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阿芙羅拉這麼聰明,當然也看出朱哈的真實圖謀:“那麼我應該怎麼做?”

“人家都已經把錢給你了,當然要幫忙建設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笑了:“朱哈以為成功利用了你,其實你冇承擔任何風險,建設完成之後把所有據點地圖全部給我們。”

阿芙羅拉點頭同意:“那麼我現在就著手安排了。”頓了一下,阿芙羅拉提出一個自己非常關心問題:“裝備什麼時候交付?”

“我現在就通知卡科日亞那邊全麵生產。”蒼浩回答:“以卡科日亞的生產能力,第一批次應該在一週內交付,不低於一百套。”

“好。”阿芙羅拉非常滿意:“戰勝喪屍可就指望這些新型裝備了。”

龐勁東問了一句:“剛纔朱哈有冇有問過你,蒼浩向你展示的是什麼裝備?”

阿芙羅拉搖頭:“冇有。”

“這就奇怪了。”龐勁東微微皺起眉頭:“正常來說,得知有新型裝備出現,朱哈應該馬上試圖搞清楚,到底是什麼樣的新型裝備。”

“一點不奇怪。”阿芙羅拉對朱哈這種人顯然更加瞭解:“其實他們這種恐BU組織,不是特彆在意技術發展。”

龐勁東不理解: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他們都是機動作戰,跟傳統意義上的遊擊戰爭不一樣,遊擊戰爭重在打擊敵方的後勤和交通、通訊,通常有固定活動區域。他們冇有固定活動區域,目標經常是普通平民,儘可能地製造破壞,而平民是冇有武裝的,這也是他們被稱為恐BU分子的真實原因。”頓了一下,阿芙羅拉繼續說道:“這也就是說,他們追求的是最大的殺傷能力,把武器隱藏起來不被髮現,至於武器的先進程度,他們不是很關心。”

龐勁東明白了:“真正先進的裝備,往往需要有完善的後勤補給和檢測維修體係,這是朱哈這種人不具備的。而且,越是先進的裝備,可能體積也就越大,需要很龐大的使用場地,朱哈這樣的人同樣不具備。”

蒼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話雖這麼說,這些裝備真正在西伯利亞展開,還是會被朱哈注意到了。”

阿芙羅拉已經想好怎麼解釋了:“到時我就告訴朱哈,是從你這裡勒索來的,或者就是買來的。”

蒼浩提醒了一句:“或許朱哈認為對自己有幫助。”

“難道他會讓我提供裝備給他?” 阿芙羅拉想也不想就回答:“這不可能!雖然我需要獲得朱哈的信任,但也不會無底線做事,我不可能答應朱哈全部要求!”

“我等的就是這句話。”蒼浩打了一個響指:“朱哈得到我們的裝備已經很多,不能再得到更多!”

同一時間裡,在朱哈那邊。

朱哈跟阿芙羅拉通話的同時,其實跟廖家珺在一起,不過他讓手下在廖家珺嘴上封了一條膠帶,所以廖家珺發不出聲音。

朱哈放下電話之後,衝著手下使了一個眼色,手下立即撕掉膠帶。

雖然朱哈和阿芙羅拉通話使用英文,但廖家珺全都聽懂了:“你準備在運河城開展遊擊戰?”

“不愧是蒼浩的朋友。”朱哈笑著聳聳肩膀:“看起來你也有一定的軍事知識嗎。”

廖家珺質疑:“你為什麼要當著我的麵打電話?”

“我不怕讓你知道。”朱哈搖了搖頭:“實話告訴你吧,短時間內我不會放了你,所以不在意讓你多知道點事,反正等我真正放了你的時候,一切都已經成為既成事實,你根本冇機會阻止!”

“你根本不會還我自由!”廖家珺重重哼了一聲:“等我冇有利用價值,你早晚會殺了我!”

“如果你隻是一個平民,殺了你也無妨,但你畢竟是有身份的......”朱哈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華夏的國家安全方麵,已經知道你失蹤了,如果我把你撕票,他們肯定會對我抱負,至少眼下我還不想開罪華夏!”

“當你把我綁架就已經得罪了華夏!”

“隻要我原樣把你送回去,相信我,華夏不會做什麼,隻會當做什麼都冇發生,然後給你個人發個獎勵。”

廖家珺冷笑一聲:“你這麼確定?”

“我不想開罪華夏,難道華夏就願意招惹我?”朱哈還真就非常確定:“這幾年在華夏海外擴張版圖之內,活躍著很多組織,有的是直接歸我控製,有的則是我的盟友。隻要我願意,可以給華夏造成很**煩,設想一下,不是運送貨物的輪船被海盜劫持,就是派去某國的工程師遭遇綁架,這種事接二連三發生會讓任何一個國家手忙腳亂,尤其是你們國家在這方麵其實不具備足夠經驗。”

廖家珺聽到這話頓時無語,因為朱哈說的一點都冇錯。

“我並不在意讓你知道,但我完全可以揹著你打電話,不讓你知道什麼。”朱哈似笑非笑問了一句:“問個問題——你知不知道,我為什麼非要當你麵打電話?”

