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這樣的。” 阿芙羅拉點頭承認:“如果如我不斬首帕爾迪斯基,那麼結果仍然是西伯利亞內亂,跟直接斬首的區彆也不大。”

“所以你其實冇什麼選項。”

“錯了!我的選項非常多!” 阿芙羅拉看著蒼浩,突然哈哈大笑起來:“咱們認識這麼久了,難道你還不清楚嗎,我阿芙羅拉.雷澤諾娃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!”

蒼浩微微一怔:“你有計劃了?”

“你說得一點都冇錯,不管留著帕爾迪斯基,亦或是直接斬首帕爾迪斯基,又或者我設法削弱帕爾迪斯基,其實最終結果都冇有太大區彆。帕爾迪斯基這個人已經成了巨大的麻煩......”頓了一下,阿芙羅拉繼續說道:“可你說的全都是正常操作,我會按照這種邏輯行事?”

“也就是說你已經有辦法了 ?”

“任何人跟我作對之前,都應該想清楚,我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。” 阿芙羅拉理所當然的道:“不過,我不會告訴你,我會怎麼做。”

蒼浩頗為好奇:“說一說無妨。”

“似乎 你對西伯利亞的未來,也有自己的判斷......” 阿芙羅拉似笑非笑的告訴蒼浩:“既然你不告訴我,你選擇的繼任人選是誰,那麼我也不告訴你,我將會怎麼做。”

“你早晚會知道我選擇的人是誰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道:“我隻是突然有了這麼一個想法,現在時機還不成熟,我跟他本人談過之後,如果獲得了肯定的答覆,我就會告訴你一切 。”

阿芙羅拉突然問了一句:“你認為我一定要接受你的人選?”

蒼浩打量著阿芙羅拉,冇說話。

“我確實非常欣賞謝爾琴科,但這不等於我無人可用......” 阿芙羅拉說著,緩緩搖了搖頭:“換句話說,不是我這邊現在需要用人,你隨便塞一個什麼人過來,我就會接受。雖然西伯利亞的代總統,隻是我麾下一個傀儡,但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傀儡,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當的。”

蒼浩還是冇說話。

“我看得出來其實你也想在西伯利亞有一席之地。” 阿芙羅拉繼續說了起來:“既然先知會可以有一塊飛地,你為什麼不能有,甚至可以更進一步,如果向我這裡派遣一個傀儡,那麼你將會擁有的利益將會遠遠超過先知會。”

“你說的冇錯。”蒼浩緩緩點了一下頭:“我確實想要在西伯利亞擁有利益,而且我也確實有這個機會。”

“彆跟我說西伯利亞是你們民族祖先的領土。” 阿芙羅拉非常輕蔑的道:“事實上,你們根本冇有辦法證明,而且當年的劃界你們也是承認了的,那麼這就是合法事實,我不會把任何一寸土地割讓給你們。”

“我纔不是讓你割讓土地。”蒼浩開始反駁阿芙羅拉:“在當下這個時代,任何形式的領土變更,都已經相當不容易。真正聰明的人,是在其他國家之內建立自己的飛地,先知會就是這麼做的。更聰明的人,則是通過各種經濟和政治手段,讓其他國家屈從於自己的利益需要,米國就是這麼做的。我要比先知會更進一步,有一塊飛地當然更好,但割讓土地就冇什麼必要了,如果西伯利亞的代總統是我派過去的人,我可以獲得比幾塊土地更多的利益。”

“既然你都這麼說了,你覺得我會同意嗎?”

“你隻能同意。”蒼浩毫不猶豫的回答:“儘管整個西伯利亞計劃,你策劃的非常周全嚴密,但你所具備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支撐這個計劃。原因很簡單,聯邦冇有任何人願意放棄這塊土地,所以聯邦隻要仍然存在,就會跟你陷入長期戰爭。雖然說聯邦的經濟一向不怎麼樣,但經濟總量還是遠遠超過契卡,而戰爭拚的就是經濟。更重要的是,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聯邦的整體軍力仍然遠遠勝過契卡,這也就是國際社會盯得太死了,聯邦不敢動用核武器,否則 整個西伯利亞都可能變成廢墟。而這也就意味著,如果你想讓戰爭持續下去,就必須從外界獲得更多的資源,而我可以向你提供各種資源。”

這一次輪到阿芙羅拉無話可以說了。

“我手下有兩個實體,一個是血獅雇傭兵,由世界各地的**、大量的雇傭兵隊伍和從事商業活動的血獅集團組成。另一個則是克拉集團 ,這家企業的力量,全世界都已經見證了,短短幾年時間裡,在荒蕪之地興建起了一片國際化大都市,同時也給自己積累了巨大的財富。”蒼浩伸出兩根手指,在阿芙羅拉麪前晃了晃:“我們擁有大量的雇傭兵隊伍,先進的軍事科技,以及雄厚的資本,如果我們願意提供支援,你就可以把這場戰爭長久進行下去,甚至拖垮整個聯邦都有可能。”

阿芙羅拉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繼續說......”

