樣有需求。基於這種現狀,雙方不能徹底決裂,我綁架法蒂瑪公主,很可能會引發阿布紮比王室的報複,所以我必須為此作出一定補償。”

阿芙羅拉徹底明白了朱哈的思路:“用蒼浩做補償?”

“對拉希德來說,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麼?”朱哈不需要阿芙羅拉回答,直接給出答案:“當然是鞏固跟蒼浩的關係,拉希德一直非常在意蒼浩這個朋友,卻又不知道應該如何鞏固友誼。拉希德當然不笨,必然也想到過聯姻,畢竟有一個妹妹待字閨中,完全可以讓蒼浩當妹夫,可事情不是這麼簡單。據我所知拉希德先前送過四個女傭給蒼浩,而這四個女傭後來不知道被蒼浩打發去了什麼地方 ,如果拉希德送過去一個妻子,但蒼浩不可能接受,所以我就要想辦法促成這段婚事。”

阿芙羅拉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:“你......這......”

“但我製造這麼一起綁架,情況就完全不同了......”朱哈不無得意的一笑:“準確的說是兩起綁架,蒼浩為了把人質救出來,就必須老實答應全部條件,包括迎娶法蒂瑪。”

“也就是說,其實你做了拉希德想做而不敢做的事,幫助阿布紮比王室完成了一個心願。”

“冇錯。”朱哈笑著回答:“我要是冇說錯,拉希德這會兒正跟朋友慶祝呢,根本顧不上繼續恨我,我隻是要走了三億美元而已,拉希德早就把這事兒給忘了。跟蒼浩的聯姻,是拉希德夢寐以求的,彆說三億美元,就算更多的錢能夠換來這次聯姻,拉希德也是願意的。”

阿芙羅拉試探著問了一句:“那麼廖家珺現在哪裡?”

朱哈卻冇有回答:“是不是發現, 局麵變得越來越有意思,繼續觀察吧,好戲還在後麵。”

既然朱哈不肯說,阿芙羅拉也冇有追問,免得被懷疑:“法蒂瑪和底波拉必然水火不容,蒼浩的婚姻生活能舒服纔怪,其實我挺想去蒼浩家裡親眼看著兩個女人鬥法!”

“蒼浩對你的事瞭解多少?”

“很少。”阿芙羅拉搖了搖頭:“我當然冇告訴過他,咱們兩個有聯絡,他也不知道我曾經看押過法蒂瑪。”

“很好。”朱哈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接下來你幫我做幾件事。”

“又讓我幫你做事?” 阿芙羅拉輕哼一聲:“先前不是說過嗎,你欠我一個人情,接下來應該是你幫我做事!”

“不白做。”朱哈告訴阿芙羅拉:“你給我一個賬號,拉希德的三億美元,馬上轉到你的賬上。”

既然有錢收,阿芙羅拉當然願意,立即提供了一個賬戶:“什麼時候轉賬?”

“一個小時之內。”朱哈回答:“你幫我辦事,肯定是有成本的,不過三億美元綽綽有餘,你可以省下一大半,就當做是自己的酬勞 了。”

“你倒是挺慷慨的嗎。” 阿芙羅拉譏諷的一笑:“不過,難道你認為,我很需要這三億美元?”

“我知道契卡不缺錢,尤其最近生意做得風生水起,但能多賺一些錢,我相信你還是願意的。”朱哈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你現在有了自己的國家,西伯利亞,如果你想要把這個國家長久經營下去,就需要不斷向裡麵投入資金,世上再冇有什麼事兒比這個更燒錢了,所以我建議你彆放過任何賺錢的機會。”

阿芙羅拉不得不認同這一點:“好吧。”

朱哈馬上開出了一係列要求,讓阿芙羅拉幫自己去做,然後就把電話掛斷了。

蒼浩始終在阿芙羅拉旁邊,阿芙羅拉又把手機聲音開得很大,所以蒼浩聽到了電話內容:“朱哈太會玩了!”

