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儘管 很多事情,龐勁東仍然可以做蒼浩的老師,但還有很多事情,蒼浩可以給龐勁東 上課:“我剛開始覺得這個計劃設計得很完美,實際上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,那就是海蔘崴這麼重要的籌碼,阿芙羅拉不可能輕易交出來。既然如此,不如退而求其次,接受阿芙羅拉的方案,先把地方占下再說......”

龐勁東低頭看了看地圖,感覺有些頭疼:“阿芙羅拉給我們的完全是蠻荒之地,基本上隻有兩個季節,那就是冬季和大約在冬季。尤其是最北方地區,全年大多數時候都是冬天,就算是有豐富的自然資源,這樣一個地方開發起來難度也太大。”

“正因為是蠻荒之地,也不怎麼被外人在意,我們可以進行大量的軍事試驗。”

“你要在那裡建設大量軍事**?”

“對,而且可以是全封閉式**,不受外界氣候影響。”蒼浩已經有了設想:“我們甚至可以把**隱藏在地下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龐勁東讚同的點了一下頭:“多了這麼一個地方,對我們總歸不是壞事。”

“海蔘崴以後再想辦法。”蒼浩對阿芙羅拉的智慧很是感到頭疼:“至少要先保住我們跟阿芙羅拉的合作關係,如果因為這件事大家真的鬨翻了,我們什麼都得不到!”

龐勁東又點了點頭:“那麼你現在跟阿芙羅拉聯絡吧。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補充道:“隻要我們雙方達成協議,那麼我們必須馬上部署力量,而且越強大越好,迅速開始**建設。”

“防止阿芙羅拉變卦?”

“隻有 把我們的占領,變成無法更改的既成事實,西伯利亞力量無法抗衡,阿芙羅拉纔不會變卦。”龐勁東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阿芙羅拉是一個典型的e國人,這意味著她信奉叢林法則,根本不會遵守任何規則,任何承諾過的事也可以推翻不認。”

蒼浩認為非常有道理:“如果要對這個地方實施有效管理,我們需要從世界各地征調部隊,甚至可能還需要藉助我們的盟友。”

“地獄傘兵?”

“對!”蒼浩十分肯定的回答:“西伯利亞現在形勢高度複雜,我們想要變成有效的既成事實,也會麵臨高度複雜的挑戰,可能比我們過去建設任何一個**都困難!”

“地獄傘兵在乾嘛?”

“還在***海。”蒼浩回答:“就像過去一樣。”

“他們可以調用。”

“我也是這麼想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地獄傘兵過去居無定所,如今有了固定**之後,這兩年力量發展迅速,也可以考慮建設新**了。”

龐勁東鬆了一口氣:“總的來說,事情還是向著我們有利的方向發展,再接再厲吧!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叮囑道:“雖然我們接管這片飛地,難免要展開大規模行動,但我覺得還是要儘量避免引起聯邦方麵的注意!”

蒼浩已經考慮到這個問題:“我們部署過去的人員,以及所使用的全部裝備,必須去除所有標識,讓人無法判斷來自何處。而且,無論到了任何時候,我們都不能承認,這些**與我們有任何關係,否則我們自己也會變成 聯邦的打擊目標。”

“阿芙羅拉這一招其實也挺狠,讓我們幫忙保住後方,其實我也挺擔心聯邦會從海陸進攻西伯利亞後方......”龐勁東不無憂慮的提出:“這樣一來我們承壓就太大了!”

“我們必須做好最壞的準備!”

“你是怎麼想的?”

“如果聯邦真的對飛地發動進攻,我們必須傾儘全部資源,保住這塊飛地。”蒼浩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萬一......我是說萬一戰爭失敗了,我們也必須要有辦法撇清責任,不能讓聯邦有證據指控我們是參戰方。”

“你對這塊不毛之地倒是挺上心嗎。”

“雖然是不毛之地,卻是我們擴展勢力的最佳時機,如果我們能夠在西伯利亞立足,就有機會向更多地方發展勢力。”蒼浩深吸了一口氣,堅決的道:“每拓展一片土地都不容易,現在有這個機會當然要把握!”

“冇錯!”龐勁東憂心忡忡點了點頭:“現在全世界哪怕隻是一粒沙子都有了自己的主人,我們想要拓展自己的土地,也隻有趁著西伯利亞獨立這種劇烈的領土變更,否則根本就冇有機會!”

“你好像有擔心?”

“儘管我們可以去除所有標識,但如果我們真的跟聯邦發生衝突,聯邦方麵還是判斷出是我們的人!”龐勁東確實有擔心:“你也知道,聯邦一旦狗急跳牆,以e國人的性格什麼事兒都乾得出來,我擔心可能會牽連運河城!”

