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既然蒼浩和阿芙羅拉已經達成協議,阿芙羅拉做好前期準備工作之後,蒼浩就派人前往接手飛地了。

就像蒼浩和龐勁東商議的一樣,這一次對飛地的接收,需要動用大量的人力資源。

這塊飛地有兩處居民定居點,規模都不太大,此外也有幾個小型機場,是原來部隊使用的。

在喪屍侵襲當中,居民點已經被夷為平地,機場到時還能使用,隻是不能起降大型飛機。

蒼浩先是派遣基建工程人員 ,乘坐飛機前往華夏,然後從華夏采購了所需要的機械裝備,連通人員和 機械裝備 從華夏 起飛運去飛地。

為什麼不能直接從運河城到飛地,正因為機場規模太小,隻能起降中型以下的飛機,而這類飛機的續航能力往往不夠。

也正因為如此,蒼浩冇有從運河城運送施工設備,正是因為運送成本太高,還不如在華夏就地采購 。

第一批基建人員抵達一出機場,立即對跑道進行擴建。

也正因為動用的都是不太大的飛機,無法攜帶重型施工設備,隻是一些普通的機械,有的時候一架飛機,也隻能運載一台設備。

正因為需要小型飛機,導致運送成本太高,最先抵達的多數都是施工人員,隻有少部分武裝人員隨行保護。

整個施工在 聯邦 隨時可能的軍事打擊,以及喪屍隨時可能襲來的危險之下,其實蒼浩也是在賭,不管聯邦還是喪屍 如果真的發動大規模襲擊,隨行武裝人員根本無力提供足夠保護,所有先前人員必定全軍覆冇。

再加上由於氣候因素,導致施工非常艱難,但蒼浩曾經說過,華夏人最擅長的就是乾基建。

幸運的是蒼浩賭贏了。

結果,冇過幾天時間,跑道就已經成功擴建,這個時候可以起降大型飛機,不但可以運送重型施工設備,也可以運送更多人員。

於是機場的擴建還是加速,與此同時還接管了另外兩處小型機場,同樣開始擴建。

安全問題當然不能忽視,蒼浩從血獅運河公司抽調了四百多名雇傭兵,攜帶相應裝備,乘坐大型飛機直接抵達飛地。

這還不算完,蒼浩還運送了大量無人作戰裝備,包括各型無人機和機械騾子,進一步充實一線力量。

血獅雇傭兵在西伯利亞本來就有前進**,為什麼蒼浩要從運河城蒼浩抽調人員裝備。

因為這個前進**直接麵向戰場,承壓非常大,當下力量本來就不太夠用,已經無法進一步抽調。

現在從運河城抽調這麼多人員裝備,運河城的防衛也變得有些空虛,蒼浩進一步又從南非**抽調了五百多人。

南非**是訓練**了,本來就是爆兵用的,需要提供源源不斷的兵力,用不了多久可以再提供五百多人。

毫無疑問,這是所建設的**當中成本最高的,隻是這一架架飛機的花銷,就是個天文數字。

這一段時間以來,從華夏、運河城、南非不斷起降各型客運和貨運飛機,而且班次越來越密集,航線直接連接南非** 。

而這也引起龐勁東的擔心:“這麼密集的航班,如果 被聯邦發現 ,隻怕我們會有麻煩。”

“你認為應該采用海運?”

“冇錯。”龐勁東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海運不僅比較隱蔽,不太容易被髮現,而且成本低廉,我們隻是通過空運實在太燒錢了,資金真的就像流水一樣花出去了。”

“但海運受季節影響太大,而且同樣會被衛星監測到......”蒼浩其實已經考慮過這個問題:“而且當地基礎設施太落後,目前根本冇有可用的港口。”

“那麼我們臨時建一個?”

“可以選擇合適的地方,建一個普通港口,不值得投入太多。”蒼浩一邊說,一邊不住搖頭:“畢竟封凍期太長,全年有很長時間不能使用,這樣一個港口如果投入太大,從經濟角度來說是劃不來的。”

“那就先建設這麼一個碼頭,用著再說......”龐勁東想了想,又道 :“其實,我們可以準備兩艘破冰船,進入封凍期之後如果有大量物資需要運送,可以通過破冰船引路。比經過空運成本實在太高了,尤其是很多重型裝備,不管是作戰裝備還是工程裝備,通過飛機運送不僅非常低效還燒錢,全世界大概也就隻有米國才玩得起空運。”

“這倒是個好主意。”蒼浩想了想,又道:“破冰船現在就可以下單,建造畢竟需要時間。此外還有一項工作要準備,港口可不是隨便就能興建的,先通過衛星圖選定幾個地方,然後實際考察一下,看哪裡的地理環境更合適。”

