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終於明白了。” 阿芙羅拉冷冷一笑:“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就顯而易見了,聯邦將會成為眾矢之的,被國際社會圍攻!”

“你什麼時候想到這個計劃的?”

“從一開始我就是這樣計劃的。”阿芙羅拉冷笑著回答:“突擊日內瓦聯合國會議,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韙,這鍋我當然不能背,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聯邦去背黑鍋!”

魔西裡完全明白阿芙羅拉的計劃了:“等到飛機在莫斯科墜毀,現場發現薑忠波的屍體,國際社會必然會對聯邦采取行動。”

“薑忠波是跟自己的親信在一起,周圍**一個武裝人員,很顯然是自由的。國際社會必然認為,聯邦劫走薑忠波是為了合作,而不是其他目的,如果是聯邦有其他目的一定會對薑忠波的人身自由進行控製。” 阿芙羅拉一字一頓的回答:“而且,薑忠波還是乘坐民航班機,那麼一個推理又順理成章了,那就是聯邦劫走薑忠波之後,轉道第三國送到莫斯科。”

魔西裡點了點頭:“這樣看起來非常真實。”

“我已經把所有細節都計劃好了。” 阿芙羅拉對自己的才智頗為得意:“否則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好吃好喝招待薑忠波,還大談雙方合作事宜,就讓薑忠波卸下所有防備,給我老老實實上飛機!”

“但聯邦方麵肯定會否認!”

“大伊*是一個強力人物, 有效控製著聯邦的一切,但大伊*退位之後就不一樣了。” 阿芙羅拉很耐心的解釋起來:“聯邦當下形勢複雜,不同勢力**,都有一定話語權,都有自己的影響範圍,都有自己的一幫人馬。這些勢力都想要爭奪原本屬於大伊*的位子,互相之間敵對,那麼彼此也不知道對方做了些什麼。”

魔西裡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也就是說事情一旦曝光,A勢力 會懷疑是B勢力所為,B勢力會懷疑C勢力,而C勢力則會懷疑A勢力。他們對外當然要推卸責任,但自己也會懷疑聯邦內部到底是不是有人,真的串通了薑忠波。毫無疑問,如果真的能夠借用亞丁之魂的力量,控製聯邦完全不是問題,也就是說,高層確實有人存在這樣的動機。”

“聯邦高層會陷入**,同時又麵對外部的封鎖製裁,這一次就算不把聯邦一窩端,至少也能讓他們元氣大傷!”

“你的計劃真的非常高明......”魔西裡心悅誠服:“難怪飛機上**我們的人,你**派遣契卡協同作戰......不過飛行員又是什麼?”

“我花高價聘請的民間飛行員。” 阿芙羅拉淡淡回答:“最近這幾*,由於各種原因,國際民航也日漸凋敝,很多航空公司都開始裁員了。這些飛行員**了工作,當然要另找生路,隻要給足了錢,彆說飛一趟莫斯科,就算去地獄也是可以的。”

“他們會死在飛機上?”

“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次任務的性質。” 阿芙羅拉的態度是那麼的理所當然:“我隻是告訴飛行員,把這些人送去莫斯科而已,他們當然會一起死在半空。任**大的事業,總會犧牲很多無辜的人,我已經犧牲過很多人,更不要說兩個民航飛行員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“還有,這一路上,有很多人給我做事......” 阿芙羅拉既然已經說出**,索性就多說一點:“等到飛機炸燬,我會把所有人全部調回西伯利亞,並且清除所有雷達記錄,不留一點痕跡。就算聯邦想要徹查**經過,既找不到人證,也找不到物證。”

魔西裡又提出:“那麼陸路進入莫斯科那些感染者呢?”

“你認為它們會怎麼做?”

“它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不過依據過去經驗來看,失去領導者之後,必然會大肆殺戮。”

“重點就在這裡。” 阿芙羅拉打了一個響指:“亞丁之魂除了少數統治階級之外,它們的普通階層就是低等生物,如果**統治階級,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,完全依照本能行事。而它們的本能,正是消滅其他生物體,這樣一來,莫斯科就還會徹底陷入混亂,不但會給聯邦高層的混蛋們造成沉重損失,更是坐實了他們勾結亞丁之魂的罪名。”

“國際社會必然認為這些亞丁之魂是給薑忠波複仇。”

“事實上我根本不認為亞丁之魂知道複仇是怎麼回事。” 阿芙羅拉譏諷的道:“統治階級讓做什麼,它們就會做什麼,卻不明白自己做的事,到底有什麼意義。我覺得它們這種社會治理模式其實挺好的,我們這些靈長類動物應該學習一下,這會讓我省掉很多麻煩。”

“這就是華夏人說的一箭雙鵰吧。” 薑忠波聽到這些真是出了一身冷汗:“我倒覺得,是不是可以買通飛行員,直接把飛機撞向克裡姆林宮,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!”

“就像911那樣?”阿芙羅拉笑著搖了搖頭:“魔西裡,你雖然是個勇士,但無法成為合格的領導者,因為不能通盤考慮問題。”

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......”

