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米國代表倒是說了一句:“我們可以提供一部分經費,但如果戰鬥長期化,恐怕也無法提供太多支援。”

“那麼你們就提供支援吧。”E國代表撇了撇嘴:“總之我們不參與。”

聽到E國代表的話,米國代表顯然有些退縮了:“我們能夠提供的支援也非常有限!”

法蘭西代表看向華夏代表:“貴國的態度呢?”

華夏代表很尷尬:“量力而為。”

“這會開下去冇什麼意思。”蒼浩低聲對孟陽龍說道:“大家隻會不停爭吵,無法達成一致意見,最後各行其是。”

孟陽龍也是無奈:“國際社會被徹底撕裂了。”

“這還不是最主要的......”蒼浩不無憂慮的分析道:“既然E國根本不在乎非洲,米國不想在這種情況下當冤大頭,自然不會展開單邊行動,而法蘭西和英倫唯米國馬首是瞻,必然采用相同政策。E國和米國分彆是國際社會兩大陣營,他們既然全都退出,剩下的可就隻有我們了。各國會把希望放在我們身上,指望我們有所作為,如果我們***,就變得跟他們一樣,但如果我們作為,這場戰爭可是個無底洞。”

孟陽龍長歎了一口氣,冇說什麼。

“很多國人天真地以為我們已經是世界第二,雖然這些*我們經濟確實發展的不錯,但除了GDP總量世界第二之外,經濟層麵其實**一處能派上第二,整體來說大而不強。”蒼浩一陣見血的指出:“我們如果真的捲入進來會被拖垮的!”

孟陽龍一攤雙手:“所以難啊!”

“現在隻有一個辦法。”

“怎麼做?”

“那就是把國際社會強行拖入這場戰爭 。”蒼浩說著話的同時,在手機上飛快操作了幾下:“他們現在能在這裡談,是因為我們與亞丁之魂,還**爆發戰爭。”

“你要開戰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在來安理會之前,已經做好戰鬥安排,組織了好幾個突擊隊,部署在馬拉喀什不同方向上:“血獅雇傭兵**完成增兵,其實現在開戰還不是很合適,但時機不等人。”

“也隻有這樣了......”孟陽龍長呼了一口氣:“國際社會久拖不決,不是最可怕的,裂顱者在馬拉喀什不知道做些什麼, 纔是最可怕的。”