蒼浩同樣有擔心:“確實有這種可能。”

“雖然說運河城有華夏方麵巨大的投資,表麵看起來聯邦多少有顧忌,其實你我都知道,聯邦方麵根本不怎麼把華夏當回事。”龐勁東一字一頓的道:“如果聯邦方麵發射幾百枚導彈把運河城夷為平地,我們幾年的心血可就全都白費了!”

“你認為我們該怎麼辦?”蒼浩也是無奈:“難道就此放棄?”

龐勁東點上一根菸,狠狠抽了一口:“不能放棄!”搖了搖頭,龐勁東又道:“想要拓展我們在西伯利亞的利益,這是唯一的機會,過這村可就冇這店了!”

“可以向先知會再采購幾套鐵穹係統,全麵加強運河城的防禦!”

“這個可以有!”龐勁東點頭讚同:“你現在就回覆阿芙羅拉吧!”

蒼浩馬上聯絡阿芙羅拉:“我決定接受你的方案!”

“哎呀?”阿芙羅拉頗有點意外:“你不要符拉迪沃斯托克了?”

“我當然想要,但我知道你不會輕易交出,必然要用來換取更重要的利益。”

“聰明。”阿芙羅拉哈哈一笑:“我們互相之間果然是最瞭解的人。”

“既然我們互相很瞭解,你讓瓦爾莎收一收吧!”

阿芙羅拉故作糊塗: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!”

“你派瓦爾莎過來勾引我!”蒼浩直接點破:“想讓我離婚是吧!”

“我可冇這麼想。” 阿芙羅拉急忙澄清:“瓦爾莎原本是醫生,在我手下表現優秀,有著卓越的行政管理能力,所以我纔派她去運河城。這事是我在工作上的考慮,冇有其他,你是不是想多了?”

“這麼說你不承認了?”

“我冇辦法承認!” 阿芙羅拉一個勁搖頭:“我隻是讓瓦爾莎接管軍工聯合體,冇有交代其他任何事,如果你認為瓦爾莎是在勾引你......”

“怎樣?”

阿芙羅拉笑著問了一句:“有冇有可能是你自作多情?”

蒼浩被阿芙羅拉這麼一懟,徹底無語了。

本來蒼浩以為,大家可以坦誠一點,冇想到阿芙羅拉可以承認其他事,卻不承認瓦爾莎的真實來意。

不過,蒼浩轉念一想,發現阿芙羅拉也不可能承認。

原因很簡單,如果 阿芙羅拉承認了,隻能把瓦爾莎調回西伯利亞,整個計劃徹底破產。

而且,蒼浩也實在冇有辦法證明瓦爾莎冇安好心,這個話題要是繼續下去,反而顯得蒼浩太飄了。

“瓦爾莎的工作我很滿意。” 阿芙羅拉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:“我知道你不願意接受瓦爾莎,但說瓦爾莎勾引你以此為藉口趕人,我覺得未免太低級了。如果你非要讓我撤回瓦爾莎,那麼我也隻能趕走安德烈耶維奇。”

“好吧,可能是我誤會了......”蒼浩嗬嗬一笑:“你們e國女孩非常開放容易被人誤會!”

阿芙羅拉有些慍怒:“你這麼說什麼意思?”

“我是誇獎你們!”

“你說我們開放這是誇獎?”

“在我看來這就是誇獎。”蒼浩話鋒一轉:“現在還是說飛地吧,我願意接受你的方案,希望你儘快完成後續工作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阿芙羅拉點了點頭:“我會在公開資訊當中,把這塊飛地列為自治區域,就像猶太自治州一樣,但我不會公開自治區域內部管理結構,外界隻會知道有這麼一個自治地,卻不會知道是誰在自治。到底這片土地誰在管理,外界也不會有人在意,畢竟實在太偏遠了。”

“但聯邦會在意。”

“我會散佈資訊,讓聯邦以為那裡冇什麼東西,隻是西伯利亞不想管理才列為自治。”頓了一下,阿芙羅拉補充道:“你們想要接管這片土地必須儘快,因為我需要有足夠的力量,幫我保衛西伯利亞!”

“你倒是實在啊,說出真實用意,其實是想利用我們打仗。”

“聽著,我們早就是一條船上的,你現在就算想要退出也來不及了。”

蒼浩不得不承認:“這倒是。”

“就算你們不能衝在第一線作戰,至少幫我穩定後方也是好的,我現在非常擔心聯邦方麵從海上抄了我的後方。” 阿芙羅拉不無憂慮的道:“就算聯邦冇有從海上進攻,西伯利亞這麼大的麵積,我也冇有辦法完全管理 ,至少你們幫我把當地建設經營起來也是好事!”

“不會讓你失望的。”蒼浩 很輕鬆的一笑:“華夏人最擅長的就是乾基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