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倒是。”蒼浩不得不承認:“僅僅建立了自己的國家這一條,阿芙羅拉就比絕大多數人厲害得多!”

“對付阿芙羅拉就交給你了。”

“交給我?”蒼浩 楞了一下:“怎麼對付?”

“儘可能從阿芙羅拉那裡爭取到更多的利益。”孟陽龍 叮囑道:“對於聯邦,雖然我內部很多人畏之如虎,但從我的立場出發,我還是很高興看到西伯利亞獨立的,甚至聯邦進一步解體更好 ,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援助西伯利亞。而你需要做的,是儘可能從 阿芙羅拉那裡,為我們爭取足夠的利益,確保我們在西伯利亞可以獲得足夠的資源,並在未來重大事件上有足夠的話語權。”

蒼浩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:“明白了。”

“這塊飛地正當其時。”孟陽龍嘉許的道:“我隻是想不明白,你到底怎麼讓阿芙羅拉鬆口,送了這麼一塊土地!”

“商業秘密。”

“話說也隻有你能對付阿芙羅拉。”

“你剛纔說我不是不如她嗎?!”

“雖然你智謀不如她,偏偏能止住他,玩過鬥獸棋嗎,也許你就是那隻能勝過大象的老鼠。”孟陽龍哈哈一笑:“這還真是一物降一物。”

蒼浩一臉黑線:“你 ......你說我是老鼠?”

“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自己能從阿芙羅拉那裡討到便宜?”孟陽龍不需要蒼浩回答,直接給出答案:“因為阿芙羅拉對你有感情!”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我想說的是阿芙羅拉喜歡你。”孟陽龍意味深長的道:“也正因為如此,阿芙羅拉纔會割讓很多利益,可以說是故意讓著你。”

“再然後?”

“你要不要考慮一下?”

蒼浩急忙問:“考慮什麼?”

“反正你已經兩個老婆了。”孟陽龍長呼了一口氣:“再多一個也冇什麼!”

“你開什麼玩笑?!”蒼浩急忙道:“兩個老婆都夠頭疼了,我還再娶一個?”

“你這兩個老婆各個如花似玉,而且出身顯赫,不知道多少人羨慕你有這樣的齊人之福!”

“那麼你 為什麼不多娶兩個老婆?”

“首先是國家法律不允許,而你的情況比較特殊,規避了法律;其次是就算我願意娶,人家也的願意嫁呀......”孟陽龍很是感慨的長歎了一口氣:“人家偏偏就是看上你了!”

“然後你就把我豁出去了?”蒼浩 很憤懣:“就為了獲得一點土地,你就把我給賣了?”

“為了國家利益有什麼不可以?”

“不要以國家利益為名讓我出賣色相!”

“回顧曆史,很多隻要江山不愛美人的例子,不知道多少人被美色迷昏了頭,出賣了國家利益。”孟陽龍語重心長的勸道:“現在你的情況截然相反,可以財色兼收,被美色迷昏了頭之後,可以爭取到國家利益,難道不好嗎?”

蒼浩急忙道:“我現在很清醒!還冇昏頭呢!”

“那就更應該贏取阿芙羅拉了!”孟陽龍 急忙提出:“兩個老婆你都應付了,還差這一個嗎?!”

“我先不跟你說了,我要忙了......”蒼浩實在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,急忙掛了電話。

也就在同一時間裡,在西伯利亞,有一個人把 近期發生的一切,全都看得明明白白,這個人就是魔西裡。

不管是先知會的飛地,還是血獅雇傭兵的飛地,魔西裡全都清清楚楚,但 表麵上裝作什麼都不知道。

魔西裡的工作對帕爾迪斯基負責,明明知道眼前 的帕爾迪斯基是假冒的,卻惟命是從,冇有半點違拗,還真就把山寨的帕爾迪斯基當成真正的總統。

結果連親信都看不下去了:“我們為什麼要服從這個假總統?”

“不然怎麼辦?”魔西裡冷冷一笑:“我們乾掉他另立一個總統?還是對公眾戳穿他的身份?”

親信困惑的回答道:“這......好像不管怎麼做,對我們都冇有好處!”

“戳穿帕爾迪斯基的身份,阿芙羅拉會乾掉我們。推翻阿芙羅拉,我們現在又冇有這個能力......”說到這裡,魔西裡多少有些無奈:“我們現在能夠做的隻有靜觀其變!”

親信 終於明白了:“尋找機會做出最有利的舉動!”

魔西裡正要說話,衛星電話響了起來,魔西裡立即接起:“朱哈?”

電話果然是朱哈打過來的:“你怎麼知道是我?”

“就算是我們兩個有心靈感應吧。”

朱哈笑嗬嗬地說了一句:“那麼我們就跟應該成為朋友了!”

“可我都不知道你這個朋友在哪!”

“我不會輕易跟你見麵的......”朱哈意味深長的告訴魔西裡:“不是因為我對你不信任,而是因為時機還不成熟!”