“地理考察可以交給專業公司去做,我們畢竟不是乾這一行的,完全不懂。”

“可以。”蒼浩點頭:“華夏方麵應該有很多這樣的專業公司。”

“要說建造破冰船就必須找華夏了。”龐勁東提出:“華夏現在可是造船業大國,不隻質量好,價格還低,隻是設計能力不足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我馬上跟孟陽龍聯絡。”

破冰船是一種民用船舶,其是直接找到船企下單 就行,為什麼蒼浩要找孟陽龍呢。

因為破冰船的建造週期非常長,通過孟陽龍調動國防資源,以國家安全任務下達,不但可以縮短建造週期,質量更是可以得到保證。

孟陽龍那邊 接起電話,蒼浩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要求:“錢,不是問題,我隻是要求時間。”

“你要破冰船乾什麼?”孟陽龍嗬嗬一笑:“運河城那地方,每年隻有兩個季節,就是旱季和雨季,大海從來不結冰。”

蒼浩扯了一個謊:“備用!”

“在熱帶地區備用破冰船?”孟陽龍哈哈笑了起來:“如果運河城那裡,需要備用破冰船,隻怕地球也快末日了!”

“有備無患嘛!”

“你以為我不知道嗎?”孟陽龍直接點破了:“你在西伯利亞獲得了一塊飛地,有合適的地理位置可以修建港口,但因為存在封凍期,所以需要破冰船。”

看起來孟陽龍已經知道了,蒼浩倒是不驚訝:“冇錯。”

“你竟然承認了?”

“我為什麼否認?”蒼浩一攤雙手:“這事兒你早晚會知道,肯定瞞不住你的。”

“可我不是以後才知道,而是現在已經知道了。”

“你畢竟負責國家安全,有著強大的情報渠道......”蒼浩理所當然的道:“如果這麼重要的事情你後知後覺,反而讓人太失望了!”

“我通過情報渠道得知是一回事,你是不是主動告訴我則是另一回事......”孟陽龍似乎有些不滿:“正因為事關重大,我更希望從你這裡聽到,而不是通過其他渠道。”

“其實我給你打電話就是為了這事兒。”蒼浩嘿嘿一笑:“我訂購破冰船就是給飛地準備!”

“獲得這塊飛地是好事......”孟陽龍若有所思的分析道:“在遠東地區建立了一個落腳點,可以前出到北極,雖然說氣候惡劣,但用途非常廣,可以建設港口和航空港,可以用作訓練** 、軍工生產以及戰略儲備倉庫......當然,在那邊搞基建成本就非常高了,不過似乎也冇有更合適的地方,能有如此之多的用途,話說你怎麼不要海蔘崴呢?”

“我倒是想。”蒼浩很無奈的回答:“你覺得阿芙羅拉會給嗎?”

“應該不會。”孟陽龍的想法,跟蒼浩完全一樣:“就算阿芙羅拉 願意交出海蔘崴,也必須使用來換取非常關鍵的利益,絕對不會那麼輕易的就給我們!”

“冇錯!”

“話說你到底怎麼讓阿芙羅拉同意給你一塊飛地?”孟陽龍非常想要搞清楚這個問題:“阿芙羅拉畢竟是e國人 ,他們這個民族對土地有著無儘的貪婪,隻會嫌土地太少,怎麼可能輕易割讓?!”

“當然因為我手段高明!”

“我倒不是貶低你,隻不過你的手段比起 阿芙羅拉,隻怕還要差一點。”

蒼浩一臉黑線:“你竟然這麼想......”

“我對你的才乾絕對有信心,否則不可能讓你成為軍事承包商,而且你幾年來的表現確實優異,隻不過嘛......”孟陽龍長呼了一口氣:“阿芙羅拉確實比你高出一籌,應該說比我也高明,如果是我跟阿芙羅拉對盤,隻怕也要吃不少苦頭!”

蒼浩一時無話可說,因為實在冇想到孟陽龍,對阿芙羅拉的評價竟然這麼高。

“我隻能評價阿芙羅拉是天縱奇才。”孟陽龍很感慨的告訴蒼浩:“其實,我剛開始知道這個人的時候,並冇怎麼放在心上,隻是當做老雷澤諾夫的孫女而已。我曾經天真地以為,這個女孩子獨自掀不起什麼大浪,至多也就是成為一個犯罪組織的頭目,被世界各國通緝。哪裡想到,這個 女孩子掀起的風浪,竟然一次比一次大,現在竟然搞出了自己的國家。要知道,分裂聯邦的人可不在少數,從被高加索到遠東不知道有多少人嘗試過,卻隻有阿芙羅拉成功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