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說的完全冇錯。”底波拉坦然承認了:“未來西伯利亞經濟發展是個大問題,而我可以把自治州建設也成為發達經濟體,進一步的可以帶動整個西伯利亞的發展。”

“你以為我設立契卡公司是為了什麼?” 阿芙羅拉冷笑著告訴底波拉:“契卡公司,未來就是西伯利亞發展的支點,明白我的意思了吧,其實我根本不需要你們!”

底波拉笑著問了一句:“你認為你一個小小的契卡公司,抵得過整個猶太民族的力量?”

蒼浩點點頭,跟著說了一句:“如果你想要發展西伯利亞,隻依靠契卡公司遠遠不夠,但如果有了先知會的助力,可就完全不同了 。”

“還有華夏和米國呢。”阿芙羅拉理所當然的道:“這兩個國家都非常希望我分裂聯邦,現階段已經給了我很多援助,下一階段肯定也會展開投資。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隻要你不能徹底摧毀聯邦,那麼西伯利亞是終究是戰區,那麼問題來了,又有誰願意在戰區投資?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道:“要說援助,冇有人會無止境的給你,雖然確實提供了不少,但冇有哪個國家的錢是大風颳來的。”

底波拉急忙跟著補充道:“也隻有先知會纔敢於在戰區投資!”

阿芙羅拉玩味的打量著蒼浩:“那麼你是讓我接受先知會的條件?”

“冇錯!所以我才把你找過來談一下!”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對華夏和米國有太高期望值,這兩個國家在西伯利亞冇什麼既得利益,對你的各種幫助自然也有底線!”

阿芙羅拉輕哼一聲:“但先知會拿到自治州,這種感覺就像在我的腹部插了一把刀,感覺可不太好受!”

“你忘記自治州的具體位置了?”蒼浩提醒道:“這個自治州其實是夾在西伯利亞和華夏之間,所以我才說可以成為你的大後方,我甚至還有一個更大膽的想法......”

阿芙羅拉急忙問:“什麼?”

“必要的時候,可以把整個自治州劃爲中立區......”蒼浩一邊思索著,一邊緩緩說出自己的構思:“西比利亞戰局一旦出現嚴重失利,丟失了大部分土地,你自己還有安達曼海**,可你手下的人怎麼辦。到時他們就可以退入自治州,然後推動國際社會宣佈自治州為綠區,實現非武裝化,任何國家和組織都不能在綠區發動武裝襲擊。綠區的作用是集中收納因為戰爭造成的難民,其實也是給你的手下提供藏身之處,以待來日......”

阿芙羅拉明白蒼浩的意思:“也就是說,作為特殊狀態下,儲存實力的備選項。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一下頭:“而且,如果你將來贏得了戰爭,跟華夏之間也需要一個緩衝區,自治州就很適合做這個緩衝區。”

“這個計劃確實不錯。”底波拉先前冇有類似的方案,聽到綠區大受啟發:“我們甚至可以邀請血獅雇傭兵,以軍事承包商名已進入自治州,名義上是負責綠區的安全和人道主義救助,同時也對聯邦武裝力量形成威懾。”

“好,我可以把自治州給你們......” 阿芙羅拉妥協了:“但是,你們隻付出兩套鐵穹係統,未免太便宜了吧?!”

底波拉微微一笑:“我們可以在自治州做到的事,可比兩套鐵穹係統更值錢。”

“四套。”阿芙羅拉開價了:“兩套鐵穹係統是蒼浩送給我,此外你們額外贈送給我兩套。”

底波拉歎了一口氣:“你知不知道一套鐵穹係統要多少錢?”

阿芙羅拉反問:“你覺得西伯利亞土地值多少錢?”

底波拉看向蒼浩:“你認為呢?”

“我認為你應該接受。”蒼浩直接回答:“武器,隻要有錢就可以生產製造,土地,就算有錢也未必能買到。”

“好!”底波拉果斷同意了:“我會在最短時間內交貨!”

“那就好。” 阿芙羅拉冷冷一笑:“我這邊也有事要解決,最好在我解決之前,你就把裝備送到位。”

阿芙羅拉說要解決的事其實是帕爾迪斯基。

帕爾迪斯基不但冇有送來反導係統,反而跟手下一起失聯,阿芙羅拉這麼睿智的人,當然猜得出來帕爾迪斯基有反心。

那麼帕爾迪斯基這會兒在乾什麼?

答案是正在得意洋洋!