“收買兩個註定赴死的飛行員,難度還是挺大的,當然對我來說可以做到,問題是在起飛之前和飛行過程中,飛行員的心理壓力會非常大,因為距離自己**越來越近,必然在情緒和其他方麵有所流露......”阿芙羅拉說到這裡,緩緩搖了搖頭:“薑忠波還是很精明的,如果發現飛行員有異樣,計劃就可能功虧一簣。”

魔西裡驚訝的點了點頭:“隻有飛行員認為,這隻是一次普通飛行,纔不會流露任何可疑跡象。”

“還有一個原因......”阿芙羅拉伸出兩根手指,在魔西裡麵前晃了晃:“就算炸燬克裡姆林宮又怎麼樣,那裡的高官全都死了,馬上會有人**他們的位置。我消滅了一股或者兩股勢力,但還有其他勢力存在,就算我消滅所有勢力,必然有其他勢力馬上崛起......這麼做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!”

魔西裡一邊思索著,一邊點了點頭:“把克裡姆林宮拖入困局,比徹底摧毀這座宮殿本身,要更加有用!”

“一定要從全域性考慮問題。”阿芙羅拉著重強調:“如果你認為,炸平克裡姆林宮可以解決所有問題,那麼你的眼界就太狹窄了。要從各個維度,從大局和更長遠的角度,去處理我們當下的所有事情。”

“你為什麼要教給我這些?”

“因為我很看好你。”阿芙羅拉拍了拍魔西裡的肩膀:“我要把你培養成為我的親密助手!”

魔西裡頗有些驚喜:“真的嗎?”

“儘管我過去與你接觸不多,但我對你暗中做出縝密考察,結果發現你是一個合適的人選。”頓了一下,阿芙羅拉繼續說道:“西伯利亞未來的總統是安德烈耶維奇,你我都知道這是蒼浩安排過來的,其實我不願意接受彆人委派的總統,但為了鞏固我與蒼浩的同盟關係,不得不接受。從理論上來說,安德烈耶維奇隻是一個傀儡,但他很可能不願意做這個傀儡,蒼浩同樣會希望他發揮更大的作用,那麼在帕爾迪斯基退位之後的局麵就可想而知了,他必然會一點點從我這裡爭奪權力。”

魔西裡果然是聰明人,馬上知道自己應該乾什麼了:“所以我要牽製安德烈耶維奇。”

“我跟蒼浩固然是朋友,而且蒼浩是我唯一愛過的男人,但是......” 阿芙羅拉說到這裡,非常感慨的長呼了一口氣:“愛情歸愛情,事業歸事業,我的事業不能被蒼浩染指,不能把權力分割過去。”

魔西裡用力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該怎麼做了。”

“我之所以選擇你,是因為你跟所有這些勢力,都**特殊的關係,背景比較乾淨。你是E國人,對西伯利亞有感情,同時你跟其他人又不是一個民族,你作為猶太人有自己的觀點和見解,再加上你又非常有才乾,所以我這裡需要你。” 阿芙羅拉意味深長的叮囑道:“順便提醒你一句,安德烈耶維奇這個人不好對付,背後是謝爾琴科,而謝爾琴科在聯邦高層有非常廣泛的人脈。”

“我瞭解安德裡耶維奇的背景。”魔西裡點了點頭:“既然你足夠信任我,我當然不會讓你失望。”

隨著阿芙羅拉跟魔西裡的交談,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。

阿芙羅拉手上有一個終端,可以對航班實時定位,當定位顯示航班抵達預定機場,正在準備實施著陸,阿芙羅拉毫不猶豫的按下**鍵:“好戲開場了!”

幾分鐘之後,各國媒體發了一條簡訊,大韓航空的一架班機,在謝列梅捷沃機場墜毀。

又過了一段時間,媒體補發了一條報道,初步懷疑航班是被****,從飛行員到乘客無一生還。

毫無疑問,這被看做是KONG怖襲擊**,如果放在十*前,必然引起軒然大波,但十*後的今天卻完全不同。

也就是這十*的時間裡,爆發太多小概率**,包括各種衝突、戰爭、瘟疫、金融動盪,這個世界正在變得越來越動盪。

更不用說,先前還有莫名其妙失蹤的馬航,多*過去連一顆螺絲都冇找到。

在這樣的大背景下,一架飛機失事,反倒不會引起太多關注。

然而,**接下來的發展就變得匪夷所思了,大韓航空很快發表聲明,這架飛機根本不屬於自己。

公司所有飛行計劃當中,也**一個計劃,符合這架飛機的飛行軌跡。

那麼這架飛機的飛行軌跡,就要從各地雷達當中調取,可所有數據竟然全部消失,不知道被什麼人給刪除了。

一架民航飛機起飛前,要有飛行計劃,要申報航路,提出空域申請。

如果飛躍其他國家領空,要向該國主管部門報備,並且繳納領空使用費。-