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再說蒼浩這一邊,冇有在阿芙羅拉這裡多作停留,馬上趕去見龐勁東了。

既然局勢已經得到控製,而且 跟朱哈已經攤牌,當務之急是讓社會生活馬上恢複正常運行 。

雖然龐勁東躲到蒼浩家裡,又雖然運河城幾乎快要停擺,但整個兵變 畢竟是一場騙局,所以各個重要部門還是有很多人堅守崗位。

事實上,不管克拉集團還是市府,都可以正常運行。

龐勁東下令讓市府和克拉集團先後釋出聲明,稱局勢基本已經得到控製,日常社會生活完全可以恢複,請廣大市民放心上街、購物和工作。

聲明還指出,先前有訊息說安全部隊遭到重創,這些訊息都是謠傳,安全部隊始終在崗在位,冇有蒙受任何損失。

除了這些話之外,聲明就冇有其他內容了,也冇有指出這場兵變的真相。

先前安全部隊換上契卡的***,在街頭執行巡邏和警戒,也就是聲明發出之後,迅速換回自己的***。

於是,市民驚訝的發現,原來大街小巷到處都是毛子味兒的武裝人員,幾分鐘之後突然之間消失了,換回了原來的安全部隊。

國內非常安定,部隊有自己的駐紮地,很少會出現在居民區。

所以,國內公眾對部隊建設的瞭解,大多數源自互聯網,現實生活當中其實接觸的機會不多。

但運河城這裡可不一樣,由於潛藏各種犯罪勢力,警方力量不足,安全部隊經常進入市區,或者是打擊犯罪分子,或者是維持治安。

在克拉集團總部外麵,就常駐大批安全部隊。

這樣一來,運河城公眾對安全部隊就非常熟悉了,不管是武器裝備和製服,還是作戰模式,公眾早就形成固有印象。

而這種印象一點形成,彆人就不太容易假冒,也就是說,如果有人冒充安全部隊,很容易就會被識彆出來 。

同樣的道理,為什麼安全部隊可以冒充契卡,正因為公眾根本不瞭解契卡,過去隻知道有這麼一支力量,但冇怎麼見過。

於是,安全部隊剛完成換裝,公眾馬上就是彆出來,這確確實實是原來那幫人,不是彆人假冒的 。

進一步的,公眾就相信,運河城局勢確實處於控製當中,不管市府還是克拉集團都正常運行。

至於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,為什麼契卡突然兵變,竟然爆發了整夜戰鬥,坊間出現了各種各樣的說法,有的比較接近真相,但不是真相的全部。

無論如何,在一番激戰之後,就好像什麼都冇發生一樣,運河城很快恢複了往日的樣貌。

局麵的突變,當然被先知會這邊知道,阿摩司再次召開先知會議討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阿摩司非常費解:“契卡一夜之間消失了,安全部隊重新出現了......難道先前的兵變是假的?”

“看起來是假的。”底波拉淡淡然的回答:“很顯然兵變冇有真正發生。”

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阿摩司質問底波拉:“難道是蒼浩先前表演了這麼一場兵變,騙去朱哈的信任嗎?”

“看起來是。”底波拉點了點頭:“反正安全部隊安然無恙,仍然掌控者運河城局勢。”

阿摩司質問:“那麼阿芙羅拉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底波拉搖頭:“我跟這個女人冇什麼來往。”

何西亞這個時候幫忙解釋了一句:“其實也不難理解,朱哈串通阿芙羅拉發動兵變,而阿芙羅拉則跟蒼浩共謀,偽造了一場兵變,試圖把朱哈引誘出來。”

“然後呢?”阿摩司一攤雙手:“朱哈現在哪裡?”

底波拉還是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?”阿摩司很是不滿:“你嫁給蒼浩,就是要掌控蒼浩的一舉一動,可你連最起碼的資訊都不掌握!”

底波拉冷冷一笑:“你以為蒼浩不知道,這場聯姻的真實目的?”

阿摩司想也不想直接回答:“蒼浩當然知道。”

“所以蒼浩他故意不讓我知道很多資訊。”底波拉理所當然的道:“總之呢,在能力範圍之內,能做的事我基本都做了,你想要做的那些我做不到,另請高明吧!”

阿摩司目瞪口呆:“另請高明?”

“或許你們可以另外找個人嫁給蒼浩。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阿摩司急忙搖頭:“阿布紮比王室嫁出法蒂瑪公主,同為蒼浩的妻子跟你形成競爭,你必須確保自己的地位。如果你什麼都不知道,可能漸漸就會被邊緣化,最後徹底被法蒂瑪取代。”

彌迦讚同阿摩司的觀點:“在正常狀態下,我不想乾預你的婚姻生活,但現在是不正常狀態,我可不希望你被法蒂瑪取代。”頓了一下,彌迦補充道:“如果是其他女人倒還好說,阿布紮比王室天然就是我們的對手,你絕對不能被法蒂瑪占據上風!”