阿芙羅拉求援反導係統,說明安達曼海**確實遇到嚴重問題,就像朱哈說的一樣,阿芙羅拉這會已經自顧不暇。

既然阿芙羅拉顧不上西比利亞,那麼帕爾迪斯基自立為王的機會也就到了,他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,而是故意帶著手下玩失聯。

帕爾迪斯基非常精明,凡事都做兩手準備,帶著手下回了西伯利亞。

這樣一來,如果阿芙羅拉徹底失敗,帕爾迪斯基就可以順利接管真正的權力。

正相反的是,如果阿芙羅拉最後贏了,那麼帕爾迪斯基也可以解釋說,西伯利亞通訊狀況不好,自己纔沒有辦法跟阿芙羅拉聯絡。

西伯利亞的通訊狀況確實非常差。

在喪屍大軍的衝擊,以及聯邦軍隊不斷打擊之下,通訊基礎設施受到嚴重影響,大部分地區斷網,很少固定電話能用,手機經常冇有信號,隻要衛星電話還能勉強使用。

有的時候,聰明反被聰明誤,帕爾迪斯基就是太聰明瞭,這兩手準備反而害了自己。

也就是帕爾迪斯基啟程回到西伯利亞的時候,運河城市府和克拉集團釋出安民通告,表明局勢一切都在控製之中。

帕爾迪斯基本來非常關注運河城方麵的動靜,正因為西伯利亞地區經常斷網,帕爾迪斯基回去之後,關注渠道就很少了。

至於阿芙羅拉那邊,因為帕爾迪斯基中斷了聯絡,所以也不瞭解。

帕爾迪斯基隻有跟阿芙羅拉保持聯絡,才能及時得知阿芙羅拉的情況。

現在帕爾迪斯基和手下與阿芙羅拉整個派係失聯,當然無從得到訊息,即令偶爾得到一些資訊,也都是表明運河城仍然非常混亂。

而在少數訊息當中,有一條是安達曼海**遭遇***-k係統襲擊,這樣一來,為什麼阿芙羅拉要求抽調反導係統,也就不言自明瞭。

帕爾迪斯基滿心以為,阿芙羅拉一定陷入苦戰,隻要自己拖上一段時間,阿芙羅拉就得完蛋。

“其實我早就該跟朱哈合作......”帕爾迪斯基躲在一處地下室,也不正經指揮作戰,每天跟伏特加相伴:“運河城現在的情況非常複雜,安達曼海**很可能已經落入重圍,阿芙羅拉的情況越來越不樂觀。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,對安達曼海**發射導彈,希望下次直接把 阿芙羅拉 化成灰燼。”

親信笑著問:“你不甘心被阿芙羅拉利用吧?”

“廢話!”帕爾迪斯基倒了一杯伏特加 ,給親信遞了過去:“我這個所謂代總統,是全世界最倒黴的差事,大家都以為我是西伯利亞的控製者,所以把矛頭都對準了我。然而我根本不掌握實際權力,從這其中也冇得到什麼利益,阿芙羅拉躲在幕後享受實際權力和利益,卻讓我來承擔所有這一切風險,你認為我會甘心嗎?”

“如果阿芙羅拉死了,你就真正成為總統,不過也有一種可能......”親信不太放心的提出:“我們現在搞不清楚運河城到底出了什麼事,可能阿芙羅拉最終會穩定局勢,但如果不能,可能撤到西伯利亞,直接掌控這裡。我擔心的是,倒是你連做代總統的機會都冇有,直接被阿芙羅拉廢掉。”

帕爾迪斯基直接就道:“阿芙羅拉不會回來的。”

親信不解:“為什麼?”

“事實上對阿芙羅拉來說安達曼海**比西伯利亞更重要。” 帕爾迪斯基對阿芙羅拉的心態還是比較掌握的:“阿芙羅拉領導契卡之後,安達曼海**是阿芙羅拉第一個真正容身之處,阿芙羅拉在那裡用心經營了很久,不僅非常瞭解當地情況,還修建了大量基礎設施和永備工事,甚至於對當地經濟都有了一定的帶動作用 。老雷澤諾夫過去掌控切爾諾貝利,但現在切爾諾貝利已經被烏克蘭收回,雖然阿芙羅拉暗中可以操控切爾諾貝利,但畢竟不是真正意義上自己的領土。安達曼海**是阿芙羅拉 一切計劃的支點,阿芙羅拉正是在安達曼海**策劃西伯利亞戰爭,就算 西伯利亞戰爭失敗了,阿芙羅拉隻要仍然保有安達曼海**,就有機會策劃下一場戰爭。”

親信會意的點了點頭:“也就是說,阿芙羅拉隻要保住安達曼海**,就有機會捲土重來,那裡是她的大後方。”

“所以阿芙羅拉必須死保安達曼海**。”說到這裡,帕爾迪斯基重重哼了一聲:“阿芙羅拉有安達曼海**這個後方,而我們除了西伯利亞無處可去,阿芙羅拉策劃的這場戰爭從一開始,就準備把我們犧牲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