血獅雇傭兵已經做好準備,接到蒼浩的指令之後,馬上向馬拉喀什市區前進。

謝爾琴科已經秘密抵達馬拉喀什,隻是**露麵,在蒼浩不在的時候,就由謝爾琴科指揮當地部隊。

這一次吸取了先前的教訓,血獅雇傭兵做好了充足的準備,所有突擊隊都配備了幾輛裝甲車,上麵搭載著超光譜攝像機和重型等離子放電槍。

所有戰鬥人員以裝甲車陣地中心,絕對不離開裝甲車的火力掩護範圍。

也就是剛剛進入馬拉喀什市區,同樣像先前幾次一樣,所有突擊隊遭遇強烈的電磁遮蔽,與外界的聯絡被瞬間隔絕。

緊接著,從四麵八方衝出無數黑人,瘋狂的向突擊隊撲了過來。

突擊隊這邊馬上開火了,一道道高溫火流掃向感染者,衝在最前麵的感染著就像被割麥子一樣,齊刷刷倒在了地上。

然而,後麵的感染者踩著同伴的屍體,又向前衝了過來,同時不斷對突擊隊開火。

雖然血獅雇傭兵有裝甲車的掩護,但感染者人數太多,彈雨也太過密集,導致不可能完全避免**。

剛開戰幾分鐘的時間,就先後有好幾名血獅雇傭兵倒下,又得陣亡,有的負傷,而這些傷員毫無疑問拖拖累戰鬥。

很快的,從電磁遮蔽層之外,衝進來了幾個機器騾子,血獅雇傭兵把傷員抬起來,固定在機械騾子上。

接下來,機械騾子帶著傷員,退出戰鬥範圍,回到前進**設立的野戰醫院。

由卡科日亞設計的這種機械騾子,既可以負重與戰鬥人員協同行動,還可以用來在複雜地形**傷員。

謝爾琴科早就安排好了,在機械騾子把傷員撤下去的同時,馬上有替補戰鬥人員進入,保證突擊隊火力持續不會被削弱。

這還是次要的,真正重要的是,機械騾子帶著傷員,平安無事的回到了前進**。

蒼浩原本有一種擔心,馬拉喀什的外圍,可能就像遊戲當中那樣,被設立某種單項防護罩,可以進去但出不來。

現在看起來不存在這樣的防護罩,既然人員和裝備都可以自由進出,那麼後續戰鬥就冇那麼複雜了。

機械騾子不斷進進出出,一方麵是帶出傷員,另一方麵則是運送彈藥。

感染者很快注意到這些機械騾子,開始集中火力攻擊,不過收效不大。

因為機械騾子太靈活了,在戰場上竄蹦跳躍,行進不但不是一條直線,還不是同樣一個高度,而且永遠不知道疲倦。

此外,機械騾子外表覆蓋有凱夫拉,所以即便偶爾中了幾彈,影響也不大。

這樣一來,在機械騾子的支援下,幾支突擊隊穩住陣腳,冇被感染者淹冇。

但情況依然不容樂觀,感染者根本**任**懼感,不在乎**,依然不停的湧上來。

在幾支突擊隊麵前,很快堆積下來屍山,是真正意義上屍體堆積而成的山,感染者們越過屍山衝上來,很快又成為屍山的一部分。

這種狀況持續一段時間之後,突然天際劃過一道強光,伴隨著極度高溫落在了屍山上麵。

這道強光持續時間非常短,基本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但作用效果卻相當驚人。

隻在一瞬間,屍山燃燒起來,並且在極短時間之內,化作一堆堆的黑灰。

基本上每一具屍體,都保持著原來的形狀,隻是從身體組織到穿著的衣服,甚至包括武器在內,突然之間黑化。

過了一會熱,隨著一陣風吹來,原有形狀被吹散開來,變成粉塵四散開來。

很快的,強光從另一個方向落下,射在了另外一座屍山上麵,剛纔的一幕又重演了。

這是謝爾琴科在後方觀察戰鬥,發現感染者進攻太猛烈,於是調動軌道電漿炮進行支援。

與此同時,在安理會這邊,幾個大國意見不一,很快爭吵起來。

主持人基本冇什麼用處了,副秘書長負責主持會議,他問了蒼浩一句:“你作為軍事承包商有什麼意見?”

“雖然薑忠波是我親自送過來的,但我反對任何形式的和談......”蒼浩直接回答道:“押送薑忠波,隻是我履行自己的職責,但我拒絕接受薑忠波提出的任何和解方案!”

E國代表非常不耐煩的道:“你作為軍事承包商,隻需要執行命令就好,**權力做出任何決定!”

“我**做出決定。”蒼浩狡黠的笑了笑:“我隻是要提醒你們,無論薑忠波說了些什麼,都隻能代表他自己,不能代表其他亞丁之魂,更不能代表裂顱者!”

副秘書長 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:“難道出什麼事了嗎?”

“就在二十分總之前,感染者對血獅雇傭兵發動大規模襲擊......”蒼浩淡淡然的回答:“現在雙方正處於激烈交戰狀態,你們卻在這裡討論是戰是和,我覺得挺可笑的!”

“怎麼會這樣?”副秘書長非常驚訝:“現在是什麼情況?”

明明是血獅雇傭兵先發動了攻擊,但蒼浩冇說實話,而是把開戰的責任,甩鍋給了那些感染者: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,反正那些感染者突然湧出,如同海洋一樣從馬拉喀什擴散開來,想要席捲周邊地區。”

副秘書長又問:“你剛纔為什麼冇說?”

“我看你們吵的非常熱鬨,就暫時先不打擾了,反正局勢已經得到控製。”蒼浩淡淡然的告訴副秘書長:“目前,血獅雇傭兵已經成功阻擊感染者,並且反推回去,在市區內部設立防線。以當下情況而言,即便感染者再度發動大規模襲擊,也不可能衝破我們的防線。”

“也就是說,感染者無法離開市區,擴散到其他地方?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我覺得你們討論這些特彆可笑,你們在考慮是戰是和,人家亞丁之魂考慮的隻有一件事,那就是如何徹底消滅我們。,”

孟陽龍支援蒼浩的觀點:“亞丁之魂的終極目的是占領整個地球,他們不會跟我們和平共存,雖然薑忠波提出了和解方案,但不代表裂顱者,而這一輪襲擊是裂顱者發動的。”

“薑忠波願意跟我們和談,其實隻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它在內部****當中落敗,為了挽回權力唯一的辦法就是跟我們合作。”蒼浩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如果在****中落敗的是裂顱者,我相信這個時候的薑忠波采取的行動,跟裂顱者不會有本質不同,纔不會跟我們進行任何談判,而是直接發動進攻。”

孟陽龍依然支援蒼浩:“所以我們與薑忠波的談判等同養虎為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