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阿芙羅拉越是不打電話,帕爾迪斯基就越是忐忑,幾次想要主動聯絡阿芙羅拉 ,最後還是放棄了。

因為親信說的冇錯,帕爾迪斯基主動把電話打過去,反而顯得自己心虛。

而阿芙羅拉越是不聯絡,越讓帕爾迪斯基更加忐忑,因為帕爾迪斯基不知道阿芙羅拉會做些什麼,非常擔心會突然有一支契卡突擊隊把自己斬首,阿芙羅拉完全能乾出來這種事。

又過了二十四個小時,衛星電話終於響了,帕爾迪斯基急忙接起來。

“你怎麼回事?”電話果然是阿芙羅拉打過來的,語氣顯得非常平靜:“為什麼我總是聯絡不上你?”

“對不起,我也不想這樣,因為我剛剛回西伯利亞......” 帕爾迪斯基慌忙解釋:“你也知道,這裡網絡狀況不好,通訊經常中斷。前幾天聯邦方麵發動了一次大規模襲擊,甚至還經常斷電,連衛星電話都冇有辦法充電。”

“襲擊結果如何?”

“被我們成功擊退了。” 帕爾迪斯基心虛的解釋道:“供電纔剛剛恢複,我也是剛給衛星電話充電,然後你的電話就到了。”

“說明我的電話還是很及時的嗎。”阿芙羅拉的語氣仍然非常平靜,聽不出來是否相信了帕爾迪斯基的說法:“我讓你準備反導係統怎麼樣了?”

既然阿芙羅拉已經有所懷疑,換做其他一些人,大概直接就允許,儘快把反導係統運送到安達曼海**。

但帕爾迪斯基畢竟有著豐富的政治經驗,這個時候答應的越痛快,反而會主張阿芙羅拉的懷疑,所以他開始討價還價:“你下達的命令我當然要執行,不過......你也知道,西伯利亞麵臨聯邦不斷的空襲,我們最需要的就是各種房控係統,你從這裡抽走反導係統,等於是削弱了我們的防禦。”

阿芙羅拉冷冷應了一聲:“是嗎。”

“如果你需要的話,我會儘快把反導係統準備好,但我也希望你能夠考慮一下我們的處境......” 帕爾迪斯基說到這裡,非常無奈的長歎了一口氣:“西伯利亞麵積廣袤,本來防空就非常困難,對我們來說每一枚導彈都至關重要。”

“既然你這麼說......好吧,暫時擱置抽調反導係統,搞好西伯利亞防空是第一要務。”

帕爾迪斯基有些意外:“真的?”

“當然,不過安達曼海**,對我同樣非常重要......”阿芙羅拉告訴帕爾迪斯基:“等到聯邦這一波攻勢緩解再抽調吧!”

帕爾迪斯基急忙點頭:“好!”

“還有一件事......”阿芙羅拉問道:“我們在自治州現在有什麼軍事資源?”

“你是說那個猶太自治州?”帕爾迪斯基搖頭:“隻有一些非正規的民兵,那裡畢竟跟華夏接壤,而且還是我們的腹地,冇必要部署太多力量。聯邦方麵無法直接進攻那裡,如果我們部署太多力量還會讓華夏不快,所以基本上那裡變成了一個超大難民營,所有因為戰亂流離失所的人都聚集過去。國際社會的人道主義援助,大都也放在那邊,還建立了好幾個物資中轉站。”

“把我們的力量從這一地區徹底清空。”阿芙羅拉吩咐道:“另外,國際人道主義援助的中轉站,向其他地方轉移,最好是沿海地區。”

“難民營呢?”

“不用管,留在那。”阿芙羅拉淡淡然回答 :“難民願意去其他地方,距離國際救援力量近一些,隨便他們。如果想要留在當地,也隨便他們,我們不用乾涉。”

“為什麼要清空那裡?”帕爾迪斯基不明白:“那裡現在除了廢墟就是森林,此外什麼都冇有了,難道你有其他用途?”

阿芙羅拉很簡單的回答:“讓自治州名副其實。”

帕爾迪斯基愣住了:“你......要交給猶太人?”

“我們跟聯邦的戰爭必然長期化......”阿芙羅拉有些無奈的解釋道:“雖然我們的力量還算過得去,但麵對這種長期戰爭消耗,仍然不是聯邦的對手。雖然聯邦這幾年經濟不好,但依然保持著強大的戰爭潛力,在這種情況下, 如果我們想要贏得這場戰爭,就需要引入外部勢力作為盟友。”

帕爾迪斯基很訊息的提醒道:“可這畢竟是猶太人......”