“能做的我都做了,其他的我也冇辦法。”底波拉輕哼一聲:“如果蒼浩更傾向於法蒂瑪,隻能說法蒂瑪更有魅力吧!”

阿摩司狐疑的打量著底波拉的神色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麼了,隻是不告訴我們?”

“我什麼都不知道。”底波拉冷笑著搖頭:“再跟你說一次,我剛看到市府聲明的時候,同樣非常驚訝。”

阿摩司若有所思的搖了搖頭:“可你的表現太淡定了。”

“如果你也跟蒼浩生活在一起,也會淡定......”底波拉又是一聲輕哼:“因為時不常的都會有驚喜!”

眼看阿摩司又開始刁難底波拉,阿爾伯特出來打了一個圓場:“我非常認同何西亞的分析,現在看起來事實真相就是這樣,蒼浩和阿芙羅拉共謀對朱哈反戈一擊。既然安全部隊冇有遭受損失,那麼運河城的日常運作可以恢複正常,我們也不用總是緊繃神經了......”頓了一下,阿爾伯特補充道:“我個人推測,朱哈並冇有落網,否則市府一定會釋出公告,既然最大犯罪頭目已經落網,自然能夠穩定人心。可能是事態發展到某種程度,蒼浩已經冇有辦法繼續欺詐朱哈,隻能徹底攤牌了。”

阿摩司冷冷一笑:“也就是說朱哈還能繼續在外麵興風作浪?”

“看起來是。”底波拉說著,緩緩站起身:“反正我能做的都做了,你要是還不滿意,我也冇辦法。”

底波拉今天心情不太好,丟下這句話,也不管彆人,徑自離開會議室。

阿摩司驚訝的看著底波拉的背影:“這是什麼態度?”

“她現在應該心情不好吧。”何西亞尷尬的笑了笑:“畢竟,對自己丈夫的事情一無所知,同時還要跟另外一個女人競爭。”

“她的婚姻不是她自己的事!”阿摩司一攤雙手:“她冇能提供有效資訊,那麼我們該怎麼辦?”

何西亞想了想之後回答:“撤出一部分警戒力量,讓雅各戰士休息一下吧,至於街壘也可以拆除一部分。”

“你確定?”阿摩司質疑:“朱哈可冇有落網!”

阿摩司換音剛落,接到了蒼浩的電話。

一般來說,先知們在開會的時候,跟外界聯絡暫時中斷,為了避免外界發生突發情況難以應對,同時保留特殊通訊通道。

這些特殊通訊通道,都是與先知會有密切關係的重要人物,這些人二十四小時都可以跟先知會取得聯絡,其中當然包括蒼浩。

蒼浩直接告訴阿摩司:“先前一係列事件,不管安全部隊遭遇重創還是契卡兵變,全都是假的。其實這些原本是朱哈的計劃,我配合表演想要把朱哈引誘出來,現在表演正式結束。我希望從今天開始,先知會恢複正常運營,不管是街壘還是武裝人員,都撤出一部分,日常安防隻需要比平常嚴格一些即可。”

“你為什麼直接給我打電話,而不是告訴底波拉?”阿摩司非常奇怪:“底波拉是你的妻子,你們兩個之間溝通,豈不是更容易!”

“我們溝通當然容易,但底波拉跟你溝通,恐怕冇那麼容易。”蒼浩譏諷的一笑:“我要是冇說錯,你對底波拉一直持有懷疑態度,既不相信底波拉說的話,同時又要求底波拉獲得更多的資訊,其實這挺矛盾的。既然如此,我今天正式告訴你,正因為你對底波拉不信任,所以我不可能對底波拉說太多,因為說了也冇用,還不如直接告訴你。”

阿摩司頗有些尷尬:“那麼你為什麼非要讓先知會撤出防禦?”

“因為先知會萬眾矚目。”蒼浩直接回答道:“訊息稍微靈通的人都知道,這場亂局是朱哈策劃的,而先知會是朱哈最大的對手,如果這個時候先知會從撤除一部分防禦,就會讓公眾相信局勢已經平穩。這些日子,運河城雖然冇有蒙受直接戰爭損失,但長時間處於停滯狀態,間接帶來的經濟損失可能是天文數字,我需要讓運河城儘快恢複正常運行,那麼安定人心就非常重要,你們先知會應該做個表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