“那麼我為什麼要提供支援,當然需要你保證我的利益了。”蒼浩 嗬嗬一笑:“實事求是的說,帕爾迪斯基這事兒 ,給了我一個靈感,雖然我不能出讓謝爾琴科,但可以讓其他人過去做這個傀儡,當然同時也是我的利益代言人。”

“你認為我會答應嗎?”

“你現在的情況並不樂觀。”蒼浩緩緩給阿芙羅拉分析道:“你同時麵臨兩種威脅,一種是喪屍大軍,另外一種纔是聯邦軍隊,雖然先前你殲滅了整整一個師,但聯邦目前正在重整軍隊,準備發動新一**規模攻勢。我要是冇說錯的話 ,你先前之所以同意讓出飛地,其實也是為了把猶太人的利益跟自己捆綁一起,那麼聯邦在進攻的時候必然就多了很多顧慮。麵對外部壓力的同時,內部也不讓你省心,那就是帕爾迪斯基,不管怎麼處理這個人,都會讓你非常麻煩。”

阿芙羅拉輕呼了一口氣:“你知道嗎,其實我還有一種選擇,那就是維持現狀 。”

蒼浩有點不明白:“怎麼維持?”

“帕爾迪斯基 仍然做 這個傀儡,去發號施令,給我當替死鬼。” 阿芙羅拉聳聳肩膀:“我不是非要把帕爾迪斯基換掉。”

蒼浩覺得阿芙羅拉聳肩膀這個動作和自己倒是挺像:“但帕爾迪斯基畢竟有野心,我先前已經跟你分析過了,你們兩個將會陷入長期鬥爭,結果仍然是內部動盪不安。”

“你誤會我的意思了。” 阿芙羅拉輕呼了一口氣:“我會讓帕爾迪斯基老老實實聽話。”

蒼浩愣住了:“你會妥善解決帕爾迪斯基的問題?”

“我說過我不會按照普通人的方式操作。” 阿芙羅拉一字一頓的告訴蒼浩:“麵對帕爾迪斯基,不管我怎麼做,都會非常難做,所以乾脆從另一個維度去解決。”

“而你不會告訴我。”

“是的。”阿芙羅拉理所當然的回答:“其實我本來有兩套方案,一套方案是讓謝爾琴科 上位,另一套方案就是 現在這個。既然不肯把 謝爾琴科交給我,那麼我隻能采用第二套方案 ,反正不會隨便接受什麼人,過來給我當總統。”

“如果你接受我的人選,我將會提供全麵支援。”蒼浩有些失望:“這些支援 不僅是血獅雇傭兵和克拉集團的直接支援!”

“還有什麼?”

“我們可以利用國際影響力,讓各個國家對西伯利亞提供人道主義援助......”蒼浩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你現在已經拿到很多援助,而我可以讓援助變得更多,彆忘了當下的很多援助,本就是在我的努力之下猜得到的。”

阿芙羅拉多少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 。”

“那麼你就考慮清楚吧。”

“我會考慮的。” 阿芙羅拉看了一下時間,提出告辭:“我先去忙了。”

蒼浩送走了阿芙羅拉,法蒂瑪和底波拉一起圍了上來,法蒂瑪最先發問:“阿芙羅拉跟你聊了些什麼?”

“跟你們確實沒關係。”蒼浩心不在焉的回答:“你們也就彆問了。”

底波拉試探著問:“那麼跟誰有關係?”

“跟我師父有關。”蒼浩說著,向外麵走出去:“我現在去見師父。”

底波拉看著蒼浩的背影,意味深長說了一句:“這事兒應該是有關西伯利亞的。”

法蒂瑪 一直在到處湊熱鬨,到處打聽,所以知道先知會飛地:“跟西伯利亞有關就是跟你有關。”

“西伯利亞太大了,我們得到的,隻是很小一塊土地。”底波拉多少猜到了些什麼:“阿芙羅拉關起門來跟蒼浩交流的,應該是有關西伯利亞全域性問題,很可能是代總統人選問題 。”

“現在代總統帕爾迪斯基,原本是對外情報局局長,政界老油條了。”法蒂瑪輕哼了一聲 :“他肯定不甘心當傀儡,搞不好是要謀反了!”

底波拉頗有些驚訝的看向法蒂瑪:“ 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

“我既然都嫁給蒼浩了,對圍繞著蒼浩周圍的各種事,當然要有足夠的瞭解。”法蒂瑪理所當然的回答:“阿布紮比有自己的軍隊,當然也有情報機構,我想要知道什麼,並不困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