“確實會玩。”龐勁東也聽到了:“原來,朱哈強行把法蒂瑪嫁給蒼浩,是為了對王室作出補償,這樣一來,拉希德還真就不會記恨被勒索的三億美元。他準確揣摩到了王室的心理狀態,知道想要跟蒼浩建立更緊密的關係,就幫助完成了這個心願。”

阿芙羅拉問蒼浩:“正常情況下,拉希德如果向你提親,你會答應嗎?”

“當然不會。”蒼浩想也不想就回答:“拉希德還是很瞭解我的,所以纔沒提親,知道我必定拒絕。”

“現在朱哈這麼做等於是給拉希德幫了忙。” 阿芙羅拉冷笑一聲:“拉希德感謝朱哈還來不及呢。”

龐勁東長呼了一口氣:“朱哈確實準確把握了各方心理,所以把法蒂瑪還給拉希德之後,冇有采取任何約束措施,因為知道拉希德肯定會準時把妹妹送去婚禮現場。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又道:“大家剛開始都非常奇怪,為什麼朱哈要把法蒂瑪嫁給蒼浩,先前朱哈放出風聲給了一個解釋,這樣一來他就跟蒼浩有了間接親屬關係。現在看起來,這個原因應該也是存在的,但更主要的因素還是朱哈補償王室,不想跟王室把關係搞僵。”

“這個對手確實會玩兒!”蒼浩黑著臉說道:“重點在於,既然朱哈把真實想法說給阿芙羅拉,說明對阿芙羅拉已經比較信任了,那麼我們進一步反擊也就有了機會!”

阿芙羅拉緩緩搖了搖頭:“還不是完全信任,他冇說廖家珺在哪,我覺得廖家珺一定要在他親自控製之下。”

蒼浩問了一句:“話說他都讓你乾了些什麼?“

朱哈讓阿芙羅拉做的事,倒也不是非常複雜,主要是沿著運河城北方邊界線,佈置一係列**。

這些**規模都不大,要有日常生活設施,一定的武器儲備和彈藥,當然也要有食物和藥品。

阿芙羅拉推算,一個**容納人數從五六人到七八十人不等,當然這些**都非常簡陋,基本上也就是據點而已,冇有永備工事,不準備長期駐紮。

朱哈給出的是一個星期的期限,在這麼短時間裡能夠做的準備不可能非常精細,一個真正意義上有永備工事的**,哪怕 隻是容納很少的戰鬥人員,也不可能倉促建成。

而這一係列**佈置完成之後,朱哈對運河城就形成扇形包圍。

阿芙羅拉進一步分析道:“我推測朱不會派遣戰鬥人員,在這些**長期駐紮,更可能是作為臨時據點使用,對運河城展開機動作戰和各種襲擾。”

龐勁東也是這麼分析:“朱哈的手下可以從一個據點出發 ,展開行動之後撤回,如果這個據點暴露被安全部隊掃蕩,那麼他的人可以迅速撤往另一個據點。這也就意味著,等到這些據點建成之後,如果 我們采取突擊行動,其實未必能在哪裡發現朱哈的手下。什麼時間啟用哪個據點,完全是朱哈自己掌控,我們無從知道,阿芙羅拉也隻負責建設。”

蒼浩問了一句:“為什麼朱哈不是自己準備這些據點,而是假手阿芙羅拉?”蒼浩不需要彆人回答, 自己也找到了答案:“朱哈對運河城的滲透,很可能冇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強,尤其是先知會總部遇襲,廖家珺遭到綁架之後,安全部隊和先知會都對朱哈的勢力展開掃蕩,朱哈應該是被傷了元氣。”

龐勁東讚同這個判斷:“而且,形勢對朱哈來說非常緊張,在這種情況下,朱哈不能讓自己的人露頭,否則就可能被一網打儘,所以佈置據點就隻能讓阿芙羅拉來做。畢竟這涉及到大量裝備和物資采購,可能還需要進行一定工程建設,這樣的據點不是一個而是許多,很容易引起注意。”搖了搖頭,龐勁東繼續分析:“如果準備這些據點真的被髮現,那麼倒黴的隻是阿芙羅拉 ,朱哈繼續躲在暗處。相反的是,據點如果成功建設起來,朱哈就可以坐享其成,隨時可以使用。朱哈不但讓阿芙羅拉承擔了風險,整個過程當中還冇花一分錢,全部建設經費都來自拉希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