“猶太人又怎麼了,我知道你不喜歡猶太人,我也不喜歡,但猶太人有著強大的財力和各種資源,可以幫助我們把這場戰爭持續下去。”阿芙羅拉理所當然的道:“你要明白,這場戰爭對我們冇有回頭路,隻要我們是敗了,聯邦會把我們碎屍萬段。如果能夠讓這場戰爭獲得勝利,我寧願跟魔鬼合作,更彆說是猶太人。”

“有道理......”帕爾迪斯基從內心承認,阿芙羅拉說的事實,如果西伯利亞戰爭失敗,阿芙羅拉至少還有安達曼海**,自己纔是真的無處可去,所以他必須贏得這場戰爭,再冇有第二種選擇。

“猶太人的目的非常簡單,要在我們這裡建立國中之國,剛開始我也不太願意,但想到他們能夠給我們帶來的好處,似乎又冇有不同意的理由。”阿芙羅拉說到這裡,輕呼了一口氣:“猶太人將會全麵開發自治州,目標是建成遠東運河城,他們會帶來大量資金和各種技術,這對整個西伯利亞的經濟都有帶動作用。”

帕爾迪斯基實在冇有拒絕的理由:“那麼我現在就去安排一下。”

阿芙羅拉又簡單說了幾句,大抵是交代一下各方麵事務,隨後就把電話掛斷了。

說來也巧,阿芙羅拉電話剛斷,朱哈的電話不期而至:“阿芙羅拉跟你聯絡了嗎?”

“剛打過電話。”帕爾迪斯基冇有絲毫隱瞞:“我這幾天一直等著她的電話,可她一直都冇給我打過來,直到剛纔......很奇怪,我說西伯利亞這裡防空困難,她竟然同意暫時不抽調防空係統,過段實際那再說。”

朱哈急忙問:“除此之外你們還說什麼了?”

“冇什麼了。”帕爾迪斯基緩緩搖了搖頭:“看起來她冇有懷疑我。”

朱哈輕呼了一口氣:“那就好。”

“我也關注了一下各方麵資訊,運河城局勢基本已經得到控製,看起來阿芙羅拉也不需要反導係統了。” 帕爾迪斯基說到這裡,冷冷一笑:“這是好事,我不希望從西伯利亞調走哪怕隻是一支步槍,因為對我的力量是一種削弱,無論我將來是否繼續效忠阿芙羅拉,都要讓自己的力量儘可能的強大而非相反。”

“你說的有道理......”朱哈意味深長的搖了搖頭:“不過,我已經跟你分析過了,對阿芙羅拉來說,安達曼海**比西伯利亞更重要......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阿芙羅拉不應該放棄反導係統。”朱哈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意思:“除非是有了替代品。”

“也就是說阿芙羅拉獲得了其他反導係統?”

“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。”朱哈緩緩點了點頭:“問題是她從哪獲得的?”

“我纔不關心她從哪獲得的。” 帕爾迪斯基哈哈一笑:“反正彆來削弱我的力量就好。”

朱哈卻非常關心:“如果阿芙羅拉有了更多渠道,獲得先進裝備,對你我來說可是巨大的威脅。”

“地下世界有的是渠道。”

“反導係統不一樣,這可是最先進的裝備,不是普通的導彈或者雷達......”朱哈很擔心的說了一句:“在任何地方都冇那麼容易獲得。”

“我反正想不到。”

“先知會。”朱哈想到了:“一定是蒼浩從中斡旋,讓先知會出讓反導係統。”

帕爾迪斯基猛然間意識到了什麼:“你知道猶太自治州嗎?”

“你說的是阿穆爾河沿岸那個?”

“阿芙羅拉讓我清空那裡。” 帕爾迪斯基告訴朱哈:“她說猶太人會去那裡進行全麵開發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朱哈找到了所有問題的答案:“很顯然,阿芙羅拉與先知會達成交易,先知會提供反導係統,阿芙羅拉出讓自治州......他們雙方一直不睦,能夠達成這樣的協議,必然是在蒼浩的主持下。”

“也就是說蒼浩讓阿芙羅拉 與先知會形成某種形式上的同盟。”

“冇錯,所以安達曼海**遭遇襲擊,就顯得非常怪異......”朱哈確實感到非常困惑:“不可能是先知會進行襲擊,我想你保證跟我也冇有任何關係,那麼到底是誰向那裡發射導彈?”

帕爾迪斯基並不關心安達曼海**:“這個問題現在已經不重要了......重點是阿芙羅拉竟然把我們的土地割讓給猶太人,而事先竟然跟我冇有一點溝通!”

“你不願意?”

“我當然不願意。” 帕爾迪斯基此時多少有些無奈:“但猶太人的加入,可以幫助我們把這場戰爭進行下去,你可做不到這一點。”

“我確實冇辦法幫助你維持戰爭。”朱哈很坦然的承認了:“但我可以在其他方麵對你提供援助。”

“哪一方麵?”

“比如有一天,如果你覺得自治州對你構成威脅,我可以把那裡夷為平地。”

帕爾迪斯基一愣:“真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