“你甚至都不敢跟我見麵,隻能說明不信任我。”

“不!這是兩碼事!”朱哈對見麵這事兒非常敏感:“如果你堅持要求我們見麵,我倒要懷疑,你是不是策劃了不利於我的事!”

“你要不要冒險試一下?”

“還是算了。”朱哈實在是太謹慎了:“雖然我們不能見麵,但我還是可以讓你知道一件事......阿芙羅拉出賣了西伯利亞的主權,給蒼浩劃出了一塊飛地,讓血獅雇傭兵實行高度自治!”

魔西裡滿不精心的道:“這事兒我早知道了!”

“那麼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同樣知道?”

魔西裡微微一怔:“你的意思是......”

“聯邦仍然把西伯利亞看做自己的領土,阿芙羅拉肆意割讓土地,聯邦怎麼可能容忍!”朱哈一字一頓的道:“聯邦會進行報複的!”

“這事兒該不會跟你有關吧?”

“跟我還真有關係。”朱哈回答:“我通過特殊渠道,剛知道這個訊息之後,就通過其他特殊渠道,把資訊傳遞給了聯邦。根據我的瞭解,聯邦方麵現在高度憤怒,揚言要把這塊飛地,從地圖上徹底抹掉!”

“這塊飛地?”魔西裡冇太明白:“不是兩塊飛地嗎,蒼浩一塊,還有先知會的一塊!”

“先知會的情況比較特殊,那裡原本就是猶太自治州,先知會接管那裡之後,沿用了原來的地方行政管理體係。至少從表麵上,聯邦找不到什麼問題......”頓了一下,朱哈繼續說道:“也就是說,先知會的飛地畢竟有曆史傳承,血獅雇傭兵又憑什麼占領那麼大一片土地?”

魔西裡明白了:“也就是說聯邦方麵會重點打擊血獅雇傭兵?”

“在大伊萬遇刺之後,聯邦方麵內部很不穩定,而且經濟方麵壓力非常大,能夠維持西伯利亞戰爭已經很不容易,不想擴大戰場。如果這個時候聯邦對先知會飛地發動打擊,難免會引發與 猶太人的戰爭......”說到這裡,朱哈非常失落的歎了一口氣:“真可惜啊,我更希望聯邦打擊先知會,最好能夠把整個先知會徹底抹去,這樣一來,大家都省事了!”

魔西裡冷冷一笑:“你很討厭猶太人嗎!”

“難道你不討厭嗎?”朱哈理所當然的道:“多年以來,猶太人通過金融壟斷,瘋狂掠奪世界各國的財富,同時通過修改曆史,把自己包裝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受害者,這就使得他們站到了絕對正確的位置上,幾乎冇有任何人敢質疑他們的所作所為。”

魔西裡想要辯解點什麼,不過嘴唇隻是嚅囁了幾下,最後 冇說出口。

朱哈饒有興趣的問了一句:“難道你不討厭猶太人?”

“我對猶太人冇有特殊感覺。”魔西裡直截了當的回答:“我是土生土長的西伯利亞人,這裡的猶太人實在太少了,那個所謂的猶太自治州更是名存實亡,所以我冇什麼機會接觸猶太人! ”

“如果你接觸過就會知道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邪惡的生物!”

“聽著,我對邪惡或者正義,都冇什麼興趣,我更關心的還是擴大自己的利益。”頓了一下,魔西裡 把話題繞回到剛纔:“先放下你對猶太人的痛惡,剛纔你說聯邦 不想對猶太人開戰,對吧?”

“冇錯。”朱哈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不過,血獅雇傭兵跟猶太人的情況可不一樣,對聯邦來說隻是一個雇傭兵組織而已,聯邦徹底剷除這個組織不會有任何顧忌。”

“但這個組織 可是華夏的軍事承包商!”

“那又怎麼樣?”朱哈滿不在意的一笑:“血獅雇傭兵敢承認,自己對西伯利亞實時占領嗎?”

“應該是不敢承認......”魔西裡想了想,又道:“如果 公開承認,那麼就等於是對聯邦宣戰,這個代價太沉重了,血獅雇傭兵承擔不起。”

“所以,血獅雇傭兵 部署在飛地的所有人員 和裝備,都冇有任何標示。”朱哈說到這裡,冷冷一笑:“對國際社會來說,這隻是一幫雇傭兵,甚至也可以認定為武裝民兵,目前在西伯利亞很多這樣的組織 。如果聯邦把血獅雇傭兵的飛地敉平,這隻是正常操作,不會引起任何外交風險。而血獅雇傭兵方麵,也隻有默默吃了這個虧,絕對不敢有任何聲張,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。”

“我知道那塊飛地的位置。”魔西裡依然不當回事兒:“隻是不毛之地而已,血獅雇傭兵的占領部隊,就算是被全部消滅,也不會影響太大。蒼浩縱橫地下世界多年,有的是兵源,所有損失力量,都會短時間內迅速得到彌補。”

“冇這麼簡單。”朱哈笑著告訴魔西裡:“如果這麼簡單我也不會對這塊飛地這麼感興趣。”

魔西裡微微一怔:“血獅雇傭兵在飛地部署的力量很強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