廖家珺怎麼可能知道,搖了搖頭,冇說話。

“這番電話的重點在於蒼浩又結婚了。”朱哈笑哈哈的告訴廖家珺:“新婚妻子是阿布紮比公主,是不是非常驚訝?”

廖家珺被軟禁當中,跟外界訊息完全隔絕,當然不知道蒼浩新婚。

不過,剛纔朱哈的這個電話,廖家珺多少聽到了些什麼,內心非常震驚,怎麼蒼浩又結婚了。

廖家珺原本冇把這份震驚表露出來,但朱哈自己主動解釋了一遍:“冇錯,是我設計把法蒂瑪嫁給蒼浩,於是蒼浩又有了一個妻子。”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蒼浩已經結了兩次婚,冇有一個妻子是華夏人,這說明什麼?”朱哈的笑容變得陰冷起來:“你們仍然把蒼浩當做原來那個人?”

“他娶了兩個外國女人能說明什麼?”

“能說明很多。”朱哈意味深長 的說了一句:“蒼浩已經不是原來那個一代兵王,至少跟你認識的時候已經完全不同!”

“如果你說這些是為了挑撥離間,我勸你還是省一省吧,對我冇什麼用!”

“那好,我換一種 挑撥離間的方法......”朱哈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真實目的:“在蒼浩周圍的所有女人當中,跟你認識是最久的,而且你們兩個一起經曆過很多事,蒼浩決定結婚的話優先選擇你,然而最後卻娶了兩個洋女人!”

“你是不是想說替我不值?”

“冇錯。”朱哈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這說明什麼,蒼浩對你根本不在意,真遺憾,你曾為蒼浩做過那麼多事。”

廖家珺臉色微微有些發紅,一時冇說話。

“千萬不要否認你喜歡蒼浩!”朱哈豎起一根手指,在廖家珺麵前緩緩搖了搖:“我相信你對蒼浩很有感情,而且很多人都應該看出來了,可蒼浩完全無視你的感情!”

朱哈這句話無意之間點中廖家珺的死穴。

當然很多人都看出來,廖家珺非常喜歡蒼浩,其中包括孟陽龍。

有一件事是朱哈不知道,但廖家珺自己心裡非常清楚,這一次廖家珺來運河城是受孟陽龍的指派,幫助梳理一下蒼浩和身邊女性的關係。

為什麼孟陽龍會派廖家珺,而不是其他人,就是因為蒼浩和廖家珺有感情基礎,而廖家珺接受這個指派也是因為喜歡蒼浩。

朱哈當然不知道廖家珺此行,背後有孟陽龍的命令,隻以為廖家珺是過來度假的:“你這一次來運河城,大概就是想要修複跟蒼浩的關係吧,反正先知會允許蒼浩再娶,按說你跟蒼浩是有機會的。”說到這裡,朱哈長歎了一口氣:“然而,你剛下飛機就被綁架,蒼浩竟然無動於衷,冇為你做任何事,所以我才認為蒼浩完全忽視你們兩個的感情。”

“你彆忽悠我,蒼浩纔不會什麼都不做呢,你這幾天應該冇少開價,狠狠勒索一下蒼浩吧。”

朱哈有點尷尬:“你很聰明。”

“我是警察,而且是資深刑警......”廖家珺譏諷的一笑:“你這種犯罪分子,一翹尾巴,我就知道拉什麼屎。”

“那又怎麼樣?”朱哈倒是懶得否認,反正廖家珺早晚會知道真相:“我確實勒索很多東西,而蒼浩就隻有老老實實任由我勒索,這一代兵王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,根本冇有傳說當中那麼強大!”

“你不要太得意!”廖家珺始終對蒼浩信心十足:“蒼浩曾經經曆過各種戰鬥,剛開始的時候落在下風是常有的事,但蒼浩很快就可以反戈一擊!”

“你對蒼浩這麼有信心,又這麼喜歡蒼浩,現在蒼浩娶了彆人,真是可惜了......”朱哈很感慨的長歎了一口氣:“你坦率地告訴我,值得嗎?”

“蒼浩能忍受你的勒索,就證明我任何付出都是值得的,我要是冇說錯,你從蒼浩那裡要走的應該是一個天文數字!”

朱哈張了張嘴,似乎又要說點什麼,廖家珺冇等朱哈開口又道:“你跟我說這些,不過就是想讓我對蒼浩心生芥蒂,很遺憾,你這套路對我冇用,還是收了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朱哈倒是坦然麵對失敗:“我不說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